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凶什么凶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想起来程燃还是觉得有点滑稽,自己只是开个玩笑,谁知道秦西榛二话不说力大如牛的过来就给自己撕了,这女人练过的啊……

    情绪是可以传导的,有的事情,嘴上可能不说,然而未必不能有所感。

    比如程燃倒是根本没有把秦西榛当成真正的老师,在秦西榛这里,自然也是感觉得到的。

    所以可能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奇怪,秦西榛不服气,程燃却偏偏油盐不进。

    不过打心眼里,程燃还是比较亲近秦西榛学院派气质的,这个女生能让他追忆起了曾经大学时期的很多事物。

    虽然这个外表看上去静知书达理的女孩,本质上……还是很逗比的啊。

    程燃裤腿被撕裂的事情虽然引人注目,但是乐队那边倒是无人透露,因此大家只以为他去乐队帮忙把裤腿撕裂了,却也并不知道真相,只是引发了他回程时林荫路两旁的人们和班级里好阵笑声。

    姚贝贝在班上边笑边调侃,“程燃,你没钱买衣服吗?叫你妈妈给你买好点质量的呗,否则你身上那种,三条也比不上人家条!”

    不少人顺着这话朝程燃看来,这话语虽然是好意,但其有些隐藏着敏感的事物,总会让人不由自主朝程燃和他的衣着上打量起来。

    大院子弟里面,程燃家里算是几家人最差的,程飞扬门心思拿死工资,徐兰本身工资也不多,而类似姚贝贝,杨夏,柳英这样的家庭,父亲早在外面干其他的去了,杨夏母亲是医生,柳英的妈妈张琳还是市教育局的,待遇上总是比程燃家好。

    因此以前的程燃穿着也是院子里最普通的,年最多买两三双鞋子,衣服翻来覆去就那几件,没见过穿什么名牌,相比起来其他人相形见绌,这也是姚贝贝平时对他不以为然的原因之。

    当然这番话下,些人看向程燃,又很快转移了目光。

    程燃哑然,同学们都还是很善良,故意不太过打量和讨论他。有些同样家庭困难的学生感同身受,面容露出了窘迫的表情。

    往往这种小心翼翼对自尊的维护,无意间最是伤人。

    程燃想了想,倒也有些自嘲……程飞扬攻关了邮电局,邮电局也和伏龙签订了设备合同,但万里长征第步才刚刚开始,虽然合同份额几千万,但谁都知道山海邮电局财政问题,就算李靖平拨款下来,邮电局这合同也不会次全给,都是分批次结算,而伏龙公司现在研发,生产,营销,渠道,哪样不都是张着嘴要钱的无底洞……所以程飞扬这单签了几千万,但说到底他们家还是穷光蛋。

    程燃就无奈笑了笑,不过最近好像听到大哥程齐那边在蓉城的推广搞得不错。程翔也给自己打了电话,说起二婶的广告图铺子现在每天都在忙,没有单位订单的时候,他们就做桌游,铺子里的几个人都成熟练工种了。现在是每个星期通过物流公司往程齐那边送桌游。

    只是受限于产能,个星期可能最多发百副过去。

    程燃盘算了下,这大概也就是二婶那个店铺目前的极限了,如果要扩大,可能就要把店子开拓,请更多的人手,但这其实到底不划算,最终还不如找个出版工厂代工。这必然是需要大笔钱的,这是家族兄弟的生意,要拿这么笔钱出来,也就只能先这么零散着把桌游推广出去了,挣到这么笔钱了,再来做后续的吧。

    姚贝贝那番话以后,班上很多人都很沉默。班长张峰,李德利,郑秋英之类,还是朝程燃身上多看了几眼。心想程燃即便是年级第,但可能相比起他在那样的家庭取得这个第的不容易来,他们都算是身在福不知福了。

    当天最后节课上课的课间,杨夏没有出门,和俞晓聊起天来,俞晓向杨夏打听她们那边起跳舞的女生的几个人。

    杨夏审视了俞晓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肯定是你帮人来刺探情报的,这种事不要太多好不好!”

