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看不够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想着姜红芍和自己素未谋面的外公,程燃就有些头疼,老姜的计划里要洗清他这个危险分子的嫌疑,肯定自己见的就是她家里言九鼎的人物,属于金字塔顶层的存在。

    虽然有老姜打掩护,只是这个人物到时候对自己这个曾把他孙女置身险地的人什么态度,还是未为可知的。

    如果越是疼爱自己的孙女,可能这种行为就越不能被接受,姜红芍虽然有所准备,但程燃还是担心她低估其家人对她的看重。

    “见你外公嘛,这也不是不可以,有条件的……”

    “吖,还有条件……”姜红芍讶然望过来,气而反笑,“那……你说。”

    “还没考虑好,要是你请我吃个冰淇淋,蛋卷甜筒的那种,或许我思路开阔点。”

    姜红芍长睫毛下的湖目注视他三秒,旋儿微笑开口,“我们现在去买?”

    “啊,累了,不想走。”程燃指了指那边的教学楼梯,“要有人贤惠勤快的帮我买就好了。”

    姜红芍轻咬下唇,片刻后,启口问前面的苏红豆罗维等人,“你们要不要吃冰淇淋?”

    前面四人愕然回头,个个想了想摇头,“才吃了饭,哪吃得下?”

    “就不要了吧,红芍,对胃不好。”

    “都不要吗,”姜红芍剐了程燃眼,“那我给程燃买去了。”

    然后她转身独自走向校门,迎着那边很多回校的人,貌美学帝的光环让人频频侧目。这头四个人有点懵的看程燃,这……什么情况?

    不会老姜拿了两个甜筒走回来,看到程燃坐在台阶上,更上方坐着马可四人,用种诅咒画圈圈的表情看着下面的程燃。

    姜红芍拿着两个甜筒站在程燃面前,吃着右手的,把左手的递给他,“你的我咬了口!”但其实完好无损,这话纯属发泄。

    程燃抬手接过去,“没关系,我习惯了。”

    后面四人纷纷虎躯震的看向姜红芍,姜红芍白了他眼,而后还是掖了掖校服上衣下沿,在他旁边的台阶并肩坐下来了。

    两人人手上个甜筒冰淇淋,姜红芍嘴角边缘圈奶白沫,望来,“考虑好没?”

    “态度不错,诚心诚意,那我暂时答应好了。”程燃吃着蛋卷,树荫遮罩,空气有热度氤氲的草腥气,入口凉凉沁沁,身边有蓝白色校服的妹子,滋味天下无双。

    但姜红芍笑意有些僵硬,“暂时……答应?”

    偏偏程燃笑着看来,“暂时答应着吧,我怎么知道你现在的表现是不是为求目的的时卧薪尝胆卑躬屈膝的权益,万盖章上印,我就看不到你这样贤惠的面了,多可惜……”

    姜红芍眼睛眯了下,“卧薪尝胆卑躬屈膝……”

    程燃笑,“怎么?”

    姜红芍道,“词用的很精准到位嘛。”

    “是不是说出了心声?”

    “岂止,我恨不得现在就给你表演勾践三战破吴都。”

    “老姜啊……矜持是种美德知不知道啊。”

    老姜吟吟道,“肯为你放弃矜持,定是美德的美德。”

    身后台阶上四人,罗维看着舒杰西,喃喃念叨,“我想吃冰淇淋,蛋卷的……”

    舒杰西喉结起伏,朝旁边让了下,面无表情,“请你自己买去……顺便给我带个。”

    而这个时候从食堂吃饭手牵手踱步过来的秦芊和袁慧群,就看到了树荫下台阶前的这幕。

    秦芊面色僵硬,袁慧群拖着她走开了。

    偏偏撞了个正着,程燃感觉身边的气息有些尴尬。

    姜红芍目光从秦芊背影收回来,轻声道,“是那个姓秦的舞跳得很好的女孩啊……怎么,我是不是阻碍到你泡妞了?”

    程燃看过来,姜红芍侧仰着头看他,脸颊完美的曲线上有道弧光。

    程燃笑了笑,“那怎么办,你补偿我?再给我去多买几个蛋卷?”

    姜红芍皱眉,“想得美……”

    片刻后眼帘半闭道,“天只能个!”

