第六十章 变态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天的最后堂考试,是谭庆川监考,在这个过程,他直在观察。

    老师观察学生也需要定的技巧,其实任何个学生,要是发现自己班主任在注意自己,很可能就会心神不宁,影响到正常发挥,谭庆川监控全场有很多方式,边踱步游走,从各个角度,看哪个学生做题快慢,从而分析下他的状态。

    否则就是在监考席,端份报纸,正襟危坐,时不时通过报纸褶下去的角度,往外巡视。这幅样子有点贼,但没有办法,谁叫现在心痒难耐,每个学生他都恨不得撬开脑子看看到底掌握了多少知识。

    他注意到很多细节,李德利偶尔会停下来思考,但表情直很平静,果然不愧是自己看的苗子。班上成绩好的,有的人蹙眉,有的人安静的书写,有的会抿下嘴,这些无形的情绪,构成了考场最主要的气氛。

    然后就是当天最后科考完,人们依次交卷。郑秋英交卷时很轻松,还对他笑了下。班长张峰交卷,谭庆川忍不住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张峰想了想回应,“还行吧。”

    谭庆川点点头,“戒骄戒躁。”

    然后很多人陆陆续续交卷,而谭庆川在程燃脸上,看到了些普通学生遭遇失利时的那种表情。当程燃交卷上来的时候,谭庆川的脸色也暗沉沉的,他肃言问道,“程燃……见识到厉害了吧?”

    程燃抬起头来,看着谭庆川,似乎才有些从神游回复过来,“嗯?”

    谭庆川心底是愠着股火的,他早就知道是这种情况。以往的经验让他见多了很多进校的好学生,守着曾经的辉煌,不拿高课程当回事,结果后来败涂地的。这个程燃吧,他早就已经盯上他了,下课了忙着玩,也不关注特殊题型,老师看他状况不对,提点他吧,他却不当回事。

    这种情况下,不落马才怪!

    他觉得可能在这场考试之后,要请下这个学生的家长,既然之前提点程燃,他不当回事,最后结果也很糟糕,那么他也就只能采取手段升级,请家长,尝试把这个学生扭回正轨了。不负责任的老师可能面对你这种情况也不会多说,但是谭庆川觉得这个学生还是可以拯救下的。

    所以谭庆川压着火气,对程燃道,“平时布置了题,让你下去看,你不找老师,二也不利用课间多突击……你看看你周围的人,哪个不卯着股劲,不付出就想有收获……可能吗?”

    “这还没考完,考完了,看情况等我的通知吧。”

    交卷的学生越来越多,而且已经有不少人因为谭庆川的话看了过来,有些影响秩序了。

    程燃看着谭庆川,目如秋季山林澄澈平静的湖。

    谭庆川收了他的试卷,道,“都已经这样了,就先这么吧。你可以走了。”

    “好。”

    程燃背起书包,转身出了教室。

    刚刚出了门,俞晓就从后面过来了,盯着程燃,小心翼翼问,“你不会真考砸了吧?我看你脸色不对呢?”

    程燃欲言又止时,杨夏和姚贝贝等人也从教室交卷出来了。

    姚贝贝道,“程燃……题难吧,你看谭庆川都快把你吃了!你不是当初考咱们大院第么,哼哼,上高就露陷了吧!谁不知道你当初就想在人姜红芍面前表现!不过人家现在在蓉城十了,是尖子的尖子。你呢?”

    俞晓本身这场考试还是发挥了自己水平的,但看程燃的模样,他也比较难过,这个时候怒道,“姚贝贝,你要死啊,你能不能少说两句,我真想给你两巴掌!”

    “你敢!”姚贝贝眼珠子瞪。

    “好了!”杨夏就从旁皱眉。姚贝贝倒是下子老实了,其实估计也觉得刚才那席话说的有点重,毕竟程燃看样子考得不好,她添油加醋,虽然心头很痛快,但作态就有些长舌妇,连自己的良心的都快看不下去了。杨夏席话,她倒是有了台阶,立即就收了口。

    程燃看着杨夏,杨夏看着他,然后道,“程燃,明天还有后半场……加油吧。”

    做出对程燃的鼓励后,她就迈步行前了,背影,仍然是纤长而清傲。

    这小阵风波消敛之后,俞晓才扭头,问程燃,“到底……有多大把握?”

