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别两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了不让程燃担心,姜红芍压着最后才跟他说明,为了照顾他情绪,姜红芍在约定时间率先打过来电话,怎么给程燃都有种自己被照顾着的感觉。

    这地位不对头啊。

    这种自己被包养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程燃皱眉,“还有没有什么消息,罚你都告诉我。”

    “罚我?”大概还没人敢和她说这种话,姜红芍微愣。

    “病毒性心肌炎这种事都不告诉我,是不是不打算同步了?不要用怕人担心这种说辞,很多事情往往就是因为这种好意导致了相反的结果。就像是人需要有仪式感样,人与人的交往,也不能单纯是报喜不报忧……因为如果都想把好的面展示给对方的话,就会畏惧公开普通平凡甚至不好那面,其实反倒会越加疏离,最后直至渐行渐远成为陌生人。真正的交往,是要有参与感,参与感就是我能知道你的喜怒哀乐,快乐悲伤,知道你生命的切起伏,出现在每个重要场合,低谷时哪怕不能做什么,至少可以抱着取暖,高处时哪怕我无法和你并肩,也能为你的成就鼓掌。”

    程燃义正言辞。

    然后,在这番本该会让任何女孩感动的说辞完毕后,电话那头的姜红芍沉默片刻,道,“有个词你用错,抱团取暖……不是抱着取暖。”

    “差不离其吧,大概那个意思。”程燃打着哈哈。

    “呵呵……差很远,会有歧义哦。”她又道,“不过还是……说的挺好。还有没有啥好听的,都说来听听。”

    敢情你以为自己是在说单口相声啊!

    程燃没声好气,“现在是惩罚你,换你说,**什么的,你们家的事情,高门大宅的恩怨情仇,你从来遮遮掩掩的东西,都交代交代。”

    姜红芍拖长了声音,“能不能换种方式啊,要不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不知为何,听到姜红芍这番配合的话语,有种邪恶而奇特的感觉。

    “太轻了,这算是惩罚吗,给我打电话就叫惩罚了?同学你的思想很有问题啊!”

    “那你要怎么样嘛……”

    “就是无理取闹,满地打滚……要不你说点好听的,譬如什么我很崇拜你之类……”

    姜红芍:“好啊,我好崇拜你啊。”说完大概她觉得还要补充点什么,“嗯,程燃。”

    程燃被这种毫无节操的摧眉折腰轰得外焦里嫩,“……这么快?”

    “正因为发自肺腑,才来得这么迅雷不及掩耳!”姜红芍回应。

    我信你才有鬼了哦!

    “这种毫无底线没有丝毫感情的吹捧我是无法接受的,”程燃转瞬翻脸,“你们十很出名啊,是不是都遍地是各方面优秀拔尖的人物?所谓天才多如狗,人才满地走?”

    “还行吧,”姜红芍在电话那头清浅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这样更好。”

    换作任何个人,恐怕都会被这句话弄得内心小震动下。

    程燃不动声色,“何以见得?”已经准备接受表扬了。

    “有时候人需要点盲目乐观的精神,没准生活凑合着就过了……太看清现实了反而活得很累。”

    程燃:“……”

    姜红芍却在电话那头笑的前俯后仰。

    片刻后,不待程燃牙痒痒的威胁,姜红芍又道,“倒是想起件事,关于我三姨。我三姨是军区大院出生,从小有个起长大的玩伴,是我外公战友的儿子,好像叫做梁实,据说梁实性格活泼,不失家庭熏陶的朴实和温和,也很聪慧好学,两人从小个机关幼儿园,个小学,虽然初高不在起,但相隔不过两个街区,据说高时候,我三姨时常翘课去他的学校找他,其实家里也认为对方是良婿,所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两人都有崇高行医的理想,约定起考入同所医学院,和我三姨同时代的那些朋友,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对,我三姨人长得好看,梁实的照片我也看过,有点像金城武,据说两人在深秋的落叶并肩走过街道,引得街区人人侧目,还以为电影明星来了。”

    程燃想了下,要是老姜的三姨继承了他们家的基因,好像这点也能想象。

    “后来梁实考入了仁和医学院,我三姨要差点,进了首都医大。梁实医学院课业很紧,压力很大,谁都知道那所学院拿到学位毕业比考入进去难很多,三姨在这期间全力支持,两人约定毕业后就结婚。但读到第六年,梁实有了出国深造的机会,这去又将是五年,为了他的学业事业,我三姨咬咬牙也就认了,据说离别的时候,两人整夜抱头痛哭……”

    程燃暗暗啧了啧,仁和医学院,应该是国内最好的医学院了吧。

    姜红芍继续道,“这样的恋情坚持到了梁实出国的第三年,后来在我三姨二十岁的时候,两人还是分了手。后来我三姨回忆个细节,发现竟然找不到任何缘由,因为小事的争吵,固执的不退让,不妥协的执拗,本以为分手后谁会最先扛不住煎熬回头折返,但我三姨心高气傲,她也低估了从小也是军人家庭长大的梁实的忍耐力。于是这别,就是很多很多年过去了。”

    “据说去年同学会,三姨看到了从美国回来的梁实,两人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但岁月仿佛仍然把他们当年的风华停住了,他们拍了照片,梁实温和的看着三姨……后来同学会下来的人们都在感叹他们,原本以为最顺利最登对的对,却是怎样的物是人非。”

    程燃没有说话。

    姜红芍轻声道,“后来我问我三姨,她有没有对此后悔?结果我三姨说,两人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可爱的孩子,其实没有什么克后悔的,老天都给了他们最美好的东西。”

    “只是她不明白,她相信梁实也不明白。为什么曾经起从小到大,肩并肩走了二十个春夏秋冬周期年月的他们,却最终走失了呢?”

    =====

    今天还有,补昨天的那章。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