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一座城,一个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又和山海的小伙伴依次通了电话,俞晓滔滔不绝的说起开学的情况,聊起很多的细节,提及宋时秋重夺第居然并不高兴,反倒是很失落,说没有他就像是少了个祸害,他们呼吸的空气都清新了许多,不像是以前那样被压抑的浑浊。

    俞晓还说起他们看到了秦西榛返校,语气里还有些不可思议。

    秦西榛现在在歌坛她亮相时后,就开始拒绝各种活动和采访,很多人对偶像的那种追逐的念想没法满足,导致出现过冲击音乐活动的情况出现,那次原因是秦西榛没有出席活动,有些歌迷认为主办方将“最佳新人奖”授予其他人而愤怒。

    后面还是音乐制作人兼秦西榛的经纪人陈木易出来登报和杂志刊澄清,并明确转达秦西榛只想潜心做音乐,不想过度宣传,请大家喜欢就安静等待她新创作的歌,请把注意力更多落在作品上,才算稳住大部分人。

    在唱片工业未死,港台音乐独领风骚统治华语乐坛的整个九零年代,秦西榛的那些歌曲,可以于民谣,爵士,说唱……还有在这个年代里第次出现所谓“国风”等等多种风格之转换自如,由此还得了个“百变小天后”的绰号。

    那些赖以成名的歌曲背后,她目前也在潜心制作些单曲。已经发布了两三首,程燃其实也有听到,挺顺耳,而且隐隐让他惊异,他给予秦西榛的那些歌曲,都是后世大浪淘沙后,流行音乐公认引领时的作品,这些作品其实也在反过来影响她的创作风格,并逐渐展露她特有的那种多变,各种元素都能Hold住的音乐才华,她的性格注入在歌曲的灵魂里,灵气逼人。

    有的时候看到秦西榛,程燃不可否认会有成就感。这种成就感之余伏龙的诞生样。特别是听到那些他喜欢的歌通过秦西榛的嗓音从CD机里飘扬出来的时候。

    “……你们见过面了?”

    “昨天她来了,大概找了谭庆川聊天……今天我们这里第天上课,下午放学的时候,林楚他们乐队的把我们喊到外面个饭馆去,她在那里请我们吃了顿饭。就林楚57度乐队的付潇,张琦他们……然后就是当初音乐节的时候帮她发传单的我们大院几个人……我,姚贝贝,柳英。”

    “她还问了你转学的十,找我要了你的电话……”俞晓停顿了下,“其实我觉得,她更像是来找你的。”

    程燃“唔”了声。

    “你就这个反应?秦西榛啊,现在她不是咱们老师了,已经是小天后了啊……她为了你回十难道不该激动下?”

    “激动什么啊……”秦西榛在山海音乐节成功之后,程燃那时并没有走向她而是背离人群,其实也就是并不希望脱离眼前平静生活的轨道。那是秦西榛的理想,程燃只是托她到那个位置,就要放手。至于秦西榛所带来的成就感也好,那也仅限于成就感,更颠覆的东西,他并不希望涉及。

    俞晓在那头“嘿嘿”干笑声,“不过也对,她在山海音乐节出名你出很多力气,又是帮忙怼人又是让我们发歌单的……你说老秦会不会看上你了?你是不是要提前结束处男生涯……”说着俞晓在电话那头狼嚎了声,显然设身处地想就亢奋了下。

    倒是也仅仅只是属于这个年头青春期少年的意淫憧憬,又回过正神来,“你在十见到老姜没有啊……代我问好啊,嗨,她震不震惊,没想到你会来十吧,吓死她!”

    程燃在电话里尴尬的咳了下,“要说起来,受惊吓的……是我。”

    “怎么说怎么说……”

    等到程燃解释了遍,俞晓也听得愕然,半晌后无不感叹道,“老姜不愧是老姜啊……先不说提前知晓你会来……这能让人把你调到个班去,也是手腕通天啊……程燃,你这趟十生涯,终于是要遇到对手了。不过你们两这双双亮剑,作为紫禁之巅的十岂不是要被掀个底朝天?”

    程燃笑骂,“你天内心戏这么多!”

    俞晓又神秘道,“不过话说回来,今天秦老师请客杨夏没来,说是自己早点回家做题,你不知道开学她有多刻苦,成天都埋在学习上了……这势头,很猛啊……”

    “蓉城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咱们伏龙是不是财大气粗啊,你爸有没有多买几块地盘啊……说好了,到时候咱们过来可得有地方打滚,还要建个球场啥的,到时候我带人来踢球……定啊……”

    程燃笑着挂了俞晓的电话,侧过头,就看到了放在书柜上面的那个太空堡垒SDF-1机器人战舰模型。

    这个杨夏假期送给他的礼物,程燃并带到了新居所。搬进来得空,他就拿胶水给它拼出来了。

    程燃脑袋里又浮现起道别的那天,杨夏红着眼拍他头的模样。她留下“在仍欢笑的年华别离,总好过有朝日在怨恨彼此失望”的那张纸条。

    有那么个意动,程燃想给她打过去个电话。

    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放下了话筒。

    ……

    新的清晨里,程燃在家里吃了东西,背着书包和徐兰程飞扬道别出门,下楼的时候遇到了连笏,有那么个瞬间,仿佛还在山海的那个院子里,俞晓和他走出来,外面就站着杨夏,柳英他们,大家有说有笑的穿过花坛去往车站。

    可是走出楼房,这已然是全新的环境。

    “程、程哥!”连笏显然颇为紧张,脸都绷红了。俨然不是当初朝他说着“以后我罩你”的那号人物了。

    “连小虎!”程燃笑着喊他绰号。

    “程哥,你去十啊?”自程燃身份在这院子里曝光以后,更多的信息也在他们家大人的彼此交谈,透露了出来,譬如说这程老总的儿子读了蓉城十这类的,有人说是成绩好,也有人说是有关系背景,硬塞进去的……总之现在程老总任何风吹草动,他们这些大院里就传来传去,好不热闹。总体还是要看清楚程飞扬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未来有什么计划和策略。

    看到程燃点头后,连小虎又道,“蒋舟想要跟你聊聊,你看什么时候,可以约个时间。主要是跟你阐述下误会,那天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所以说那些不当的话……”

    程燃拍拍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我知道的,那种情况下,能理解……随时可以,我也想跟二娃哥聊聊,共商大计。”

    看到程燃毫无芥蒂,连小虎就笑起来,“我就说嘛,你不是小气的人!话说回来什么大计?”

    不待程燃回答,两人出了大门口就要分道扬镳。

    和连小虎道别后,程燃乘坐三十七路车经过四个站抵达蓉城十。对于这所其实在蓉城人心底很有番地位的高来说,程燃倒并没有什么对名校的仰慕情怀。

    喜欢上个地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在那里喜欢上个人。不管是个国度亦或者座城,都是如此。

    对程燃而言,十这个地方,难得得让他对背书包上课这种事……产生了期待感。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