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集体排挤事件(下)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舟在家里排行老二,从小就是调皮捣蛋,蓉城华通院子里,时常能看到他妈或者他爸拿着扫帚满院子的追打,口里喊着“二娃,你给老子站到,老子逮到要给你打惨!”似的威胁,每次鸡飞狗跳,都引得满大院热闹非凡。由此蒋二娃这个称号就传开了,公司大院大到耄耋老翁,下到六七岁流清口水的小孩,都成天“蒋二娃”“蒋二娃”的唤他。

    蒋二娃成绩不好,人性格又倔强,从小被父母打到大,皮糙肉厚,据说十六岁那年他父亲还准备上去给他两下,结果蒋二娃单手劈断了家里面那张老古董的红木桌,他爸琢磨了下,最后还是放弃了,以后类似武斗行为都改成思想教育了。

    大概是从小到大直挨皮肉之苦的淬炼,蒋二娃在打架上面很有套心得,学时期就和附近的混混称兄道弟,几乎天天干仗,后来上了附近的职校,短短时间就闯出名头,远近无人敢惹,到头来片区的混混,都知道这么号人,收钱要保护费什么的都绕着这片走。

    然而蒋舟却并不是个糙大汉,甚至看上去还有些气,头发披到肩膀,掩盖了他几分身材的匀称强壮,很有几分摇滚艺范。也从来不干收刮过路学生和偷鸡摸狗的那些勾当。

    争勇斗狠,倒也从不恃强凌弱。拿院子里些老人的评价来说,“二娃子本性不坏,就是这个脾气,不改改以后要出大事的!”

    大院的这些孩子很是服气蒋舟,都“二娃哥”“二哥”的叫着,有的时候缺钱去职校和他打工的吧找他,还能蹭到些接济,顿饭,几支烟,优惠价开个几小时上什么的。

    眼前的这个联合大会,也就是蒋二娃组织的,当下来的浩浩荡荡,几十号人,坐满了烧烤摊,饮料,烤串流水上来。

    连小虎带了程燃过来,显然来之前连小虎说起了这个事情,蒋二娃就招了招手,示意程燃坐过来,派御人得体的风范。而旁边男生女生,都纷纷配合得把程燃给盯着,自然就造成种不怒而威的氛围气势。

    程燃觉得好笑,表面却不动声色,副配合大家庄严肃穆的表情在蒋舟面前坐了下来,听连小虎说,“这是二娃哥,叫二娃哥。”

    “二娃哥好。”程燃道。

    蒋舟似乎很受用的点点头,又听连小虎介绍了下,也不管程燃接不接受,就道,“咱们这院子里,大家知根知底的,都叫绰号,喊名字多老土……这样吧,你姓俞,以后就叫你鱼了!”

    话音落,蒋舟旁边个叫邱维超面黑精干男生率先笑了起来,打趣道,“哈哈,我觉得好!要不然叫鱼干,鱼片,鱼罐头,小鱼儿啥的……”

    “小鱼儿,那花无缺在哪呢?”那个叫温兰静女生打趣道。

    当即旁边有人又对余鸿笑道,“你叫鱼妹儿,他叫鱼儿,你们俩倒是对……嗷!”说话的男生还没说完,脚就被余鸿狠狠蹬了下,痛的直接叫了起来。

    “李伟路你再胡说道的话死定了!”倒是听得出把程燃和她扯到堆,很是让她愠怒。

    不过李伟路这么说,倒是让在场些少年不由自主的看了看程燃,显然余鸿平时在院子里,还是很受男生们欢迎的,当然,大家只是看了下,倒没觉得他有威胁。

    连小虎朝他投来了个无奈的表情,似乎有些歉意,程燃朝他笑了笑,示意无所谓的。

    蒋舟又对程燃道,“不要紧张,大家以后都是个院子的朋友,以后经常出来聚下,多来两次就熟了。”

    他说完,又面向长串烧烤摊的人,挥了挥,虚空压了压,“好了好了!今天让大家过来,想必你们也知道是什么情况了,咱们大院易主了,拿给别人收购了,收购方,就是以前我们的分公司,现在他们叫伏龙,很不简单,发展的很好,现在杀回来收购了我们总公司,这事儿都上了新闻……”

    眼下这大帮人都是冲着这正事儿来的,于是群人全部都集看来,张张脸齐刷刷的看向蒋舟,显出他的威望。

    “这是什么意思?嗯?这放在外面,当然是他们伏龙如何了不得,但咱们总公司大院,却是丢尽了脸了……怎么的,别人还是你的分公司,结果反过来把你给买了,咱们蓉城华通不要面子的啊?”

