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美好的奔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以前从未体会过父母口过年的心情,小时候总觉得临近这个时刻雀跃居多,年最盼的就是拿压岁钱,无论是请人吃东西还是买到心心念念的游戏卡带音乐磁带,都能有那么种可以挥霍的快感。

    哪怕就是什么都不买,揣着那年都见不着的大额钞票在兜里,去商场逛上逛,也有种轻舟越过万重山的境界。

    小城的时光慢悠悠,年又年,曾经过年的兴奋感也变得不可捉摸,甚至有所恹恹消减。后来连过年,回不回家都有些无所谓的感觉,哪怕父母次次电话里催,自身却总是被这样事那样事给占据,放下电话的那头,对于待相见的惆怅又会拉长思念。

    这可以说是程燃重生来的第个春节,家里大扫除,程飞扬在徐兰的指挥下把家里的纱窗取下来,放进大盆子里,往往会刷出盆乌黑的水。窗帘要洗衣机分两缸洗,而程燃则用张帕子和盆清水帮忙抹桌子家具。

    以往这种时候,他都是在外面和俞晓玩去了,徐兰和程飞扬看到他竟然拒绝了俞晓等人的邀约,在家里帮忙还有些不适应,用手抹了下桌子,五指摊开……啥都没有。又狐疑的在提着水桶进卧室的程燃门口探了个头,却发现他挽起袖子擦拭着桌子书柜玻璃压板,连边边角角都很是仔细。

    程燃看向徐兰,问,“妈,怎么了?”

    “没,没什么……”徐兰道,旋即又道,“……你碍手碍脚的,把房间擦了就行了,也不要你来帮忙,作业做完了吗,赶紧多写点寒假作业去,过几天过年我看你哪有时间写作业,还不就玩去了。做完了,做完了没其他的事干吗,还不多看书,你这孩子就是容易骄傲自大……”

    程燃这叫个委屈,这就叫有事没事,骂骂孩子吧……徐兰以往嘴边上总要把程燃提出来数落通,不是“你这孩子不懂事……看到大人忙也不帮!”就是“你看看谁谁谁,人家这次考多好,去哪别人问到成绩,人家父母脸都笑烂了,我们……”现在这两项基本模式挂不了钩,也就只能往还不做作业啊,不务正业啊之类上面靠了。

    不过转念想,其实自己爸妈这么多年,和自己就是这样模式相处过来的,都成了个定式了,程燃突然成绩突飞猛进,甚至还能给程飞扬的公司发展出主意,就像是变了个人,但偏偏这又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儿子,这大半年家庭可以说改头换面的变化,回忆起来,就是种云里雾里的不真实,所以徐兰其实也是在用这种方式,找回以往的那种踏实感觉吧。

    除夕夜的大家族聚会是在程燃的家里,最后天大扫除完后,小姑,二婶,大伯母会先过来帮家里做菜弄饭,桌菜百花齐放。

    程燃家现在倒是很热闹了,今年来送礼的和去年相比简直就是两种等级。以往程飞扬逢年过节,也差不多就只有他带出来感念他的徒弟送点特产。

    今年简直就是门庭若市,张鑫的父亲张荣杀了两只鸡,把鸡血和内脏鸡杂单独用口袋装了,打整得干干净净,专程送上门。程飞扬的那场分红大会上面,张鑫家今年拿了两万千多块钱,当初公司改制之前,他就差点听了赵平传的话把工龄买断了,人生大半辈子的工龄,换来四万多块钱的补偿款,能做什么?开个小店铺,或者自己另择公司打工?大部分人,几十年都在做件事情,要真的有朝日告诉你这件事做到头了,基本要被淘汰日薄西山,那种感觉不亚于晴天霹雳穷途末路。

    后面还是咬咬牙,干脆不卖了,冒着风险跟着程飞扬走,程飞扬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太过愚忠,但总归不是个奸猾之辈,虽然不太看好他经营的能力,但这种时候,还有谁可以依靠?

