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绝代风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先前如出辙的快歌,这种旋律编曲各方面极其丰富,完成度近乎完美的乐章,当秦西榛首歌毕之后,当那个“天刚刚破晓”的呓语意味着整首歌结束的时候,万人鸦雀无声。

    仿佛刚刚经历了场光怪陆离的听觉饕餮,整首歌举重若轻,缺残情绪的叙事,让人仿佛看到了余烟袅袅的枪口,冰冷鲜艳的酒杯,光明伴随黑暗的回味,深入骨髓的冷漠,苍白无声的痛苦。这些都融合进人们的情绪,在这短短首歌里,回味翻腾如海,余音仍绕耳不绝。

    就在所有人因为音乐的完毕怅然若失的时候,大概只是几十秒的停顿,秦西榛抱起吉他,坐在小凳上面,这次弹的是《光阴的故事》。

    “这次是慢歌了,快歌这么浑然天成,现在秦西榛弹起了慢歌……”电台里,各个主播播报起现场的情况。

    人们仿佛从哪个冰冷艳丽而绝望的世界,跟着她的琴声和歌声,进入了风花雪月流水的青春。

    秦西榛只记得当时第次看到程燃弹起这首歌的样子,那时候她从未想过,有那么天,竟然会在音乐节的现场,当着数万人弹奏这首歌曲。那个学毕业聚会上的少年,成为了此时万人舞台前的她,时空走转,角色变幻。

    “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

    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阵烟”

    秦西榛停下了琴。

    那抓人的歌喉停下。

    看向程燃。

    万籁俱寂。

    此时的嘉宾席上,汪桦和赵乐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特么又来!?

    果不其然,程燃再度上前接过话筒,“这首是不是你的?接下段嘛,来我们来计数……十、九、……”

    “哈哈哈哈……”

    “十!九!!七!……”

    人们在草坪狂笑着应和。

    “这简直是,穷追猛打,照着脸扇啊……”

    些业界人士看向如同六岁小孩刚打了架,脸色青片白片的汪桦和赵乐,掩住了自己的脸。

    再度经历了次万人呼啸的倒数以及嘉宾席的沉默之后,秦西榛继续往下唱。

    唱过流水带走的光阴的故事,唱过无数人旧日狂热的梦和远去的笑声。

    下首是《都选C》,摇滚。

    “是不是你的歌?”

    ……

    首快歌,首慢歌,在体育馆交相辉映。

    当搞科研开飞机,扯锦旗做老医的摇滚把现场调动得热血沸腾之后,秦西榛又唱起《当你老了》。

    如同叙事,刚刚还摇滚的她,又变得沉静淑雅,轻颦浅笑,娓娓道来。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

    倦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

    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的眼神……”

    那是另个时空里,爱尔兰的诗人叶芝,用另种深情来演唱,用另种编曲方式,呈现在这个时空里。

    爱情是怎样逝去,怎样步上群山,

    又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是不是你的?”

    ……

    直指人心叩问爱情,还有什么可以歌颂爱情,秦西榛给了所有人答案。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这是程蝶衣的绝代风华,和段小楼灿烂的悲剧。

    亦是那个时空的张国荣,凄婉忧伤的绝唱。

    降临此间体育馆。

    ……

    “又走过风吹的冷冽,最后盏灯熄灭,从回忆我慢慢穿越……”秦西榛的歌喉把所有人带进清亮的,孤独的,悲伤的,狂烈而寂寞的季节,风吹落最后片叶,谁的心也飘着雪……旋即到“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从秋风枯烈的伤感,到蜜样甜透了此间体育馆。

    ……

    唱到这里,全场已经痴迷,但秦西榛却并没有停下,所有电台,看到他们的收听指数,飙升到了自音乐节来前所未有的高峰。

    很多评论家,业界音乐制作人,对此是震惊得目瞪口呆。

    “快歌,慢歌,摇滚,还有现在唱的这首海豚音的英歌《loving_you》,秦西榛的音域之宽广,风格之多变……前所未有……”有人望洋兴叹般评价。

    时空的加持,加上秦西榛本身深厚的功力,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绝世高手,横空出世。

    然后是首粤语唱腔的《生所爱》。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如泣如诉!

