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碾压(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姚贝贝和蒋陆峰之流混迹起,就是在体验认识搞音乐的,出入酒吧,排练场,舞台的这种感觉,要真是认为对方的作品有多好,在听过了程燃的弹唱之后,她觉得是比不起程燃的,因此并没有对蒋陆峰和赵鑫的弹唱表现出多么积极的示好。

    同时俞晓,杨夏,柳英都有些意兴索然,这就是真正歌手自己写的歌?

    音律弹奏还是不错的,但要说歌本身如何,好像并不怎么样啊……主要是有了个比较,他们依然记得初毕业时程燃弹唱惊艳的幕,当时想着,真正的歌手可能原创起来比程燃更厉害,但眼前真正的歌手弹自己创作的歌,怎么和印象的程燃比较,就出现了落差呢?

    姚贝贝只看杨夏几人的表情和他们鼓掌的勉强,就知道他们此时的想法和她差不离其的,时就有些意兴阑珊,而这个时候蒋陆峰又这样下子坐在了她旁边,半个身子挨着,她突然就感觉很是别扭,有种对方好像另有所图的意味。

    其实姚贝贝和他们接触,最初时也是被那种对音乐的热爱所打动着,看着他们排练,唱歌,认真搞音乐的人,总有种说不出的光环。对方的年龄比她大了好多岁,姚贝贝其实是以看待大哥哥的态度来面对蒋陆峰他们的。

    有时候觉得他们很好,领着自己这个小妹妹,给她讲音乐,带她看现场,是有种兄长朋友的感觉。

    但此时,她看着蒋陆峰突然靠过来,然后其他女生看着他那种痴迷的眼神,姚贝贝在迷茫,又像是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面对干女生炯炯目光,赵鑫也舒展的翘起二郎腿,手无形间就展开来,揽住了旁边个女生的腰肢上,笑着指向蒋陆峰,“你刚才那首《擦肩而过》,第三段的律动感是不是明显没有支撑,和声没有跟着接上去,是不是出现了短暂的结构失衡?”

    那艺女生眼神迷离盯着赵鑫指点江山,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被搂腰,音乐歌手才子,对艺女最有杀伤力,当自己心思都被牵动之后,对方做什么,也不觉得过分更是心甘情愿了。

    蒋陆峰更是斜靠向姚贝贝,手靠着她的手臂,仿佛都能隔着衣物感受到她露在外光滑的手膀子,笑骂道,“放屁!那首歌的空灵感,不就是需要这样刻意制造的落差显现吗,哪像你的《游四方》,明明就是乡村民谣,非得把炫技弄得那么强烈,各种和弦转位,你该知道这在我们学院派里叫做喧宾夺主,技巧完全掩盖了你本该讲述的故事!”

    赵鑫又道,“这么评价我的游四方,就知道你对韵律作用理解还不深,我这首歌里是典型方正的二小节、四小节、小节句子,这是罗伯特舒曼的构造式,追求诗歌感……”

    两人来去,看上去像是在争论,全是理论上的内容,但听上去洋洋洒洒,至少很唬人。而些乐队成员看到那些女生此时的表情,就知道妥妥的,今天总有女孩要沦陷了。

    蒋陆峰靠着姚贝贝,和赵鑫辩论,但姚贝贝已然面如火烧,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时的局面,从心底她是排斥眼下的这种情况的,更明白对方此时的心思,她本能的抗拒。但此时蒋陆峰和赵鑫两人对音乐乐理的讨论和理解,又让她心乱如麻。

    姚贝贝之前那个犹豫其实完全被蒋陆峰看在眼里,若是般的女生,其实挺没挑战性,他倒是早过了那种扑上来个女的他就要接受的阶段,总觉得现在有点个性的不容易得到却最终被他征服更有快感。

    姚贝贝想要保持距离,蒋陆峰偏不给他机会。这个时候正益穷追猛打,他敢保证再加把力,今天姚贝贝就能被他得手。

    蒋陆峰和赵鑫争论着,手弯曲支在自己腿上,手肘却挨碰触着姚贝贝大腿,偏偏姚贝贝已经避无可避,碍于场面也不好起身,眼睛里满是不知道该不该让对方继续下去的无助和迷茫。

    杨夏看得心生忿意,她想当众呵斥对方,但其实说到底对方根本没有太过逾越夸张的举动,事后也能说自己只是无意贴靠着了罢了,很容易撇清。

    程燃微微皱了皱眉头,又看向那些完全被蒋陆峰和赵鑫忽悠了的女生,然后便做了决定,他开口打断了两人的讨论,“我觉得从本质上讲,音乐的各个元素不外乎都是乐理,和声,配器等知识的外在体现,但如果你在写歌的过程,所做的只是机械地将他们有序的整合,他们最终得到的也只会是个框架,就算精致而美丽,也只是用各种华美的词语填充的外壳而已。这样是没法打动人的。”

    蒋陆峰和赵鑫争论戛然而止。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向看向程燃。

    他们身边的些乐队成员就面露哂笑了。

    刚才两人所交流的,都是如何让自己的结构看上去更完美,但眼下这个人开口,就是暗指他们只追求框架外壳,不注重本质内容,音乐没法打动人……

    你算哪根葱?

