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直说吧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知道,其实在自己父亲的背上,压力仍然是不小的。

    程飞扬深刻的认知到要让伏龙抓住时机发展,投入就必不可少,因此方面公司往蓉城相关大学招揽大学毕业生,增加业务员,另方面也是对研发部门进行了持续投入。除了金钱,还有人力的投入,程燃其实给程飞扬的那套“伏龙基本法”,是个简化版本,适合目前这个规模的程飞扬。

    这就像是武侠游戏,角色修炼绝技,要量力而为,有些绝招很刚猛,下子可能就会耗空内力,反倒不利于临场作战,施展起来得不偿失。程燃以重生者超前的经验,给程飞扬的这套“基本法”,就是个公司稳扎稳打的战法,涵盖了生产物料,财务会计,人力资源,培训公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样实施起来,公司运转通畅,不会走火入魔。

    但消耗是肯定不少的。特别是程飞扬定下基调,伏龙公司不做低技术的代理,全是往前沿技术攻关,要占据潮头,技术上面的投入就是不遗余力,伏龙公司除去运营生产等资金,基本上剩余的都用在研究的投入上面了。

    伏龙的合同签订销售额虽然不断地在攀升,但现在最大的弊端就是地方邮电系统机关单位回款很慢,这对普通公司,恐怕就是致命的。

    这个时候,只有改革最前沿的地区,施行了地方单位购买设备,向银行审批贷款,贷款通过后,银行放款给卖方的形式。这种金融手段在后世几乎广泛运用于民用信贷,房屋汽车按揭等各个领域,但在这个时候可以算初生萌芽,山海市还没有享受到这种形式带来的便利好处。

    地方单位只能等待财政拨款后发放货款,而伏龙公司想要有足够的现金流维持运作,就必须接受投资,或者贷款。

    好在程飞扬背后还有谢候明的华谷集团,同样的,因为在山海市邮电局的名头,又被市长李靖平点名表扬,同时提出大会战的通讯战略,山海城市信用社,各个银行也纷纷找上门来,要给伏龙公司提供贷款。

    有言论说银行就是晴天收伞,雨天放伞不是没有道理。当初华通公司改制,到处寻找贷款的时候,每家银行几乎都给了程飞扬闭门羹,现在只是李靖平句话,透露出来的个发展方略,银行就纷纷上门了。还真是有点天上地下的感觉。

    当然,姜红芍这父亲,句话之间,在这山海还是很有威力的。

    现在伏龙是很需要钱的,所以其实算起来,负债率还是很高。现在合同几千万,但负债率可能是合同订单销售额的半了……也是几千万啊!

    换句话说,旦伏龙倒下,他们家就立即变欠了上千万的穷光蛋。

    这么想起来……贼刺激。

    好希望老姜他爸给伏龙公司个什么“定点采购单位”“荣誉企业”的名头,这日子会不会就会好过点……

    这也只是无聊时想想而已。

    程燃砸砸嘴,念及他的情况,他其实有点担心,李靖平当初对邮电局表扬,同时提及他们伏龙公司,万只是被架了上去,言不由衷呢……

    这就很危险了,要是李靖平心里始终有个梗,这就是定时炸弹啊。

    想了想,程燃觉得,至少没有言封杀,手捻灭过来,姜红芍这老爸,应该,还是算比较……宽容大度的吧?

    要不然写信去问问她——“有没有帮我说好话啊?”

    ……不会友尽的吧?

    ……

    跨年前夕的艺术节掀起的热潮,经历了元旦假期过后,逐渐沉淀下来。

    第高的生态圈又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57度乐队成为了高最出色的乐队之,几乎可以和高二那边更成熟的乐队并列。

    这个时候的高生乐队没有后世那么多专业而丰富的器材支持,就是用音乐教室的鼓,公用的琴,有条件的带的是自己的,演奏出来,用般随身听磁带录下来,就可以留底做纪念了。

    而当时演唱的那首歌,不仅仅是从高流传到高二高三那里,让高年级的都有些讶异,“这是高学生作词谱曲的?这么好听!”末了还向外扩散,山海这个小城市,各个高有什么新奇事,都会相互流传,别提第高这种目光聚焦之地了。四的人把借到的磁带在课间时候拿出来听,会吸引群人凑过来。

    二有学生晚自习做着题,不由自主的就哼起那首歌来。

    然后……这首歌和背后的词作者程燃,也就这么在山海的各所高里隐隐流传开来。

    个人所获得职业上的尊重,往往体现在专业的能力上面。秦西榛已经通过此前都没有人看好的57度乐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学校内更是引起热议不断。

    元旦节过后,月学校的重心都放在期末的考试上了。只不过平时的学校活动,还是在继续,足球比赛啊,或者乐队的小范围演出,虽然老师普遍不支持,但这些顶着期末复习而进行的学生活动,还是有的。

    林楚他们预计在期末前来场小型演出,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定了每个星期抽几天下午晚饭后排练,秦西榛往往那个时候就会打开音乐教室,方便他们。同时做出些指导,这不是学校的演出了,只是乐队自己搞的小演出,但秦西榛很乐意做这种事,就像是在这所高里,播种了音乐的种子。她不知道未来林楚这些人会不会走上音乐的道路,但即便不走这条路,能有这样段经历,也会让人生更丰富些吧。

    当林楚他们在音乐教室排练的时候,秦西榛有时候会走神,她至今还在和家里冷战,最主要是她爸。偶尔她妈会来学校宿舍看她,给她端些炖的汤。但不是她父亲,秦西榛太了解自己这个父亲了,让他低头,几乎是不可能的。以往每次的意见相佐,他都是以这种无形施加压力威严的冷战方式,让她屈服。

    有的时候想起来,秦西榛就觉得说不出的委屈。

    要是杜妮,王可艺她们还在,估计还可以跟她们倾诉下吧。只可惜,秦西榛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封锁在这方小天地的困兽,她没有朋友,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有的只是个不断向她施压的家庭,还有令她被迫接受成为别人生儿育女工具,美其名曰女大当嫁的人生。

    晃了晃眼,音乐教室门口,似乎出现了个熟悉的身影。

    程燃从那里出现。哗!林楚等人立即停止了演奏,纷纷向他打招呼。虽然那小音乐演出程燃是不参加了,但想起来,程燃还是过来音乐教室这边看下他们。

    和程燃打过招呼后,乐队又继续练习,程燃在秦西榛示意下,来到这个音乐阶梯教室的倒数第三排,在她旁边坐下。

    “没吃饭?”程燃问。

    “没心情。”

    程燃还在想难不成是麻烦期来了,正准备找个借口走了的时候,秦西榛突然像是闪过什么念头,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程燃,我有事跟你说。”

    “啊……你说。”

    “我要结婚了。”眼神幽怨。

    程燃看过来,张了张嘴。

    秦西榛很满意程燃此刻这种讶异间又透着难以置信,震惊之余又闪烁着同情光辉的目光,觉得在自己好朋友都不在的情况下,似乎这么逗弄逗弄程燃,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谁叫老娘心情不好呢。

    恐怕接下来应着她这番话,程燃就会生出惊异,低落,失望,好气,嫉妒等等情绪来打听下她会“嫁给”什么人之类吧。别问为什么他会有这些情绪,秦西榛对自己的内外在还是很自信的,也自信程燃会生出这种情绪吧……

    然后,她看到程燃张了张嘴后,道,“恭喜……”

    嗯,情绪很低落嘛……秦西榛很满意。

    程燃叹了口气,“直说吧,想要多少礼金?”

    秦西榛:“!!?”

    老娘……排山倒海!

    =====

    (第二更,对不起,来晚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