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跨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红芍在青年节亮相的照片,还是在市学生掀起了波澜,很多人根本不在意报纸上面活动的内容,而单纯就是因为女生长相去观摩评论了。

    大多是些感叹,“蓉城十,变态学校的高材生,长得挺漂亮啊……还以为这学校学霸没几个长得好看的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基数可能没普通学校那么大,也可能大多数因为忙于学习而不懂打扮,但往往是蓉城十,二十七这种地方,出个即漂亮又有才华的女生,才更是难得!就像这个……嗯,姜红芍样嘛。”

    “也是,平时也没见围这么多人的……”

    在络尚不发达的时代里,这样的波澜,比后世信息大爆炸的很多纷杂的信息,更加的纯粹吧。

    最为惊喜、恍惚和唏嘘的大概就是以前老初出身认识她的人了,突如其来,这位曾经的同学,就好像到了个他们抬头仰视的高度。

    柳英,姚贝贝,杨夏等老华通大院的子弟碰头的时候,也经常会聊起这个话题,不过倒是没有太多的意外,有的人本身就很优秀,就是别处的风景,偶尔畅想下对方的人生,也觉得心驰神往。

    蓉城十本就是重点学校,这就是个平台或者说窗口,很多蓉城和省上的青少年活动,有这个学校的人出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们这个小城市,山海即便是省重点,和辐射全省的省会蓉城终究是没有办法相比。所以当看到姜红芍上到报纸媒体上面的时候,他们仍然为她高兴,是身为朋友的骄傲和小自豪,有时候又会生出淡淡的空落和惆怅,那可能是种彼此间横亘着的空间和距离而生越来越遥远的触动。

    曾几何时,他们的悲欢是共通的。而现在,他们在此间有此间的热闹,每天的日子曲水流觞,却又轰轰烈烈,半期考试,艺术节演出,每段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姜红芍,也有属于她的那个世界的精彩。

    最光芒耀眼的朋友,生活在别处,而他们的生活,仍然是在这个小城市里,在这伴随着他们每天日复日的成长再到成熟的家乡。

    高的艺术节演出,圣诞节过去之后,年末也来临了,般这段时间大家也人心惶惶,元旦节学校不统搞活动,最多就是在跨年前夕晚自习的时候各个班自己做主,安排下班会活动之类。

    有的班是联合起来搞了小型的活动。有的班则只是在教室里唱唱歌表演个节目什么的,普遍元旦前夕的气氛很浓烈。

    但也有的班,并没有任何过节的气息,仍然正常行课,王奇正襟危坐在六班讲台之上,俯瞰下方,下面只有沙沙沙的笔画书写之声,外面是些班级传来的笑闹的声音,而这切都和六班绝缘。

    六班全班正在做套试题,每个人面容上,都浮着层幽怨……

    后来晚自习结束,宋时秋被叫到了教师办公室,王奇凝着脸,道,“具体时间下来了,本学期期末考试在月二十日。自半期以来,你是从头到尾都抓紧了的,反观那个程燃,搞乐队,这样那样的,得意忘形了……这次把他打下去,你拿年级第?”

    宋时秋很平静,这种沉稳的气质也是王奇比较满意的,像极了准备雪前耻的雪豹,不张扬不暴烈,受过的伤疤成了种资历和荣耀,它抬起锋锐的利爪,笃定且强势的蹑近猎物,这次出手,就是雷霆万钧。

    宋时秋低声道,“‘都选C’……上次考了年级第竟然是因为都选C,写这样的歌,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么得意忘形。”

    王奇冷冷道,“是啊,我教书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吊儿郎当不知廉耻的第名!”

    宋时秋眉宇拧起来,“以前,学校里这样的人,也是有的……我也并不是直都考在前面的。只是,往往这种态度来学习的人,等到最后的名次表上,第页上连名字都看不到了……不管其他人了,我好好发挥就是。”

    王奇的三角眼皱起,笑了起来,“对,不要管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成绩是自己的,好好考,全力发挥就是,我相信你稳住心态,保持平常心,把最近学的巩固好了,完善突击下,就那种学生……怎么跟你比?”

