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父子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说起来,程燃是有点欺负人了,像是顾城西这样的人,有学术能力,有扎实的专业素养和相关领域的知识。如果和他处于同时期,至少在学术上面,程燃是不如对方的。

    但商业活动本就是人类最复杂的行为之,哪怕当时再睿智的人,当身处局,会有时代局限性,会有各种各样的因素遮罩自己的视野,无法百分之百准确预言个决定或者政策展开来后所发生的影响。

    甚至有些在后面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规律,其实也是当时人们经过无数次失败的总结和验证下来的结果。

    我们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眺望这个世界。

    所以当程燃对顾城西说出那番先知者的总结的时候,顾城西像是打开了个新世界的大门。当即就有点醍醐灌顶,更是感觉针见血,似乎在混沌劈开了条道路。

    程飞扬当天大笔挥,原本发现在伏龙有些施展不开拳脚的他,又被委以了市场运营部部长的职务,专门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学术背景,为伏龙在这方面奔走建设。

    后世很多人在研究伏龙的战略发展史的时候,也曾津津乐道过标志着伏龙战略转折的顾城西星夜上蓉城的那些事件,只是鲜有人知道,这切都源自于场办公室的长谈。

    ……

    回到家,白天是伏龙公司最高决策者,如今已经在发展到了上千名员工眼睛里颇有威望的程飞扬,最喜欢的就是晚上搬个盆子,烧锅热水烫烫脚,旁边搁个热水瓶,冷了就往盆子里添点。

    这可是他以前经常在外面跑解乏的秘方,舒经活络,烫个脚晚上睡觉都能夜拉到天亮,至于所谓的失眠什么,从来没找上过当过兵体质的程飞扬,这也是如今公司进程快,压力大时,他还能保持体力和精神的不二法门。

    往往程飞扬泡脚的时候,程燃也依样画葫芦的搬过来个脚盆,放根小板凳,隔着茶几和他坐着,脚也依样画葫芦的置于盆里的热水之,茶几上放着切好的水果,剥开的橙子,应季的草莓荸荠啥的。

    家里小门小户,没啥钱的时候,徐兰不给钱程燃买各种零食,像是巧克力这种大院女生们追捧的稀罕货,程燃只有偶尔杨夏给他块的时候尝过。

    没办法,贵啊,倒不是那些味道不咋地掺水货,很多进口巧克力,盒几十块钱的,根本不是他能消费得起。但徐兰倒是从未亏待过程燃水果方面,家里的果篮上苹果梨子这类大众化水果,往往触手可及。

    现在公司开起来了,当然虽然股份上程飞扬控股,但公司的钱都在账面上,可没有分钱能乱花,程飞扬平时还是领工资,不过这工资算是伏龙最高档,杂七杂加起来也是有万多块钱个月了。

    这相比起以前,拿不出程燃万块钱的助学费,程飞扬宁愿三万块钱买断工龄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家里算是生活宽裕了,客厅水果篮子堆了起来,阳台上还放着好几箱稀罕的品牌水果。最特别的是,有天程燃看到了茶几上的巧克力和大白兔奶糖,以及些各种看上去很花哨的饼干零食,不知道老妈是不是想弥补些什么,还个劲的敦促他怎么吃那么少啊,多吃点啊。只是程燃从心理上,已经早已过了这样的年龄吧,只好说自己从小就不爱吃,你知道的。徐兰当时噢了声,好像有些淡淡的疚责和失落。

    看着程燃在自己旁边并肩而坐,两父子人面前搁个脚盆,同步划,程飞扬“嘿!”得笑起来,“你小子倒是会享受!你爸我以前每天跑多少路,这才有时间在家里面泡个脚,你年纪轻轻,倒也养成这懒散毛病!”

