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隐藏的深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时秋的名气很大,这件事就弄得有些沸沸扬扬了。当然,最为义愤填膺的,莫过于就是七班这边,之前因为宋时秋关注杨夏,从而起哄的这帮人。

    而年级上其他打听的,大多也就是图个新鲜热闹,反正不嫌事大。还有就是想知道,这个横插出来的程燃,到底是谁。

    毕竟宋时秋是站在明面上的人物,程燃却是名不见经传。

    七班的这群人,下课的时候直接把宋时秋围了过来,有男有女的。个个表情都是对九班那边的不屑。

    那个上节课在张贴栏前,阴阳怪气的瘦高个开口,“我算是见到那个叫程燃的了,老宋啊,那家伙就是长得还可以而已……其他我都打听过了,无出奇的,我就想不通了……怎么杨夏会在作里放那么句藏头露尾的话,可惜了……”

    这群人左右前后,把宋时秋的课桌围了起来,都是种打抱不平,难以咽下这口气的不舒畅。这其实等于也是在打他们自己的脸。

    平时冲着杨夏喊宋嫂嫂子的,结果转眼之间人家就用这样的方式回击了过来。这让他们不禁极其郁闷,这个杨夏好生给脸不要脸。

    “你们……在做什么啊?”宋时秋听完,这才“啊”的轻轻张了张嘴,旋儿像是无聊的摇了摇头。

    “所以说啊……之前我就跟你们说过了,不要胡乱喊,这下好了吧……人家让我们下不来台了。”

    宋时秋温和着回应,摆了摆手,“都别围着了,杨夏的作写的很好嘛。”

    宋时秋起身,示意围着的人散了。

    有人倒是不甘心,“宋时秋,你别绷!你能忍啊?这种事,我不是说你,要换成我,我可忍不了!”

    宋时秋看向这个人,轻描淡写,“没有在忍啊……你们以为我在忍什么?”

    “我没有介意啊。”

    干人愣了愣,怎么说?

    宋时秋站起来,又随意洒然的倚靠桌子边缘,他身材匀称,这个动作闲适,有种电影电视上才能看到模特般的干练,环顾众人,“我没有和任何人竞争的意思。没有把谁当成我的对手啊……”

    “对手这个词,在字典里的含义是,竞争和斗争的同行。又有个解释是,本领、能力和水平与自己不相上下旗鼓相当,呈竞争关系的对方。”

    “什么人能成为我的对手?”

    众人听宋时秋前半段,还有些愤懑,但随着宋时秋的话语,他们逐渐也就反应过来,带着哂然和笑谑了。

    宋时秋微微笑,“他能在篮球场盖我的帽?”

    “不可能!”

    “说笑话了!”

    群人笑起来。

    “那么……”宋时秋停顿下,“要不他成绩比我好?”

    群人又纷纷笑起,“那就更不可能了!”

    “宋时秋啊,你这么变态,要是说王佳琪,骆德斌有可能跟你争下年级第,我们承认,其他人,只是自取其辱吧。”

    面对众人的笑声,宋时秋微微扬起下巴。

    “呵,这就是了。既然都不可能……那我为什么要介意?”

    他的眼神平静而淡然,仿佛孤寒山峰的冷傲与倨骄。

    ……

    然后宋时秋的这番话,像长了翅膀般疯传了整个年级。

    宋时秋果然是那个宋时秋,他在篮球场上那种凶狠,果断,不给任何对手以活路的霸凌姿态,以这种方式,展露了峥嵘。

    话传到了九班这里面来,柳英姚贝贝群聚着是窃窃私语,柳英就有些星星眼,“听说了吗,据说宋时秋下课的时候公然说了这话了……太霸气了点吧!”

    姚贝贝也点点头,“我的确承认……这点上面宋时秋很有男人味!”

    “这句话太牛了,直接就是没把程燃看在眼里啊!很多人还在说他和程燃是对手……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把程燃当回事儿!”

    “那也是宋时秋有资格说这话啊,你想啊,虽然我们班对他们班有些不服气,但是的确……哪点程燃能跟他比?比体育。拜托,你看宋时秋连打两场球全程奔跑最佳得分,最后面不红气不喘的,这就是头牛啊!比成绩?人家进校的时候成绩,现在有小道消息传过来,据说是年级数数二的。几次月度测验,科任老师之间窜了下成绩,他都是单科第。不说成绩都还好,说成绩,宋时秋真的是把人甩帽子远!谁都别跟他比……伤自尊!”

    杨夏坐在座位上,听着姚贝贝群就在她旁边议论,她现在有些心烦意乱。

    特别是柳英还时不时提句,“我说,杨夏,你看宋时秋多优秀啊,要是他是冲着我,我早答应了……”

    “不要胡说了,我不想提这些,”杨夏起身,“我出去走走。”

    杨夏出了门,刚刚到楼梯口的平台,楼上班的宋时秋群人正好从那里下来了。众有说有笑,宋时秋很突出,在人群里很显眼,这么瞬间,群人就和杨夏狭路相逢。

    宋时秋双目炯炯,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好整以暇注视着杨夏。

    杨夏转身就回了楼道。

    身后传来宋时秋那群人的起哄声。

    “躲啥啊!”“嫂子,别不好意思啊!”