    “呵呵……好大口气啊……”

    “有点意思……”

    “这谁啊……”

    罗志先微笑起来,饶有介是的看着程燃。而部分女生的目光也转过来了,眼睛里有不解,甚至有的还有看他年轻,纯粹有点为反驳而反驳,哗众取宠的不成熟。

    蒋陆峰看过来,带着笑意,但这份笑意分明含着刺,“你的意思是,我们在音乐学院四年专业课白学了?”

    程燃摇了摇头,“我就单纯以创作歌曲这件事来论。”他停顿了下,看向杨夏,“还记得我们看泰坦尼克号的时候,我跟你说的关于卡梅隆的事情吗?”

    这下干人纷纷看向杨夏这个女生了。

    杨夏怔了下,旋即道,“你说个故事,永远最重要的还是核心和思想内涵。而不是那些所谓无数人分析研究得来的各种叙事原理、框架和元素。”

    蒋陆峰和赵鑫都有些目光凝起,因为从杨夏的口说出来,那种观感又不样了,至少些人,现在就已经在思索这个长相出众的女生这番言语了。刚才对两人透着崇拜的女生们,眼底的热忱开始稍稍冷静下来。

    程燃点点头,“拍电影讲故事是这样,音乐也是同个道理。”

    王嘉俊在旁“呵!”声,笑道,“这样说来,你其实很有心得嘛,看来你肯定是有比刚才那几首歌更好的作品……要不然唱给我们听听怎么样啊……可不能拿经典音乐来举例噢!因为所有的经典编曲结构,都算是有迹可循了,你要拿出不样的东西来嘛。刚才咱们不是在聊反战话题吗,干脆你给我们演示下,不遵循前人框架结构的好音乐是什么样子?”

    众人听王嘉俊的话,就知道他很有些焉儿坏了,就算是蒋陆峰和赵鑫这样的地下歌手,自己创作的时候,都会从些经典乐曲摘取些旋律,变种引申加到自己的乐曲之。

    要让程燃完全用自创的旋律,还要现规定反战的主题,最终还要打动人。这简直就是苛刻至极的刁难了。

    有人倒是开口了,“降低难度吧,也不纠结反不反战了,只要你能就地做出首不拘泥于现有风格的,小段就行,看看能不能比蒋陆峰和赵鑫的歌好……”

    “否则你就是吹牛逼……”

    群人说是这么说,但其实已经打算对程燃起哄了。本身今天就是山海地下音乐圈人的场合,刚才蒋陆峰和赵鑫两人有点像是变相斗歌,结果程燃站出来,居然是要挑战两人。

    如果程燃只是普通人,大家估计也不会把他当回事。这种话,说说而已,没人真会跟他般见识。关键是刚才程燃在先前大家讨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见识,委实让很多人震了下的,这个时候附言,其实也是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本事。

    些人本就是将赵二人拥趸的女生倒是带着不满的目光看来,显然已经认为程燃只是在这里大谈道理,而无法用实际的东西让人信服。

    程燃转向田颖青,“借你的吉他给我用下好吗?”

    田颖青愣了下,其实今天他们都是随罗志先来和赵乐见面的,倒是没打算掺和进山海这些地下音乐圈子之,唯独和程燃有些泾渭分明,也是因为罗志先和杨夏的关系。

    这个时候,她倒是大咧咧,把自己身边的琴拿起来,递给程燃。

    但其实在程燃开口的时候,周围这些带了琴的已经纷纷说着“我有!”“我这里!”而递过来了,到程燃面前的就是五把琴,甚至那个赵鑫都不声不响的把自己的吉他递过来。

    但程燃还是笑了笑,把田颖青的吉他接过去了。

    他想了想,“反战的歌啊……”旁边俞晓,柳英等人,都不敢打扰他。

    然后像是想到了,程燃手指在弦上拨动起来。

    很普通的技巧……至少在场这些人看来是如此。

    连串的前奏之后,程燃唱起来。

    【恶夜燃烛光

    天破息战乱

    殇歌传千里

    家乡平饥荒】

    优柔,低沉,缥缈,悠远。

    如同楔子。

    打开了天光。

    【光,轻如纸张

    光,散落地方

    光,在掌声渐息它慌忙

    她在传唱,不堪的伤……】

    随着他的歌唱,每个人眉宇都渐渐凝住,去思索。

    先是被吸攫住,而后回过神来,慢慢揣摩这仿佛来自另个时空,前所未闻的音乐。

    “风格很奇怪……说唱?”

    “难道是摇滚……是摇滚才有这样的风格!”

    “古怪古怪……但很顺耳……”

    “好听……”

    这样的议论暂时还有着,但随即在程燃仰头用半说唱的声线唱完了前奏后,副歌部分声线变,改先前全然不同的半说词风格,开口唱。

    【孩子们眼的希望,是什么形状

    是否醒来有面包当早餐

    再喝碗热汤

    农夫被烧毁土地跟村庄

    终于拿起枪

    她却慢慢习惯放弃了抵抗。】

    最终……

    曲歌闭!

    张张面孔,是回味,是意犹未尽。

    女生们兀自念叨着“孩子们眼的希望是什么形状……”眼眶红着,隐隐有着泪光。

    那头,从刚才开始就打完了电话,站在树影下的赵乐,呆怔怔得全程听完这首让他头皮发麻的歌,看着酒桌那头的万籁俱寂。

    面容,沉浸在了阴影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