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小子是谁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和程齐的通话,程燃主要确立了几个他们联众工作室的内容,把代理络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来,然后把货卖到每个城市里面去。电脑报的影响力发散之下,市场需求已经出现了,盗版是趁风而动。

    虽然这个时候还不至于发展得盗版逼死正版,但是盗版就像是杂草,同个园圃里面,他们占据的范围越大,留给己方的利润空间就有限。现在是跑马圈地的时候,要先下城。

    其次,还是让程齐和那位叫做任奇的“高手”把站架构和技术班子给搭起来,程齐当时还问了句,“难不成桌游还能做成络游戏玩不成?咱们这个最大的特色,就是面对面的玩啊……”程燃暂时没跟他解释那么多,也是试探着,让程齐自己搭个班子,这个胜在知根知底。其实要做站这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现在手头上是有现金了,现金为王。

    程齐又说起和那个任奇认识的过程,双方名字里都有个同音字,自然认为是缘分,且又都是学生,没有几顿烧烤夜啤酒攒不了的关系,这方面程燃还是有数的,程齐有种天生的领导能力,人长得阳光帅气,若是再有些经历,没准所谓的“人格魅力”这种东西,会在岁月的打磨日益彰显。

    最后挂电话前程齐还特别传达:“知道你是原画和创作者,任奇眼睛都瞪大了,我当时跟他说,我这个弟弟,可不般。他托我给你带个话,他很欣赏你!说要你来蓉城,定要请你吃顿饭才行。”

    和程齐通了电话,程燃知道,三国杀桌游这些,他现今再怎么做,其实都只是属于他的小逸趣而已,和自己父亲的伏龙比,倒有些显得小打小闹了。

    这个春季山海音乐节掀起的影响力波及了大半个乐坛,但其实此刻在西南的电信领域,也不亚于经历场地震。

    从去年年底,到翻过年来,经历了半年的扩张,程飞扬的伏龙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在省内可谓是搅翻了片天,海贝拓,北通这些老牌企业,在蓉城的分部回过神来感到警惕的时候,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省内几乎所有的三级城市和县邮电局,都已经成了伏龙的客户,蓉城这边的老牌通信公司这个时候才想着去维护挽回自己的客户,但其实本身他们只是西南分部,根本没有办法像是伏龙样把功夫做到细处。

    光是感受到伏龙的威胁,他们通过分部往上面打报告,等到报告走过流程进入了他们或在京城,或在羊城的总公司高层视野之后,还要在高层内部进行议案讨论。

    讨论的内容无非是对西南市场的战略问题,其实归根结底,还没有把伏龙当成是个冉冉升起具有威胁的对手,关键在于重不重视西南市场,到底在这里倾注多少重心。那个时候没有人意识到,应该投入全部的力量来扑灭这次发生在西南的革命。

    这边上层开完会,肯定还是决定在西南投入力量,然而这些资源的投放,都因为最初时在西南方向的很多基础建设不到位,大部分都无法真正发挥起真正的威力和作用。

    现在就是蓉城的分部开动起来,也没有办法了,去拉拢客户,人家当地早已经换成了伏龙公司的产品,还有专人驻扎盯防,根本不给他们空子可钻,早干嘛去了。真真是个望洋兴叹的局面。

    程燃看来,这其实就是已经形成了规模的大公司和自己父亲这样不讲究章法,怎么方便怎么来的大不同,大公司规矩繁琐,庞大臃肿,遭受刺激的应激反应也慢半拍,更重要的是,他们本就不重视三级城市及往下规模的市场。而伏龙公司灵活,凶狠,就擅长在对手顾及不到的地方近身搏杀。

    等对手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城头变幻大王旗了。

    ……

    这个过程还发生过个插曲,因为程飞扬出门没带钥匙,晚些时候要开办公室保险柜,徐兰让放学回家的程燃去给他送钥匙。

    程燃通过花园,进入办公楼,问起前台,才知道程飞扬现在去了会议室开会,他直接去会议室给他最好。

    程燃也就去往了会议室,这个办公楼还是以前华通公司的老式楼,伏龙公司成立后,对其内部重新装修了番,开会的地点在于以前的个职工活动心,里面改装成了会议室,倒是能够容纳上百号人。

