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太平世界最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程燃存着让父亲的伏龙公司参股进来也有自己的打算,伏龙拥有很强大的现金流,融资运作虽然扩张很快,但也有资金链的系统性风险。背靠伏龙这棵好乘凉的大树,未来在很多用钱问题上,会有大大改善。

    最开始的费用没有太大问题,来本身伏龙会有扶持资金,专门给予这些单独开发产品的项目组,前期的服务器带宽之类,就可以直接蹭伏龙的服务器,节约资金了,同时还可以堂堂正正的把程飞扬的李明石以及部分工程师据为己有。

    程燃告诉李明石最好十天后给自己个初步的程序结构,因为知道第代到往后无数代的这个事物是个什么模样,于是在第个设计要求上面,就已经尽量细致的给李明石说到了点子上。

    说到底第代这个软件其实更像是个“小玩意儿”,并不复杂,硬性的要求大概就在于服务器的搭建布设上面,李明石连带着他的团队,在有框架下十天完工,都已经是大材小用了。

    当然个初步的东西出来,程燃还要持续进行改进验收,以达到他所要求“完美”的水准,再行发布。

    于是两人这段时间的电子邮件来往,经常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对话。

    “界面没有质感,不立体,重做。”

    “好了。抓狂……再让我重来我掀桌了啊!”

    “上线要有咳嗽和敲桌面的声音,这个苟延残喘的咳嗽是怎么回事……不要上找素材,自己录。”

    “默默把掀翻的桌子重新拼起来,咳嗽我录了上百次,现在吃润喉糖,你要不要来颗,冒昧得觉得这次录得有十份不那么‘苟延残喘’,选份吧。”

    “卡通头像不够,能不能再找些素材,实在不行让设计师画,要给用户足够多的个性选择。”

    “好了,设计师请了两个,杀了个祭天。还不行就把剩下那个杀了,他现在跪着等你批复。”

    “不要太多的功能,太多的功能会分散它的功能属性,它就是个即时通讯软件,现阶段不要求它太复杂。”

    “事不明。目前的类似软件,都加了很多功能,譬如电子邮件,络硬盘,我们真的不需要这些功能?从产品角度没对方有竞争力啊。”

    “简单易用就是它最大的竞争力,李哥,这世上再没有比简单明了的达成用户需求,更能直渡宝山的途径了。邮件系统以后有需要,再行加入。”

    “可以,这次应该完美了,从头到尾我都有个疑问,你是哥还是我是哥,为什么从头到尾我像是交作业的,你才是改卷老师?”

    “我不是改卷老师,我是老板。”

    “老板,我现在提着两瓶啤酒过来,咱们练练?”

    楼顶的天台上,李明石和程燃人手持瓶啤酒,李明石手肘靠在护栏上,朝外面看着,二环路上车水马龙。

    程燃看着李明石拎旁边塑料袋里的酒,块钱瓶的蓝剑,看着李明石原本是深蓝却已经洗成浅蓝的衬衣和牛仔裤,道,“这么有钱了,也不拾掇讲究下?”

    李明石的防灾系统上线,引起各单位采购,成为推广典型,伏龙目前的资金来源很多都来自于这套系统的销售,程飞扬给了他奖励,约是上百万,虽然伏龙工资蛮高,但这个让人眼红得啊,定程度上造就了现在伏龙内部门心思搞研发,以他李明石为榜样。

    李明石笑,“家里婆娘懒,将就了。我们个搞技术,个搞工程的,忙起来她比我还蓬头垢面,所以这不,连孩子都不敢要。”

    程燃倒知道李明石老婆,是设计院的,短发,人长得倒是很清秀,但穿着打扮和李明石如出辙,都是衬衣牛仔裤,这家子,都是副工科装扮。

    想到李明石吹嘘自己在大学时期写情书的“威名”,程燃想想有趣,道,“嫂子也是被你情书打动的?”

    “正相反,”李明石脸愁绪摇头,“我的情书到她面前,被她抬笔划,批示‘逻辑混乱,什么春风十里不及你,先不说十里,二百三十里能不能和我比,动词怎么和名词相比,关键此诗出自杜牧给妓女的赠别,你把我当鸡啊!’”

    程燃瞠目结舌,半晌后道,“嫂子牛……不敢惹不敢惹。”

    “是吧……”李明石却罕见露出赧然笑意,“但我当时觉得,哎,这个女生不错,很特别!所以这么就追上了,两个人恋爱到结婚,回想起来……浪漫没怎么浪漫,情话没说过几句,我写的情书能说的话,在她面前好像通通不管用,整个过程也没什么能记住的,更像是打了场仗。”

    程燃嘴角动了动,却又道,“也许你们的状态,也是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程燃不敢说最好的爱情应该是怎么样,兴许是赌书消得泼茶香,也许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可以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也可能从此君王不早朝。但也许也可以是这样和个人,回首百年身已过,白头银丝犹不觉。

    “但唯独有次,她终于说我说出了这辈子她听过最好的情话。”

    程燃意动,想着不简单不简单,怎么也得学学,给那个谁谁谁要不姜红芍用用?

    李明石咕噜咕噜喝了口啤酒,道,“那是洪灾来后,我听调命去危险前线坐镇抢修系统,看到了很多分离和永别,后来回家,那天晚上,我跟她说,‘不要死,我们要好好活着。’”

    程燃默然无语,李明石酒瓶子递上来,清脆碰了。

    “金牛宾馆接受省政府表彰的时候,那天我没喝太多酒,我想着这酒应该和你起喝。我到过现场,看到人类在天灾之下的渺小,但技术,给了我们能够抗衡天地之威的丝可能。我看到军车在山沟间穿梭,山洪过,空空荡荡。我看到个男人,被救之后,又返身游回,次次去潜那栋被淹的瓦房里,把他拉回冲锋舟,他语无伦次说找老婆,哪怕是尸体。我看到个老将军通红着眼把当兵的儿子亲自送上抗洪前线的火车,也不知道他回不回。我看到唱着冲锋歌的人们,用极端原始的方式手牵着手迎向洪峰,哪怕去不回。”

    “我听到过那些歌声,它们响彻在山林,响彻在暴雨洪涛,尽管它们都将不会流传下去,人们会淡忘……但我听到过。”

    李明石指向前方城市的车流,他红着眼睛,“每当我觉得我也为这样的事情做出过贡献的时候,我就发自内心的骄傲。”

    “有很多人的生命,是我救的,也是你救的。也许没有人知道,但那无所谓,无名英雄那么多,不缺我们两个。”

    “程燃……太平世界真好,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业,爱自己所爱的人。活着,哪怕活得像是执着的傻瓜,也是很美的件事。”

    程燃点点头,忽的被李明石揽着脖子,啤酒瓶双双碰了下,李明石大口大口喝酒,程燃小口啜瓶口,他知道李明石这顿酒,是早想和他起喝了。

    这样以天为穹以地为桌,也不赖。

    ========

    七月,求票。

    从明天起,尝试着提下速。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