    “啊……不是因为考试……”

    程燃看着他的模样,笑了笑摇头,“考试还行。只是,马拉多纳退役了啊,心情不好。”

    等到程燃都走出去了好长时间,俞晓还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身影,眼珠瞪着。

    片刻,夕阳,爆发出少年的不甘怒吼。

    “我靠!”

    “这么多人在拼尽全力考试!老子脑壳都烤焦了……”

    “你特么还有心情思考马拉多纳!”

    “你到底有多变态!?”

    ……

    ……

    在交卷之后,谭庆川留下了李德利和郑秋英。

    早上就考了语和数学,考完数学的时候,谭庆川就拿到了试卷。看到那份试题的最后几道大题,谭庆川当即就骂了出题的高三教科组那群人句“变态!”

    那些题是很有难度的。但是谭庆川转念想,其实如果没有难度的话,恐怕也拉不开水平。

    午在办公室,他就对着标准答案把大题先看了,办公室里倒也发生了些事情。下午的时候谭庆川心里面直是梗着的,好不容易等到考完结束,他当即就把李德利两人留了下来。

    很多学生看到谭庆川找两人商量,多半就是在问他们考试的具体细节了,当然,这幅画面,基本上就是尖子生的日常。

    谭庆川把早上的试卷拿出来,指了指后面的大题,“这几道题,你们两个怎么算的?结果是多少?”

    郑秋英先看了下,依次指出了答案,而李德利也做出了同样的回答。

    谭庆川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不过表面上不动声色,“最后的题虽然比较难,以你们两个人的能力,倒是应该不会出错的,是能解答的。那么还有前面这道题呢?”

    郑秋英看着他指出的题,回应,“这个二元二次方程求解,当X等于23时,这家特许专营店的最大利润为33255元。”

    谭庆川当即心头就“咯噔!”了下。这道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32600元。

    32600,多么完美漂亮的数字,答出来的这种稀奇古怪的数字是什么鬼?

    不过谭庆川还是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李德利身上,他看向李德利。

    李德利皱着眉头想了下,“我当时算出来是33400元,和郑秋英不太样……”

    谭庆川的心脏已经如泰坦尼克被冰山撞击,歪斜了下。

    这道题是有难度的,二元方程求解的时候有几个陷阱转换下,当时看到这道题,他就知道这是高三教科组设置的经典陷阱题,这道题是有原型的,当年很是考到了不少考生,后面这道题在他们高的题库重新改进了下,改头换面。他没有料到,班上最好的两个学生在这道题上面折戟沉沙。

    这道题六分,意味着至少六分,从他们总分里被扣掉了!六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他们这份试卷全无差错,就要指望着别的顶尖学生丢下六分,才能持平!

    而最关键的是,上午数学刚考完,王奇就和他的状元苗子宋时秋对了题了,结果是,宋时秋这道题是跨过去了的。

    谭庆川至今还记得王奇当时在办公室那股得意洋洋的劲儿。宋时秋,俨然成为了他的核弹。

    而现在,谭庆川觉得,这枚核弹,已经移动高悬在他的头顶了。

    他已经开始感受到,王奇那边,所谓的个状元苗子带来的……

    令人身心沉滞的压力。

    ·

    ·

    ·

    (能理解些读者催更的心情,本书要写得拍案而起枝叶丰满,特别是个**,就该把线埋足,把铺垫做到位,最后才好看。否则我直接几句话告诉你书的大纲内容,是不是就满足了?我还不想去考虑那么多内容,去考虑如何叙述,消耗那么多脑细胞,平铺直叙是不是更轻松?

    但我知道,那是不行的。这就是烤鱼写书的坚持和风格,理解的,就请继续安静看下去吧。等我步步揭开,程燃大魔王的恐怖:))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