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巧克力的风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生活仍然在继续,每天下午放学时,程燃会沿着石板路向上,走进处石墙小院,院子里的梧桐树冒着青绿的嫩叶,琴房里会有清越的乐声传来,夕阳碎落满地。

    在院子外面静静听会后,程燃才会迈步走进琴房,音乐会暂时停下来,秦西榛等人就在房间里,用征询的目光看他。

    沙南罗木会提着两口袋打包的附近餐馆小炒进琴房,大家就在外面院子梧桐树下的块石桌子上垫张报纸,把饭盒盒盒铺开。

    程燃也和他们起吃饭,院子里只有这么方老石桌,石凳子只余个,其他三个因为年代久远而不知所踪,地上只有当年的断茬,于是大家就仙过海各显神通,唯完好的凳子就给大家公认为未来明星的秦西榛了,秦西榛在群人簇拥,最初提议让程燃来坐,毕竟其实他出力最大。

    程燃摆摆手,秦西榛也就只能被簇拥“上座”,宁媛把自己随身携带的把交叉折叠小马扎摊开,她有时候外面表演,后台没座位,累了就抱着自己的吉他坐着这个小马扎等演出,堪称神器。刘裴则是把个空油漆桶拿来倒扣着坐着,沙南罗木搬张大破鼓,挪了半边屁股给程燃,两人坐在鼓上,就着石桌吃下午饭,这各有千秋花团锦簇的画面还真是不要太美。

    吃过饭就是休息时间,这处院子外面是条十级的石板台阶,地势呈爬坡上坎,旁边是个院子延伸出来的堡坎,离地面大约七米,秦西榛将那高兀的堡坎石面吹干净,坐下来,双腿悬空,程燃也挨着她坐着,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山海市区。

    国际旅游节正在举办,城市遍插彩旗,横幅随处可见,道路栏杆刷着白漆,整个山海市仿佛焕然新,热闹而喜庆。

    如果眺望湖畔,可以看到湖畔对岸片斑斓缤纷,那是山地自行车赛举办的发车场,四米的彩标迎风招展,往大足寺到草坝坡二十公里的环湖路都设置成了赛场,今天下午的时候,成堆的比赛自行车在发令枪响,向着赛道涌去。

    而在市区,山海市投入的警力就有两千以上,大部分主干道都进行了交通管制,招商引资的政府会议,旅游展销会……每天都有项目在连轴转。

    只是这个点,灯会的会场那边已经开始聚集起了很多人来。

    可以感觉得到旅游节举办得异常成功,那么十三号到十五号的山海音乐节,就更是让人翘首以盼。

    “音乐节就是这个星期五了吧……”程燃轻声道,“该准备的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程燃知道自己能做的其实也不多了,到这种时候,这样个大型的音乐节亮相,其诸多变数,已经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掌控得了。他只能希望那些存在于他记忆的歌曲,在这个时空仍然可以绽放它们的光彩,当然,这也和演奏者息息相关,秦西榛配上这些歌曲,又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我说我都紧张到不想去参加了,你信吗?”秦西榛笑着,旋即伸手轻扫拍了他手膀子下,道,“骗你的!我以前也是参赛过很多次的,说实话,论起这种大庭广众下的表演,也就第次上台有些紧张,之后这种紧张的情绪反倒没有了,只是觉得尽全力演奏音乐或者歌唱而已。这样看来,我兴许是天生的歌唱家。说不定我会火遍全国也不定噢!”

    “嗯,我觉得也有可能。说不定你真的会炮而红,走上最高点,那个时候,你的人生和现在也截然不同,说不定我那时候都只能仰视你了。”

    说不定自己也在创造历史。每每这么想的时候,程燃又有种隐约的期待感。

    原本是自己觉得有趣开玩笑的话,但秦西榛却破天荒眉宇蹙起来,想了想,她斜晲程燃,道,“你是担心有那么天,你我的世界会割裂开来,泾渭分明?”

    “我只是说说而已,到时候可别忘了角落里的穷亲戚啊……”

    秦西榛道,“你想那么多,还没火呢……说不定这只是我最后的疯狂,就冒个泡,噗!就没了,以后还是该干啥干啥,你要是穷亲戚,我就睡在天桥下面大马路下,到时候你这个喝得起粥的别忘记接济下我这个下顿饭在哪里吃都不知道的啦!”

    “你还穿得起衣服吗?”

    程燃这番话说完,气氛沉默了零点零五秒,然后秦西榛连掐带打的啪!啪!啪!在他手臂肩膀上又留下淤痕。

    自己这是说什么了遭此劫!?

    看着秦西榛脸咬牙切齿的样子,程燃心里又有丝暖流,知道她是以这种方式,小心翼翼抹平双方可能对于未来人生分割的讨论。甚至可以说维护自己的自尊。

    问题是自己在她面前不该只是个小孩么,哪来什么大男人的自尊。以前自己秦西榛秦西榛的叫她,被她数落没大没小,还变着法用老师的身份报复,现在这是没把自己当小孩看了?