    程燃把会议室的门推开半后,探个头进去,就看到了会议厅里面程飞扬和干高层在座,而台上有人正对着块黑板讲解些什么。老式职工活动心,大黑板是标配,会议室装修改造后,程飞扬觉得这块黑板挺好用,大家也就留下了。

    看到程燃探头的时候,会议室里面传来阵笑声,这些都是程飞扬老部下,可以说很多都是看着程燃长大的,如今看到程燃这幕,自然想起了他小时候的些事。

    程飞扬是知道程燃来送钥匙,对他招了招手。

    台上讲话的大概是个高级顾问,伏龙公司现在有钱了,对人才的挖掘是不遗余力,面前讲解的人叫做顾城西,是海人,南大的学者出身,来了伏龙三个月,是个典型的学院派,程飞扬请他,方面是想要拉拢南大脉,搞好学校的高层关系,以期能够在优秀毕业生和些学术资源上向伏龙倾斜。

    另方面也就稍显无足轻重了,无非是让顾城西给技术上,发展上做个参谋。

    当然,顾城西进来之后,很有些眼高于顶,毕竟他以前干的些企业,规模和名声上都大过此时年轻的伏龙。再加上伏龙内部很多高层,因为都是草莽出身,个个难以驯服,不买他的仗,很看不惯他这种学院派,所以顾城西心思就开始活泛了,很想彰显存在感,也大概存着意图靠着正统的学派地位和资格,和让自己跻身伏龙高层序列前位去。

    有时候甚至对伏龙些策略指手划脚。但无奈是程飞扬对他的建议,是有时听有时不听,这搞得顾城西很没有脾气,大概心里也没少腹诽过,所以很多时候张口闭口就把学术研究,论成果摆在嘴边,大体是他的所有结论都是经过正儿经的数据统计和学术总结的,不听他的要吃亏的。

    程飞扬让程燃进来后,就干脆道,“正好你也听听。”

    先是被程燃打断讲话内容也就罢了,现在程飞扬居然让这么个毛头小子在场旁听,这小子谁啊,听得懂吗?顾城西强压下不爽,继续讲解着,大体就是认为目前伏龙的道路,很危险,应该转个思路。

    “学术界的普遍认为,民营企业基本上集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高科技领域。几乎不可能进入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产业……啊,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原因就在于作为稀缺资源的资金,在配置过程受所有制的限制,无法提供给民营企业。因此国内很多民营企业没有往技术方向发展,就在于缺乏资金。”

    “现在伏龙虽说销售很好,但那些几千万,就算上亿的营收,其实在行业领域来看,仍然算是资金匮乏的拉……这个时候,不该这样大量招人,密集的向技术这块难啃的硬骨头阵地进攻,而是画个曲线,绕过自行研发技术,从而去国外寻求些这方面成熟的公司进行技术合作。这样虽然可能无法立足潮头,但却缓解了资金需求,要知道,资金匮乏的危险,动辄就是大船倾覆啊!”

    顾城西这么说的时候,手还比划了下,狠狠敲了几下身后的黑板,充分用肢体语言对在场人造成鲜明印象。

    等他说完,程飞扬没有表态,反倒是问程燃,“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顾城西愣住了,眯着眼看向那个从开始他就认为扰乱了会场的毛头小子。

    程燃想了想,道,“我恰恰认为,去外围寻求所谓成熟技术,是没有前途的,永远都是别人吃肉,我们自己喝羹。我认为即便有资金的压力,也要持续不断的对技术研发和人才培养进行投入。如果不能走在前列,而是跟着别人后头亦步亦趋讨饭样生存,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干话闭,落针可闻。

    程燃这才调和下气氛,对在场的大部分叔伯辈卖了个萌,“我就是说说而已。”

    程飞扬点点头,“你们什么意见?现在表决。”

    现场无例外,纷纷在程燃这番话下举手示意。

    程飞扬点点头,“那就照程燃的提议办。把这条写入草案里面,‘年收入至少拿出百分之十投入到技术研发’,通过。”

    整个过程,特别是看到那些个个平时倔强难啃得要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元老,什么田丰,罗永春,杨杜,孙广振,包农……因为程燃句话,此起彼伏相继举手。

    这个震撼的场面,让他直接呆在原地。

    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小孩是谁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