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偷照片的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是三号上午到的,下午的时候去十报道确认。四号转学考试正式进行。四号上午考语数学,下午就是英语物化,只集于天,可能十方面也是想到避免加重过来考试的家庭负担。

    四科考完之后,成绩会进行汇总,够资格的学生,要把期末在各自学校的成绩寄给十,再由负责招生的部门根据这次考试的成绩和期末分数,筛选择优录取。当然,所谓期末成绩,影响也不大,最关键的还是要这场转学考试。

    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很多带着学生的家长等待着开门放人进入而忐忑不安,个个抿着嘴,有不动声色观察周围人的,也有两耳不闻外间事,带着淡淡微笑高深莫测的,也有在利用这个时间默背什么公式和言的……明明只是所高,但这种和北大如出辙的紧张感又是怎么回事?

    搞得自己也有些心慌起来了,伴随着咯吱!声开门,保安出来,示意考生进入,所有人就像是竖起了耳朵的兔子,哪怕外表表现得再轻松的,此时也明显感觉到局促,程燃跟徐兰摆摆手,走了进去。

    进入正门后就看到汉阙楼群的前方座古建筑的大殿,殿门打开,几乎到膝盖的门槛,进门后数层楼挑高的门堂大厅,红木的低矮摆桌,木栅栏,孔子的绘像,左侧照片墙上挂满的近代时期这所学校的风貌和周边的街景,右侧则是雕刻在巨大木简上记录这座学校的字古籍摘录,都让人有种置身古时庙书院的穿越感。

    像是周围的世界下子都缓慢下来,徜徉过身畔的,都是古老的时光。

    然后还是散落着在几张搬过来的课桌后面身着正装给考生发准考证的教职员工把人拉回了现实。

    有人托着厚厚镜片打量着这些学生,有女的教职人员喊着,“领了准考证这边走,顺着指引路牌出去进考场!”,场面莫名有点反差的冲突感。

    每个人核对了考生身份,领了块考试牌后,被引导着从走廊出去,通过处古香古色的园林廊桥,进入旁边座独栋教学楼的几间教室里面。

    路过这些假山亭廊,程燃望了眼汉阙楼那边的操场和空地,银杏金黄的叶子铺满地面,偶尔有些声音,从建筑物那边传来,这个时候十已经放假了,只是大概有些学校社团什么的搞活动,还有些学生在校,不过都是极少的部分。

    蓉城入夏已经展现出了闷热,聒噪的蝉鸣在耳边作响,蓬茂的小碎黄花藤从石花架上倾泻而下,空气全是这种木香花的微甜气息。

    程燃想到过往的某个时刻,姜红芍就可能从这样的石板和院廊间走过去,这真是种……微微奇妙的感觉。

    那是曾经隔海相望的两种人生,靠近交汇在起的奇特,像是两个弦世界的重合。

    程燃又会想到那个他离开的世界,在那里,所有人的人生,依然会继续向前吧,痛苦的可能是明白自己不在人世了的父母,身边的朋友,类似俞晓,杨夏这样,会感觉到惋惜吗,至于姜红芍……也可能是有朝日和山海那些朋友们聊起天来,知道他这个叫程燃的人的去世,那是他们还不曾发生过任何故事的世界。

    苟且偷生的程燃,觉得现在这样活着也挺好。

    顺着路走入教学楼考场,教室在二楼,这里设置了四个考试教室,程燃在其的个,进去坐着,微风徐来,地上闷热,教室里因为周围植被的茂密而凉爽,这本是很愉悦的幕,但是程燃环顾周围,每个人仿佛都屏着口气,有的人望着窗户出神。

    程燃顺着那些目光看过去,就恍然大悟了,窗户外面,显出那些汉阙宫楼。

    他们用作考试的这栋楼,并不是那些连体仿古楼的部分,而是独立成栋。

    在很多人看来,就像是在提醒他们,他们仍然不是十的学生,想要进入到那里就读,就只能在这片战场,证明你自己有这个资格,可以无视严苛的教育划片之规定,以前学校的束缚,被这所高峰班的学校所接收。

