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该杀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观众的越来越多,乐队干成员都很是兴奋,程燃心头微定,若有所感,转过头,发现隔着沙楠罗木等人,秦西榛正看着自己。

    两个人目光对上,秦西榛干脆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

    “紧不紧张?”程燃问道。

    “其实还好,表演的场合多了去了,没啥紧张的……这不是有你们嘛。”秦西榛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迟疑道,“你做了很多,今天还请了很多同学来帮忙……”

    “要不是你爸出面,我们估计连主会场这个最后插班都没办法做到。”程燃笑了笑,道,“还是你爸这个老艺术家有能耐。”

    “那也不全是,那些歌,都是来自于你的啊。”秦西榛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既然有这样的才华,为什么不自己唱呢?”

    “来要真的说唱功,你这样专业的开口,我就得靠边站了。其次,我不想走这条路啊,成了歌手什么的,别人邀请你去个地方,就得跑趟唱遍,去个地方唱遍,首歌不说唱了,你听个几十遍耳朵也起老茧该烦了,唱还不累死个人……我只想听就够了。”程燃道,“所以啊,这些歌,这里没有……为避免埋没,还是从你这里唱出来,我来听更好。”

    “你还真是懒呢……”虽然有些话听不明白,譬如什么叫“这里没有”,但秦西榛倒像是习惯了有时候程燃嘴里神叨叨出些不合当前逻辑的话,准确的从他口找到重点,秦西榛喃喃道,“这些歌,我会为你打出去的。”

    “不用……”程燃摇头,“不要署我的名字。”

    秦西榛想了想,“你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这还没个结论呢,那我也不能说这些都是我作的啊,要不用个代号吧。别人要是问到我词曲作者,我说谁呢?”

    程燃道,“你随便想个吧。”

    “要不然,就给个代号,格格巫?欧,可爱的蓝精灵,他们齐心协力开动脑筋斗败了格格巫!”秦西榛转过头,“这个好!”

    “能不能正经点?”程燃皱眉。

    秦西榛嘟嘴,“那你取。”

    程燃想了想,“也别什么格格巫了,要不然就叫‘巫师’吧。”

    “巫师?”秦西榛喃喃道,旋儿郑重点头,“西方奇幻里的那种巫师吗……掌握神奇力量。真的和你有点像……嗯嗯,那就这个,这个也好。”

    “可我还是觉得可惜,”秦西榛抱着腿,头靠在并拢的膝盖上,她今天穿着衬衣,外面是小马甲和下身的休闲裤,看上去知性而又俏丽,歪着头看着他,“你这样的才华……如果不走这条路,你甘心吗。”

    “这叫人各有志吧。”程燃笑了笑。心想你这种专业的唱,自己就知道差距有多大了,还怎么走。他拿出的歌,基本上都是这个世界不曾存在的歌手,眼睁睁看着这些经典埋没消逝,似乎自己这关也过不去,经由秦西榛让它们重现,也能让自己饱耳福。也算是,个重生者的任性吧。

    “你这是提醒我终究会各走各的路吗?”秦西榛蹙起眉宇,但旋儿,眼底也有些惆怅,“是啊,你还只是个高生,这才高下半学期呢……前途这样的事物,对你来说,好像还很遥远。但对我而言,这就是眼前。点也不遥远。”

    秦西榛埋下头,片刻又扬起头,“程燃……谢谢你。就算这场表演失败了,我收获的东西,也远远比得到的多很多。”

    “我们尽力而为,不要轻易说失败,”程燃摇摇头,看了看时间,指了指嘉宾席那里,“上场之前,有点事,还得去办下。”

    ……

    点二十五。

    雨直在下,时间也在逐渐接近末尾,气氛像是无形而钝重的墙,伴随着那个时段的临近,无形压了过来。

    还剩下点时间,程燃走进了嘉宾席。

    原本嘉宾席也是有保安和检票看守人员的,程燃挂着的内部红牌,比般绿牌通行权更高,所以出入无碍。

    嘉宾席在体育馆主舞台的侧面,上面是合金和玻璃遮盖的顶棚,连椅子都是软皮材质。

    程燃从过道走来,远远就看到了在第排的赵乐和汪桦。

    正好赵乐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程燃直接来到他的旁边,坐了下来。然后转头,就和汪桦与赵乐同时转过来的目光对上。

