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在最好的年华道别(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夏家早晨回到家,出门了大半个月,首先就是先收拾房子打扫卫生,好在其实在出门前杨夏母亲肖云就收拾过了,回来大多也就是抹灰拖地之类,没多久就做完了。

    杨夏给朋友们带了礼物,说是约了然后出门了。杨夏父亲杨跃给自己泡了杯茶,悠闲的坐在靠椅上,觉得此趟旅行,很有收获。

    他们家族有不少亲戚在蓉城,每到假期他会把杨夏送到蓉城奶奶家去,其实也是希望她多在蓉城的环境接触接触。

    这个暑假里,他们先去了京城,又去了沪城旅游,最后才回的蓉城,参观了包括北大,同济,川大等几所大学,方面是提前给杨夏心里做个铺垫,看看好的大学是什么样子,高还剩下两年,努力的目标,现在要开始确立了。

    都说穷养儿子富教女,杨跃觉得这次去蓉城,杨夏耳濡目染,也算见识了很多,舅舅买了新车,辆黑色的帕萨特,说是全办下来二十多万人民币,带他们去吃晚餐,华灯初上,那漆水极其漂亮。

    他们蓉城的亲戚这些,做生意的翘楚,除了她舅舅之外还有个堂叔,家里常添些古董,最近才购置了张玉石桌子,几万块钱,让如今般职工家庭只能咋舌。

    杨夏奶奶以前是化局退下来的,对后代有所庇荫,几个子孙都不错,可惜他杨跃当年来了山海参加工作,隔得远了,有些余荫就没有享受到,这是让他有时候感慨的,总是想要是在蓉城,有那样的机会和资源,恐怕已经是家族里面最拔尖的了,至少也不会比那个罗臣差。

    罗臣的父亲和杨夏奶奶以前是个系统的,两家人关系不错,罗臣零年代发迹,此时已经有好几处物业,家里面小独栋别墅住着,豪车开着,相比起来,他们杨家这边的成就,就弱得多了。

    至少杨夏那个眼高于顶的舅舅,还有那位从来看上去气定神闲的堂叔,对罗家的那个罗臣,都得恭恭敬敬称声罗大哥,生意或外面遇到什么难处理的事,都找过罗臣帮忙解决,有时候说起对方的能力手段,自己语气都会弱三分。

    这次罗臣对他们到蓉城倒是颇为热情,两家人吃过几次饭,每次有罗臣到的时候,他们家族那边就显得非常郑重其事。说到底,杨家在蓉城这边很多事都有罗家在帮衬,而罗臣对他们的热情,其实醉翁之意,就是在于多制造他儿子罗志先和杨夏的相处机会。

    罗志先的各方面优秀在他们蓉城那个大圈子是出了名的,到哪都是满誉的赞叹,人也帅气俊朗。他母亲蒋瑛更是有点“钦定”杨夏是自己媳妇儿的意思。而且多半罗臣对他们表露的热情和这些请客拉近彼此距离之类的动作,都是蒋瑛在背后推波助澜。

    甚至蒋瑛还暗示过了,要真的两家定下了那种关系,未来他们可以直接帮杨夏安排,她是想要选择呆在国内还是和罗志先起出国,罗家都可以铺路。

    罗家有这样的想法,他们杨家这边哪还不是争先恐后来当说客,家族里最突出的两个人,杨夏的舅舅和堂叔,把她简直当宝贝疙瘩,亲闺女都没那么亲。

    当然,不用说,杨跃这个人心气高傲,自忖如果当初留蓉城,论势力不比罗臣差,倒也没有自己家那些亲戚对罗臣的卑躬屈膝,但面对罗家的示好,他还是很有几分虚荣的。

    有时候他也会结合自身相比较,想到去蓉城,看到罗臣在很多酒桌场合上面,被人恭敬着的那种样子,不由得感慨,有时候个平台和环境,真的可以让你眼界和接触的事物都大不样。

    就好像这单位大院里面的孩子,和人家罗家那种大户培养出来的孩子就是没法比。

    但也不能就这么回应罗家那边,本来门不当户不对,要是显出他们家急切,未来男方恐怕还得看轻自己家女儿,另方面,打铁还需自身硬,杨跃也不就是看准了他们罗家了,杨夏还是得好好培养的,她现在成绩不错,班上前五,年级上也能排进三十到五十之间,未来再加把劲,瞄准985大学,那这个资本,自家女儿到时候也是不差的。

    就在杨跃总结这趟旅途收获的时候,外面串门的自家老婆肖云撞门就进来了,杨跃皱眉,从来娴静温和的肖云这个时候则显得冒失,面容满是震愕,“老杨,听说赵青家那个小石头住院了,心脏有问题,说是要安装起搏器……嗨,人都转院到蓉城大医院去了……这人真是,命不好啊……还有,你知道程飞扬要搬走了吧?伏龙在那边设厂,徐兰他们家都要走,他们家程燃,说是考进了蓉城十……满单位都知道了!”

