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一颗头颅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的事情还要押后,程燃路过些报亭和学校边具店的时候,看到了三国杀的盗版,程燃想到也该找个时间去程齐工作室那里走访下。

    目前三国杀的正版精装版价格已经打到了三十五块,简装版到了二十块,也就是目前本的价格。但摆出来卖的盗版,就有十几块,十块钱的。

    这些对于精装版的冲击比较大,简装版倒是卖的很好。这跟先前的预料是致的,盗版十块钱往下的,那质量就没法看了,基本上卡牌只是张硬卡纸,十几块钱的,可以做到达到正版的纸张质量的百分之十。这些差距主要是程燃找的红星印刷厂本就是国营大厂,制作这些工艺还是很过关的。般盗版的盗印印刷厂,涉及成本这些,自然不可能做得多么精心。

    纸张可以差不离其,但印刷的质量和些细节功夫的高低,就目了然了。般情况下,只要不是特别缺钱,而且还是希望买来长期持有和伙伴们玩耍的,更倾向于比盗版多几个钱买正版的简装版。

    这和盗版盗书的情况又不同,本正版畅销十块钱,盗版几毛钱成本,能卖到五块钱,再不济往下打两块钱。利润空间是很多的。

    然而三国杀这制作麻烦,成本也上来了,论便利性,是委实不如盗书的,而且正版的简装版也就只卖二十块钱,导致很多人干脆愿意加点钱买正版了,让很多盗版商也很是郁闷,若不是因为现在很流行这个,很好卖,很多盗版商还真不愿意动手付印,他们就不明白为什么出版方不把价格提高点,让他们盗版也有利润空间,反正其实这个东西不愁卖,罕有人不追求最大利益化的。

    程燃本身就以流行传播作为第需求,而且山海的生产也已经形成了规模,有利于成本的降低。

    现在的好处是这个市场是新兴的,带来的是从未体验过的交互玩法,市场在增长,盗版损害了正版利益,但程燃先有准备,用正版的低利润把市场控制在任何个做盗版的进来都没办法完全依靠这个赚到大钱,却能定程度上提高传播度的地步,正版虽然单个产品利薄,然而对于最早吃螃蟹的他们来说,在全国打点,面铺开了,利润是不低的。

    程燃是想把这件事做大的,他没有想过每件事都搞得轰轰烈烈,只是如果自己喜欢,那就认真做好了,这上面的利润,赚多赚少其实无所谓,真想赚很多的钱,桌游这个行业其实并不暴利。

    谢飞白那边就先不管他了,现在没功夫搭理,而他大概也在进行自己的新生活,有机会再聚好了。

    程燃后面想到的,还是那说起的伏龙竞争对手,找到黑道的事情……

    程燃似乎有听说过雷伟这个名字,但未来到底如何,很多众说纷纭的东西,本也做不得准。未来打黑除恶,倒确实是打掉了批这样的人,却也有些人漂白上了岸,或者找到了背后更树大根深的背景,契合到了高层的齿轮去……

    这倒是目前个麻烦。

    不过伏龙参与到了竞争环节里面,面对的是亿元级别的市场,这种麻烦,是必然会遇上且要应对的。

    想着这些事情,程燃在下了车后,走过庙街的路口,随着熙攘的学生人潮进入十。

    本想很悠闲的体会下眼下的人生,但这就像是艘在大海航行的船,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波澜撞过来。

    自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平静也是有人把风浪挡在了外面,这个世界其实从来都波澜壮阔。

    安宁只是人厢情愿的追求,就像是外间瓢泼大雨,而老僧对着屋檐下的古井入定,认为古井无波,外面的洪水猛兽就并不存在。

    佛经里有滴蜜糖的典故,旅人遭遇醉象堕入井,抓住株小树,上下皆有毒蛇,还有黑白二鼠啃噬树根,而树叶蕴藏滴蜜糖,旅人忘却生死,俯首舔舐,这更像是暗喻人生会经历的苦楚和生命的意义所在。

    对于程燃来说,此时十的这方天地,眼下的生活,就是他期望品尝的那滴蜜糖。

    ……

    天刚刚濛亮,随着耳边清晰踏足楼道的回响,程燃进了教室,里面人并不多,然而眼就看到了老姜的身影。

    她手支着下颌,头侧向边,秀发垂下来,桌面上放着本书,却似乎并没有看书,从目光的游移看来,似乎在走神。

    只是这个样子,那半边侧脸也足以令人望之驻足。

    “很勤奋,来的挺早啊,”程燃在她面前站定,问道,“在想什么呢?”