    那就试下吧,要是以后亏了,那就去闹,没办法,辈子就这么点家底,经不得折腾……有这样的想法,张荣也才是选择职工股权,留在伏龙的大批人之。

    然而这大半年来,他们算是亲眼见证了,个公司在先进制度理念的带领下,诞生的堪称奇迹的生机。原本死气沉沉的华通山海分公司大院,经过《伏龙基本法》的整顿后,可以说是解放了每个人的战斗力。

    那套管理法则让人叹为观止,就比如说这大半年来,为了扩张市场,人海战术下内部从百人不到的销售团体,扩大到六百多人的规模,般来说普通公司对于激励销售人员的办法就是“提成”了,但根据基本法的伏龙公司管理原则却并不是这样,伏龙公司直接大刀阔斧的的取消了提成,不给销售人员提成,因为虽然提成可以提升短期积极性,却无助于让销售人员和客户建立长期有效的关系。

    改而是套在基本法作为附件使用的“销售人员奖励方案”,方案上提出,对于销售人员划分出操守品德,精神面貌,差旅表现……等等细化了很多门类,而这些门类都有个“贡献度分”。

    评审部门将根据你个人的表现在每个月这些细化门类上给你贡献度分,有的门类加权高,譬如品德,操守品德拥有“X2”的加权,也就是说哪怕你业绩好,但如果在品德操守表现上明确违反了规定,譬如“《伏龙基本法》第二十七条第七点,在工作场所喧哗、吵闹,妨碍他人工作而不听劝告者。第点,对同事恶意辱或诬害、伪证,制造事端者。”等等诸如此类规定,就会打下负分,影响综合贡献度得分。

    而每个月,甚至每年都会公示贡献度得分情况,根据这些得分,将销售分为“青铜级”,“白银级”,“白金级”……

    每个级别分五段,在年终的时候,都白底黑字的写明待遇的变化,而且会根据公司每阶段进行调整。当然,目前只公布了前两种级别的待遇差别。

    比如他张荣,今年年末达到了“青铜三段”,根据这个贡献度段位下来的奖金待遇是两万千块,来年工资月薪提升百五十块。让只有青铜二段,只拿到两万两千块的隔壁筒子楼王嘉林家羡慕不已。

    在这次分红奖金大会上最受人眼红的无非就是王秋风和臣正了。

    这两个人都是唯的“青铜五段”选手,而且每个人的贡献度分数都差不离其,上下不过几分的差距。这直接让人在年末时获得了四万五千元的奖金奖励,而且工资待遇提到了每月千五百块钱。这个年代里,千五百块钱的底薪工资,已经是公务员企事业单位总经理的工资待遇了。

    而两人究竟谁能第个晋入“白银级”,也成了公司上下讨论的焦点,很多人看好王秋风在处理客户关系时让人如沐春风的个性,个人就打下了两个县城的邮电所领导基础,甚至客户家里有事的时候,还跑上跑下帮忙,已经完全被别人当成了朋友,因此未来王秋风很可能进步拿下两百万级数的销售大单,先臣正步进入白银级。

    但臣正也不容小觑,虽没法润物细无声感化客户,但臣正长袖善舞,很是能说会道,见缝插针,说不定就有神来之笔,来个弯道超车跃白银。

    涉及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也不怪公司大院上下讨论,驰想,那些奖金,待遇,就像是埋藏在矿山的财富,只要你肯勤劳努力用心,就能富贵辉煌加身,而其实最重要的是……获得尊重。

    真正尊重每个个体的劳动,每个人所创造的价值。

    张荣给程飞扬提去鸡,发现他已经不是第个,送礼的人已经很多了,弄得程飞扬还是出面告知不要送礼。但有人站出来,说不会送名烟名酒,他们知道程飞扬是什么样的人,不会违反《伏龙基本法》上贿赂领导的罪名,但大家大院邻里邻外,家里腌制的腊肉香肠,去乡下采来的新鲜果蔬,自己亲自做的咸菜,这些是心意,是代表程飞扬带领了他们有个奔头的感谢,定得收下。

    于是程燃看到自己父亲劝不住,大家把程燃家的冰箱和餐厅堆放杂物的地方塞满了,又心满意足的离开。

    对于未来的日子,只觉得前景光明。

    明年,撸起袖子加油干,大家都争取能进入白银级。

    白银级不光奖金工资上跃个阶级,甚至就连假期,些差事补助,能动用的资源,都会水涨船高……

    仅仅是白银级就是这样了,还不忘让人驰想要是达到白金级,甚至后面的钻石级,星耀级……

    又该是怎样美好的生活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