    杨夏微转念,挺翘的鼻子皱起,眼睛睁大,“喂……你不会把我的情况也出卖了吧?俞晓你是不是想死?信不信我今天……”

    眼看着杨夏可能随手把具盒砸过来的样子,俞晓连忙摆手,“喂喂!我是帮我们院子里张鑫打听的!他不在二班那里吗!张鑫啊,怎么可能打听你!你杨夏谁啊……高不可攀,招惹你不是自讨苦吃吗?有程燃个前车之鉴就够了!”

    杨夏举着具盒的手慢慢放下来了。

    她偷看了程燃眼,程燃这个时候才看向他们两人,耸耸肩,“我这是不是无辜躺在地上被流弹打了枪?……和我无关了好不好。”

    两人都忍不住笑起来。又重新回过头来,俞晓道,“就是嘛,所以谁都不可能惹你杨夏,快快快,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跟我说说,我好回复张鑫啊……”

    “美吧你!”杨夏拍了俞晓头下,转过身去,余光在程燃方向瞥,只看到他对两人摇摇头,又继续埋头看书了。

    过了片刻,杨夏从她的座位上起来了,然后来到程燃桌子边,手拿着样东西递了过来,“给你。”

    杨夏手里的是根黑色的细带子,半指来宽,棉质材料,微微有些韧性,程燃看着她,不明所以。

    “绑腿。你想回家路上还继续被人笑吗?”

    杨夏白了他眼,然后把带子拍在了他桌子上,又在上课铃声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程燃注意到了杨夏披肩的黑发。

    而她刚才……头发是系上的。

    ……

    最终程燃还是没用人家女孩用来绑头发的绳子,想了个折的办法,把撕开了的裤腿两个角绑在起,瞬间潮流起来。

    俞晓回家不想背书包,只拿作业本和工具书,倒是下看到了程燃桌子上的绳子,拿过来就用了。

    把摞书绑在起,手提着绳子十字交叉的结点,像是药房那种抓了副药剂绑在起的药包,放学的时候提着书晃悠晃悠和程燃起回家。

    走出校门到坡道的时候,正好杨夏背着书包,头秀发瀑布直垂,在微风飘拂着走过,沿途收获不少目光,有的三五簇的男生还相互用肘顶了顶,传来,“耶!杨夏噢……”“快看……”此类的声音。

    周围的这些动静倒是在背后的俞晓眼里目了然,想到杨夏从小就公主似的,而越长大越是出挑,这上了高,更是亭亭玉立,再加上宋时秋喜欢她的事情,都成年级上很多班些人议论的话题了,甚至还给了她个“级花”的称呼。

    然而这么个“级花”,就是自己从小个大院看着她长大的,和她有这样的联系,还是让人与有荣焉的,俞晓心念所动之下,朝她挥了挥手,“嗨!杨夏!杨夏!起走吧!”

    俞晓以为刚才直接走到前面去的杨夏根本没有看到他们,所以喊人的时候还附带挥了挥手,就是等她回头给她在人群定个位的。

    结果这么开口,杨夏那边直接回头,第时间看向了他和程燃,然后在众人的目光,她冷声道,“你们自己滚回家吧,谁跟你们起走啊!”

    等到杨夏又回头径直加快步伐消失在放学人流的前面后,面对周围干幸灾乐祸目光的俞晓,朝着杨夏的方向指了指,对旁边的程燃眨了眨不敢相信的眼睛。

    “这女人什么神经病……吃错药了?凶什么凶啊……”

    ·

    ·

    ·

    (最近老失眠,觉没睡好,就成懵逼状态了。写出满意的章要消耗很长时间,脑子思路有点堵,后面有些情节我还要再仔细想下,争取周详点,我们娓娓道来。

    今天只有更了,我后面多更新。保每天两更争三更!

    还有,今天是阿C的生日,祝大阿C生日快乐,家庭幸福健康美满!这是从我刚开始写书的时候,第个支持我的男人啊……相识到现在,估计也有十年了吧。早已经成线上线下的死党了。

    十年时间,有些感慨,感谢所有在这段历程,看我书,听我讲故事,和我成为灵魂伴侣的朋友!有的人走失了,有的人欣慰的是,他们从当初的第天开始,直跟随到现在!谢谢你们的陪伴和认可,我们相逢在故事开始时,也希望能起经历更多波澜壮阔,或者激动人心酣畅淋漓的故事!鞠躬。)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