    “买了不是挺好吗……我妈说至少有前途了……”个小伙伴小声发言,颇有些格格不入。

    于是众人齐刷刷的目光看向他,那人立即也就软了,后半截话都幽幽消失了。

    蒋二娃皱了皱眉头,“这事现在传出去,等于是我们华通公司尽是饭桶……虽然以前那帮当官的的确是饭桶!但我们这些从小生长在这里的,别人怎么看我们……以前老大哥的面子和尊严都没了!”

    程燃算是明白了,敢情这是这群从小成长于华通大院的这群少年少女,面对被分公司打回来收购了的那种地位颠倒,感情上接受不能,这准备找存在感呢。

    “那怎么办?我听说这伏龙公司来头很大的,他们发展的时候挖了贝拓很多人,据说贝拓蓉城公司老总扬言要找黑道摆平程飞扬……连贝拓那种大公司都惧怕伏龙的到来……咱们能拿他们做什么?”有人开口,在场这群男男女女,纷纷点头,都蹙着眉头,似乎在忧虑公司的前景未来。

    “拿他们做什么?”蒋二娃吹胡子瞪眼,“能拿人家做什么?咱们够不上那个层面的……那些当官的事情,公司发展的事情,水深得很……咱们是顾及不了的,但不能拿给人看扁了!……那程飞扬有个儿子,伏龙的人私底下都喊他少东家……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程飞扬进来,肯定是要烧些火的!而他那个儿子,估计也是个麻烦的主儿,不省油的灯……不过要是拿给我们降服了,这事不就平了……虽然他爸收购了公司,但他做了咱们的小弟啊!”

    李伟路道,“那怎么弄,他要是识相也就算了……不识相,干脆揍他顿,也就老实了!”

    “你怎么这么暴力啊!”余鸿瞥了他眼,“再说,你打了人自己能脱得了关系嘛?”

    “打是不能打的……”蒋二娃皱着眉头,“我倒是无所谓,你们父母以后都还要在他爸手下工作,要是他私底下搞点什么,影响到你们家里就不好了!”

    那静女生温兰道,“也不要这样想别人,万不是这样的呢……”

    蒋二娃道,“还记得以前华通那个副总吗?他儿子如何?偷光缆被库管赵叔打了,结果赵叔那后面被管事的各种被穿小鞋……这种,别看他在公司没职务,但有的是想巴结他,从他父亲那里得到好处的人,这些人手头上可管着事儿啊!”

    大家越听越是深以为然,都蹙起眉头,“那怎么办?”

    “反正看情况……到时候这小子出现了,就让他跟我蒋二娃谈判……就看他认不认是咱们大院的人,要是他认了,他可以当老二,李伟路,到时候就委屈你了,当个老三……”

    那叫李伟路的点点头,“没啥,为了大家。”

    程燃看着他脸的为人民服务的表情,很是正儿经。

    “那要是谈判崩了呢?”

    蒋舟冷冷笑,“谈判崩了,那就是他想当老大呗……呵,咱们就让他看看什么是铁板块,不卖他半点好,跟他对着干,但是别暴露自己了……私底下进攻,不要放在明面上。实在不行我可以找些朋友,趁他不备给他个教训……当然,这些都只是说说,具体还是看情况来定。他要是懂事,接受就是最好的结果。”

    程燃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开口,“其实,未必那个叫程燃的是这样的人,当老大做老二这些,万他没兴趣呢?”

    “你不明白……咱们被收购了,多没面子……就务必要在这上面,让他低下头来!这才能找回面子!”邱维超副“这还用说啊”的表情道。

    群人同仇敌忾,说的是越加兴奋,就连连小虎都提出了几个整治他这个“未来对手”的建议,末了还拍拍程燃的肩膀,“你有啥好想法?”

    程燃摇摇头笑,“没有想法。”

    旁边余鸿笑了笑,“没有创造性思维啊!”

    程燃:“……”

    你们这群人这样商量怎么对付自己真的好吗?不过程燃从头听到尾,倒也知道了是怎么个来龙去脉的情况,想想又觉得很是有些无奈。要真的对方突然找到自己搞什么“谈判”,他也会脸懵逼的吧。

    于是这群蓉城华通的大院子弟们就各种“畅想未来”,然后聊了聊各种卦,吃到了晚上点过左右,差不多该结账了。这边就让大家凑钱。

    结果这四十几个人吃得又多,饮料也是杯杯的要,吃下来这顿结账居然是九百多块钱,其实人均大概也就是二十块钱左右,但架不住这么多人,这个数目还是很为庞大。

    面对老板递上来的单子,蒋舟掏了两个裤兜,零零整整拿了百五十七块钱,其余大家开始凑,有不少人把裤兜都翻出来了,就是没带钱,敢情是听着蒋舟说出来吃饭扎场子,其实大多是过来蹭饭吃来着。东拼西凑,这大帮人也就才凑到了五百多块钱,其女生比较有钱的,包里也不超过百的。