    这都是程飞扬的习惯,不训上程燃两句,显不出他在家里的权威,特别是程燃考上高,在学霸之路骑绝尘,同时还对伏龙的发展提出莫大建议之后,他现在越来越觉得那种父亲的威严存在感感好像在这个家里越来越淡了。

    没存在感就要找存在感嘛。

    他斜着眼看来,“在办公室跟顾城西说的那些,我说你成绩最近怎么下降了,敢情没事天就在琢磨这些东西啊,你搞清楚,这是你爸的事业,还不是你的,你想接班,现在还不够格!要知道现在我们招硕士,样要考察,先干三年才拿得到全额奖金!……”

    程燃哭笑不得,成绩下降的指责还是确有其事的,每个月月考现在虽然不排年级名次,但是还是有好事者打听最高分,程燃偶有掉下来,好几个人能超越他这种情况。

    三月份秦西榛的事情,现实些事情,都是让程燃分心的原因,现在般的考试他是能应付了,但是要做到最好,是要花费心神的。没法把心神集注意在点上,总会落后在这点付出极致的其他人。毕竟那还是第高啊,里面的学霸还是成饼的,程燃虽然能提纲挈领,但还是不能小看这些直都在拼命以他为对手对标的学霸啊。

    但其实现在的怪圈是,没人敢真正的认为超越了他。根据以往的血泪史和先例,月考是月考,不知道是不是避免月盈则亏的道理,程燃从来就不在月考上面争名夺利。

    而反倒是期和期末这种重大考试上面,所有人就能感受到他那挥之不去的恐怖身影。

    所以现在是月考成绩下来了,宋时秋第!人们心头就浮现了个猜测:果然……那家伙又开始龟缩了!

    些学霸更是绝望,每每想通过月考看出和对方同步学习差距的时候,人家不跟你玩啊……但到最后就来个猛的,还要不要人共同进步了!?

    这年级第的心机怎么这么深啊!

    程燃回应道,“没打算接你的班呢,这么累,我想轻松点生活。”

    程飞扬嗤然道,“你还是太年轻,生活从来就是不轻松的!”

    “我知道,苦作乐嘛。”程燃笑。世人会被病痛所折磨,会为钱财折腰,会为不自由愤恨苦恼,会爱别离,会怨憎,所以才有人生苦,但重生者,不就是和这人生苦作战吗。

    哪怕就是唐吉坷德撞风车,也要有万水千山只等闲的气魄嘛。

    “你跟顾城西说的最后那点,实际操作起来,会不会有些困难?”程飞扬道。

    “可能会有人指责我们不正当竞争,但是老爸,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吗,是人就有敌人。更何况是我们伏龙这样在这个领域上生生撕开来的公司,个公司发展壮大,途没有任何负面评价,可能吗,就算是你现在找邮电局合作,找家家的政府机构签订协议,不也有人说你是上面有人庇护,市长给你背书吗?这在些人看来,又是什么,官面上的护持?法律上没有禁止的,就皆可以施行。所以才会有道德这层枷锁。这上面我们可以采取些手段规避法律禁止的部分,但大抵是这样的做法。你看我成绩突飞猛进,其实就是找到了读书学习的方法。而对于伏龙来讲,想要和那些已经在市场上拥有很高占有率的对手竞争,想要从他们那里抢到份额,那就需要行些对手意想不到的招数。”

    父子俩,隔着茶几,程燃伸手去剥桔子,冷不丁挨了程飞扬拍脑门的下。

    程燃捂着额头,差点句脏话就要冒出来。

    程飞扬道,“说的也对!生意场就是要出其不意,要完全按照别人制定的规则,那就寸步难行。必须想到和做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去。你这小子,也别天琢磨这个了,还想不想考进蓉城了,我给你说,不要以为你在如何如何,蓉城那可是集了全省的优秀学生,要转学过去,你恐怕得比现在还更努力才行。”

    “你要是成绩不好,我就不干这事业了,天天守着你读书!”

    “老爸,你眼界放开点,你事业做大了,我哪里不能读书?”

    结果就像是捅了马蜂窝,程飞扬“嘿!”声,“我跟你说啊,你这种思想很不好!这是什么风气,人要靠自己……我能给你的,你如果守不住,迟早都要败光,你祖祖以前就是地主,家里有庄园,有大厂,那时候还有轮船,结果到你爷爷那几兄弟辈,没个守得住他的那些财富……还不是败落了……”

    听到这段耳朵都快起老茧的家训“往事”,程燃痛苦的闭上眼,他才想起来,自己父亲等闲不唠叨,但旦唠叨起来的程度,那也是让自己老妈都望尘莫及的。

    透过老式楼房窗户起泡脚的父子俩,当父亲的耳提面命,做儿子的垂头丧气,这对从伏龙那间最高权力办公室走下来父子的背影,融进屋子暖色的灯光。

    ====

    第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