    那个时空里前奏响,就会令人自然想起那段“曾经有份真挚的感情放在我面前……”台词,打动亿万受众骗了无数男女眼泪的无厘头搞笑喜剧,以这样的方式,露出冰山角。

    ……

    “是不是你的?”

    “是不是你的?”

    “是不是你的?”

    ……

    从头到尾,嘉宾席早就接过了话筒的两个人,至始至终,那话筒都没有发出过声音。

    沉默。

    死寂的沉默。

    这样高超的演唱技巧,这样多变的风格,这样快慢歌,摇滚,无论是诡谲冷艳,还是狂烈枯荣,流水青春,斑斓忧伤星罗棋布的风格,都在个人身上体会,都能被个人所表现。

    这样首又首惊世骇俗的歌曲,在轰击着这片大地上的乐坛,令其簌簌发抖。

    这样才华纵横,捭阖世间的歌手,怎么可能去剽窃你赵乐的歌曲,你汪桦词曲牛逼,来比比,有拿得出手和这些抗衡的作品?有这么密集,如同饱和轰炸样的出现?

    恐怕那个自来传闻的词曲大家港城白龙,也要望尘莫及。

    所有人看着赵乐,汪桦,觉得两人只怕尸骨现在都凉了。

    原本可能只是想踩个软柿子,结果面对的是支军队。

    到得临近末尾,程燃上前,“这首《止战之殇》完整版,送给大家。”

    伴随着杨夏等大院子弟们散发的歌单,此时基本上很多人已经拿到了有关秦西榛这些歌谣的歌词,他们赫然看到那首熟悉的和赵乐撞车的《止战之殇》歌词单上,多了不少的内容。

    当看到这些的时候,赵乐和汪桦脸色已经是片死灰。

    当初那首歌,程燃在赵乐等人面前唱的时候,本就留了手,当初唱的那首歌,其实并没有唱完所有的内容。

    此时此刻,都由秦西榛补全。

    相对于那首半成品,补全的歌词,才是精髓。

    “孩子们眼的希望,是什么形状

    是否院子有秋千可以荡,口袋里有糖

    刺刀的光被仇恨所擦亮在远方野蛮

    而她却微笑着不知道慌张

    恐惧刻在孩子们脸上

    麦田已倒向战车经过的方向

    蒲公英的形状在飘散它绝望的飞翔

    她只唱只想这首止战之殇……”

    ……

    如果说先前赵乐和汪桦还只是沉默。

    当这首完整版经由秦西榛唱完之后,他们就只剩下死寂了。

    麦田已经倒向战车经过的方向。

    看到嘉宾席上,那家家唱片公司,个个音乐制作人,业界人士看着他们的目光。

    两人觉得像是被坦克辗轧过去了样。

    汪桦,只有想吐血的冲动,如此之不世才华,为什么当时,自己竟然看走了眼?

    脑海里,刚才震撼了全场的歌谣,仿佛犹在耳畔。

    苦海,翻起爱恨。

    这世间,难逃避命运……

    ……

    秦西榛最后首歌毕。

    音乐节也宣告了最后的结束。

    有些事物结束了,但有些事物,正冉冉升起。

    =========

    今天开车回家,最近状态不错,本来想多写点的,昨天临回家各种事情收拾东西,今天天不亮爬起来,把走之前的今天更新先保证了。

    七十二编的《天行战记》上架了,这本书将是本集大成之作,慢热型,前面稍显平缓,但后续,那绝对是史诗般的跌宕起伏。他的实力不用说啦,七十二的逻辑缜密和对**的铺垫爆发,以及写热血上面,是不必说的流优秀的,请大家有能力的前往支持下吧。

    不要以为我会说谢谢啊,推荐本好书,是你们给我道谢啊……阁下身上闪闪的铁片请收起来,伤到花花草草的多不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