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纵论(中)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椅子上面,名为赵乐的男子戴着顶宽檐帽,袖口露出手臂延伸的纹身,正和旁边个穿着休闲西装,带着副框架眼镜的年男子高谈论阔。

    通过初步介绍,这个年男子叫徐远,是国内此时也算大名鼎鼎《音像》杂志的著名编辑,也是音乐圈人。两人基本上算是主宾,然后罗志先身边这群朋友同学,表面不显山露水,其实大有来头。

    绰号“猴子”的王嘉俊曾经是他蓉嘉外国语学的同学,现在就读蓉嘉高部,这所学校和蓉城十各有千秋,可谓是各为私立和公立的山峰顶尖。当然蓉嘉外国语学校在重点率上面般也无法和老牌蓉城十竞争,所以走的是双语教学路线,和国际接轨。上国际高课程,通过A-level考试,有个川音本部声乐系主任母亲的王嘉俊目标是美利坚的南加州大学音乐学院。

    旁边的穿着身皮裤大头皮靴,眉宇疏懒的青年人叫做卢思年,在蓉城几家老牌音乐酒吧里有个“卢少”的绰号,作为蓉城本土老牌娱乐聚能化的少东家,在蓉城音乐坊和知名的酒吧街都有他家的产业。他本身在川音作曲系,但最近准备考号称国内四大财经学院的蓉城财大的应用经济学研究生,走把家里商业打理下去的路线。

    而那个抱着吉他,身材干瘦,却还要穿着破洞牛仔裤,妆容妖艳的女生叫田颖青,川音现代器乐系就读,要是说起她那个在省军区职三级的歌唱家父亲,西南方面也就无人不晓了。

    除此之外,其他几个,也都差不多,都是家里和音乐这方面沾边的,提及起来都是各有来历背景。

    也就不怪今天这样的聚会上,刘锦这样的山海上层子弟圈也会前来作陪。

    大家之间聊着天,听着彼此之间隐约透露出来的身份来头,像是柳英,俞晓这样的伏龙公司院子长大的普通孩子听着就有微微咋舌。下子像是闯到了个和他们不同层次的圈子里面,有些高川仰止起来。

    杨夏倒是能接受,罗志先家里本身就在蓉城很吃得开,加上他自身也很优秀,所参加的乐团还在蓉城大剧院演出过,所以对罗志先能认识这些人的层面,似乎倒是情理之,有个心理建设。

    程燃等人到来就坐,在场间人们看来,基本上也属于罗志先的干妹妹群朋友,前来瞻仰赵乐的,而他们本身也不属于这个圈子,家庭也不挂钩,不像是罗志先的那些朋友,多少说起来能扯上关系,譬如之前提及那叫田颖青的女孩,王嘉俊说起,“呵!田颖青你爸今年应该是报上去参加春晚了的吧,据说差步就过终审了,川内这边有资格的,也不多了……”

    而田颖青就道,“僧多粥少,哪有那么容易,武警的,总政的,海政的,铁路的……各军区都想争那块舞台地,各显神通呗,轮下来,我爸也失了些运气和上面为他说话的人吧……”虽说和全国人民都要看的舞台最终相错,但有资格报审参加的,全国扳着指头也数的过来,赵乐这种层级的民间歌手,也是可望不可即。

    彼此间的情况背景,就在这种谈聊之间,渐渐体现。

    随着桌前气氛的推进,自然而然程燃他们这小众人,也就根本不被注意了。

    当然,此刻人群,最具有气场的,还是莫过于赵乐。赵乐本身的经历让他自带股气场,再加上他于西南这边经营的比较好,毕竟有名气,白道黑道都能走转开来,大家听着赵乐说起当今乐坛的那些事情,时不时徐远也会插口补充,但都恰到好处的给予赵乐光环。

    途不断有人进入他们的场子,和程燃这伙完全“局外人”不样,来的都是本地或者蓉城搞音乐搞乐队的人,听到了赵乐所在过来拜望的,还有局的就过来和赵乐喝两杯,然后去赶下个场子。或者就是为了和赵乐交集的,坐下来加入到聊天之。

    随着气氛升温,再加上隔壁酒桌上有人认出赵乐,前来碰杯递酒,赵乐几乎就是众星拱月。

    《音像》的著名编辑徐远伸出五根指头,“前年你赵乐第张专辑《追寻》签给广州鑫瑞,我当时就不看好,那个公司宣发做得太糟糕了,否则你那个专辑不可能只有十几万销量……要是换做是重视这块的SVT,上埠奥本,我可保证起码是五十这个数!你赵乐早该大火了……”

    “毕竟我所知道,现在所谓歌手,很多其实像是你这样有专业训练的并不多,很多本身自身素质不过硬的却还站在那些个舞台上面,我看好你,以后那些交椅,必然有你赵乐的把!”

