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石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太爷的身子,毕竟已经不好了啊……”柳高淡淡道。

    “老太爷在,还能撑得起这个家,就好比我,在外面,别人还要看我背后姜家的颜面。这么些年,我在外面,就悟出个道理,有实力,别人才会跟你讲道义,否则谁会跟个蚂蚁讲道义?如果老太爷有那么天倒下了,你我现在拥有的东西,别人想拿走蚕食,那就是挡都挡不住,这个大家庭,没有足够强势的接班人,最后也终会日暮西山……”

    赵玥道,“那陆炜虽然是年轻有为,可毕竟和红芍还差着岁数呢……”

    “徐志摩在林徽因十六岁那年在欧洲和她邂逅,两人坠入情,那时候徐志摩多大?长林徽因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林徽因谈吐见识悟性,连徐志摩这种见识广博之辈都被吸引!比起今天的陆姜两人如何?”柳高道,“再说,也不是说风就是雨啊,这种联姻关系,更是要慎之又慎,每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每个扣子都得安置到位,说白了,这已经不是两人之间的事情,这是两家人之间的个宏阔工程。只需要把大方向的事定了就够了,后面所剩的就是按部就班,水到渠成。”

    赵玥犹豫道,“这真的是老太爷的意思吗?你不要到时候会错了意……”

    柳高自得道,“这么多年,在姜家的肩膀上,看了那么多东西,格局和风向还是看得到的。就算老太爷不出面,姜家人,以及这个家庇佑着的人,明眼里都能看到这点,这会是所有人共同的愿望,老太爷哪怕不愿走这步,但也要顾及子孙后辈,难道真的星半点都不为后人考量?人老了,不免就会考虑延续自己血脉相关的身后事,我相信……老太爷,已经在考虑了。”

    房间传来敲门声,柳高和自己老婆停止了交谈。柳高恢复了威严,淡淡道,“进来。”

    个内勤站在门口,拨了拨耳机,然后在柳高示意下走进来,道,“柳董,前台那边传来消息,有人要找姜红芍小姐,说是她的同学。”

    赵玥和柳高都面面相觑的对了下。

    柳高皱起眉头,“同学,男的女的?”

    “男的。报名字叫做程燃……说是姜小姐安排过的。”

    柳高道,“你跟他说,这里没有什么叫姜红芍的……”

    内勤正准备出门用无线电通讯,柳高看着窗外云雾缭绕的步道那头两道身影,又起身,“不行,我得亲自去趟。”

    ……

    程燃从报国寺下了车,往上爬了截山路,宾馆迎宾主楼映入眼里,程燃到门口的时候,其实已经看到了些端倪,有些挂着罕见牌照的黑色车辆,径直通过门哨,在普通楼的公共区停也不停,径直驶入了内部公路,转过几个弯道口,去了路标牌是号楼的方向,从这里看过去,那栋楼前,停了些奥迪和帕萨特,甚至丰田越野车,普拉多和酷路泽。

    程燃径直到面对普通宾客的五号楼大堂,报出了姜红芍的名字,前台无线电通知了那边,请他在旁边稍等核实。

    没等多久,个身穿考究西装,个头近米,气度不凡,两眼精明的年男子从走廊那边迈步过来,看到程燃之后,他丝毫没有种面对小辈自上而下自持身份的端着,反倒是略带热情道,“你定就是程燃同学了?”

    程燃愣了下,不明白怎么会出来这么个人,但看样子应该是和姜红芍家里相关的,兴许是哪个负责安排事务的亲戚?

    他点了点头。

    那男子就道,“真是不巧,她今天临时有点事情,她的位重要的朋友过来了,恐怕就没有办法招待你了。不过没有关系,既然来都来了,我这里给你安排个房间?”他的目光越过程燃,程燃顺着看过去,那是号楼的方位,那里有很多等候在那里的人,点到即止,男子道,“今天就先休息,自己玩下吧,相关食宿的费用,都由我们负责了。”

    程燃看着这年男子,他神态举止乍似热情,然而那对眼睛却有着淡然和冷漠,和他表现与外的情绪完全背道相驰,这定然是个很长袖善舞的人物。想了想,程燃道,“是她让我过来这边的,能不能通知她下,让她出来跟我说两句,或者通个电话跟我说明。”

    年男子笑着道,“可以是可以,但早两人就结伴出游了……连我们也找不到她,说不定今天他们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为你好……”

    程然实在有些烦了这人的张口白言,不想听这满口谎话,径直打断了,“那我在这里等会她。”

    说完程燃就走到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去。

    年男子仿佛身功力被卸了个干净,看着程燃摆出来的姿势,他心头实则隐有些恚怒,他何等身份,不说手头上的产业和管着那么多人带来的气势,这些年经历各种场合,能这样给他甩脸色的人,还没有出现过,但想想他又有些仿佛狮子面对不知利害羊羔的无奈,不知好气还是想笑,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整理了表情,再不对程燃多废话半句,转身走了。

    片刻后他来到了二层楼的位置,看到程燃在大堂那里坐了会,最终起身出了门去。他脸上的肌肉才跳动了下,从鼻腔里传出轻淡“呵!”得声。

    ……

    姜红芍和陆炜走了圈步道,陆炜其实讲得最多的还是在美国的经历,那些曾经与姜红芍和她小姑起的事情,譬如说起四年前姜红芍小姑带她过来,他请他们吃国城餐,结果姜红芍小姑说比不起大纽约,更无法和加州餐相比的吹毛求疵。亦或者说起小时候景山四合院,小不点的她骑在他脖颈上去摘李子的“亲近”往事。

    陆炜发现姜红芍心不在焉,想尽量和她多增加些话题,他也有些不明白,四年前她和她姑姑来宾大的时候,眼神里对他的那种探究和崇敬,怎么如今,再也看不到了?

    甚至他们逛步道的时候明显途过半姜红芍的步伐就在加快,陆炜微笑着跟上,后面也没有再强行找话题,到得结束的时候,姜红芍跟他告了个罪,先行走了步,去往前台。

    陆炜只是远远地看着,并不上前询问她到底有什么心事,也不欲探究。他知道有些事就在那里,不会以外部的风吹草动,而发生丝毫改变。

    ……

    姜红芍问到经理的时候,那位李姓经理就道,“刚才确实有个男生来找你。是柳总接待的。”

    “他人呢?”姜红芍急问。

    “刚才说在大堂等你,结果后面人走了。”

    姜红芍转身就跑,跑出三号楼别墅,沿着地势蜿蜒,内部公路奔跑,空无人的道路上,只剩下女孩快速掠过的身影。

    五号楼距离三号楼数百米,姜红芍的脚步踏碎午后的蝉鸣冲到了大堂里面,有人看到她撞破了这里的寂静,她长发有些散乱,她目光在四处搜寻,扫没有踪迹,转身又出了门。

    她呼吸已经有些困难,但是这个时候胸腔里传来了剧烈运动难受的钝痛。

    五号门距离岗哨门还有几十米路途,女孩长发散乱,汗水打湿了背脊,冲刺出了大门,突然身子震,停住了步伐。

    她忽然就看到了坡道下面,正坐在块石头上,手肘搁在膝盖上,捏着手上个手机的熟悉身影。

    他就坐在那里,仿佛和身后的石头融为了体,分不清彼此。

    姜红芍持续奔跑后的胸腔里钝痛加剧,仿佛某处粘膜不堪重负撕裂开来,眼睛有些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