    宋时秋看着杨夏逃走的背影,嘴唇微微扬起,目光意味深长,然后手勾,把旁边个起哄的男生蛮横的勾到怀里,揉乱他的头发,笑笑,“好了!不要瞎闹腾。”

    ……

    B组的教师办公室,杨夏的作还是传到了老师这边来,不过很多老师倒是相视笑而过。说句实话,谁不是从这种时候过来的,再者,这种事他们也管不了。人家只是作藏头词,又不是公然在校园里干了什么,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上了高也太多了,只要不是太过分影响学习,谁都说不上什么。

    不过也有老师在讨论杨夏这个女生。长得漂亮,而且还这么聪慧,倒是隐约让些男老师想起了当年,又感慨那个叫程燃的小子,真个是引人暗暗嫉妒啊。

    “是,他谭庆川班上是出了个满分作……那又怎么样?这个叫杨夏的成绩好吧,”B组办公室里,王奇正撇着嘴打断几个教师的议论,毫不顾虑的对谭庆川的班指指点点,“往往就是这样成绩好的女生,喜欢的都是些烂眼儿!这个程燃又是什么角色嘛……肯定是个小阿飞!有些女生,外表规规矩矩,踏踏实实,其实心里是躁动的,往往就遇到这么几个小阿飞,不自重,就被吸引了!看着吧,这种事情,好学生被坏学生带坏,最后走上歪路的,还少了么?我看这个女生迟早跌落谷底,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看他谭庆川还怎么收场!”

    即便是个办公室,有些教师眉头就是皱。

    王奇这番说辞过分了。只是男女学生之间的小心思,又碍着谁来?这个王奇竟然就隐约上升到看衰人家女生,说人家不自重,甚至暗指到作风问题犯事的高度。

    整个心理就有些阴暗了。

    而且,些看不顺眼王奇,想谭庆川给他个教训的人,也知道了王奇这边班上的成绩下来了,宋时秋超常发挥,考得极其厉害。

    其实很多老师教书这么多年,有经验的看测验成绩,再结合自己知晓的几个高分学生对比,基本上就能猜出谁是第第二。

    因为传统规律,顶尖的好学生总会直优秀,而上了高,想要颠覆成为匹黑马,不是没有,但那不存在于最高层这个领域。

    在那几分之差,就是胜负手的顶尖学生领域,基本上都是被平时金字塔的几个人所统治,第,也就是从他们之产生,最多就是状元轮流做。

    宋时秋的成绩出来,王奇还打听了几个出成绩的班第名,没人比的下宋时秋。

    可以说顶冕冠,基本上王奇已经戴定了。

    下午马校长主持的期考班主任总结会议,他王奇这次肯定是大出风头了。

    所以即便对王奇心理阴暗说话不听,也没人出来反驳,B组这些办公室低头不见抬头见,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得罪王奇。

    谭庆川这样的老实人,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

    ……

    杨夏的成绩,把程燃拿来和宋时秋比较,成了星期六的插曲,而更萦绕在学生之间的,就是期考即将揭露的成绩了。

    现在已经有几个班班主任在上分发了成绩,年级上,本来安静的上课时间,能听到隔壁,或者楼上,楼下教室传来的躁动。

    很明显,这是考得好,或者不好的消息。

    隐约令人心惶惶。

    人们等待的终将降临。

    早上最后节课的时候,谭庆川拿着牛皮件袋走了进来。

    也许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现在整个九班里面都鸦雀无声。

    所有人屏住呼吸,有种等待宣判降临的静谧。

    谭庆川环视全场,面色沉稳,“这次期考试,我们班的成绩下来了……接下来我发成绩,大家要好好总结。考得好的,名次上升的,再接再厉。好的不好的,回去要总结经验教训,争取下次考个好成绩……”

    谭庆川边说,边从牛皮袋里取出叠长纸条,纸条端用订书机钉在起。

    当他取出这叠纸条的时候,无数人的头像是向阳的葵花,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手划出的轨迹。

    第高般大考在班里是不直接公布名次的,就是老师把成绩册给复印了,然后用剪刀把每个学生的成绩条剪下来,然后个个挨着上去领成绩。这倒是很人性化,最下限度的照顾差生的心理。

    老师般也就表扬进步的,然后私底下挨着对落后的学生进行谈话。

    谭庆川目光巡视了全班,途从程燃身上晃过的时候,短暂的停顿了下,他看到程燃也在看他,但这次他已然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微仅可查的心照不宣后,谭庆川淡淡说着。

    “我念着谁的名字,谁就上来领你们的成绩……姚贝贝!”

    姚贝贝上去了,领了成绩往下走,对周围吐了吐舌头。

    “赵勇。”“罗志铁。”“李德利……”

    个又个人上到台上,谭庆川扯张纸,递给对方。

    有的人忙不迭在台上看自己的成绩,看两眼,又疾步走回座位上继续看。有的考得不好的,直接就把头埋下去了。有的表情欣喜,这是超出预计的。有的神色如常,看不出悲喜。

    有的拿着成绩,到了座位上,直接眼睛就红了。

    时间,整个教室里嗡嗡嗡,嗡嗡嗡的。大家多半难以自持,也有互相打听的。

    谭庆川倒是没有打断这种嘈杂,总要给学生适应下的时间。

    李德利拿到成绩条,走下来的时候,他大拇指持着端,边捻动,边快速看自己的成绩,最后大拇指从名次那行移开……

    他懵住了。

    全班……第二。

    那么……谁是第?

    今天家里问他期成绩,单纯的成绩对于他这样的学生来说已经没有意义。所以他的父母问的其实是排名,李德利当时就斩钉截铁,说是肯定是自己第了。

    而现在,没想到……竟然被截胡了!?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隔壁排的郑秋英身上。

    郑秋英正好这个时候看了过来。

    李德利心头震动,明明对题的时候,她郑秋英错误率是比自己高的,如今作高分也不在她那里,居然还是这个结果!

    郑秋英有些躲闪李德利的目光。

    但李德利已经带着酸气开了口。

    “耶……郑秋英,没想到啊……隐藏得这么深噢?”

    ·

    ·

    ·

    (家里停电,直到晚上十点,今天在外面码字,艰苦卓绝的奋斗要下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