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悔之晚矣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帅哥是什么鬼!”程燃皱眉,两个人手牵手上行。

    “刚才马可夸你的啊……看你样子当时很坦然啊……这叫什么,谦虚受纳之?”姜红芍歪着头。

    啧啧,记性很好嘛。

    “这个啊,她说的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还是你嘛,脸皮比城墙倒拐还厚,怎么,要不要我帮你推动下,”姜红芍眼神天真无邪健康无公害,“马可性格挺好,人也很善良,别看她现在对你认识浮于表面,真正接触了解之后,我相信你没问题的。”

    “是吗?可惜了……国家四化尚未实现,世界格局风云变幻,未来的挑战是多元且复杂的,当前要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目标,无暇他顾啊……”

    姜红芍促狭道,“这么说来你志向还挺远大?”

    程燃叹息,“路阻且艰,任重道远!”

    姜红芍微笑,“手怎么这么多汗?”

    程燃:“求生意识必须强烈。”

    ……

    爬过陡坎,石刻入口寺庙的轮廓和石门柱遥遥在望,眼看即将到人群的聚集处,姜红芍手轻轻挣,从程燃掌心挣脱出来。

    大概关心则乱,或者并不想惊世骇俗,姜红芍最终也没有这么和程燃手牵着手走进大庭广众之下。

    转过庙台,大雄宝殿前面的众人早等候多时,看到两人朝他们招手,问起俞晓的情况,姜红芍说并无大碍,先行坐缆车下去了,估计我们回去他就休息好了。

    罗维则仔细观察两人,快步来到姜红芍身边,先声夺人,“石刻果然是更趋近于平民化,没有那么多高深奥妙让人看不明白的玄学教义,表达切务实,就像是山崖正门牧牛图,来源于禅宗‘牧牛道场’,但表现方式却是惟妙惟肖,刻画的生动程度,和那些后世人临摹的石刻,前后简直天壤之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难怪红芍你对我们推荐这里,你说以前你常在石刻这边写生,想想都很舒服,你的眼光和审美,我向是很欣赏的,这趟不虚此行。”

    罗维这么说着,却让人不由自主怔了下,好像言语的不动声色之间,不光赞美了姜红芍,还把自己置身于个和她心意相通的贴近地步,达到双重效果。

    姜红芍道,“哦?你们都看出什么名堂了?”

    舒杰西抬了抬眼镜,指了指挂在胸口的相机,道,“佛学从来就有以牛比喻心性的故事,人常把道士骂成牛鼻子,道家老子骑青牛,禅宗和道家,好像最爱拿牛做章。石刻贯通佛道儒三家,牧牛图放在首位,其实说牛这个东西,最能映照人们的心性。每幅图细细揣摩,都很有深意,这其实也是符合做人的修心养性哲理。我已经把照片拍了下来,回去后整理注解,以作为我以后申请国外大学的论敲门砖。标题干脆就叫《宗教哲学初探》。”

    柳英和姚贝贝是暗暗惊奇,心想十学生果真不同,出来玩都是抱着学习态度,这个时候就开始考虑未来出国去向问题了,要像是他们大院那些子弟,前前后后来了这骊山石刻多少次了,哪次不是贪玩好耍,哪里在乎石刻上面的绘图和背后的寓意哲理?

    苏红豆和马可却纷纷“切!”了声,马可笑道,“舒杰西你心机,在红芍面前挣表现啊。”

    罗维和舒杰西到底是对刚才姜红芍和程燃独自走来耿耿于怀,虽然不认为两人独处会发生些什么,但那是种感觉,总觉得那段时间自己的存在感缺失了,这个时候则要重新占领找回来。

    以往在学校里,他们多数也只是在背后默默望着姜红芍和那些风云人物的角色,难得能够有眼前这样的机会。

    他们现在是朋友,未必不能把这个好感度趁机拉近。

    姜红芍随口道,“十牛十牧,有十种龛像,从未牧、初调,到受制、回首。再到驯伏、无碍、任运,最后相忘、独照、双忘。牧牛虽然源自于佛遗教经,但其实到了我国又将其发扬光大,这幅牧牛道场成了个完整的系统,所以章太炎当初认为国哲学和康德在物自体面前止步不前陷入逻辑矛盾不同,国哲学更超然,很多时候有洞彻本质和人类精神的深邃眼光,证悟本体。到时候你可以映照下,看对你的论有没有帮助?”

