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推广大使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场的乐队成员算是看清楚明白了,张琦觉得这事她要是说出去,还不得在年级上投石落静水引动波荡的。

    这杨夏虽然给程燃送水吧,就算是对程燃客套的回请,但给他们这群竿子打不着的人并分润是什么意思?这简直就像是那传说的攻略某人首先攻略他身边人的战术啊。

    其次宋时秋那群人叫杨夏为嫂子,最后弄了个灰头土脸。小胖子付潇这时口快,结果没挨铁皮罐砸不说,还白得了瓶椰汁。

    几个人沉默着,主吉他手刘路看了付潇眼,“这就叫嫂子叫得好……”

    旁边副吉他手蒋峰接口,“饮料喝到饱啊。”

    林楚瞥了他们眼。

    这他么你们说相声吗,还带捧哏的!

    ……

    杨夏离去之后,秦西榛起身,径直走过教室,在程燃的桌子上靠,扭过头来,以促狭的笑容道,“小女朋友挺漂亮的啊……”

    程燃时嘴角抽了抽,“不是……是我个院子的同班同学。”

    程燃自忖这句话已经把关系表得很明白了,同班同学,个院子。除此之外,没有逾越。

    但是很明显秦西榛并没有听明白他极简发言的内容。

    “但是我生气了。”秦西榛两条远山般的眉头山雨降临般锁起来。

    “嗯?”

    “敢在我的地盘上来宣誓主权,你小女友心机很深啊……”秦西榛手轻轻搁下来,敲了敲桌子,眯了眯眼,“我是谁啊,以前见过多少这种事了,谁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的……”

    程燃微愕,心头想想也是这样,毕竟这是在市学校里,平时有些谈小恋爱的,私底下,学校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但要是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还不知收敛,估计就有挑衅的嫌疑,任何做老师的恐怕都看不过去。看来秦西榛还是误会了。

    程燃只好解释道,“她并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在意,也不是另有念头,她从小就这样,乐善好施惯了……”

    但随即,他看到秦西榛原本愠怒的表情百十度转变,嘴角扬起个得逞的哂笑,伸出根指头隔空戳了他下,“不激你下你是不露馅的……你看,承认了吧……小女友啊。”

    看着秦西榛抓着他纰漏捧嘴轻笑的样子,程燃歪了歪头,“啊?”

    这是,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啊!

    秦西榛随后正容,“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也就是我这里了,以后你们可要注意,换其他老师,恐怕你班主任的案头上已经有报告了。你想上教导主任的通报啊?”

    程燃这次是真哭笑不得,自己这是怎么解释都徒劳了是吧!

    ……

    ……

    晚自习放学,秦西榛也做完了手头工作,走出学校,天幕已经黑了,只是在学校这边的各家店铺还是灯火辉煌,市和附近的音乐学院可以说是带活了这片城区的经济。

    穿着件条纹衬衣,斜挎着小包的秦西榛又站在了她经常路过的琴行橱窗面前,她停下来,俏目透过明净的玻璃,就看到了打着小照灯投光的那把LOWDEN的吉他。

    她站了看了半晌,最后从包里取出自己的账本。经常请乐队喝奶茶饮料的,其实开销也不小。林楚等人羡慕的说她好有钱啊,其实秦西榛每到这时候也就笑笑,她自己知道自己事,音乐老师工资本就不高,现在还在存钱呢……

    半晌后,看到那好几个零的标价,再联想到自己还跟以前老师请求的那事……秦西榛就轻轻抬头望天。

    “买不起啊……”

    趟车也刚刚从她身后的道路上开了过去,车里面仍然是干男生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身姿。

    程燃目光移开来,落向了橱窗里的乐器。

    他眼神又收回来,公车朝坡道上爬去,秦西榛的身影在道路边越来越小。

    ……

    日子就这么过着,杨夏那天提着大口袋往B教楼走,沿途有些人是看到了,于是给乐队那边排练的程燃送饮料的事情,还是经由些渠道,不经意的流传了出来。

    很多人议论纷纷,有的试探询问“真的啊?不会是吧……”

    有的嗤之以鼻,“哪能呢?也不想想,怎么可能啊……杨夏是谁你不知道啊,她能做这种事吗?”也有站在宋时秋那边的人,在打听事情的真伪,不过总是传闻缥缈,没有人敢向杨夏求证。

    杨夏出类拔萃,从小练跳舞的她不仅身材好,技术也是流,而且这次她还刚刚完成了舞蹈十级考级,艺术节的现代舞主跳本来还有竞争,也是几个从小学练跳考过级的女生,甚至有个家里母亲就是市歌舞剧团舞蹈演员,但无论从舞蹈还是形象气质来说,编舞老师最后还是确定了杨夏来领舞。

    舞蹈教室位于A教楼的北裙楼层,教室四周都是采光比较好的玻璃,有时候舞蹈队伍在这里排练的时候,冬日的阳光就透过玻璃洒进去,在里面踏着地板噗噗噗跳动的女生,足以让外面时不时走过的人心跳加速几个等级。

    而在这之,杨夏就是那个最惹人目光追寻的倩影,给少年人留下最多遐思的那抹色彩。

    有的人就是这样,也许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太在意,但后面就会越来越发现其的出色出众,杨夏从最开始只是在九班里面慢慢受人关注,到后面她越加出挑亮眼,直至年级上都无人不晓,到这种时候,就会让人产生出距离感了。

    关键是杨夏性情倒也不冰冷,和人都很能聊得来,身边有很多的朋友,这些朋友更类似于种保护的状态把她围拢起来,使得哪怕有私底下喜欢她的人,也不敢表露,否则可能露个苗头,就被她身边伶牙俐齿的伙伴“见义勇为”的打压了。传出这种事,她身边把她当神峰样捧起来的朋友,就是第个不信的,要是谁敢打听,恐怕第时间就会遭到白眼和数落。

