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凛冬将至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唱片业正在死亡,陈木易已经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点。

    陈木易是个猛人,算是唱片业的猛人,他的“猛”在很多人看来,其实是没有自知之明。因为他经常在些公开场合叫嚣着唱片业“革命”,要大家联合起来,不要内斗,对内消除竞争,对外把流通环节的支出尽可能的降下来,至少也要把利润维持在百分之二十以上。

    要知道,唱片业的分成比例是从计划经济时代沿革下来的,流通环节上面将产生很大的消耗,以至于花费高额成本进行制作的内容商只能拿到百分之到百分之十五不到的利润。即盒卡带音像店买十块钱,唱片公司到手大约只能拿到毛到块多的收入。

    九二年到九六年是个黄金时期,陈木易的动地音乐就是这个时候建立,那个时候虽然薄利但多销,还有利益可以挣,但越往后走,盗版越是猖獗盛行,做盗版的五块钱张卡带或者CD,可以自己只挣几毛钱,其他利益就交给各种渠道零售,形成病毒式的传播,正版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单薄的利润下,很多唱片公司倒闭了,现在能留下来的,要不然就是实力雄厚,搞综合娱乐,不仅仅依靠发行卡带CD赚取版权费的公司,要不然专心做明星经纪,靠商演出场费赚到钱的公司。再不然就像是他这样,公司不大不小,用句不好听的话说,还能靠百分之十的利润“赏口饭吃”活下来的。

    所以在很多已经不拿唱片当做主营利板块的公司来说,陈木易有点像是热锅里蹦起来的蚱蜢,有些跳梁小丑的意思。

    只有陈木易自己知道,唱片业现行的这个利润都不可能持续多久了,据说现在络上得到下载音乐也是件很轻松的事情,现在买得起电脑的人并不多,但想象下,如果未来人人都可以轻松下载到音乐,卡带和CD卖不出去,唱片产业那才叫做彻底的死亡。

    时代即将无可避免的倾轧过来,很多唱片公司已经感觉到了寒意,也在未雨绸缪,在前堵后截之间寻找下个突破点。

    山海市的这场音乐节,将行业的目光聚集在了这里。

    来,所有唱片公司出唱片都需要制作成本,要经过对歌手的筛选,培训等漫长的培养才能出唱片,之后还要进行宣传,这就是笔不菲的成本。音乐节天然能够规避这笔成本,而且让歌手广为人知。其次,音乐节这种形式似乎也是现行音乐产业可以赚到钱的盈利模式,未必不可以进行借鉴。于是也可以说到来的唱片公司都是来取经的。

    可惜的是并不只有陈木易有眼光看到这点,可以说横跨内地港台很出名的大型唱片公司,几乎都有派人来。譬如真言唱片的副总萧柏,架不住人家唱片公司名气大啊,数数港台有名的艺人,张霖,陈松,黄源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都是这家唱片公司旗下。其余的几大唱片,根据陈木易的消息都有副总级别的人物坐镇。

    不消说,音乐节上面表现优异的翘楚,恐怕就得给对方挖个干净,这个年代港台走在前面,化上面能引领潮流,制作水平技术也在前列,相比起来内地唱片公司只能亦步亦趋,就算自己有生产制作能力,和港台制作比,说好听点是接地气,不好听点其实就是有点土气。

    因此但凡这些大唱片公司名头摆出来,哪怕是条件苛刻点,恐怕没有人会拒绝这种和知名歌手艺人共签家公司的诱惑。

    陈木易的动地音乐发展其实也遵循那些大公司的范本,努力显得“洋盘”嘛,这些年签约叫得出名头的也只有三个歌手,陈木易的合作模式类似于经纪人,扣除成本的大头还是给歌手,利润上面比不得那些大公司。陈木易也想着借着音乐节,看看能不能够发现几匹大公司漏掉的“黑马”,虽然这种和大唱片公司抢人的方式实在有些堂吉诃德似的勇猛,但陈木易偏偏就是屡败屡战,这副劲头在业界传来传去,就自然而然成个笑话了。

