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时人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天是星期天,在楼房的天台上,伏龙公司大院干人也炸了。

    “没想到秦老师的父亲这么有名!”俞晓张大了眼睛。

    “秦克广,我听说过啊!记得我爸以前还有他的盒磁带!他们那个年代应该很多人知道吧!”柳英不可思议的摇着头,“难怪秦老师水平这么高!”

    姚贝贝脸上露出矜持而又骄傲的笑意,“这么说来,音乐大师的女儿居然做过我们的老师……好幸运啊!”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了十点,秦克广出现掀起的震荡,已经有了规模,而杨夏把频段调到了先前采访过赵乐汪桦的东南广播,果不其然,汪桦在这种时候又出现了。

    透过电波,他那种抑扬顿止的声音又晃晃悠悠传来,“其实吧,我很尊重秦克广老师,也承认他的成就……而且也为他的这种行为,感到深深的敬佩,因为当个父亲竟然不惜用自己半生的清誉和艺术德操去搏的时候,这种行为很伟大……但是,父爱如山,但这爱如果变成盲目的爱,也很悲哀。”

    “我们经常见到过很多富二代败家,或者老子英雄儿混蛋的例子,老辈人用心血和汗水塑造了丰碑,这是要承认的。但是在强大的父辈庇荫下长大的后代人,往往也是最没有责任感,最被娇惯出来的代。很多时候,那些老代人所辛苦经营的名望,心血,总是被这样的后代败干净的。”

    汪桦加强语气,“你不能说你老子是代音乐大家,下代就是铁定的英雄豪杰,而我们这些还在辛辛苦苦打江山的音乐人,赵乐这样的手艺人,就是巴望着剽窃你们高大上的屠狗辈!”

    “你不能说你赶在前面抢注了版权,你们就能公然以权势巧取豪夺别人的智慧和心血!是,比专业,可能我们永远比不起你们!因为我们音乐人的赤诚,还没想到谱出首曲子,就赶紧第时间去注册了。这方面的经验,我们这些刚刚亦步亦趋开创事业的音乐人,当然不如你们成名已久的大家之家风‘耳濡目染’之深厚!”

    汪桦停顿了下,然后语气委婉,却夹枪带棒,“最后,我只想说,如果秦克广大师定要以他在音乐界的声望和地位保下他女儿,形成面倒对新音乐开拓者的欺压,我只希望秦大师是老糊涂了,而真的不愿意看到,这么位受人崇敬的大师,因为这件错事,声名狼藉。”

    “这特么的……简直太无耻了!”

    伏龙公司大院子弟们听得是瞠目结舌,个个拳头都捏得死死的,额头青筋突兀。即便他们不是秦西榛这个当事人,但面对这个汪桦的说辞,仍然是气的面色铁青。

    关键是他们在暑假里,是那场赵乐剽窃事件的亲历人,因为知道来龙去脉,所以才明白,此刻汪桦这样的言辞,这样的话,究竟有多狡猾,多么诛心。

    他们深刻的感觉到了成人世界的狡诈和恶意。如果没有亲身经历,恐怕他们都会被汪桦这番话带偏,因为个老子英雄儿混蛋的故事,就更能让些厌恶权威的高高在上,厌恶这种星二代的人跳起丈高。

    汪桦高明就高明在于,他绝不怀疑秦克广的权威,没有选择正面抗衡,但从头到尾,都是在故意引导人们朝着秦克广护犊子,公开自己的身份,动用背景能量,以极高艺术威望压人的方向。

    秦西榛没有身份背景之前,他们就对她全面封堵,利用手头上的话语权的权威压制。当秦西榛的父亲站出来,而且以毋容置疑的伟岸山峰之姿伫立的时候,他们就反过来塑造自己孱弱,对方以权欺人的态势。不断给秦克广下绊子,树立对方个悲剧的父爱形象,他是有艺术成就的,他是爱自己女儿的,只是女儿不争气,他却要愚爱,真是可悲可叹。

    当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时候,可想而知,秦克广会陷入怎样难以澄清的境地。

    这种手段方法,他们玩得极溜。

    恐怕就算今天晚上对质,以汪桦的嘴皮子功夫,他只怕早就针对秦克广的可能发难情况,有了无数种应对方案。

    在楼房天台上面的大院子弟们,目光所及之处,是这座城市如同头顶上空的乌云,正在四面方的汹涌合拢。

    场不可避免的碰撞,顷刻即至。

    ……

    时间的分秒声,切发生在山海的甚嚣尘上和最后的决斗,正在逼近。

    音乐节照常从两点半开始,但是,从开始的那刻,所有关注音乐节最后的人,都感觉度日如年。俞晓收到了程燃的寻呼,干大院子弟们哗啦围了过来,但仔细看寻呼上的内容,个个都迷糊了,面面相觑,“帮忙发传单……什么意思?”

