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家米线店排骨肉臊米线很是著名,排骨炖的很入味,入口即化,肉臊子从来就能让米线面汤化腐朽为神奇,配上特有的香菇砂锅汤头,能综合油气的腻味,香气却能铺满舌头的每寸味蕾。

    姜红芍以前在山海的时候,也时常会来到这里吃早饭,所以她回来第时间就是品尝这份美食,也是对过往的怀缅吧。

    米线致得到了好评,罗维不断点头道,“直觉得类似山海这种小地方吃的东西,比蓉城的好吃,我之前也在乐城去玩的时候吃过当地的美食,冒鸭血,火锅串串也不错……”

    罗维本身性格放脱,来到山海少不了生长于大都市的优越感。

    柳英姚贝贝眼睛里,对此习以为常,本身她们也是有些仰视这群跟着姜红芍过来的十学生的,几个人身上都似乎带着光环。这个时候交通不发达,信息也闭塞,省内各地区对于蓉城这所省会城市的确有些仰望。

    大城市有没见过的餐厅,店铺,有随处可见的高档汽车和特别的建筑,从蓉城来的朋友,有亲戚在蓉城,在蓉城读书,就跟玄幻天然等级压制样,高了不止个段位。

    这不光是小城市有这样深刻的感知,就连蓉城人下来,都能从细节上有所感受。

    贴切点来说,就像是全国人民那些年听到京城首都,都会肃然起敬样。

    叫马可的女孩又对姜红芍道,“我听说了山海的好多小吃都很不错,会我们挨着去吃啊……”

    “就知道吃,会要去爬骊山啊……这可是山海市闻名已久的著名景区……我喜欢骊山上的石刻,想去看看所谓“北敦煌,南大骊”的风采,”苏红豆轻声道,“大石窟,或多或少都有国家官方背景,而唯独大骊石刻,是由民间筹措完成,上面以对众生世俗的刻画惟妙惟肖,以众生释道,是幅完整的佛教基础教义教科书,据说只要龛窟细细读过琢磨,就能把佛教教义基本了解,有评价称她几乎将代大教收罗毕尽……这样的地方,自然是要来看的,这也是我这次会来山海的初衷之。”

    柳英姚贝贝不由得凛,心想这十的学生就是不样啊。但又有种对骊山石刻身处山海的隐隐骄傲感。

    俞晓则不失溜须拍马的示好道,“你语定很好,有品位!”还冲苏红豆比了个大拇指。

    苏红豆则丝毫不为所动,看向姜红芍,“不如红芍。而且,这和语好没什么关系。对感兴趣的事多加在意,都会多少了解点知识吧。”随即也不看故意示好的俞晓,和马可以及舒杰西聊起天来,让俞晓很有种热脸贴到冷板凳上的悻悻然。

    苏红豆有个喜欢收藏字画的父亲,家庭熏陶下,对绘画啊,美术这些很感兴趣,骊山石刻,对她来说是直以来都很想观摩的心愿。她在学校也为人高傲,也不乏腆着脸过来的男生,不过这些对她来说都有套很有效的处理方法,那就是——不给好脸。

    对于如何不给人好脸的造诣上,她炉火纯青。

    再者看骊山石刻仅仅只是个顺带,她主要还是陪姜红芍。

    姚贝贝柳英这样的女生还好,对于程燃俞晓这两个山海本地乱入的男生,她自然没啥亲近的必要,俞晓的示好,简直和平时那些男生如出辙,这让她心头冷笑,并自然把俞晓和程燃划为类,属于可以不必理睬的外人。

    程燃很快吃完了,看到门口都排了队,有排队的盯着他的位置,于是他干脆起身,说了句“我在外面等”,把位子腾了出来,先走出食铺。

    没过多久罗维也吃完了,走出来和他并肩而立,往店铺里看了眼,对程燃道,“你和姜红芍以前是个班的?”

