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蹒跚孤独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着秦西榛的情况终究不清楚,程燃干脆给她打了个传呼:“给我回电话。”

    片刻后,电话响起,程燃接过,促狭的声音传来,“程小燃,怎么,这几天不好好陪你爸爸妈妈,很闲吗,作业做完了吗,做完了你画画了吗?有新的生意进项吗?”

    程燃脑袋里自行浮现秦西榛听着钱就眼眸闪亮的狐狸精形象。

    “可以考虑买个手机吧。你挣那么多钱,这点应该有吧。”程燃其实也想过买个手机,但结合后世联系,总觉得这个时候的几大千买个直板翻盖塑料按键的有点亏。不过往后这是必然要考虑的事。

    “嘁……搞半天没生意上门啊……”

    “你这句话……是不是有点歧义?”

    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森寒起来,“程燃你是不是想死。”

    “话说回来,我哪来那么多钱买?”秦西榛话语又是变,声音那叫个狐媚,“作为合伙人,你难道不仗义疏点财?”

    “少来,怎么就没钱了。从我这拿去的提成分红,也是老大笔钱了。”

    “不能用啊。”

    “怎么就不能用了?”

    “因为我是貔貅啦。”

    “女人太爱钱了不是什么好事。”

    “我这不是置办自己的嫁妆嘛,以后就不用靠男人了,要真正遇上喜欢的人,便可以大咧咧告诉他,你尽管入我家门吧,我啥都有。这样是不是好事?”

    “……”

    程燃觉得还是说正事的好,“我听说山海音乐节要提前报名,要不然就受主办方邀请,你要参加的事情……”

    “你太小看我啦,连这点能耐都没有,我白混的啊。你不知道吧,主办单位虽然是宣传部和化局,但是具体到‘现管’的还是有市电视台背景的山海化传播公司,有同学在里面,已经帮我把名报上了,只不过是分会场演出。音乐节有六个场地,主会场能容纳最多人,其他都是上千人的分会场。当然主会场的门票费用最高,十块到三百六十块不等,也只有有名气的乐队歌手能上去,我不可能排在主会场的。其他分会场二十块到六十块钱的票,我们这样的就要负责撑起那样的场合,所以音乐节三天时间,我在分会场都有演出,场在下午,场在早上,场在晚上,每场都要唱几首原创,所以要准备多点歌才行……”

    停顿了下,秦西榛用商量语气道,“我自己有创作的,但可能还不够,你……我帮你注册了版权的那两首也很好,我到时候可不可以用?当然,我到时候会把原作者标明上去,你想怎样署名都行。”

    其实在秦西榛的音乐学院,要是谁写了歌,能有机会拿到大舞台上去演唱,恐怕很多人都求之不得,但秦西榛知道程燃不样,这种事情,他未必有兴趣。

    程燃道,“好吧,授权给你使用。”

    秦西榛在那边咯咯笑起来,片刻后回应,“谢谢。”

    然后她停顿了下,道,“你是我去得到的,最大的收获。”

    这话按理说在秦西榛这么个大美女口说出来,会有些暧昧的意味,但出乎意料的,程燃并没有感受到这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愫,反倒是种坦荡的肝胆相照,这话很真诚,也是由内心释然而出。

    程燃笑道,“从你口说出来怎么像是寻觅到了长期饭票的喜悦?”

    电话那头传来秦西榛很恚冷的声音,“喂……所以我说啊,你们这些男生最爱往偏了想……你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长期饭票的隐含意思吧……才多大的人呢,人小鬼大的。”

    程燃几乎能想象得到秦西榛此时的样子,定然是眯着眼睛,副好像自己占了她便宜不爽的样子。

    得了,就算自己表现了那么多,这还是把他当成是个

    小孩。

    “好了,我今天家里还有个饭局,就不跟你说了。再见啦……长期饭票!”