    赵乐原本不叫做这个名字,他本名赵英杰,山海吴川县人,川音山海学院毕业以后就去了南方,从最早的《追寻》,到去年的《飘》,截止目前两张专辑累积十五万张销量不到,在华语乐坛这偌大的江湖里面,也只能算是来了桩,打个水漂,几朵涟漪而已。

    徐远这番话里不乏吹捧之意,不过反正今天这种场合下,好话说得再多也不烂,历来这种恭维,化人圈子里几乎是常态。

    徐远又说起赵乐是川音山海这边毕业的,算是荣归故里,大家话题扯到这里,程燃就想着反正来了也是来了,想到秦西榛在山海学院的大名鼎鼎,没准赵乐还认识,就插口问了句,“川音山海学院的秦西榛,不知道赵乐老师知不知道?”

    果不其然,程燃提及秦西榛,赵乐眯了眯眼,似乎和人的畅谈被扰乱,而后他又有所回忆。

    然后他目光落向了这个从最初时见面见过,之后再没有第二眼的小孩身上,道,“……去年我去学院那边做了个讲座,似有这么个女生,给我伴了次奏,打了个下手。怎么,你们认识?”

    程燃点点头,“是朋友吧。”

    赵乐就笑,“手脚挺麻利的,下次去音乐学院我还找她给我打下手,学院那边我还说得上话,可以给她点照顾。”

    主要是偏偏程燃说起秦西榛。赵乐说到底还是川音山海这边的特聘教授,有时到也会参加这种返校活动,般人他是记不住的,显然也是当时的秦西榛的样貌和表现给了他比较深的印象。

    只是赵乐这么说,就显得程燃是有些攀关系拉照顾的意图了。

    罗志先身边的王嘉俊就“呵!”得笑了声。那语气里的讥讽倒是掩饰不住。这下罗志先旁边那些来自蓉城的人,看程燃就颇有种轻慢了。

    程燃心道“好嘛!”,自己印象还是不错的秦西榛,结果也只是给人家打下手而已……

    原来搬仓鼠你出了川音山海学院,也是个渣渣嘛……

    ……

    ……

    王嘉俊那声还是比较刺耳,这其实算是他这个人的口头禅了,但凡是遇上些他不以为然,或者本身不屑顾的事,他语气就会浮出轻佻的“呵!”声出来。

    这群人之间聊天,他这种癖好倒算不上什么,熟悉他的人自然也习惯了,只是此时面对程燃这群在他看来多少在杨夏身边有些碍眼蹭关系的人,此时这声有那么些刺耳。

    俞晓,柳英脸和耳朵都烫红了。

    杨夏则从侧面看程燃,有些微恼程燃为什么要把秦西榛提出来,她本身对这个名字也就有些敏感。其次也是有些担心程燃不高兴,她此前并不知道为什么干哥哥身边这些朋友看程燃没什么好表情,现在差不多已经想明白了。再加上程燃现在为秦西榛拉关系,瞬间就感觉落了下乘。

    这种时候,杨夏也不好公然说要走,那样兴许就会让罗志先下不来台。

    她倒也时对罗志先这些朋友没有了好感,好像程燃那么开口,他们就位于阳春白雪的不败之地,程燃就立即下里巴人了。

    不过好在程燃好像对此并不在意,副反正自己就是土包子呗的破罐破摔。

    最早些因为谢飞白而在程燃这里丢了面子的刘锦,此时不知为何,嘴角就浅浅露出丝笑意。

    鼎盛歌城那次事件过后,关于程燃的信息或多或少会有人告知到他耳朵里,总体而言并不出奇,现在看来,似乎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兴许以前和谢飞白是同学的关系,有这么层特别的感情在那里罢了。

    这个程燃,本身层次并不高嘛……

    罗志先看了看程燃,杨夏脸上的丝不豫更是没逃过他的目光,他想了想,笑着岔开话题,“赵乐老师这次是来参加山海音乐节活动的吧,这次是本场作战,是不是早已经准备好在这上面展示你的新歌了?”

    提及山海音乐节,众人精神上都莫名的振奋了起来。都是化圈的,这次他们为什么来山海,其实重头戏还是在这场音乐节上面。别说赵乐,就他们知道的些消息,国内,港台的知名唱片公司,影视娱乐公司,些音乐人,乐评人,作曲家和相关人士,都制定了来山海的行程。国内些地下乐团,京广沪化圈的地下乐队,原创歌手,也在准备进场。这次活动,事先影响力就散播开来了。

    徐远扶了扶眼镜,嘴角带笑道,“这次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和关注,其实是借着山海进行国际旅游节的东风,加上从政府层面打造这次原创音乐节盛典,哪能不吸引到圈内目光,很多人认为这是国内的第个开创先河的‘Woodstock(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看到众人脸静待,赵乐微微笑,道,“说起这个音乐节,就不得不说当时的年代,美利坚六、七十年代反战、民权与反化运动的浪潮,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无疑已经成为个最具标志性的符号……超过40万人打着“和平、反战、博爱、平等”的口号涌入那个郡里,连续两天的大暴雨使整个农场变成了个难民营。但事实上,正是这场灾难给音乐节涂上最光彩的笔,所有的人都井然有序,在这个仅存72小时的王国里,没有混乱出现。这是个由音乐组成的,无比和谐的乌托邦……”