    ……

    杨夏提着大包小包去了柳英家,之前她挨着给小伙伴们打电话,就跟大家说了会在柳英家集合,她在家帮忙打扫卫生,弄完了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带着礼物去柳英家,大家都到齐了。

    好久不见,众人通热情问候,杨夏从人头攒动间看到程燃和俞晓,朝两人大方打了个招呼。

    她随即把口袋打开,挨着给大家送礼物,“柳英,这是你想要的曼秀雷敦唇膏,你上次说很喜欢,给你带了两支。”

    “姚贝贝,你不是想要手链吗,呐。”

    “董佳我给你带的小布偶娃娃。”

    “俞晓给你个闹钟,免得上课老是睡觉迟到。”

    杨夏挨着给大家发礼物,到程燃的时候,拿了个模型的长盒子。

    众人看就炸了,“太空堡垒模型!?”

    长盒子上面印刷的图案,赫然就是当年能让少年们疯狂的太空堡垒的战舰模型。其实这部动画片真名叫做《Macross》,译名《太空堡垒》,九零年代首播的时候度是国人的启蒙机器人动画片,当时包括程燃在内的群少年,看得那是眼巴巴流口水。

    饶是俞晓再如何淡定,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这好贵的吧!”

    群人齐刷刷的看向杨夏,他们还是有眼力劲的,看模型外包装也知道是国外进口,这个时候国内还没有哪家玩具厂可以做出这种水平。而旦牵扯到进口,又是这么大个模型,这价格肯定是不菲,恐怕随便都是几百元了。

    就算杨夏平时经济不错,但对她来说也应该是笔巨款。

    杨夏明显有些不自然道,“商场里就这么个,想到你从小到大都心心念念这东西,考虑到我从来也没送过你什么贵的礼物,看在把屎把尿把你拉扯长大的份上,送你了!虽然是有点贵,但就算你欠了我啊……”

    “什么叫把屎把尿拉扯大……”程燃哭笑不得,第反应有点贵重了。

    这种太空堡垒的模型是限量的,般来说出了就会绝版,放未来这些模型手办在收藏者的手里,特定年份的还可能升值。程燃记得看到过九零年代的个公司出的手办,在些模型收藏者手上被炒到十来万块钱。他估摸着杨夏买的这个手办,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放二十年后也是稀罕货。

    俞晓就想动手来抢,“反正你也要走了,来不及拼吧,你轻车简从,干脆放我这里帮你保管了!”

    杨夏愣了下,“走?要去哪?”

    这个时候在场的众人刚才的热闹才顿时消敛许多,柳英轻声道,“程燃要转学到蓉城十了,他们家要搬过去。”

    杨夏怔住,看向程燃,长睫毛轻轻颤了颤。

    这个时候姚贝贝连忙接口,说了整个情况,最后道,“本来是等你回来告诉你的。”

    杨夏有短暂的沉默,但其实周围的人都能接受,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反应也是差不多的。

    再怎么说,其实大家个院子这么多年,有的是从小到大,有的是后来加入,但也曾起陪伴度过了很漫长的人生,突如其来,程燃就要离开了。

    你说你要是没啥出息低调点走吧也就罢了,结果猛地下要蹦上天了,这下惊世骇俗的,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个心情,羡慕有,略微嫉妒亦有,甚至有些和他互换身份的憧憬的,然后还约莫感受到了些不舍。

    “哦。”杨夏点点头,又抬起头来看他,俏丽的眸子闪了闪,“什么时候走?”

    “过几天吧,主要是要提前搬东西过去,住的在厂子里,要在开学前把切弄完。”程燃道。

    “好事呀!”杨夏浅笑,却不知为何,声调并不高,“那得要庆祝啊!不管,你请客!”

