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嚣张和沉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法国世界杯近在咫尺,为了把这件事当做个重大的战役来做,谢乾在此做了很多的准备,听了很多方的意见,最终可能还是心不大定,所以才有这趟山海之行。

    小区单元楼,窗外夜色渐浓,窗内普通人家不大多见的水晶吊灯将饭厅晕染进片明黄之。

    和程燃聊着天,特别还说起报道世界杯的图改版样式,伴随着这样的聊天,谢乾那直不曾安放的心,才渐渐落定下来。

    这个少年有很奇异的力量,很亲和,偶有精彩的想法,让人眼界突如其来柳暗花明。从最早的上做广告,到现在对法国世界杯的排版报道问题,他所提出的建议,很多时候都能恰到好处的解决他们公司站内部许多直争议着的,或者没有想到的环节。

    有时候谢乾心头不免生出种感触,都说二十世纪最贵是人才,要是身边有这么个参谋军师,凡是这么商量着来,恐怕能少走很多弯路。

    只不过程燃现在还是高生,没办法跟他起去干番事业。不过变相想,反正强行让程燃认了自己这么个小叔,以后他这个小叔任何事情,程燃难道就能袖手旁观不出力?

    酒过半酣,谢候明搁下酒杯,才郑重说起了去向问题,“去京城的时候,骆书记跟我谈了下,组部方面准备让我去蓉城接手省投集团。下个月国资委的人事任命就要到达,我可能先过去。”

    尽管早在去年,就有无数人猜测揣度谢候明的去向,这件引得山海些上层喧嚣的事情,今天终于在谢候明的口尘埃落定。

    省投集团程燃的观感不太多,但至少知道后世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这个集团的身影,下属的分公司涉及地产,能源,科技,原材料,第三产业等诸多领域,结结实实的是个巨舰。

    谢侯明即将走马上任执掌这艘西南的航空母舰。

    谢乾好阵愕然,片刻后笑道,“你还真是朝有人啊,那个位置上,打交道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上个董事长才牵扯在这些事情里面,难以脱身吧,风口浪尖你空降过去,面临的局面很难说啊……”

    谢侯明道,“尽乱开玩笑……这是组织上的重视和考验。上面透了底,是有些候选人,省国资委的副主任,还有临州的市高官,但最后还是让我上。现在正是省响应央政策精神,省内迫切寻求产业升级布局的当口,省投集团这艘航母,要起到先锋的作用,从内部进行调整迫在眉睫……”

    现在程燃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外面那群山海上层子弟圈子,对于谢飞白是那样的态度,谢侯明这样的人物,手上执掌着的能量,举动,就可能带来些依托本土资源和传统商业格局的改变。

    譬如那位和谢飞白关系不错的刘锦的父亲刘仲平。属于人人口头上所说的首富,好像是通过建筑材料,砂石矿产发家,这些和谢侯明掌握的些水利,矿业工程密不可分。虽说刘仲平的企业做得很大,资历也很高,般竞标后这些项目工程不会旁落,但若是谢侯明要真的在些项目合作方选择上另有打算,相信刘仲平的财富也会缩水大截吧。

    虽然调动谢侯明任命的名义是国资委,但其实这背后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组部。在更上层,还是对谢侯明能力很看重的人物存在。不过看谢侯明的架势,这趟调任也并不轻松。轻松才怪了,省投这么大艘航空母舰,直属员工好像就是两万人,其涉及的各层次的产业,奠基了省内很多命脉,风吹草动,都影响深远。

    其次作为旗舰级的省级国企,更是牵扯到政治资源,地方政绩的体现,是有绩效压力的存在。做得好,就是顺理成章,干差了,就要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娘。

    再则就是这个位置上,所面临的各方利益权衡博弈风口浪尖,如履薄冰,如果没有相得益彰的智慧,恐怕是很难穿破那些狂风巨浪。

    譬如今年,全国企业界争议最大的,还是红塔集团的董事长褚时健该不该被判处死刑。

    这个手把红塔集团带成世界级企业的企业家,年收入却不如歌星登台唱首歌。放在国外,很多类似这样的人物都被奉为经营之神,然而现今褚时健却因为心态不平衡临退休捞把的念头身败名裂。

    这也掀起了全国范围内国企领导收入制度层面的反思,像是“59岁”现象这类事情,本质上还是制度无法对抗人性。

    恐怕谢侯明,也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带着改革的意图,接管省投集团。

    不管怎么说,个风急雨晦,但却更具挑战性的局面,正在谢侯明眼前打开。

    ……

    “那你是不是也要过去?”桌子上,谢侯明,谢乾,程飞扬还在聊,程燃和谢飞白就下了桌,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

    “可能也是,我爸可不放心我不在他眼皮子底下,他说最重要的是家人要在起。”

    程燃怎么听这话都有些怪异……

    出了绑架那档事,现在谢侯明出入都有警卫保护,当然也不可能把谢飞白单独留在山海。

    “我觉得,私立高目前可能更适合我些,所以这次打算转到嘉航外国语学院去。”谢飞白这么说着,眼睛斜瞥了他眼。

    “所以,你只是在山海,我去的是嘉航外国语。”

    程燃琢磨着这个意味和语气,这小子……这满满的优越感怎么回事?

    跟自己摆起谱来了啊!

    嘉航外国语学校是蓉城堪比十的超级高,和十个是公立山峰,个是私立翘楚。谢飞白这幅语气,大有你程燃就算在称王称霸又怎么样,老子去的可是嘉航外国语!我就是家里有权有势,怎么样,哈哈哈……

    “信不信我给你两下噢……”程燃瞪了他眼。

    谢飞白脸的吊儿郎当,“怎么着,就算你后面转学进来,就算也样进嘉航外国语,我也是你前辈……打我啊!放心吧,到时候是我的天下,我罩你了。”

    也就只有在这方面,谢飞白能把“我罩你”说的这么荡气回肠。

    程燃笑着无奈摇摇头,知道谢飞白通过些趋势分析,是知道程燃他爸伏龙迟早要进军立足蓉城的,那个时候,程燃恐怕也会跟着转学过去,而转学到蓉城,还有什么比嘉航外国语学校这种转学条件相对宽松,同时又牛逼的私立高更好。所以谢飞白已经做起了到时候让后来的程燃另眼相看的准备。

    “什么时候要走,出来吃个饭吧。”程燃道。

    破天荒的,谢飞白刚才的嚣张和轻松都时收敛了,点了点头。

    有些沉默。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