    甚至有某位圈内大佬半开玩笑似得传出话来,他们吃肉,陈木易就只得喝汤,选些歪瓜裂枣而已。

    对于这种闻陈木易有时候也只能苦笑,有什么办法,人家说的是事实,虽然说人是面子里子撑起来的,但要是活都活不下来了,面子又有啥用,能够找到好音乐和歌手才是王道。

    只要有丁点希望,哪怕这些大唱片公司都是老虎,他也不怕拼个头破血流的虎口夺食啊。

    只是有时候陈木易又觉得有些悲凉,综合各种数据来看,国内的唱片行业,确实已近黄昏,个时代似乎将在眼前落幕。

    凛冬将至,这场音乐节,会不会是最后的场盛会狂欢呢?

    ……

    由亚太旅游协会,省政府,山海市政府联合主办的山海国际旅游节在三月二号举办,持续半个月时间。

    主题上面涵盖自行车运动,马拉松运动,传统庙会灯会,商品展销,音乐节,精品剧目演出,学术研讨,招商引资,美食品评以及化遗产展演等各个方面多达二十三项活动的内容。

    这段时间程燃频繁在电视上看到李靖平的身影,有时候突然觉得恍惚,仿佛下子又来到了初毕业前夕在政府大院姜红芍家里补习的那段时光。

    有时又觉得很虚妄,像是从未发生过的感觉,甚至程燃就连当时嗅上去觉得女孩身上散发的泌人心脾的香皂气息,都回忆不起究竟是什么样的味道了。

    有点想再闻次。

    山海市进入国际旅游节的热闹和喧嚣里。

    3月6号,开学,高下半学期开始了。程燃仍然过上了和院子里的俞晓杨夏出门乘车赶往学校报道上课的日子。

    偶尔能遇上毒蛇姚贝贝和柳英不坐自己父亲的车和他们起乘车,只是经历暑假的事情,姚贝贝好像突然在他面前沉默很多,也不经常找茬了,只是有时候仍然会冒出些不轻不重的言语,却不像是以前那么激烈了。不知道是真的对程燃态度发生发自内心的改变,还是成长的原因。

    院子里的小伙伴们在起,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周围却实实在在的发生着变化,伴随着伏龙公司的发展,现在院子后面厂区的那块空地上面建设了厂房,原有的工厂拓宽了。新的工人宿舍也在建,混凝土结构的高大楼体,让附近单位的看得是直直咂舌羡慕不已。

    而对于新学期学生来说轰动的消息,是听说美女音乐教师秦西榛已经离职。

    原来上个学期末尾,那就是她在最后的日子,无数人后知后觉而遗憾,也有不少少年黯然神伤,将青春期那懵懂蠢动的某部分爱慕永远的藏在了心底。

    这个时候,也有很多人深刻的理解了徐志摩那首再别康桥的意境。生命有个人像是五彩云霞样的来了,又那么悄然走了。

    久久怅然若失。

    最难以割舍的就是57度乐队的林楚等人,从根本不通乐理,站在舞台上腿脚就打颤颤,到可以肆无忌惮的点燃内心自信火焰的表演,这切都是拜秦西榛所赐,可她就这么走了,每每想到至此,林楚几个人就抱头哭得稀里哗啦。

    有时候他们也会路过那个音乐教室,仿佛探头,就能见到那个在教室里跟他们讲世界各地的音乐,讲过去历史和未来,讲自己的理想,令人感同身受到想立即动身走向远方的那个女子。

    但定睛看,却换成了个戴着眼镜的老学究。

    她去了哪里,她是否会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音乐道路,她还会不会回来。每天乘车回家放学路上,还能不能看到那道在古街道上过马路的靓丽身影?

    有的人就这样惊鸿瞥,然后消失于生命。

    很多人这样认为着。

    但却并不知道,不久之后……他们将在那个舞台上,再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姿。

    她像是历经流年俗世隐忍的莲朵,即便卑微渺小,不为人知,然而经绽放,就是绝代风华。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