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不会抛弃你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考完试在蓉城待了几天,程燃和徐兰就先准备打道回府。

    谢飞白家如今也在蓉城落脚,但考虑到时间有点紧,没必要再去给他们增添麻烦,反正以后可能在蓉城又会再见,也就没有联络打扰。

    程飞扬和伏龙高层暂留蓉城,伏龙新的厂址已经确定了下来,现在是已经开始在采购和添置设施,开始了搬迁的工作。

    再者,省里很快会举行抗洪救灾先进楷模的宣传,程飞扬和李明石会代表伏龙接受这个荣誉,据说接下来还要参加好几个示范推广的会议,这段时间想要回家落脚是越发困难了。

    程燃和徐兰离开前,程飞扬还来酒店帮他们整理各种衣服,看得出来,因为程燃过来考试,再加上拜会亲戚朋友这些,他都没有全程参与,而且对于好不容易来趟蓉城的两人,他也没有陪同逛街购买礼物什么的,前天和徐兰吵了架,大概也是为这类事情,现在看着儿子和老婆又要走了,他在蓉城这边,还要等半个月才会再见。

    现在往日那种如岩般的面容也松动了,帮忙给程燃把包收拾好,又下酒店找了个超市买了很多吃的和瓶装饮料,拿塑料口袋提了,回来弓着身子,往他们的背包和行李里面边装边说,“路上吃,会我还要去会展心开会,就不送你们去车站了。”

    看着此时的程飞扬,程燃又想到了小时候次春游,因为徐兰先提前上班,程飞扬起来做饭晚了,程燃还要赶到学校上大巴车,眼看着要迟到,程飞扬那时拼命骑三大杠送他到学校。

    到校门口学生们几乎都集合了,校门口都没人了,程飞扬还蹲在他面前把零食朝他的衣服兜里,裤兜里和背包里塞,程燃则是大声发着脾气。程飞扬手脚很快,那时候衣服比较劣质,拉链挂钩的毛刺把他手划出很多道血痕,他闷头不吭声,似乎只能在自己发脾气不断塞零食来弥补他那时的愧疚。

    当时自己父亲的局促,和此刻如出辙。

    现在的程飞扬,背后虽然矗立着整个伏龙,然而似乎在某些时候,还是以前那样不善言辞的样子。

    这个时候从蓉城到山海的火车,要走十个小时,般是晚上火车站上车,第二天清晨才能到。到达山海火车站,回到家刚洗完澡,徐兰就接到了电话,柳英家晚上请客,都是大院里这些老邻居和小玩伴们,地点在滨河路那条当地所谓“**条街”的家吃鸡火锅的地方。

    这种聚会倒是很久没有进行过了,徐兰当天晚上还是带着程燃参加,聚会上,大人们聊在团,大院子弟们则在另外个圆桌上就位。

    大家是知道程燃前几天去了蓉城的,但所知的基本上也是走亲戚,去和在蓉城出差的程飞扬见面。柳英问起了程燃伏龙是不是要搬到蓉城去,以后那很多家里入了职的小伙伴父亲或者母亲,可能都要跟着过去了。

    有的人觉得有些不舍,要真是那样的话,家里大人要走个,自己在山海读书,分隔两地,总归是生活面临些改变的。

    伏龙的成长壮大,似乎也在不知不觉的改变着这些大院子弟和他们的人生轨迹。

    不过这种小小的郁闷或者感伤很快就揭过去了,大家更多的还是聊起暑假去哪里玩,柳英说自己母亲可能带自己去广州……姚贝贝要去香港,杨夏又会在蓉城待阵,然后可能去海南岛沙滩,就连俞晓,可能这次都会和家里人去昆明……伏龙有钱了,在场家里当时都有股份或者有人入职的,或多或少都分了红,所以现在普遍倒是挺富裕的,至少在伏龙入职的员工里面,现在普遍工资每个月起薪都能拿到两千块以上了,更何况还有笔不菲的半年奖和年终奖。

    总之撸起袖子加油干,大家都奔好前程。

    过程姚贝贝有意无意的问起程燃还会不会出去玩,去哪玩?程燃摇了摇头,他目前可没有去哪旅游度假的心思,经历过前世各种现代化的便利,现在感觉去哪玩都可能不是度假,而是折磨,从来由奢入俭难啊。当然更大的问题还是蓉城十的消息没下来,要是下来了还要张罗搬家这些事宜,出门玩什么的,都放在最末去了吧。