    他看似无意,其实是隐隐的探究。

    “呃……不是。”

    罗维奇了,“那你怎么和她认识的?”

    程燃道,“我和俞晓,以前去她们家政府院里面,爬上过他们家里的枇杷树,误打误撞就认识了。”

    罗维先做了个“这也行?”的表情,随后也就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姜红芍就是这样的,她总是很念旧啊……”

    罗维是戒心尽去,姜红芍来山海,专程叫了这两个男生,其实他和舒杰西之前直在默默观察,俞晓也就不提了,刚才他在苏红豆那里碰了个冷屁股的表现,属于是个没有什么威胁的人。

    唯独这个话不多的程燃,从长相上也应该是女生喜欢的类型,罗维男性的角度来看也挺清朗的。要是他和姜红芍是初三年的同学,甚至更进步同桌的身份,那地位也就不同了。

    当然,罗维是知道姜红芍有多受欢迎的,在十那个强者如云的世界,他自忖不是有资格追求姜红芍的那个层次,但由于他和舒杰西双方家庭与姜红芍家关系近的缘故,近水楼台,成了朋友。

    虽然自知不可能,但未尝心底深处没有那么丁点念想,姜红芍对朋友都很好,万……他有希望呢?

    他知道舒杰西心里未尝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舒杰西从来不表现出来而已,然而平时姜红芍有什么,甚至她在体育课上腿摔到擦破了膝盖,舒杰西都能第时间把消毒药水和创可贴给她送到。

    要知道认识舒杰西这么多年,他罗维可从未见过舒杰西对哪怕关系好的女生如此殷勤的。

    程燃偷姜红芍家枇杷树的时候被她撞见,罗维只要想,都觉得那个场面很滑稽,也同时让他对程燃的威胁尽去,毕竟是小地方的,可能见识上面也不足,这种丢脸的事情给姜红芍撞见了,至少从男女爱情这个角度,就没啥他的事情了。

    罗维在蓉城十,见多了不少无论在学习上还是行为上都无可挑剔的人对姜红芍的示好,每个人都恨不得在她面前显得完美。他还以为程燃也属于那个层面,现在看来,好像自己过虑了。

    姜红芍叫他起出来,很可能也只是对她当年大院生活的怀念而已。所以时间也说不上来,大概程燃长相也挺亲和的原因,罗维顿时对他热情了不少,问起他平时玩什么游戏啊,山海市有吧这种东西吗……两人时聊了起来,罗维还有意无意带着些小骄傲的宣扬起和姜红芍的独特关系。

    “我爸和姜红芍妈妈是老同学,后面也多受他们家照顾,所以我其实小学六年级就认识她了,她回蓉城,过年时候,两家人也会串串门……刚才我看到你想给钱……你还是不了解红芍啊……她行事作风,言课外有篇章怎么说来着……“度量如海涵春育,应接如流水行云”,就是说得她吧。她主要是带我们来玩的,又邀请了以前认识的你们,怎么会让你破费……要知道连我和她的关系,刚才我说请客她都不要……她心思聪慧,做事行为,都是得体得很的。”

    程燃点点头,心想老姜这面他已经见识过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身后传来个声音,“你……又长高了。”

    根本不需要回头罗维就知道这是姜红芍的声音,而关键是这句话。他们上学时期天天见,自然不是对他说的。

    然后他们转过身,就看到姜红芍站在面前,看向程燃。

    程燃回应,“你也是。”

    有那么个瞬间,罗维好像从此刻的两人身上捕捉到种难明的气氛。

    对了,他明白是哪点不对了。

    是姜红芍此时说话的态势。

    她做什么都很得体大气,圆融自如,有时候恰到好处的微笑,就能缓解尴尬,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听她的讲话和安排。

    然而唯独此刻在这个男生面前,这种突如其来的迟疑和停顿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是她当初就连评选省级青年标兵也不曾出现过的……

    紧张!?

    .

    .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