    “在当时,‘要作爱,不作战’的反战革命口号响彻整个会场……”赵乐眉宇高挑,正是说得兴起之时,所有人都专注听着。

    也许这个时候或多或少听到些“伍德斯托克”,甚至把这个当做是嬉皮士,摇滚音乐人的殿堂之活动,但很多人其实对于这场事件还是知之不深,七零年代有部纪录片,但也只是记录画面,对于整个音乐节的全局观察,很多献记载其实并没有传到国内来。大部分都是通过相关人士的翻译,几乎全程是个版本。

    那就是这场活动是如何的反战,如何的乌托邦,如何的美好回不去。

    赵乐此时说起这些来,尽是炫耀自己的见识。

    “……许多情侣们赤身**,甚至当众作爱以回到亚当夏娃的时代,用这种返朴归真的方式表示对美国政府战争政策的唾弃和愤怒。这场盛会独无二,94年,为纪念伍德斯托克音乐节25周年,美国人再次举行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只可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25年前的那种反战精神,永远没有办法复制了……”

    其实赵乐这次回来参加,也是因为这个事情,明年1999年的伍德斯托克三十周年纪念活动就将展开,而这次山海国际旅游节上的这次原创音乐节,时间就恰到好处的卡在了这个节骨眼上,立即引人注目。所以才会被人冠以国内第个伍德斯托克之称,要这次音乐节举办成功,那后面可能还陆续有来,但未来的此类历史上,将绝对绕不开这场音乐节,因为这是确确实实的第届。

    所以现时音乐圈子不少人也齐聚舞台,唱片娱乐公司也在跟进。

    他赵乐只要利用好自己本土的名气和人脉,在这上面出头,未来名气荣华富贵,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赵乐已经明显看到些田颖青等几个搞音乐的女生还沉浸在他所讲的内容,而他目光游移时,却看到了程燃的表情。

    赵乐也算是经历丰富,识人看人也自忖独到,程燃那带着淡淡微笑的表情,却没有周围人那种受到内容强烈吸引的目光,反而是种礼节性的笑意。

    赵乐众星拱月,在此时的场子里,就是头狮子,气场都由他所统治了,而程燃这种笑容,在他看来,就属于是敷衍了。

    在个大家都顺着自己的环境里,突然出现这种突兀的情况,赵乐难免心头有些不舒服。

    他直接对程燃道,“呵,不好意思,我说的伍德斯托克,不是个圈子,普通人可能不知道,可能我讲的太枯燥了吧?”

    下子很多双眼睛,都瞪向了程燃。

    程燃倒是愣了下,摇了摇头,“没有没有……”

    赵乐哂然,“那是不是,我讲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但其实从程燃来的那个时代里,信息大爆炸,关于这些其实已经有了很多详尽的信息,所以现在听赵乐说起来,到也有不以为然了。当然,他本没有说的打算,但赵乐此时对他发问,程燃觉得,似乎还是说两句比较好,免得心头憋着,自己也不太舒服。

    当王嘉俊又“呵!”了声,带着讥讽的目光看来。

    俞晓暗给程燃使眼色,杨夏看出了赵乐现在有些翻脸,想出言把话题带过去的时候,程燃开口了。

    “我其实有些不同的想法,其实在我看来,那就是场美利坚年轻人集体“喝醉”的场闹剧,没必要拔高到多么高的程度。”

    这话出,这个时候把那场音乐会当成是摇滚殿堂盛典来看待的赵乐这群人,脸色大变。

    而程燃这边反倒像是什么都没看到,声音有条不紊平和开口。

    “这场聚会精神之就是‘反战’,但讽刺的是如果没有美利坚军队救援,向现场空降事物,派遣医疗队伍,整个音乐节最后可能变成出悲剧。就像是群不负责任的小孩,闹着要离家出走,可真离家出走,没几天就要冻死荒野。”

    “百分之九十的人在那场聚会吸食毒品,所有人躺在毒瘾的**和迷幻,所以被称为‘最和平的聚会’,导致只出现了两起伤亡的所谓‘奇迹’。”

    “之所以间隔了二十五年后才举办,是因为音乐节结束时片狼藉,给当地人带来了巨大负担,也因为这场聚会的荒唐,音乐节结束后不久,纽约州政府就专门通过条法律,禁止大规模集会。农场里撒满了鸡粪,防止嬉皮士们前来纪念。事实上,整个70年代,只有很少的美利坚人会想到去雅斯格农场追忆下当年的盛况,很多时候,是因为没有路标,找不到集会地放弃了。”

    “酗酒,嗑药,**,这就是反战?这就是爱与和平?这就像是年轻时,总觉得自己是‘奥特曼’,然后冲向大卡车追求自由浪漫。要这个时候没有个爸爸从旁边来上脚,明年的今日就是忌日吧。”

    “所以我说,这很像成年人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喝醉酒之后的“壮举”,只是场打着自由的旗号进行放纵而已,要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要么是笑了之,没人真拿它当回事。”

    “所以保罗坎特总结那个年代的那句话很精辟:如果你还记得有关于那个年代的事情,那么你并没有真的在那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