    程燃晃了晃手上的模型,“冲这个我也该好好破点费,不如就今天晚上?”

    群人轰然应同。

    ……

    然后大家就各自回家放礼物,约好了下午吃饭和唱歌的时间,还打电话订了包间。

    下午饭在家目前山海很上档次的餐厅“四海盛筵”,程燃想了想,约莫认出这好像是赵海华开的连锁餐厅,就是当初秦西榛跟他抱怨过的相亲的家。

    大家重聚的时候,女生们好像都特意打扮了下,多数都换了新的衣服。杨夏在早上的碎花裙子外面还罩了件小坎肩,头发别了个发夹,上了淡妆,清清爽爽的,显出对此的重视。

    大家喝了很多酒,又说起如今伏龙的事情,柳英表示,其实她父母现在私下里对程燃父亲的能力很是赞赏,现在程燃成少东家了,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大家伙啊。

    程燃就笑着说不会忘不会忘,公司搬过去,大家家里还有股份的,说不定新的楼房修好了,就都在蓉城有房子了,想往蓉城搬也有地方了。众人眼神里都流露出憧憬的神色。

    大家更多的还是说起小时候的事情,说起各自的糗事,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时候。

    吃完了饭在临近点,又统转战歌城去唱歌,早在饭局说到的时候,姚贝贝就掏出手机把地方给订了。

    大群人分了几个车,去了KTV,歌城里面订了个大包厢,酒水果盘管够,反正程燃请客,大家是看明白了,现在程燃可算是个小富翁,先前那顿“四海盛筵”的饭菜百多块钱,他眉头都没有皱下。

    大家挨着献唱,姚贝贝点了首《广岛之恋》,柳英紧接着上去唱《千千阙歌》,然后是俞晓气十足的唱《真心英雄》。

    然后又切到了周华健的《朋友》,几乎每次来ktv唱到最后大家必点曲目,俞晓今趟是边唱,边喝酒,不知道是不是喝得太急呛出了眼泪。

    后面就连柳英,姚贝贝,张鑫等这些大院子弟们都勾肩搭背,人段。姚贝贝拿着话筒说,“真讨厌,程燃你要走了还是这么讨厌,要是以后大家起上学放学,没有你,我们哪里找话题去!”

    众人蓦然想起,程燃确实直以来都是大院子弟的话题核心。

    以前他最是调皮的时候,各家大人都叫过自己的孩子离她远点,后来上了课,大家又拿程燃成绩说是,其实并不是因为成绩问题,俞晓,还有院子里不少人成绩也有比程燃差的,偏偏每次考差了程燃就没次服气过得,都是副自己其实很聪明,考不好是因为不喜欢这些的态度,引得人总是想扒开他那副油盐不进的嘴脸。再后来自然是对杨夏的暗恋,这种事值得院子里说上辈子。

    再往后,就是程燃猛然反转,不光考上了市,还在市称王称霸,弄得各种鸡犬不宁的事情。

    如今他就要离开了。

    恍然之间,这个少年已经从当初在后面追赶,完成了对他们的超越,而且好像让人有点难以望其项背了。

    蓉城,那又是新的片天地了,那是他在别处的生活和故事了。

    好像……就和他们无关了。

    大家纷纷表达对他不看好又考上山海高当时的心情,同时说起宋时秋和他在山海的交锋……又说起谢飞白这么个人物,可惜谢飞白已经提前转学了。

    大家竞相议论山海音乐节,程燃在台上站在秦西榛老师前面的那幕,柳英表示说“帅呆了!”,姚贝贝也点点头,但表扬的话是说不出来的。

    后来众人反应过来,还从来没听过杨夏唱歌,大家簇拥着让她唱首。

    杨夏推过不去,上去点了首歌,拿起话筒唱起来。

    那是首《为你我受冷风吹》。

    她声音清啭,娓娓动听,磁性而充满韵味。

    开口很是让人有些惊艳。不时发出赞叹声,而她回以淡淡微笑。

    “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

    她睫毛律动着,双手握着话筒,唱着唱着,目光横跨过相对的距离,注视程燃,好像再无他物。

    “但愿我会就此放下往事,忘了过去有多美,

    不盼缘尽仍留慈悲,虽然我曾经这样以为,

    我真的这样以为……”

    大家玩的尽兴而归。

    在大院的路口分离,路灯光雾呈粒子扩散笼住他们从小长大的花园,那棵黄果树的花坛下,大家都认为杨夏和程燃之间必然有话要说,所以怂恿着把两人推到起,然后又各自远远的散了。

    杨夏脸红的厉害,程燃也有种被架起来的感觉,恨恨朝着远方的俞晓等人皱了皱眉。

    最后还是杨夏道,“不声不响的就去考了蓉城十,你很厉害啊?”