    那些目光是渴望,是憧憬,还有那种因此而激起的不甘心的斗志和傲气。

    进入教室的两个老师开始发试卷,因为是转学考试,似乎没有正式统考那么严肃,十打了道铃声,铃声在空旷的外间回荡,示意考试预备,切寂静下来。

    在连串哗啦啦翻阅试卷的声音,监考人说明了下注意事项,和般的考试差不多,只是这次没有以往那种会有人交头接耳的情况发生,不会有私下窜通的情况,因为有资格过来考的,无不是认为自己可以过来就读这个学校的,在以前的地方,肯定也是拔尖的学生,不会有希望蒙混过关的人存在。

    在最后道铃声响起后,监考人示意可以答卷,程燃深吸口气,他又想到了老初毕业的那天夜里,和姜红芍在山海环湖路乘车送她回家,说起她先来十步,他随后来找她的约定。

    姜红芍当时想都没怎么想就顺口说了句好啊……

    可明显是礼貌而不失尴尬微笑的回答嘛。

    而现在置身蓉城十的考场,看了看窗外,程燃笑了笑,埋头答卷。

    ……

    语和数学考完,程燃午出来,和徐兰在街道对面的家面馆吃了个午餐。

    原本徐兰说让他去吃顿好的,补充营养,程燃还是说算了,就吃点简单便餐,吃得太好反倒要耗费能量消耗,下午考试又昏昏欲睡的。这当然只是托辞,徐兰想了想也有道理,和程燃吃了面条后,就强行把他押回酒店睡个午觉。

    觉醒来,下午考英语和物化。

    六点钟是物化最后的交卷时间,程燃在五点半的时候做完了最后检查,交卷走出教室。他交卷的时候,还有人抬起头看他,像是奇怪这个前几堂都是最后交卷的,怎么在最后堂提前了半个小时,这是沉不住气了?或者是自知自己考得不好,自暴自弃?有人心头庆幸的这么想了下……

    程燃整个考试全程,其实都保持着最晚才交卷,其实也不是题目困难,而是他做完往往也就是最后十几二十分钟了,他基本上就利用最后的时间检查下。只是前三科检查下来,好像也发现不了什么纰漏,没有注意做错的地方。

    这只有两种结果,要不然就是他以前为蓉城十准备的试题训练规划得非常好,完成度也很高,于是在这里厚积薄发,孕育了成果,做到了鼓作气又有极高正确率完成答卷的地步。

    否则就是他其实能力到了界限,已经无力发现自己的错误。

    无论是这两种的哪种,都是不可改变的既定局面了。

    最后物理化学他还提前了四十分钟做完,检查了十分钟,发现估计和前三科都是样的结果后,他决定提前交卷。

    不知是不是在此之前做得那些资料题包含了十历次考试难题的原因,这次的转学考试,反而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在他做的那些历次题目,这次难度只能算等。

    出了教室,程燃原本打算直接出门,但面在银杏树从边上的荣誉橱窗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停步,沿着花园金黄的碎银杏叶,来到那个橱窗下面。橱窗上面的标题是“年级优秀学生名单”,上面有照片,每张照片下面都有些字的介绍。

    而果不其然,程燃眼就看到了其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姜红芍。

    其实在临近期末的这个月里,大概老姜也是很忙的原因,两人间只通过次信,然后就归于长久的寂静。信上她说这个月很多事情,冲刺期末,社团的事,然后安排了考完试会和母亲外出趟,大概就不在蓉城了。当然,那封信最后还是不忘提醒程燃好好考,到时候两人比比赛,明显是顺手给他个激将法这类……还真是什么都要统筹下,连帮助自己进步都算在内了。

    只是老姜万万想不到,他会这么直接杀到蓉城十来吧。

    天气入夏,日头渐长,这个时候阳光劲头还很足,映在橱窗玻璃上面,倒是时让姜红芍的照片和下面的字有些反光。程燃下意识伸手呈拱状,靠在了玻璃橱窗前面,这才稍微看些照片下的字。

    这个时候,旁边刚好路过了几个女生,他这副身体往前靠,手遮着光凑到姜红芍面前来的模样刚好落在众女眼里,怎么都不太雅致。

    这群女生神态立即就精彩了,有露出厌恶和反感表情的,有像是当场抓个正着,想要看清楚来人打算宣传出去的,也有人似笑非笑打量他的。

    其个脸上有雀斑的女生,眼神凝,就是不客气的道,“喂!你怎么不再拿个放大镜来看……看啥呢,看你那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样子……暗恋就暗恋嘛……你还想偷人家照片?”

    “想起来了……好哇,上次偷我们姜红芍照片的,是不是你!?”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