    半期虽然谭庆川打了个大胜仗,但分房的事情仍然还没开始彻底落实,这年头集资建房,学校有自己的地,拿土地使用证,向上面申请,找设计单位设计施工图,职代会讨论方案,主管单位意见,经由劳动部门核实人员名单,市房改办确认项目合格,才会下收款通知单,问题就是在于房改办这边对设计图出现了异议,在设计图修改的这段过程,硬生生的就把流程拖长了,导致最终还没有走到收款集资的流程。

    既然没有到最后这步,那么未必就没有转机。这次期末考试要是宋时秋能够成为年级第状元,分量上可是比程燃半期重些,只要宋时秋能够超越程燃,这之后的事情,王奇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

    1997年的12月31号是星期三。

    跨年前夜,晚自习下课,学生人潮从白炽灯通明的教学楼涌出,散向这个小城市的各个角落。

    这个时候的跨年夜还没有后世那么多讲究,省内大概只有最发达的省会蓉城城市心广场会有各个大学的学生用充气锤在广场上互锤,每年都会出现过激的打架事件,倒也不严重,不过总是要搞得警察兴师动众。

    而至于类似山海这样的小城市里,这种活动并不多,大部分学生们都要上课,上完课后也就老老实实的回家,最多跨年晚上看市政府心情,有时候会像是春节时进行官方的放烟花。

    但路途上就有爆竹时不时的炸响,放学的路途上也会偶尔传来躁动,那种立在路上的烟花喷发出火树银花,在跨年夜清冷的空气,平添了几分年节将至的气息。

    程燃看着身边那些张张年轻的面容,看到不知道是谁抛了个火炮在女生群脚下,女生们在爆炸“嗷”得散开,姚贝贝,柳英群女生然后气急败坏冲始作俑者边追打边喊着“要死了你!”的声音。

    那些古旧的低矮房舍,乱麻般的天线缠绕的远处,升起的烟火,染红了天际,也染红了身边杨夏等张张喊着“哇!快看,快看!”的面容。

    那些面容凝固在时光里,若不是再次看到这幕,程燃几乎忘记了,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刻。

    对于这里生长的大多数人而言,好像每年年末所经历的都是如此……他们已经在这座小城经过了无数个这样的年华。也曾经度认为高的三年很漫长,似乎那就是人生最漫长的段岁月,然而晃眼之间,十年后,二十年后。才发现原来曾经以为漫长到没有边际的三年,只是人生回溯起来几个片段,些瞬间。

    而就在这些眨眼的刹那和瞬息的片段走马观花之间,好像无数个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二十年前在明清建筑的街道上和你起看烟花的那些人,如今又在何方呢?

    溯游时空的程燃好像已经有了豁免回答这个问题的权力。

    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的那些事情,都和此刻的他无关。无论未来人们是历经风霜妥协了棱角,是内心千疮百孔满目苍夷……此时此刻的他们,仍然是此间少年。

    不必听青春传来笑声而羡慕。也没有城深草木深,身处繁华大都会,却如同独守孤城。

    旁边小街传来《公元1997》的歌声,“百年前,我眼睁睁地看你离去,百年后,我期待着你回到我这里……次次呼唤你,我的1997年……”

    杨夏,俞晓等群男生女生谈论起年末很火的由富士电视台播出,被后世很多人评价“从此眼再无爱情剧”的由木村拓哉和松隆子主演的《恋爱世纪》。

    而女生们这是对这部剧集体毒,那架势,后来的《流星花园》才能媲美,姚贝贝专门让他妈在租影碟店办了会员,周末是第时间从老板那里拿这部片子叫着群女生关起门没日没夜的看,这个时候姚贝贝还眉飞色舞,“恋爱世纪第集松隆子剪短了木村拓哉的头发,这翦几乎剪去了半东京年青男人的发型,因为第集播出后,整个东京年轻人基本都留成了和他样的短发!”

    这个年代的木村拓哉的确在亚洲火的塌糊涂,只是看着这群眉飞色舞的女生,不知道未来两年后,木村拓哉宣布结婚她们又会是个什么表情。

    砰!

    烟花在天空绽放。

    程燃突然有些感慨,重生回来,这半年时间,好像也到了尾声。

    这年里有伟大的电影,有伟人的逝世,有见证历史的港城回归,有恐怖大王的预言,有很多改变世界的事物正在萌芽。

    也有山海市发生的命案,他和个女孩在山海市的丛林追踪群穷凶极恶的罪犯,也考上了第高,救下了谢侯明,动员了老爸程飞扬改组成立了伏龙公司。

    在这个没有后世那么多高楼大厦的城市里,没有光污染,PM2.5的天空,那也是世纪末的人们第也是唯次看到海尔波普彗星。

    彗星绝尘而去。

    亦如人生刻不停歇的向前。

    跨年的夜晚,烟花在天空爆开,城市到处听得到间或响起的爆竹声。

    程燃在年末最后封向蓉城寄过去的信里,提笔是这么的段话。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