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碾压(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老师……心情不好?”

    坐下来的名叫蒋陆峰的歌手问道。

    群人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番问话,难道跟你们说赵乐刚才被人给怼了?

    终于有人回答道,“大概是刚才在聊反战话题,比较沉重吧。”

    其他人看着说话的人,又看了看角落里的程燃……

    觉得说话的哥们儿你好机智啊……神特么反战话题!

    姚贝贝跟着这群人过来,刚才就和杨夏柳英俞晓隔远招了招手,和程燃目光对上,撇了撇嘴。没有和他们坐在起,反而是找了张对面的长椅坐了下来。

    与这群人起的女生除了姚贝贝之外还有两人,其之杨夏他们倒是认识,好像是十四班的,个挺静的女生,叫什么于梦澜,另个则没见过,应该不是个学校,俞晓倒是见多识广,说那女生是二的,貌似也是个校花,当然,很多时候这种称呼也是人们之间的戏言,多半是小戳群体传出来的。程燃看过去,女生倒也清清秀秀的。

    程燃知道因为音乐学院辐射效应,加之山海旅游城市的影响,山海市的地下音乐圈子还是有些规模。

    所谓的“地下”是个模糊的概念,可能指不太出名,只在小众范围内有口碑的歌手乐队,也可以是目前并不受人传唱的摇滚啊,嘻哈啊,原创音乐等等。

    不过地下转为地上也是常有的事情,后世就有些地下歌手参加选秀节目出名大火的情况,也可能有根据游戏影视之类唱了主题曲而出名的乐队。

    当然,今天除了赵乐之外,在场的这些歌手乐队的,都可以算是地下音乐圈子。

    因为川音山海分院和离得近,其实经常能看到些音乐学院的到高附近这些街道出没,而有些学生则自发这跟着哪个大哥,大姐头起玩啊……听这些人说起乐队音乐那些事情,就觉得比普通同龄人了解得更多些,眼界都不样了。

    姚贝贝其实没有第时间去向程燃杨夏这边和他们在堆,其实也是有这样的心态。

    今天是杨夏的干哥哥从蓉城来了,听她干哥哥的那些事迹,姚贝贝也很有些羡慕,时觉得杨夏好像什么都好,长得漂亮,成绩也好,又聪明,进成绩本来只是上,结果学期下来已经稳定在班上前五了。

    姚贝贝有时候看着杨夏发呆,发觉自己什么都比不过她。

    只有和蒋陆峰这些人在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打开了眼界,今天在场的,有蒋陆峰,有叫赵鑫的歌手。都比较出名,她更了解点的蒋陆峰是川音山海学院的,建了个乐队,时常在民族酒吧那里驻唱,他们这帮人也是小有名气,说起来在山海的地下音乐圈子都知道他们。

    姚贝贝也是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通过学校里几个爱去公园那里听这些乐队排练的艺女认识蒋陆峰群的。

    放假了就玩在了堆,作为拥趸粉丝,人家肯定也不排斥。后面又去过他们的酒吧看他们驻唱,今天其实心里耍了个小心机,和他们结伴前来。也有在大院朋友等人前,想显示自己认识正儿经搞乐队歌手的与有荣焉和炫耀。

    ……

    因为音乐、艺术这些自带份魅力和气场,因此类似姚贝贝和今天到来的其他些女孩,都是冲着这些歌手乐队聚集。

    这个大圈子的人加入进来,免不了番介绍,相互引见,番寒暄。

    而酒吧的草坪上,不说杨夏,柳英姚贝贝,樊欣,就是今天到来的二女神,他们的静校友于梦澜,还有陆陆续续加入的,眸眼春光明媚的女生,无形也将气氛也给催化调动起来了,场面逐渐热烈。

    蒋陆峰坐下来,就笑道,“你们知道吗,山海这次三月份的国际旅游节,音乐会场被誉为国内的伍德斯托克,我们山海市要出名了!”

    这番话说,整个场上又寂静了。

    蒋陆峰顿时就有些迷乱了,今个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两次起头都遭遇冷场的效果……这是出门没看黄历?

    随即他们后来的这批人发现大家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开始说起其他的来。

    不过最终还是绕不开音乐节,个乐队鼓手开口,立即让众人侧耳,“我有朋友是音乐节主办方的,这次他们有个参赛名单,听说飞线乐队,已经确定要过来了。”

    这话出,罗志先旁边的田颖青就试探问,“京城的飞线乐队?那个在京城地下圈子里很有人气的乐队,那可不是要大饱眼福了?”

    向来京城就属于国内音乐圈化的前沿阵地,虽然西川这边的音乐土壤还是有的,但终究不比京沪带的那么蓬勃繁荣,而在场这些本身就是在这个小城市里的乐队,连山海市的知名度都没出,和音乐繁荣地区的乐队,哪怕不算主流圈子家喻户晓,相比起来,也是如同他们在山底,仰望山峰的。

    音乐会可以说点燃了所有人心头那抹期许的火焰,在场的搞音乐的,哪怕真有清高的,不期望谁能懂自己的,但骨子里谁不期望有天取得世俗上的成功?大家说起些主流音乐圈的人将莅临山海的事情,都有种难明的振奋。

    程燃听着众人的聊谈,其实有种奇特的感觉,前世他没有这出,不知道音乐节当时开办,是不是在山海市这些音乐圈子里形成了这样热烈的效应。但是有点是有的,其实这个音乐节活动,只是山海国际旅游节的个分会场,虽然是会邀请些乐队和歌手来演出,变相露脸,既然挂着原创的名头,些重量级的明星,是肯定不会参加的。

