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圈套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3月13日,星期六。

    音乐节第二天。

    经过当晚的发酵,其实第二天关注这件事的人还是不少。唱片公司在观望,些记者也在旁敲侧击的通过各种渠道打听,甚至想要采访下赵乐。最后赵乐和汪桦还是接受了家和英驰公司关系良好的东南广播的采访,并在演播厅的还有《南华都市报》,《明日星刊》,《今日娱乐》等报纸杂志的记者。

    而就在这天早晨,仍然是在那个曾经练琴的琴房小院子,秦西榛,乐队成员,还有程燃,群人就坐在收音机面前听着这场直播采访。

    那带有港台腔的电台主播和赵乐进行了番拟定好的问题问答之后,开始提及昨天音乐节的撞车事件。

    电波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秦西榛看了程燃眼,眼底虽然很平静,但仍然有那么丝紧张。

    果不其然,赵乐先是很无辜的表示这种事情还是第次听闻,紧接着公开了这首歌的创作历程,表示自己年轻时就对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向往至深,直想写首有关于反战的歌曲,早在以前学院的时候就写好了这首歌,甚至还说自己在音乐学院就曾经弹唱过了,后面做了歌手才把这首歌给了汪桦先生,汪桦看过后希望能合作,后面帮自己编了曲,直到音乐节,这首歌才以这样的方式公布。

    整个过程,汪桦都从旁以恰到好处的言语应对。

    “真是无耻至极!”在财贸校做老师的刘裴啐了口,脚踹在了破鼓上面。沙南罗木义愤填膺,宁媛则是听得眼珠都泛出水花。

    尽管程燃昨天已经提前预警了对方可能的应对,但真正听到对方在电台里发布这个声明的时候,那种对方经过了密谋打定主意用名望和势力掩盖这件事的行为,变成现实的堵墙,欺压了过来。

    秦西榛揽过宁媛的肩膀,宁媛看着秦西榛头青丝面容冷静,心头好生佩服师姐。

    这个时候那位电台主播的声音传来,又开始抓重点,“赵乐说您以前在音乐学院表演过?那老师您知不知道,那个和你唱的同首歌的女歌手,不巧也是你们山海音乐学院出身的呢!这么说来,你还是她的前辈了……”

    宁媛握着秦西榛的手突然紧,秦西榛拍拍她的手背安慰。

    都市报的记者声音从电台里传来,“既然是赵乐老师在学院里先创作的,那么那个叫秦西榛的女歌手作为后辈,那就是对你的抄袭了。真是可惜啊,那个女歌手据说本身也是有能力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旁边星刊杂志的内容编辑就笑,“有什么不可能的,想出名想疯了的,难道还少么,我在这个圈,见的多了,别管外表长得如何,有模有样的,干起鸡鸣狗盗的事情来,那是点不差。”

    那杂志编辑紧接着说起些花边事情来,干人在电台嬉笑怒骂,横眉冷对,倒是把直播气氛炒热不少。

    宁媛发现秦西榛揽着自己肩膀的手也有些发紧。

    电台主播适时插口问,“赵乐老师,这个时候很多听众朋友打进热线留言,谴责这种无耻盗用的事情,他们觉得应该严惩,都想听听你下步会如何追究。”

    赵乐也就笑了笑,“大概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吧……不过毕竟只是场表演,也不必太过苛责,我本身也是个创作者,也是那个阶段过来的,我很能体会有时候些不得已的心情,不过我还是保留法律手段吧,只要对方不在公开场合演唱她的那首歌,就放她马吧。”

    电台主播就道,“您真是太大度了。那么汪桦老师,你的意见呢?”

    汪桦微微笑,“我本身对这种事情,是深恶痛绝的,但既然赵乐放人马,本着宽容态度,那也就这样吧,但如果事态仍有变化,对方不依不挠,那就只好付诸法律了,我们英驰的法律部门,有很多处理类似案子的经验……话说回来,我之所以为赵乐编曲,是看他的潜能和创作能力,相信以后赵乐加入英驰,会有更让人满意的作品出来……”

    秦西榛和乐队成员听着,若不是早有所准备,恐怕都要背过气去,明明就是赵乐窃取了歌曲,结果还摆出副“你要是不继续用就放你马”的态度。

    而且汪桦这番话,也是摆明了威胁,更是要借此声明,言下之意是他们如果想要不依不挠,英驰的法律顾问可以陪他们玩到底。

    这是明抢!

