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恶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电话那头的姜红芍沉默了,程燃也沉默了。

    因为和程燃的闲聊,姜红芍只是突然想起了三姨的故事,兴许抱着也让程燃知道点她家事的想法,告诉了他。

    但是说完之后,好像时间,又照应了很多现实存在的阻隔。

    是的啊,生活从来都是这样的庞然之物,看似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宰,但其实根本没人可以逃脱,人生到头来好像看似给予了每个人的付出同等价值的回报,都让各自求得其所,但同时这个深渊也无声无息的吞噬了那些本该完美的事物,譬如和个人的二十年光阴,譬如曾经矢志不移的信念,甚至当时那些笃定的,要策马扬鞭日看尽长安花的裘马轻狂。

    更别提,有的时候只是人生旅途上并肩走过段路途的旅人。

    姜红芍轻声道,“只是我三姨的故事啦,其实她现在说起来也不伤感,总之觉得是件很难以想象的事情吧,回顾起来,没有人生造化弄人的感慨,反倒是觉得太多曲折和意想不到。”

    程燃道,“其实,我倒是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姜红芍“嗯”了声,“我也觉得。”

    “不用过多的考虑未来,就像是你先前说过的那样,太看清楚现实,反倒让人感觉痛苦,反倒是没心没肺,说不定也能过好这生。”

    “这话说得真是有学问呢。”

    两个人不知不觉,就已经煲了个小时电话粥,整个过程就在于这种相互之间盲目吹捧的氛围下友好结束。

    只是最后程燃突如其来对姜红芍说了句,“未来,期望能再见。那样的再见,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姜红芍在那头停顿了下,随后也微笑回应,“我也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程燃知道姜红芍是因为她三姨的故事,大概也有所触动,以她要强的个性,能在些情况下对程燃低眉顺目,甚至刻意逢迎,实际上也是在小心翼翼的守着曾经在山海的那段回忆,两个人共同的经历。

    无论是隔离墙后面的黑板报,还是在环海路上蹬自行车,手牵着手搀扶追踪凶残的悍匪,或者在枇杷树的红墙小院里补习。都是她人生段难以割舍的时光。

    只是这样的时光会被距离,会被时间所隔离淡忘,总有天,留下的是回忆起来就心情澄澈平静的美好,平息的却是曾经那胸腹深处磅礴的跳动。

    不过程燃知道,他和姜红芍同时所说的再见,却不是同个意思。

    也许在此时的普罗大众看来,从山海半途依靠转学考试进入蓉城那所超级学,就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创业者给自己订了个先挣到亿的“小目标”,放在哪里都可能贻笑大方。

    现世不可超脱的规则,时光洪流的险峻峭石,甚至于浩然生活不可跨越之距离,都好像是程燃这重来次生命的意义之所在。

    再见,不是追逐你的轨迹。

    而是要穿越风霜到你的前方去,在某个晨雾弥漫的清晨,平静的挥挥手,说声“哈啰”。

    他从山海来……要跨越山与海。

    ……

    和姜红芍通完电话,搁下发烫的话筒,时间也已经指向了十点半。之间徐兰已经从窗口多次路过,狐疑的看着对着电话那头又说又笑的程燃了。

    程燃伸了个懒腰,这次走回了桌上,把抽屉里的书翻了出来,摊在了面前。他可不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有的事活了两世就该明白,既然确立了目标,那就该有向这个目标持续前进的内动力。

    以前他的人生内动力,无外乎就是钱和名利。到头来身死名利场,什么都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

    现在的内动力,似乎因为看在近处的父母,因为老姜,因为周围每个不容错过的人和事,而发生了转变。

    当自己年迈老去之时,能得出句不愧于心,不畏过往的结论,那就很好了。

    徐兰再度出现在窗前的时候,看到的是程燃已经坐在了桌上摊开张试卷刷题的场面。她还有点转不过弯来,这咋回事?聊开心了做做作业压压惊?

    对于转学考的数学题,程燃现在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也就是说在规定时间内把转学考试的题目做完,同时能保证九十的正确率。和所有蓉城此类的顶级高样,原则上来说没有政策允许他们在途招收转学生,而类似这样的转学考试,光有钱,再加上成绩好,也也都是不太可能得到招收的。

    以曾经打听转学过来的十某个负责招生的主任的话来说,那就是“成绩好的人多了去了,关键是能好到什么程度。”

    因此为了筛选出真正有资格让十顶着上层压力也要招收的学生,定然是这方面最为妖孽的存在。譬如历来转学题目,就不乏很多奥数题,理科上面的竞赛题。

    最关键的是,这些题的题型,往往在转学卷上还是第次出现,其次才会转移到全国的各大竞赛试卷上出现。无他,出题的老师本就是十的,是优先把自己准备好出的题目拿出来,然后先搁在十转学考试上烤焦批不自量力的,再把题目丢到竞赛题上,虐虐参赛选手们。

    为了有个轻松的周末开局,程燃倒是先没有做这些理科卷,虽然他能保证九十的把握,每做套这样的题目也是在和背后的出题人斗智斗力颇有意思的过程,但对于脑细胞的杀伤还是太强了,每次都能明显感觉到脑力的消耗和肚子里饥饿的感觉。

    所以今天还是打算拿语卷开刀。

    他打开了资料对应的95年,也是公认最难年的考试题目。

    摊开卷子粗略的扫描了遍,本以为信手拈来的程燃,当时就在几个题面前大眼瞪小眼了。

    “韩愈《答李翊书》的主旨是什么?”

    “巴金在《爱尔克的灯光》指出长辈对子女的关怀应体现在……”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具体是哪十二个各有特色的女性?请补齐其余九人……”

    “《季氏将伐颛臾》‘且在帮域之矣’的邦域,是哪个国?”

    程燃看得头大,确定这是高题目,而不是语知识竞赛题?

    原本以为理化和数学上面最为考人,现在看来,要这次也是这样的难度,证明对方对于出题范围,广度和变态度,还要更为惊人啊。

    但也没有办法说理去,人家在资料上面就明确罗列了大堆相关的出题范围,其就包括了高语的全部拓展训练内容,甚至还有语纲领上每个时期推荐的名著。

    看来接下来,还真是恶战连连啊……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