    下午吃过饭后,以俞晓带领的大院子弟小分队就在程燃电话里的指示下来到会场外聚集。

    杨夏,柳英,姚贝贝,还有抓壮丁般被他们拖来的谢东,张鑫,周斌等等这些以前玩得好的群人。

    浩浩荡荡,也有十个了。

    其实在这个周末里,伴随着秦西榛在音乐节的出现,私底下的学生圈子里,大家彼此都泡在电话粥上面讨论起这件事了,

    他们就看到程燃从主会场里面走出来,抓了大把的工作证,人脖子上挂个。

    那边的道路上叮叮声不断,辆装着印刷品的那种斗篷三轮车骑了过来,程翔就在第辆的侧面宽护栏上坐着,来到近前,跳了下来,回过头道,“得了,歌单都在这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夕阳斜挂,浮云远掠,身后的会场里,只有音乐和时不时爆发的喧杂声,但毕竟是音乐节最后天,声势上面,明显感觉得到不如前两天。

    程燃指示大家帮忙把歌单搬进后台去,等到秦西榛上场,再行发放。

    日头沉了下去,城市华灯初上,灯光从舞台巨大的金属棚顶照射在主会场的舞台上,天色有些阴,城市上空的乌云正在凝聚蓄积,电蛇在云层上空游走,然后突如其来的道雷震,白剌剌的亮起,片刻后轰隆隆的声音从天空上滚过去。

    音乐节主会场之,有的人抬起头来,感受到了空气升高的湿度,“要下雨了!”

    天气预报其实也提示过了,今天有多云转阵雨。

    嗤咔!陆续有伞撑开,朵朵,间隙得点缀于会场。

    时间指向了七点半,只剩下两个歌手的场,就即将到尾声。

    此刻位于体育馆遮雨棚的嘉宾席上,汪桦和赵乐两个人已经在坐了,汪桦位于前排,伸出手,刚好可以从天幕顶棚的尽头,接到从天而降的雨水,他道,“这场雨,实在是来得很及时啊……”

    “现在是毛毛雨,看这天气,会可能就要转大了。不知道到时候秦西榛上台,下面还剩下多少人……”赵乐看着下方的主会场,“这算什么,天时地利?”

    汪桦淡淡道,“毕竟是最后天啊,没有第天那样的声势。不管怎么说,第天是黄金场次,你的表现引发的话题性和热度,会持续很长时间,接下来对于推广宣发,都有很大裨益。”

    汪桦说着,看着场间,淡淡道,“人是追求新鲜感的动物啊,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音乐节到了末尾,人的热情也就渐渐的消耗了,秦西榛这个时候站出来,又能闹出什么来?……”

    ……

    “下雨了!人太少了!”此时秦西榛行已经到了后台,宁媛愁云惨淡,“会不会人全部走完了吧?”

    宁媛席话,整个乐队此时都同样忧虑起来。

    能容纳几万人的体育馆,此时大概也最多几千个人,要是放在个学校操场上,可能比较多,但是在作为主会场的体育馆里,就相形见绌了。

    “我们之前的分会场表演,人数还没这么多呢。将就吧。”秦西榛给大家鼓气。

    “最担心的就是直持续下雨,甚至大暴雨,那时候就危险了!”沙楠罗木道,“被雨浇湿了身子,再加上山海早晚冷,那风打人得很!会让人觉得很不舒适,恨不得赶紧回家换衣服吹干才好!”

    时间分秒过去,他们只能祈祷雨小下来或者停下去,但雨好像越下越大。似乎也在逐渐点点的消磨他们战斗的意志。

    如果没有观众,没能形成影响力,他们哪怕能反击辩驳,那也是如同对空山嘶吼,得到的也只有空荡荡无实质的回音。

    那才是真正绝望的时刻。

    他们的努力,秦西榛的不放弃,秦克广站出来所做的切事宜,都白费了。

    “等等!”宁媛突然喊起来,手伸出去,指向远处,“快看!”

    众人向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来是会馆的入口处,出现了群人。

    那像是群青年,也许来得匆匆,没有带伞,但基本上都是用衣服倒扣起来挡着头,有说有笑从门口涌进来,还不断向主舞台张望。

    这只是群人,但也更像是个开始。

    雨越下越大,然而出乎意料,越临近点半的那个时刻,会场里的人数,却是不减反增。

    哪怕草地泥泞,哪怕行走不便,就像是约定好了样,越接近最后的那个场次,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来。

    人们打着伞,或者干脆用塑料口袋笼着头,或者用外套临时撑起个小天幕,有情侣,有三五簇,或者独自行动的独行客。

    簇簇,群群,行行。

    四面方。

    原本偌大的体育馆草坪从稀稀落落的人,逐渐在雨越聚越多,越来越众。

    汪桦的赵乐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

    宁媛,刘裴,沙楠罗木激动的抱在起,“人来了!人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