    程燃道,“其实只是想试试,没有说不也是担心提早立了Fg,又考不上落人笑柄么。”

    “fg?”杨夏显然是没听懂,但不妨碍她理解程燃整句话,她又眯起眼,“现在考上了,定很得意吧。毕竟是蓉城十,超级高噢!”

    程燃道,“要搬家,也是生活所迫啊。”

    “臭假!”杨夏白了他眼,“什么时候走啊?”

    “过几天吧,十号左右。”

    “滚吧滚吧……眼不见心不烦,要不然我总会看着你就生气。没你在我还能多活几年。”

    “好歹我们俩也是起长大你这么嫌弃好吗?”程燃哑然失笑。

    “起长大,我就是吃了这个亏……七岁时骗我手上的肉包子,十岁时抢我不二家的棒棒糖,借我CD橡皮檫作业本漫画书绝不按时归还,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有多少东西在你那!……我要把借你的东西全部拿回来兑换成钱都能买栋房子了!”

    “棒糖的牌子你都记得这么清楚……夸张了啊……你不是这么记仇的人啊……”

    清风袭来,杨夏碎花连衣裙在风飘荡,传来些泌人心脾的香皂味道。

    “程燃,你还怪我吗?”

    冷不丁被这个问话懵住的程燃转过头,“什么?”

    “初毕业前夕,典礼堂那次……我把你脸都划破了,还踹了你脚,痛不痛?不过你活该!”

    “你道歉还是要有点诚意啊!说着说着来句我活该还让不让人接话了……”程燃笑着说。

    “本来就是你活该啊。”

    “那你问我怪你啥意思?征求原谅?”

    “当众踢你把头花甩你脸上是我不对,但你还是活该!”

    “就这么倔强?”

    “本姑娘从来恩怨分明。”杨夏抬起头道。

    程燃摇摇头,这姑娘属牛的吧,“那其实是个误会,就是提前录下了那段我本来已经忘记的语音,结果当时被人放了出来,然后把我推出去给你送花,时就骑虎难下了。”

    “嗯嗯,我就当是这个解释了。”杨夏点点头。

    “什么叫就当,这就是。”

    “嗯嗯……”杨夏点点头,又突然转过身去。

    程燃愣了下,想上前,却看到她背着自己突然蹲了下去,头埋在膝盖间。

    程燃这就思密达了,这怎么回事,言不合就流眼泪了……

    正打算看怎么宽慰两句的时候,杨夏又抬手抹了抹脸,然后背对着他站起身,平缓了下,转过头来,眼红红的。

    道,“程燃,KTV里那首歌,我不是唱给你听的。”

    说着她从随身的挎包里取了个信封,递给了他。

    “给我的?”

    “回去打开。”

    然后她又道,“蓉城十很了不起嘛,说不定我也能考上……不管怎么样,去了蓉城,别再这样没心没肺了,没人监督你,注意生活习惯各种问题……毕竟我当年把屎把尿把你拉扯……”

    “打住打住!你够了啊……”

    仿佛如当年。

    最后杨夏踮起脚来,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那晚就是这样的道别。

    程燃回到家想起了杨夏的那封信,打开来,上面是张贺卡,赫然是当时圣诞节那天晚上,他从杨夏那里收到的那张别人用过的贺卡。

    当时谢飞白手里抢过去,还给杨夏,还对她说了些风凉话。而这个时候,她又重新给了他。

    只是那上面又多了行杨夏写下的字。

    “我记得你七岁时骗我的早餐,十岁时抢我的棒棒糖,十六岁时搞砸了我的艺汇演,而十七岁时,我也没能给你好的圣诞节礼物……后来仔细想想,像是我们这样,在仍欢笑的年华别离……总好过有朝日,在怨恨彼此失望。

    所以,这样挺好。

    再见。

    我的竹马程燃。”

    ===

    .

    .

    .

    这章长不长?是不是起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