    然后程燃看了看汪桦,最后落在赵乐身上,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汪桦赵乐两人本来看着临近这个点到来的人越来越多,神色有些凝重,知道秦克广的介入,委实掀起了很大的波澜。

    但是事到如此,汪桦也不是吃素的,咬定秦克广以权威护犊子,对秦西榛愚爱,也能胡搅蛮缠,占领制高点,让秦克广说不清楚。要是对峙比辩论,比谁更能够扯皮,汪桦自忖不惧任何人。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们旁边的位置突然出现这么个人,然后就是这样句问语。

    汪桦自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刚才还和他平静说着他们占据天时地利的赵乐,明显怔了下。

    面对汪桦眼镜后面眯起的细长眼睛,程燃道,“我是秦西榛教的学生,怎么想到用我的歌?当时有这么多人在场,都可以作证……你怎么想的?”

    不消说汪桦也明白了程燃是谁。

    赵乐脸色先是发白,而后有些狰狞,但短短的时间,他嘴角就上翘起来,“剽窃你的歌?你搞错了吧,秦西榛既然是你的老师,而你们老师都要叫我声赵老师,谁剽窃谁的还不明白吗,我解释的还不够清楚?”

    在他身边的汪桦哑然失笑,像是面对个呓语症患者。

    “我想你刚才没有听明白。我说了……那是我写的歌,是我写给秦西榛的。所以你当着我这个作者的面,说这首歌是你的,你怎么想的?”

    赵乐脸色铁青,汪桦气急反笑,“哪里来的混账东西,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只说次,该往哪里滚往哪里滚,否则你爹妈老汉没教育好你,我来帮他们教育你。”

    “是,你们率先把版权注册了。这点确实拿你们没法,但赵乐的手稿却是有的,也是在的,而且我们已经经过了专人鉴定。你们也不想想,秦西榛那种阅历,个在学做音乐老师的人,写得出这种风格独特的反战歌曲?这种歌,没有充分的阅历,还有在乐坛多年的打熬,是出不来的。”

    “你们还想搞什么幺蛾子?以秦克广的名头来压人?秦克广那种只专心做传统和古典音乐的人,能作出这种流行乐?当然,你们非要这样欺压我们这样兢兢业业的音乐人,也没办法……你们都不要脸了,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你告诉秦西榛,玩弄歪门邪道,只会败坏她父亲的声誉,原本给她机会,有错就改,这件事还不至于闹得人尽皆知,但现在她自己要把事态扩大,我们相信邪不压正,她和她那个不顾声名站出来给她揽事情擦屁股的秦克广,世英名也该毁于旦了!遗臭万年知不知道!”

    赵乐看了汪桦眼,两人都心知肚明,现在说的这些话,就是提防着这个程燃身上会不会有录音机这类玩意儿。

    虽然这么个人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还有些突兀,但随即反应过来的两人自有他们的应对。而且,他们的话里,也在试探秦西榛和秦克广会从什么方向上来跟他们对质辩论。当然,无论如何辩论,他们都想好了各种应对的说辞。

    “很好。你的回答我很满意。”程燃笑了起来,但这笑容里,赵乐和汪桦都感受到了股杀气,“为人处事,本不打算把事情做绝……但你们,我觉得……”

    “丘之貉……该杀!”

    然后程燃起身,离开了嘉宾席,到了下方后台,接过了宁媛递来的把琴,对秦西榛道,“我在旁边给你们和个弦。”

    时间指向点四十,大雨,草坪上人山人海。

    舞台探灯照射之下,秦西榛回头最后看了眼众人,然后行人迈步走上高台的台阶。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