    这场及时到来的采访,不仅仅是赵乐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声明,其次还树立起了个大度亲和的形象。电台直播之后,报纸杂志的稿子也新鲜出炉,紧接着些喉舌音乐评论人又立即发声,表示对赵乐的看好和支持,特别是乐评人陈波公开表示,“这种音乐人的大度和宽容,在赵乐身上体现,也是目前乐坛欣欣向荣的个标志。我有预感,赵乐必然以新的风格,树立起又个旗帜!”

    但与之相反,贯毒舌著称的韩磊则表示,“宽容和大度要是用在这种地方,估计这个圈子迟早完蛋,如果确有其事,就该严肃追究,不让对方脱层皮,怎么给行业发展杀鸡儆猴?这属于行业败类,汪桦赵乐你们就能代表行业?可不要慷他人之慨的宽容!”

    也有人表示“也不能就听赵乐面之辞,还是得让这个女歌手出来说说,这件事是否确有其事。”

    时间,各方喧嚣,伴随着这个采访内容,迅速扩散开来。

    那之后秦西榛还收到了音乐学院老师乐平洪的寻呼,她本意是不想理睬,程燃还是让她回个电话探探口风。

    结果果然乐平洪还是对方的说客,说是对方的意思是,秦西榛要是不闹,这件事绝不曝光她的声名,到时候她换个名字出道,对方可以给她提供些资源助力。而如果秦西榛要真的闹下去,她秦西榛无论是道理舆论还是打官司,都没有任何胜算。

    秦西榛最后挂了乐平洪的电话。

    乐队干人等,只感觉说不出的憋屈和愤怒。

    却又有种自身人微言轻的渺小。

    他们搞音乐,曾经以为凭借番赤诚,就能让他们与世无争无所畏惧。然而真正碰撞到无法抗衡的现实的南墙,才明白这个世界真正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

    程燃心头掠过来龙去脉,按理说,发生这种事情,赵乐和汪桦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避免人尽皆知才对。然而这种情况的发生,只可能是他们真正理亏,没有胜算的情况下。

    问题恰恰反过来,秦西榛好巧不巧,是赵乐的师妹,赵乐成名已久,又时常回音乐学院站台,秦西榛根本没有任何切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歌就是她正当来源,难道说还是高生的程燃所作?

    那可就更可笑了。

    甚至汪桦公开的那番诛心言论,还有让乐平洪来调解,就是激将法,在拿捏秦西榛的七寸,说是让秦西榛不要反抗,其实就是在刺激她反抗。

    要不然汪桦是早知道秦西榛性子有不妥协面的,还敢让乐平洪来做说客,只能说在激怒秦西榛,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让秦西榛闹下去,甚至恐怕所图的,就是秦西榛拿出乐曲的版权。

    只要秦西榛拿出注册版权,他们才能抛出份纸张更久远的手稿,从理由上完全打倒秦西榛。让这件事锤定音。

    精于此道的汪桦看到了炒作的机会,所以这个声明,方面是借音乐会的势在给赵乐造势,另方面,就是要毁了她秦西榛,成就赵乐。

    程燃股无名火冲上脑门顶,特别是路走来,看到秦西榛对所热爱的事物的执着,步步努力伸手去触及梦想的隐忍坚韧,这个抠门的搬仓鼠点点,几块几块的存钱,只是为了凑到大笔钱然后从汪桦那里换来首不错的曲子,作为她小心翼翼去触及梦想的纽带。

    这样对理想纯粹而简单的坚持,说实话程燃很久没有看到了。

    然而汪桦,却可以随随便便,以摧毁她的音乐生涯,甚至还要毁了她的人格和名誉为代价,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其心之冰冷歹毒,可见斑。

    程燃动了真怒。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