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发奖金(上)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鼎盛歌城发生的事情,还是在山海些圈子持续的发酵着,后面刘锦还是给谢飞白去了电话,电话里透露出了道歉的意图,大体意思是还停留在把谢飞白以前交白卷当成是英雄的行为思路上面,所以做法有些不妥……也有些隐隐的怪责,言下之意大家原本很熟的,他们这群人还是以前那群人,可他谢飞白却变得有些不太样了噢。

    对于这些谢飞白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对于轻浮的道歉,他也是轻描淡写带过,只是说自己当时有点累了想走而已。

    场面上的话也就这么挪过去了。最后沉淀下来,矛头就指向了当时算得上公然拂了刘锦面子的,叫做“程燃”的人身上。

    原本对于程燃的来头,刘锦这边还是很谨慎的,当时不仅仅是刘锦,还有张蔚然,卢毅这几个本身家庭在山海扎根很深的人。张家涉及林业,建筑业,卢毅年龄最大,二十岁出头,家里即便还没达到刘仲平这个层次,也差不了筹,凭关系,个人倒是小搞出来的家公司已经拿下了个土木项目,也是刚放飞的时候。

    其实这些人除了刘锦和谢飞白早些年认识之外,也不是开始就认识的,多数都是家里长辈有业务往来,然后他们也就自然而然凑在了起。他们这个圈子,已经算得上山海上层子弟圈了,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神秘而低调,来头也大的人物。

    但那些基本上都是不涉及生意场领域的,在生意场上,大家花花轿子人抬人,讲究名声,面子,或多或少,什么样层级的人,都大体能打听。而有些人是不好明面涉及生意场,但能量也很大的,刘锦等人最初也是把程燃当成是了这种存在。

    后面自然是有人把有关于程燃林林总总的信息挖掘了出来。

    “家里是以前华通公司的……后面改制成了伏龙,不久前才有个新闻嘛,邮电局引进本土伏龙公司的设备,不过邮电局那种单位,本身也比不得电力局,税务局这些有钱,钱款都没全部到账,估计也就是面子工程……只是个本土电信设备的企业……做实业的,在县份上可能有点出路……因为这个伏龙是华谷公司投资的,所以可能那个程燃在这上面和谢飞白认识。”

    程燃的情况,摆在了刘锦那个圈子面前。

    这件事刘锦那群也就释然了,原本还以为是什么很有来头的人物,那恐怕这种事情,就算是结了梁子。

    山海的江湖风气,场面上的人,对面子是极为看重的,特别是刘锦这个层面,要是真的这么被当众落了面子而没有找回场子,对于他和他家的威望自然就会有所妨害。刘仲平能成为山海市首富之,真是做公益慈善得来的名声?不见得吧。

    光是刘仲平所从事的行业,除了张家,卢家有所交集成立了攻守同盟之外,基本上就是他说了算。在刘仲平做大做强的过程,很多人做不下去了,被挤垮了,被吞并美其名曰整合了,那都是行业上的腥风血雨。

    所以如果程燃是同层次,同领域的人,恐怕免不了会掰掰手腕。刘家怎么也得找回面子,生意场并不温情脉脉,本来就是要兵戎相见。

    所以以刘仲平的性格,程燃家里如果是够得上层级的,恐怕接下来就要遭遇有形无形的挤压碰壁,最后可能服软,摆上酒席,刘家还要看心情受不受,否则动用能量碾死也可能。

    但传来的程燃信息情况,也就让这件事顿时性质不同了,很简单,狮子如果不打跑上门来的另头狮子,那么在狮群里的威望就会大跌,却不可能和只兔子般见识。

    相反面对这只不知何故挑惹到了自己的兔子,表现出了自己的大度,自然又是另类的为自己立威的方式。

    所以那件事后,刘仲平非但没有动怒,还狠狠批了刘锦通。

    而这件“美谈”也顺理成章的在相关圈子无人不知。

    ……

    当然,作为当事人的程燃,对于这些发生在别处的事情,自然是不知道的。

    春节就要到来了,临近节前,伏龙公司收到了些项目的回款,账面上多了数百万。程飞扬在家里面说起来的时候,徐兰和程燃都有为之震的感觉。

    徐兰是觉得虽然这是公司的钱,但好像程飞扬基本上掌握着公司最大的股权,这还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笔钱。这笔钱就躺在公司账面上,是那样的可爱,总之很有种突然间家底夯实的感觉。

    而程燃则为之感慨,其实这块市场,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处于时代风口,前途无量。当然,这些回报丰厚,但投入相应也是巨大的,殊不见这半年多以来,程飞扬什么时候能够好好生生的在家里面吃几顿饭,基本上就是个救火队员,从销售,售后,到后方管理生产,财务,人力,品控……哪里有问题往哪里扑。

    这种事程燃本身是做不到的,唯只有程飞扬可以做到。然而全身心投入件事业里面,其实是享受而能取得无比激励的事情。

    有的人所谓为件事操劳,其实不是能力不匹配,就是从本质上未必喜欢这件事情。对于真正喜爱的事物,投入精力和时间,其实是不会觉得操劳的,相反那种精神面貌,是积极向上的。

    程飞扬现在就是如此。相比起以前艰苦维持华通公司技术所的研发和到处收欠账回款给下面的人发工资,那个时候自己的父亲才真是感觉憔悴和老了头。

    而现在明明所做的事情更大,所管理的事务更多,却相反精力旺盛。

    这是真正做事业的面貌。

    程飞扬说起回款到账,打算发放奖金,程燃就道,“爸,这是第次,我们不妨摆个姿态出来。简单来说……做个秀嘛。”

    程飞扬不解看过来,“你又有什么鬼主意?做秀是什么?”

    “呃……具体来说,就是绷个面子。”程燃笑了笑,“这样,我们找天,在大院里摆个桌子,红布铺着,把奖金给全部摞上去,就是实打实的钱,然后根据绩效叫名字,叫上去的,实打实领奖金,真金白银。可以让媒体来报道,来再把知名度打开些,咱们伏龙的名头可以更响……二来更能够刺激内部能动力,相信来年员工们的干劲将更是十足……”

    话还没说完,正是兴起,程燃脑门上就挨了程飞扬个暴栗。

    “啪!”

    程燃捂着额头,看着程飞扬。

    这……什么个意思?

    “要过年了,现在贼娃子这么多!你这么大张旗鼓,搞什么?还怕别人不来偷?前几天张东家才着了贼,把铁护栏给拗断了,翻进去,掉了几千块钱!柜子旁边砌了把他们家的菜刀。张东家老婆还庆幸,晚了点进家门,否则恐怕命都没了……你这么搞,这不是暴露目标吗?”

    程燃愕然,这才想起这个年代,大部分都还是矮墙大院,防盗基本上就靠墙壁上沿砌水泥的时候撒入铁钉或者碎玻璃,还没后世的技术含量,小偷还是很猖狂的。基本上每年过年时期,都会有被盗的事情。

    他刚才的提议,可能真会引起社会层面的轰动,对伏龙公司名气上有好处,然而这负面问题,还是没有顾及时代的局限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