    程燃捏着话筒听着忙音,阵无语,分不清到底是自己占了她便宜,还是反过来她顺手占了自己便宜。

    还真是不会吃亏的主儿。

    ……

    和程燃打过了电话,秦西榛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然后她不得不跟着父母出门,再去和赵海华母子家吃饭。

    从辞职的事情引发了家里的战争,气得她父亲脑溢血住了院,后面在医院里,家里亲戚,七大姑大姨纷纷来游说,苦口婆心,说是她爸辈子清高,从来不找关系,但最后还是为了她开了次口,才让她能落在教书,路都铺好了,最终还是希望她早日成家立业,有个稳定的家庭。不要不切实际总想着向外面闯荡,特别秦西榛没啥社会经验,是铁定要经受不少的摔打,太苦。做父母的到头来也是希望看到她稳定平安就好。

    结果秦西榛说辞职就辞职,毕竟是市,那是全市翘楚,多少人巴望着想进去成为名教师,秦西榛转手就把这份际遇和父母赐予的路程给糟蹋了。

    最后还是赵海华主动出面,重新给秦西榛安排了个工作,电力局的正式编制,工资高,也没多少乱七糟的事情。家人就劝,想着你不想从事自己的专业,也能理解,辈子搞这个,难免有个厌烦的时候,这次人家给你找的工作就和你专业不对口了,清闲,坐办公室,不把专业当职业最幸福。空闲的时间你也可以搞音乐,两全其美。

    当时看着病床上的父亲,秦西榛也只能点头。于是这次秦西榛父亲出了院,家人说起别人帮了忙,还是该请人家吃个饭,秦西榛平静的答应了。

    饭桌上秦西榛母亲罗欣表示感谢,秦克广也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那个穿着身套装的赵海华就说起,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家儿子王华放不下秦西榛,别看他性子内向不大懂得表达,那之后给他相了几个女孩,模样也有漂亮的,说句实话不在你们家秦西榛之下的也有,可有什么办法,王华就是看不上。说到底,我也比较喜欢秦西榛这孩子,乖巧,有涵养,以后生两个孩子,也懂得音乐,可以把你们家学教给孙子嘛……这不就比别人赢在起跑线上……

    说到孙子,瞬间秦西榛的父母也都来劲了,似乎都在幻想家里有那么两个跑来跑去孩子的样子。

    最主要是孩子意味着新的寄托和希望。

    似乎恨不得两个人就这么定下来,以后就奔着那样的日子去了。

    这顿饭秦西榛全程都没有怎么辩驳自己的父母,他们说着聊着关于结婚啊,生子这样的内容,她古井无波,她又想到了自己的表姐,嫁的姐夫是市里面的官员,有个五岁的调皮孩子,今年见到她,她记忆的表姐如今面色蜡黄,皮肤松弛,以往匀称的身体多了哪怕穿着束缚带也会挤出来的赘肉。在家宴上抱怨着丈夫宿醉应酬,抱怨着孩子越来越难以管束,说起其他家的小孩怎么学这样学那样,担心自己孩子笨跟不上步伐。

    她突然很害怕,害怕几年以后的她就是那个样子。

    这顿饭结束后她问秦克广,是不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孩,觉得本就没什么大的出息,生儿育女相夫教子才是她的本职,所以才给她铺了条毕业当音乐教师的路。而他自己也破罐子破摔,心灰意懒了,所以这些年只顾着逗鸟玩盆栽摄影,本身专业早就放边去了。

    秦西榛说这些的时候,秦克广没有反驳,父女之间没有再发生争执和吵闹。

    只是秦西榛看着这个刚从医院出来,身子瘦弱单薄了很多,曾经大树样托举着她,如今却仿若干瘦老头的男人进了自己的房间,脚步蹒跚而孤独。

    这个男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出神,最终微微有些颤抖的拉开抽屉,翻看着里面的本照片薄。那是冲印的九十年代秦西榛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他的脸上还没那么多皱纹,笑得还很开怀。

    照片上面,第页写着他当年题下的字。

    “不盼你飞黄腾达富贵荣华,不盼你名扬四海后世流芳,只盼你赤诚善良,勇敢坚强,不漂泊,不颠沛流离,不被世俗诱惑,不惧红尘纷乱,平安喜乐,幸福安康。

    我慢慢老,看不够你辈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