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少年心气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以,程燃,五十可包不了夜……至少五千呢。”

    这是,听到了啊。

    然后秦西榛隔远伸出手来,指弯曲掖在拇指指尖,啪!得在他额头弹了个暴栗。

    痛……程燃捂着头。

    再看秦西榛,俨然是副凛然不可亵渎的高贵模样,“真的是……你看看你们这些学生,都是些什么思想……成熟可不能用在这些地方……”

    这是真有些教训人的模样,又转回了老师属性。程燃那叫个委屈,自己来之前虽未谢顶,但好歹你这样的小姑娘也得叫自己声叔叔了,这个时候这幅板着脸的表情闹哪样。

    形势比人强,谁叫自己归来仍是少年呢,程燃第次觉得时空的定位能修正下就好,成青年之身,那也就不必受这些淡闲气,但想很多往事未必就能参与改变了,也就只能提醒自己稳住别浪。

    “哎,说到底,跟你说这些也是……有什么意义呢……”老师属性回归,秦西榛似乎反应过来,最初是程燃不当学生,家里压力无形逼来,又时找不到人说这些事,所以才把程燃当成是倾诉对象,但想到自己所说的都是现实的狗屁倒灶,以程燃的年龄来说未必能体会,说不定对他的人生观还有些侵扰。

    “有意义啊,”程燃笑了笑,““有啥烦心的说出来……大家乐呵乐呵……”

    秦西榛:“……”

    秦西榛作势欲打,程燃适时抬头问,“孙卓富这个人,我知道他些事情,我爸独立搞企业的时候,他就曾经从插手过,真是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后面只是因为木已成舟,而且估计对他来说成本太高收获太少,才暂时收了手,但未必不是在旁虎视眈眈。如果他真的对你有什么想法,这就像是看到了新鲜肉的狼,你觉得他会善罢甘休?”

    秦西榛瞪着眼看着程燃,“什么乱七糟的比喻……”

    话这么说着,但秦西榛的秀眉已经渐渐蹙了起来。其实这种事情,她不是没有想过,社会上每年那么多新闻,直都在昭露着个事实,世界从来就不是歌舞升平,有剥削,有压迫,有各种体现暴露最卑劣人性的事件。

    谁敢说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过,相比起这些来,她更在意的是程燃透露出来的家庭情况,原来他爸也是自己出来做生意的,难怪,这应该就是遗传了吧。从程燃话语里,她是听出来了,他们家之前很不好过,在生意上遭遇了来自孙卓富的欺压……

    秦西榛有些明白,程燃成熟起来的原因了,如果直都处在个需要以成年人思维去应对的生活环境,恐怕自己要是在程燃这个年龄,也逼不得已要成熟起来吧。

    只是,孙卓富这样的人,她既然已经遇上了,未来会有些什么,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对于自己的灵活应变上面,秦西榛还是很自信的。

    其实还有种债多不压身的意味,本身挡在她前面的东西就太多了,家里面的压力,甚至现在辞了职,对于未来的希望,也像是风残烛,现在也只是再向着那个渺茫的火源扑过去。

    这辈子总是要飞蛾扑火次,要是失败了,那也就真正可以心灰意冷下来,在这个小城市终老吧。只是已经把职辞了,实在不行,以后开个小教室教音乐吧。

    再看向程燃的时候,秦西榛眼神已经柔和起来,“……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就好啦。生活还是要向前看的,不是吗。过去些不愉快的回忆,只是会让你坚强起来的砺石。”

    秦西榛说着,却看到程燃眨巴眨巴眼睛,“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你突然这么本正经我很难适应啊。”

    秦西榛气不打处来,自己刚才对他生出了丝难得的怜悯和同情,结果现在他还是这么副无所谓的样子,真是让人牙痒痒啊。

    程燃道,“其实,我的意思是……要是孙卓富要纠缠你,就告诉我……我来帮你处理,保护合伙人也是事业必要的部分嘛。”

    秦西榛盯着程燃,你这还真是……有些大言不惭啊……你处理,你能怎么处理?

    不过说到底,程燃心里是对孙卓富有恨意的吧,孙卓富为富不仁,商业上欺行霸市,早就在程燃心里种下了种子,所以少年会说出这种话来,也是自然的。

    年少时见到些事物,总会夸口,我以后要当飞行员,我以后要比比尔盖茨还有钱,那个画家,歌星有什么了不起,数风流人物,还看明朝。少年的心气总是人生为棋我为卒,不肯后退步,总驰想他日跨过楚河汉界,就要气吞万里如虎。

    然而真正跨过楚河汉界,往往大彻大悟的,是原来自己真的只是枚小卒,只能看象走田宫,马飞日月,何其精彩,自身却披星戴月,束手束脚,亦步亦趋,身畔是士卒厮杀的庞大阵场,无论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还是面临行业的优胜劣汰,都让当年的那些心气,早客死在瓜拉哇的异国他乡。

    所以秦西榛又怎么能忍心打击此时程燃的这种心气。

    反倒是觉得,这个成熟的少年身上,有那么点点执拗的可爱。

    她点点头,丸子头晃晃。

    “好的……雅典娜的圣斗士。”

    ……

    在春节前把大事了结了,印刷厂也敲定了下来,秦西榛未来将负责印刷厂和渠道的衔接,未来主要的也是和《电脑报》的对接。印刷厂将即刻付印,出场样品提供给电脑报那边,要是未来能够把这条线牵上来,凭借电脑报在如今的影响力,如果能炮而响,未来这上面能提供目前为止程燃最大的波现金流增长。

    虽然说程燃并不着重追求赚钱……但是绘画本身就是他的爱好,能把爱好和桌游结合起来,然后从这里面赚到大量的钱,有备无患足够未来的项目启动,这也是种成就感双押爆棚的事情啊!

    他又想到和秦西榛的聊天,其实秦西榛对学校的生活和教书这份职业,是有感情的,只是她心底有股子不甘心,这不甘心大概是来源于她从小到大的人生都被安排的种逆反。当心头装着追求的时候,便总是会要走走远路,去做这么件事的。失败了,那就心死了,退回来。

    其实大部分人,不就是这样的么。

    只是程燃直有个疑问,从种种迹象来看,秦西榛的确是在攒钱,只是这个原因她总是不告诉他。这倒是让程燃有些头疼,总该不会被人骗吧?

    骗财也就算了,不要到最后连色也给骗了……

    这也是程燃不吝于以最坏的想法去考虑问题的猜测而已,倒属于胡思乱想的范畴。

    程飞扬的伏龙公司,取得了初步的进展,随着公开发放奖金上了媒体报纸,知名度必然也会伴随着业务扩大开去。但这个时候,公司在扩大,有了利益,这个时候内部也开始出现了方向之争,甚至质疑《伏龙基本法》些条例的声音。程燃觉得,再酝酿下,恐怕要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解决的原则只有点。那就是目前阶段下,基本法的内容绝不容质疑。带队伍,如果这个时候带不好,恐怕就会买下隐患和祸根。

    这些是后续要来做的事情。

    程燃想起了孙卓富。

    他在自己的桌子上,随手拿了个小本子,旋开钢笔笔帽,照着旁边的叠报纸,时而绞尽脑汁的回忆,时而想起了些什么,对照报纸,写下来。

    然后,本子上罗列出的……

    是些人的名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