    不过也难怪,程燃记得在山坡前给秦西榛唱那些歌的时候,以及最近帮秦西榛校正的时候,秦西榛从头到尾的尊崇,也许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而是对于热爱音乐的人来说,音乐本身就是最值得让人尊重的事物。

    “我们经常唱歌,用嗓过度,我爸就教了我个所谓泡沫音的休养声带方法,简单来说就是仰起头,面部喉头松弛,像是平时你打哈欠,如同漱口水涮喉咙样发音,令胸腔里的气流到达喉头振动发音,像这样……”

    然后秦西榛就毫无淑女风范的仰起头“呵噜噜……”发了串泡沫音,她又呵呵笑起,冲程燃道,“你试试!”

    程燃也依样画葫芦,张开口,却突然嘴唇凉,是秦西榛的手覆盖过来,样什么东西被她丢入了嘴里。

    这特么是个套路啊!

    程燃脸惊愕的看她,感受嘴里那味道散开,“你下了什么毒?……含笑半步癫?”

    “日断肠散!”

    秦西榛右边腮帮却鼓着,手摆了摆,手心是袋金色包装的小口袋,“怕长胖,就小袋存货,平时不给其他人吃的……好吃不?”

    程燃本以为是润喉糖,但却没有预期嘴里清凉油般凉沁沁的味道,反而是股浓香。

    是巧克力。

    “甜的……”

    “还不错。”

    ……

    3月12日。山海音乐节开幕。

    开幕式上山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宣传部部长相继致辞,发表了番旅游节圆满的展望,也希望山海音乐节成为国内的个先驱,希望未来的山海音乐节,能够越办越大,在国内音乐领域产生引领和导向标作用。

    开幕式六个会场同步进行,在会场门口展示栏随意取用的宣传册上标明了每天的表演乐队和歌手名录,而且这些信息也会在每个会场的大门展示栏上同步展示。

    音乐节从点半开始,持续到晚上九点,大概以四十分钟为个时段,每个时段都会有不同的乐队歌手在各个会场表演。

    当然,最受瞩目的还是主会场。可容纳数万人的主会场门票几乎销售空,而那处传来的喧嚣也最为激烈。

    相对而言五个分会场也就最多几千人的样子。但其实现场看上去也还是相当可观,没有主会场人山人海的汹涌,却也有种小型汇演的氛围。

    秦西榛和乐队成员在三号分会场的后台,她没有向汪桦妥协,所以当时她看到自己在主会场上的名单,自然也就被剔除了,三号分会场是她动用自己关系所能争取到的位置。二来汪桦也没可能在分会场名单这种事情上针对她,那样来以他那样的老狐狸来说,就太露痕迹了,而且其实汪桦看来,主会场才是真正这个山海音乐节的焦点。是所有音乐评论人,唱片公司,业界所关注的主舞台。分会场那都是些杂牌乐队过来作为陪衬的,就是山海市领导意图让整个音乐节看上去声势浩大而已。

    其实真正的主要舞台,还是主会场。主会场人数多,最能形成群聚效应,有什么好的乐队歌手,都能为人所知,分会场……谁会真正在乎分会场上去了什么人,那点人数影响力也远远不够。

    所以上不了主会场,其实基本上也就说明了根本不可能被人重视。

    头顶上的探照灯从舞台上直射下来,秦西榛的表演在晚上七点半,这个时段上台其实有些吃亏,因为毕竟下午饭分流了批人,虽然分会场票不贵,DNA人们未必还会买票进来继续看最后两个小时的表演。

    不过也因为是这个时段,程燃下午放了学就过来了。现在全国流行减负,市校长马卫国也只好响应号召,宣布高高二的晚自习前几个月可以取消,等到临近期末再加上来。

    所以程燃还是有空过来。秦西榛化了妆,眼影亮晶晶的,穿着得是身黑色亮片的演出服,丸子头扎起,上下眼线在眼角处合拢出道如同墨妙书法的眼尾,妩媚之间又不失英气的铁画银钩,魅惑众生。

    当前面的个乐队离开,主持人念到秦西榛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向程燃点了点头。

    然后拾步登台上场。

    会场左右两侧个根集束投光灯灯柱在头顶上往舞台投射出炫目的光明。

    秦西榛在下方人潮的喧呼声上台。而这个时候,更远处爆发出更为剧烈的轰然之声。

    那是主会场的舞台。

    也是音乐节的真正核心。那里此时聚焦着音乐界的视线和目光,如同股风暴。而此处她登场的分会场,就是偏离这场风暴的隅,仿佛被遗忘的角落,现场也就两千人之间,大概都是图分会场门票便宜进来凑个热闹的。

    但秦西榛并没有气馁,身后的乐队就绪,她迎着头顶两盏集束投光灯,来到话筒面前。时间会场里又安静下去,只有间或大概是因为她的样貌而响起的不正经的嘘声。

    她用手扶了扶长杆话筒,收回的左手扶着吉他琴耳,右手向天空平直伸上去,指和食指并拢,弹了个响指。

    她眼神冰冷而漠然,仿佛已经是统治此间的女王。

    眼前的,都是亟待向她臣服的臣民。

    音乐世界的臣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