    这特么就尴尬了,看到个二个眼巴巴望过来的眼神,老板那拿着单子皮笑肉不笑手都有点僵的神情,蒋二娃顿时觉得自己这个“老大”的威望委实有些动摇。

    他硬着头皮,看向旁边的人,“老二,你那边还有没有,能不能从家里拿点……”

    “哪敢啊!不久前我才拿了我爸条云烟去当了换钱,差点没被打死……再不敢去偷了……”

    蒋舟“唔”了声,对着右边,结果个二个立即摇头,“二娃哥,我也没有啊,我这三十还是这个星期攒下来的,刚才都给了!”

    “我只有二十七……噢,这里还有十二……”

    连小虎把全身的包都翻了个遍,还是踌躇着,本来刚才是说程燃第天来,不必给,现在也有些求助的神态看向程燃了,“你有多少,能不能先垫着……我回去给你……”

    程燃笑了笑,掏出个钱包,把里面的叠钱拿出来,数了三分之左右,递给那老板,那老板刚才还脸色不好看,这个时候瞬间就是满面笑容,接过程燃那叠钱,手头上那凑得大把零钱就搁在了桌面上了。

    迅速补了程燃钱,程燃把零钱装进钱包,又转过来对干瞠目结舌的人道,“以后要在这住,第次见面,做个朋友,今天就我请了。”

    连小虎还有些云里雾里,大群人都直勾勾的看着程燃,显然还对他刚才掏钱那幕挥之不去。

    余鸿双眼睛从程燃脚下到头顶上下巡视打量,像是在重新观察他。李伟路吞了吞口水,他是生生把刚才句看到程燃钱包时的“这么多!”噎进了肚子里,静少女温兰也颇有些神秘的注视着程燃。

    周围片人失态,刚刚人群里有小阵“豁”的轻呼,是每个人都听到了的。

    这真是,太有了吧……

    那钱包里装了多少啊……

    有钱啊有钱……

    好人啊好人……

    蒋舟眼神不定,默不作声把钱给大家分了,给连小虎的时候,低声道,“这个朋友,可交……好好联络下……”

    就在蒋舟给长桌另头分发钱的时候,速度分明放慢了,他注意力明显放在了街道那头走过来几个穿着黑西裤,上身是衬衣副职业装扮的男子身上。

    有人问,“二娃,怎么了?”

    蒋舟低声道,“那几个就是过来和公司谈收购事宜的伏龙顾问,其个,三十几岁,看到没有,比较年轻的,叫做罗永春,伏龙大金刚之……”

    伏龙那行男子沿着街走了过来,大概也是刚刚在附近吃过了饭,路过这个烧烤摊的时候,尽管程燃努力准备往后缩,但眼尖的罗永春还是眼瞅准了他。

    然后在程燃目光下,朝他挥起了手,语气还是那种山海时候关爱晚辈的亲切和半开玩笑,“噢哟……程燃,这么快就找到小伙伴了啊……吃得好噢!行吧,我们这回去还干活呢,你好好和新朋友玩吧!前段时间遇到俞晓还跟我打赌,说没了他们那帮朋友,你过去肯定不适应,看来你好朋友俞晓这次肯定得失望了!”

    罗永春说完,就发现眼前这大帮人的气氛陡然不对了。

    大群人头点点的转过去,就像是他们曾经去国外考察时,看到的那种阵列太阳能发电,每个光伏板都能随着太阳的角度转动。

    现在如出辙,颗颗脑袋,就跟光伏太阳能板样,旋转了番,落在了程燃的身上。

    “程燃,吃得好哦……”

    “你的好朋友俞晓……”

    刚才罗永春的那番话,还在众人耳畔回荡,然后短短的时间里面,刚才还眉飞色舞,总结过去展望未来,讲述恩怨情仇,商量着如何对付那个叫程燃的家伙找回颜面的这大帮子蓉城华通总公司的子弟们,“啊!”得鬼哭狼嚎,轰!的成鸟兽散了。

    罗永春看着这么大群人避鬼样避电线杆子杵在那里程燃的情况,也是脸的懵迷,自己这说啥了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

    大封推了,说实话,这样的更新,编辑大大能给这么好的推荐不容易,是真爱啊!大家还能给我投票,虽然有时候嘴硬,但我还是要说……爱你们!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