    但果不其然,当程燃这么摇头的时候,姚贝贝也就撇撇嘴了,果然还是土鳖,就算程燃家里搞起了伏龙,但果然还是没啥眼界的,姚贝贝越加觉得自己父亲当时说的话很有道理,人就是要不停的去多走多看,不介意走远点,这样才能拓宽眼界。

    有时候她觉得人的眼界层次真的很重要,譬如程燃,以前因为家境的限制没怎么出去玩过,他们这些小伙伴交流起外界什么最大游泳馆,广交会,世博会,旅游景点地标建筑好吃的谈天说地的时候,程燃往往都只能哑着。这就是眼界之所限啊……

    柳英就对程燃很热心的微笑道,“还是经常出去玩下吧,暑假那么长时间,不出去走下,在山海呆着不闷吗……想到还有个多月就又要开学上半年课了,如果我不出去散下心,在那个囚笼里会被憋死掉的!”

    然后就引得很多人共鸣,纷纷又聊起来打算去哪玩旅游之类。

    杨夏则从旁向他看来,似乎觉得程燃的沉默有点反常。

    ……

    吃过饭后回到院子里,俞晓却把程燃拖过去了,不过并没有拖到外面吧之类,而是直接到了花台。

    伏龙大院进行了改造,不过这处有着茂盛黄果兰的花坛保留了下来,他们经常在这棵树下,旁边有斜照的温黄路灯,枕着繁星聊天,今天也不例外,俞晓拉了程燃,忙不迭问,“你这次去蓉城十考试了?怎么样?”

    他是知道程燃要考蓉城十转学考试的,当年还是他和程燃去把考试资料给要出来的,只是那时候他只以为程燃不过是时兴起,并没有想到毅力如此之大,直贯彻到了最后。

    刚才吃饭的时候他没有透露,自然是知道蓉城十转学考试的难度的,要是说出来,不光惊世骇俗把整个气氛给搅乱了,以姚贝贝等人的尿性,还不得直攻击程燃啊。当然,潜意识里,虽然程燃在市很是强悍,但对于能否通过转学考试的难度鲤鱼跳龙门,俞晓还是内心有所保留了。

    十十,这可是从小就被耳提面命的省内超级学。山海能够通过转学考试进入的,简直屈指可数。

    “不确定吧,只能等待消息。”程燃道。

    俞晓点点头,和程燃肩并肩,通过背后花台大树茂盛的枝叶,仰望星空。

    两人谁都没有再多说话,很难得长时间的宁静,只有拂过身畔夏夜凉爽的风。

    俞晓从兜里摸索着,掏出盒皱巴巴的烟,四下做贼样看了下,抽出根来递给程燃,程燃摆摆手,他就自己拗嘴里点上,这幅样子很有些神似春光乍泄里叼烟的张国荣。

    吐出道烟圈后,俞晓道,“程燃,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你居然这么清楚地明白自己要去往哪里,不怕粉身碎骨。有时候我很希望你能成功,因为那样我也会骄傲,但也害怕你的成功,因为那意味着我隔你越来越远,我那天在书里看到个故事,大致是说不同层次的朋友,总有天会被各种思想观念的不同而彼此分割开来,那其实是最残酷的分离方式,因为不是我们不能见面而产生的距离,那是心灵上的隔阂,根本不用说再见,就知道大家其实回不到最初了。”

    俞晓再连抽了几口烟,显然程燃这跑去蓉城十考试的“壮举”把他刺激得不轻。

    程燃愣了下,然后道,“不用过于焦虑,每个人都是颗种子,你永远不知道你的花期在哪里,或者你会生长成什么样子,有的人是竹子,噌噌噌往上长,很快就能出人头地,却也有的人埋头扎根,年比年粗壮,几十年后,就是枝繁叶茂,蔽日遮天的气象。”

    “不用担心什么所谓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这种鬼话……即便所有人都把你抛弃了……”

    俞晓捏了捏烟卷,眼神放光看向他的侧脸,“怎样?是不是我可以跟你混……”

    程燃淡淡道,“死亡也不会抛弃你。”

    俞晓呐呐片刻,齿缝里挤出两个字,“你妹……”

    ========

    最后天在日本,吃饭喝多了,不过还是坚持码出来了。不要太感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