    前世因为山海六二大案的发生,直没能破案,导致社会影响其实很为恶劣,后来国际旅游节肯定是举办了,但效果怎么样,恐怕就不过尔尔了吧。

    譬如前世程燃就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把山海市这场音乐节,比作是美利坚六零年代末期的那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

    但现在这种说法却大行其道,大概便是因为案破了,社会片清明,舆论导向也很良好。

    那也就“天下攘攘,皆为名来了”。

    要是这个时代有评什么舆情功臣之类,自己可算是功不可没啊。话说回来,这岂不是也是变相帮助了老姜的父亲李靖平,程燃仔细想了想,又觉得即便如此,李靖平面对自己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吧……

    都说养个女儿就像是照顾盆名花,李靖平估计现在堤防自己这个可能连盆给人端走的家伙还来不及吧。

    头疼啊头疼。

    不过眼看着众人兴致勃勃在憧憬着,在讨论着,在期待着的局面,是自己手维护造就的,程燃还是有种成就感。

    所谓“十步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嘛!

    ……

    “所以蒋陆峰你们的‘黑鸭子’乐队,这次也报名参加?”酒桌前,姚贝贝问着感兴趣的话题。

    蒋陆峰撩了撩分头,露出了几分得意,道,“不是谁都能上……要国内有点名气的,报个名组委会审核下,是可以的。赵乐老师这种自然也是榜上有名……其他的小乐队,般别想……我,赵鑫在主办方那边有关系,所以我们是可以上的!”

    有人就道,“谦虚了!要说咱们山海本土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乐队和歌手,你们黑鸭子乐队,还有赵鑫,都可以算前十了吧!”

    “今天正好,要不你们给我们唱几首你们新作的曲子,大家欣赏欣赏?”

    提及他们要上音乐节表演,顿时到很是吸引眼球,有些女生看他们的表情,也就更加迷离起来。

    眼看现场的气氛正酣,再加上众人的请求下,蒋陆峰赵鑫就拿起吉他,即兴表演了几首他们新作的曲子,蒋陆峰弹唱了首《擦肩而过》,首《姑娘我带你远走他乡》,叫赵鑫的歌手唱了首《游山川》。

    要说韵律还是和声编曲,其实没有大的问题,听上去还能成完整的首歌,但程燃也算是两世人生,听过的各种时代阶段代表性歌曲不胜枚举,论音律乐理他可能不比这些出身专业的人厉害多少,但唯独就是辨析音乐的好坏,是没问题的。

    毕竟听得多了,就有了纵深和横向的比较,不说他穿越时空而来,就是在后世,有些歌其实只要听,就知道能不能火。

    毕竟流行音乐不像是古典音乐,对首曲子需要阅历的沉降和深厚功力的鉴别。流行音乐火的其实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这首歌是否能打动人心,能否传唱。

    而已程燃对这些演唱者的观察来看……估计火不起来了。

    其实乐理和弦这些都还行,但本质上还是受限于这个时代,尽是这个时代里耳熟能详的曲调,偏偏没啥特别出众的。属于可能在这样的现场,给众人弹奏起来,仔细听,还是可以入耳,般人也听不出来好坏。譬如那首《擦肩而过》,其实就隐隐有点老歌的旋律变种,偏偏又无法打磨到老歌的圆润自然,听着有些杂乱突兀。

    然而就是在程燃心里做出这样评判的时候,周围却响起不住的掌声,他看过去,众人纷纷鼓掌,田颖青,樊欣,还有那叫做于梦澜,二女神等等女生看着蒋陆峰和赵鑫,目光炯炯,有朦胧有迷离有憧憬。

    而像是先前看不顺眼程燃的“猴子”王嘉俊,也毫不吝的拍起巴巴掌。罗志先和卢思年纷纷点头,显然是觉得这原创很有水平。

    其实程燃是有点过于苛责了,是从他的角度,能够罗列出来的好歌简直可以说是堆成山,然而要知道,那些可是华语乐坛几十年的积累而来的结果。后面进入络时代,技术的进步,信息交流的加快,国内音乐歌曲理念厚积薄发的革新,再加上社会变迁的些反映,每个阶段也相继诞生了些代表性的作品。

    然而,那也只是个阶段出来的作品而已。都是通过人们的口碑,步步从每年万千首歌里面,搏杀淘金出来的。

    那些可真的全是金子。

    现在的这个年代,这些经典的存量并不大。类似蒋陆峰这样的乐队歌手,稍微有那么点推陈出新,不样的东西,都足以让人叫好了。

    毕竟也不可能苛责要求他们出来的歌,就是让程燃都觉得好听的作品,每年这样的原创歌曲不知凡几,大浪淘去,能够让程燃都觉得能火的,那就真的在这个时代可以火……

    又哪是那么轻易碰得到的。

    这些乐队和歌手弹唱的歌曲,把氛围彻底推向顶峰。

    看到在场这些女生们的神情,蒋陆峰和赵鑫对视眼,眼睛里都有深不可测的内容。而其他乐队成员则见怪不怪了,每每都是这样,只要有这样聚会的场合,弹唱出,基本上姑娘们都是涌着过来。其实有部分人搞音乐的初衷,还不就是因为弹起吉他唱起歌,就能把小姑娘们唱得酥酥麻麻的。

    本来蒋陆峰是依靠在坐着女生们的长椅旁边弹琴,这个时候他借着和赵鑫聊着刚才的曲子,说了句“挤下啊!”,就朝着长椅边缘的姚贝贝身边坐了下来。

    长椅原本坐着三个女生刚刚好,蒋陆峰这么坐下来,立即就显得很挤,但也顺势半个身子紧挨在了姚贝贝身上。

    姚贝贝神情,蓦然僵。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