    ……

    别看十这样社团那样社团虽多,看上去跟大学样,但活动其实还是比较少,毕竟还都是高生,家教学楼食堂三点线的生活还是占主导地位。

    虽然学校氛围宽松,但大部分学生还是以埋头学习为主,除去姜红芍秦芊这样经常在主席台艺术节露面知名度高的学生,论学校里最风云的还是那些讲课具有特色的老师,譬如有数学老师节课洋洋洒洒,枯燥乏味的数学问题拿给他讲历史说故事,经常是说得人兴趣盎然,甚至不光是眼下的习题,就连些涉及大学范畴的数学问题也会波及讲到,却全程接受起来自然而然,后面有学生到了大学才会发现,原来以前十的老师深入浅出的讲过这类内容啊。

    也有拿着省高级津贴的美术老师,出口成章,讲课就像是讲段子,欢声笑语不断。

    不愧是传说汇集省内美女的学,以程燃来看,还是承认这里好看的女生比例还是比较多的,尤其是不施粉黛的青春年华,哪怕就是简简单单略显臃肿的校服,也难掩那种向上活泼清丽的朝气。

    以至于有老师上着课看到女生之间私底下说话发笑,就半开玩笑道,“耶,看到几个女生往我这边笑,我还以为幸福来得这么突然勒。”

    说到底出口成章也好,旁征博引也罢,段子个接个也好,都是用了心的希望把学生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到课堂上,有的甚至丧心病狂到问了问题后,眼看着午后的课堂间全班病恹恹的没多大回应,立即用手去搂衣服边角,“再不回答我要脱衣服了!”引得全班哄堂。

    姜红芍羽毛球打得很好,这也不怪她是羽毛球社的社长,每次下午体育课,程燃就能看到换上了运动服的她在体育馆内矫健搏杀的身影,那身影的灵动和迅疾,程燃觉得自己上去恐怕得被她把把二十分完胜。

    偏偏这天姜红芍还伸出手朝他勾了勾,和她对打的个男生抹着汗下去了,同情的看着上场的程燃。

    于是下方帮吃瓜群众们就躁动起来了,张平道,“姜哥和程哥以前的交情,应该会让着他吧?”

    下方帮牲口哪管胜负这种问题,看妹子运动本身就已经让人眼球转不过来了好不好。

    特别是身天蓝色运动背心和短裤,头发束起,体态纤细的姜红芍手持球拍,很有种夺目生辉的美感。

    程燃接过球拍,看到周围干男女生退开,都笑盈盈的看着要“单挑”的两人,程燃觉得怎么也不能让姜红芍太嚣张啊,赌上自己两世为人的判断和运动神经,不信压制不了这个小丫头片儿。

    程燃没有系统训练过羽毛球,但反应和运动神经好歹自诩优秀,也看过林李二人的宿命对决,不信那些套路就治不了你?

    姜红芍已经打过几场了,用手臂轻轻抹了下颊间汗水,朝程燃露出个自信从容的笑容,示意让他发球。

    然后程燃开打,就看到老姜在那边身姿灵动走位灵活赏心悦目,程燃如置身于个绝世女剑客背刺肾击扣杀缥缈诡异而又翩跹惊鸿舞姿般的进攻。

    程燃才明白姜红芍这个羽毛球社长实在是实至名归,她是系统训练过的,看得出每个姿态动作都舒展好看,每个挥拍都是手腕带动下的大圆弧,于是她身边是个又个圆弧,球在啪啪啪的爽快利落挥打之间朝程燃毫不留情猛攻。

    不会程燃就险象环生,虽然能凭借反应能力应上几球,但往往被打成个五比二十,四比二十,最好的次打到七比二十,就已经算是程燃烧高香了。没打过不知道,打了才发现能突破个球落在老姜那头的地面,那是何等艰难的快感。

    到后头看着她无懈可击的身影在兜那头,程燃都有些牙痒痒了。

    这场比赛毫无疑问在周围人的嘘声结束,姜红芍盈盈走过来,看到程燃揉着肩膀和脖子,微微定神,“抽筋了?”

    “扭到了!”程燃哭笑不得。

    “啊……那你事先要活动开啊……”

    “我哪知道你这么厉害……”程燃哭笑不得,指使道,“给我买水去!”

    旁边的魏舒举手,“我去给你买吧……”她纯属看不得自家女神因为愧疚为程燃跑上跑下。

    姜红芍笑道,“还是我去吧,那程燃你在这里不要动。”

    看着姜红芍走出体育馆的身影,程燃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不过望着那腰肢……看不够啊。

    ====

    月票推荐飞机火车票,统统来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