    罗维从旁看着姜红芍说话的样子,眼神炽烈。

    舒杰西则适时示好,“那我就朝这个方向上使力……我们到时候没准可以共同探讨。能够顺利通过那天,我欠你顿大餐。”

    姜红芍笑了笑,“好啊。”

    苏红豆笑道,“哲学问题我最烦了,似事而非的,还是就石刻本身而言,你们喜欢哪龛?我喜欢驯服这组,牛的神态可爱极了,雕刻水平鬼斧神工。”

    每个人各抒己见,等到苏红豆看向程燃的时候,他道,“‘相忘’这幅吧。牧人在晚霞横笛独奏,飞过的仙鹤也为之却步,旁边年轻牧人如痴如醉,偏着脑袋为老牧人击拍而歌。这幅图很生动。”

    这么说的时候,姜红芍也同样看着他,似有所觉,红面笑。

    大概没有其他人领会到程燃本正经说话背后的寓意。

    但当所有人把期待的目光放在姜红芍身上的时候,她指着最后幅佛龛道,“我喜欢‘双忘’,牧人怡然自得,牛温顺而卧,双方看起来似毫无瓜葛,但实际上是各有羁绊,但已经没有任何俗世法则能够干扰到他们了,意指物我两忘,明月光含万象空。”

    然后人们纷纷表态或者改口,他们也觉得双忘好。

    但这个时候姜红芍和程燃对视眼,姜红芍做了个嘴型。

    那是——“你是牛。”

    所谓“相忘”,所谓“双忘”。

    实则是“相望”。

    ……

    行人说说笑笑,路观摩石刻,这个过程,姜红芍身边没有了空闲,和程燃又没有了独处机会,但此时的情况已经大不样,两人偶尔人群里前后的回首,并肩站在佛像前的观望,双手合十的躬拜,已经再没有了先前的紧张和生分,相反的都是双方目光对视之间的默契。

    不过全程罗维和舒杰西都没有忘记在姜红芍旁边侃侃而谈,尽情展示自我,姜红芍时有时无的回应,反倒是柳英和姚贝贝都对两人是十分欣赏。

    刚才程燃和姜红芍之间有些古怪,罗维和舒杰西具体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但总觉得她和程燃在起,就略有些变化,几乎下意识的,全程陪同在姜红芍身旁,很有些寸步不离的意思。

    等到大饱眼福之后,大家有些疲乏了才下山,乘坐索道到了山下个茶馆,俞晓早订好了位置等候多时。

    大家就暂时在这里点些茶水饮料,休息下再进行接下来的行动。

    苏红豆今天只穿了件单毛衣,在山上就冷的不行了,姜红芍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着,下山来大家身体都走热了,纷纷脱外套的时候,苏红豆还感觉冷,马可笑着责备她,“红豆你这身子本来就弱,还天喜欢超风度,你带了衣服吧,回去的时候还不赶紧加起来。”

    茶馆在山脚下的个朝湖地带,铁艺支架和玻璃桌面上隔着大家点的茶和饮料,大家休息着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罗维,舒杰西,马可苏红豆这群人还是主流,他们说着十的话题,聊着蓉城的美食,甚至还说起了上次在蓉城大剧院看的舞台剧这类。杨夏现在和父母去了蓉城玩,柳英和姚贝贝目前到没有去蓉城的计划,眼下很是羡慕。

    程燃今天内衬是件蓝格子衬衣,外面则是罩了件毛衣外套,山海早晚有点冷,到了午的时候,其实就开始热了,基本上这个时候外套也就用不到了,全程下山的时候也是用手挽着,这个时候随意放在自己的椅子靠背上,就去上厕所了。

    姜红芍坐着,似乎觉得靠湖风有点大,吹着身子有些发寒,而她的衣服又在苏红豆那里,也就自然而然的移了个位置,坐在了程燃的座位上,然后把放在那里还带着程燃气息的外衣展开,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群聊着天的小伙伴气氛陡然挫。

    看过来的眼神,像是被怪力乱神乱入了。

    还在争论《奥赛罗》歌剧话题的罗维和舒杰西声音同时停滞,看着自然而若无其事披着程燃外套的姜红芍,与之相比,他们脱下来的外衣就搁在自己的椅子靠背上面……像是霜打的茄子耷拉着。

    两人心头那个悔之不及啊,早知道,刚才自己在程燃之前先找个借口走人把外套空出来了啊!

    =====

    第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