    于是这个事情,终究就成了萦绕在人们心底的个谜团。

    ……

    秦西榛依然是在男老师那边拥有很高人气,可至今为止,仍然还没有个男老师单独请到她吃顿饭,秦西榛多半都是和认识的女老师起,吃学校食堂,或者在门外面的餐馆。有的女老师已经结婚生子,和她在起,都像是带着自己的学生。往往其他班的学生路过餐馆跟自己老师打招呼,过了才想起来,好像自己老师旁边的是秦老师啊……

    学校里的单生男教职发现好像正面无法攻破秦西榛,有的也就只有另辟蹊径,这天秦西榛抱着个牛皮纸盒子进排练教室来,乐队众人就发出“耶!”得声音。

    他们刚才就看到了楼下男教师拦住秦西榛送礼物的,秦西榛看了下,似乎犹豫了片刻,才总算是收下了。

    进教室来大家就眼巴巴盯着秦西榛,显然是对居然有人第次突破了绝对领域,让秦西榛收下礼物的意外。

    秦西榛笑了笑,晃了晃手的盒子,“这是别的老师资助给你们乐队的……今天我们来个团建,下下棋……据说是最近风靡起来的……蓉城那边副难求。”

    “什么什么!”最喜欢玩的小胖子付潇站起来打望,“有那么夸张吗?飞行棋啊?大富翁!?”

    这边张琦也兴奋起来,“大富翁还是很好玩的……很早我就喜欢了!还有这种福利啊!”

    “别说了,我要买光纽约条街!”林楚拍桌子。

    他们最近排练也到了倦怠期,特别还有现实学业的压力,有时候课业多了,秦西榛也不会让他们排练,就起扎堆玩吧。

    付潇不由分说的拿过来,其实从最初时秦西榛抱着那个眼熟的盒子进来,程燃多少就有些预感了。

    当盒子上面的字体现出来,他也就彻底坐实了。

    嗯,三国杀。

    第二版。

    二婶家店铺正装出品。

    ……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张琦边挽袖子边道,“我姐就在蓉城读书,她的师范校寝室里面大家熄灯后打着电筒玩这东西,我听她跟我说过规则玩法的,她最喜欢的是貂蝉,说画师画得很漂亮……哼哼,我会就选那个,要比起来,你们绝对不是我对手!”

    结果张琦这个Fg还是立得太早了,临近艺术节,大家的排练其实也差不多了,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放松……当大家开始玩桌游,费劲看说明书的时候……程燃也就实在受不了这种推新还要浪费的时间了,在大家眼巴巴望着他的情况下熟练的摊派讲解了规则。

    “不是,不是这样子的!”在程燃讲述的时候,张琦还打算掌握主动,表示异议,结果拿起说明书看了,最后道,“啊,真是这样的啊……你怎么知道啊,玩过?”

    程燃点头,“玩过。我教你们。”

    他手把手的把群人教了,大家尝试了局,结果立马被吸引了。然后就是连串智计迭出的搏杀。

    等到晚自习预备铃打响,众人才意犹未尽的结束激战,程燃曝光了自己内奸的身份,连出杀把主公是孙尚香的秦西榛给砍死了。

    临到末秦西榛还脸的震惊,“我对你这么好,我给你桃子给你加血,以为你是忠臣护主……结果你杀了我,杀了我!”

    刚刚从教室门路过的人,听到这番话脚下就是阵趔趄,惊恐的朝门里张望。

    秦西榛带着满脸的怨念起身,大家都有些恋恋不舍。

    众人各自回自己班级,程燃帮秦西榛收拾,秦西榛白眼过来,“你太狡猾了吧……我真是……”她说着就拿起旁边的曲谱很想给程燃下。

    程燃笑着往旁边躲,“这个游戏就是这样,主公要学会分辨周围的忠奸啊,这也是有意思的地方嘛……”

    “话说回来,你也玩过很多次这个游戏了吧……”秦西榛蹙眉,“这不是才出来的吗,你就这么熟悉了。看来你这个年级第,涉猎也是广泛啊……”

    “当然熟悉啊……”程燃笑了笑,“这就是我制作的啊。”

    收卡片的秦西榛手僵了下,抬起头,又低下头看游戏盒子,“啊?”

    然后她把盒子盖,对他道,“呵呵,很好笑!”

    她任教的过程,不乏些学生故意在她面前表现,哗众取宠,或者故作姿态,以吸引她注意的情况。秦西榛看来,程燃也就是这套了。

    她收起盒子,“你还真敢说啊……小骗子。”

    程燃指了指盒子侧边,“制作的是不是‘发印务有限公司’?”

    秦西榛还真翻转了下侧面看了几眼,回过头来,眼眸闪烁,“真是这家……公司?”

    “其实就是印刷店……我弟弟家开的。”

    秦西榛微微愕然,“家印刷店就做了这个?”

    “有什么问题?”程燃微笑,“你看到的那些图是我画的,制作就是这些了。这幅棋不属于《出版物经营许可证》范围,所以没有音像制品,书籍之类的管制,不需要证书也可以做,这块目前国内还是空白。”

    “听说正在蓉城大学里流行……”秦西榛眼睛眨了眨,“你赚了很多钱吧……做这些,你父母知道吗?”

    程燃笑了笑,“知道啊,小打小闹吧,兄弟生意,他们也不太管,流行算不上……正在推广吧。”

    “哦……”

    程燃又想起自己几次乘车回家时,看到秦西榛站在乐器行的玻璃橱窗前张望的样子,再联想到经常会有大群音乐学院学弟学妹拜访等候秦西榛的情形……

    于是程燃开口。

    “有没有兴趣……当推广大使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