    姜红芍回过神,抬起头看到他,笑容在这个清晨漾开,“在想你。”

    程燃怔住。

    这清早晨的天外剑简直是猝不及防。

    不过看到姜红芍眼底那抹狡黠的笑意,程燃皱眉道,“又耍我?”

    老姜抿着嘴,不承认也不否认的“嗯哼哼……”

    然而这还是能带来截然不同的体会的。

    在这个似乎开始了某种新阶段和未知的十入学早晨,有个女孩在入学第天当你面说着“我在想你”,不管是不是随口言之,还是让心速乱了个节拍。

    “我突然想到了好好读书的意义……”程燃道。

    姜红芍笑道,“是吧,好好读书就是能够来到蓉城十,大家起齐头并进。”

    程燃摇头,“是以后能有个秘书,天天对我说这句话。”

    姜红芍:“……!”

    “以后我给你配,培养出个排来,你自己选。”

    此时教室人不多,和姜红芍这么说话的时候,有人还是抬起头来看他们,只是离得远两人说话声音不大,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看到女孩抬头,程燃跟她说着些什么,还是让人默然生出丝羡慕……

    真好啊。

    程燃前往自己位子上坐下,回过头看姜红芍。

    老姜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旁边,耸了耸肩,做了个“我也很无奈啊”的动作。显示即便程燃和她个班,但说到要做同桌,也只能是造化弄人。

    程燃笑了下,清晨的空气里,有藏在记忆最深层水泥墙油漆和墙皮的气息,不知道多少人在这幅场景里来了又离开,最后也只留存在多年以后的午夜梦回。

    从此哪怕世路荣枯见几回,最难忘记的还是当时少年意气正风发,思无涯。鲜衣怒马,欲日看尽长安花。

    ……

    这个新入学的清晨程燃和老姜之间发生的交集只是短短那几分钟的事情,像是悄然而生的泡沫,除了最先到教室的几个人,无人知晓。

    同桌张平和郝迪到教室后,早读课也开始了,张平倒是很大气的跟程燃偷偷聊天,给他这个转学生介绍下十情况,说全挨边将近二十个社团里哪个社团美女最多,说年级上的名人,什么三剑客,统治竞赛的五常之类,说谁谁谁是干部子弟,富二代,有低调的,也有高调的,惹不起的。

    说得最多的还是美女。在张平嘴里,十就好像个不断冒出美女的潘多拉魔盒,每次艺汇演运动会什么节目的时候,江山代有人才出,真是浪推动浪来。

    还有说法是在十任何个颜值大环境下上的女生放其他学校都是校花。

    他们五班现在班主任孙晖还有个著名言论是,“在十看到我们的女生们啊……就感叹自己生不逢时。”

    当然,无论美女如何辈出,可铁打铁的几个女生地位是毋容置疑的,这其姜红芍堪称首位,知名度最高,张平道,“去年我们高的时候,高二年级就有为她打过架的知不知道!只是那几个哥们儿挺惨,两拨人争了半天,咱们姜哥连正眼都没瞧上下。”

    程燃表情精彩,“姜哥?”

    “噢,你倒是不知道,很多人都以‘姜哥’称呼她,这是即敬又畏啊……”

    张平还在窸窸窣窣的时候,程燃骤然感到毛骨悚然,旁边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冒出颗头颅来,然后是孙晖阴恻恻的笑声,“张平,程燃……是吧,两个不自习就给我台上去读理解第篇!”

    全班哄堂大笑,高二五班不会只传来程燃和张平异口同声在台上念着《陈情表》的声音。

    “……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在这样名头短时间就全班皆知的那些台下哄笑的氛围,程燃看到姜红芍带着丝怪责看着他,但嘴角,却分明是在忍着笑。

    ====

    先更章,还有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