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起眼的罅隙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吗……那你娶我试试啊。”

    晚间,姜红芍的话,就像是绝世剑客,在这个深秋凉沁的夜里,递来剑,倏忽而至,惊鸿乍现。

    电话那头短暂的停顿,程燃回过神道,“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害我……”

    “我打死你哦。”

    程燃眯着眼道,“我要是说好啊好啊,估计接踵而至的就是‘开玩笑你也当真啊’,或者‘不符合法定年龄说了白说啊’这类话。你说你是不是套路我?”

    姜红芍呵呵道,“变聪明了……不好玩。就算符合法定年龄,也不要想太美。”

    “你知不知道这么挑惹很危险噢姜红芍同学。”

    “啦啦啦……红星闪闪,放光芒……”

    姜红芍哼了小段曲,正声问道,“你最近有什么事吗?”

    “怎么了?”

    “总觉得你有点心神不属。”

    “新学校,新环境,总需要时间适应吧。”程燃不是超人,有时候想着天行道馆,想着CQ,甚至还想想程飞扬伏龙的大局,也难免心里不装着事,不过姜红芍,平时在学校里好像不分神,但对自己其实观察得挺仔细的啊。

    姜红芍听程燃的语气,最重要是好像并不低落,就不像是前段时间报国寺那事的影响,心头稍定,道,“那以后午,吃过饭就在教室里,你有哪些知识点不明白的,我给你讲。”

    听到程燃那边不作声,姜红芍问,“有问题?”

    “倒是没有,”程燃说着,果不其然最后没个正经,“只是待遇会不会太好……年级第啊,要是答应了,会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很多人追杀?”

    “浮夸了啊,程燃同学。”姜红芍笑起来,懒洋洋道,“遭遇哪有那么惨,最多生活不能自理吧,放心,有我大鱼大肉,就不会少你口粥,养得起。”

    “……”程燃,“您心地真好。”

    “没办法,做人要表里如嘛。”

    ……

    于是接下来十很多学生就体验到了让他们捶胸顿足的幕,午饭后经常能看到程燃和姜红芍在个地方吃饭,当然往往这种时候更多的是有同个班的魏舒,赵丽琳这几个和姜红芍关系不错的女生,其次有时候也会有马可,苏红豆他们的加入,张平也跟着程燃,感觉挺好。

    最关键是午饭后回到教室,姜红芍就会跟程燃起做题,刷试卷,多得是当天上午布置的科目作业,不过姜红芍在做完后,会看程燃在哪些题目上卡壳,这个时候就会给他讲解,午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人过来找她,好像是社团或者学生会活动上面的事情,但姜红芍都委托他人安排,实在不行也就推掉了。

    有次拒绝学社团活动的时候那个社长愣了下,透过她的肩膀往教室里看了下,看到程燃在她的座位旁边,抬起头看他们,笑了下。这个最初因为每个星期会有段时间和姜红芍共同做事的学社社长,也很爽朗的冲他洒然笑,只是转过身去的时候,怅然若失,觉得青春里,好像缺了块。

    同时他又有点羡慕,那个叫程燃的男生,定看到的是最好的风光吧。

    程燃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姜红芍的侧脸,看她解题认真的模样,看她注视到自己目光偶尔抬头瞟自己眼色厉内荏的模样,看她在体育课以及羽毛球场跑操打球运动的样子,沾湿了汗水的发丝会在耳畔悬浮,有时候闪闪发光。

    夕阳下的球场,她驻足在那里,红彤彤的光芒晕染了她的脸庞,这幅情景似曾相识。在曾经不得不离别的山海,以及如今重逢的蓉城,也许还有未来的很多个时段,程燃有时候也会生出股冲动,希望在那样的每个时段里,注视着这样的她的,都是自己。

    这样的冲动很难得。放在前世人生,少年青壮年的此类冲动也许很平常,但大多做不得数,很多时候也只是年少时期慕艾心理的种激素调节现象。

    正因为重新再经历世,过尽千帆皆不是之后,程燃才有些讶异于这股子来自灵魂的悸动,究竟是多么珍贵的种事物。

    勇气这种东西,好像在演义和电视里,往往被描述为千军万马面前的骑当千,面对强敌的冲锋陷阵。而置身俗世的生活,才明白,冷眼渡世人很容易,但参与进个人的人生,才是莫大的勇气。

    要不然颠倒流离万劫不复,要不然相濡以沫柴米油盐。哪种,在有的人看来,都是画地为牢自讨苦吃。

    人生如苦海,逆旅更需勇气。

    ……

    程燃和山海伏龙院子的联系并未断,基本上可以保持每个月都有书信和电话来往,这个月里,打来的电话,俞晓就说起了知道他在十排名情况的事情。程燃倒不意外,方面程飞扬会把成绩情况跟身边人说说,闲聊的时候谈及自家孩子,大家都会有共同的话题。

    这些很多也是以前老院子的人了,有的只是自己过来了,家属还是在山海,只是在这边办公,两个星期回去次,两个院子之间很多事情都是共通的。

    俞晓对程燃成绩的态度倒是已经很不错了,相反对于他和姜红芍的进展是更为关心的,往往会问,“到哪步了啊?”“牵手没有啊……”“你小子真的是,太磨叽了。我给你说,我是没能去十,我要是去十……和老姜的关系,也就没你什么事了。”

    “山海这边,那是哥们儿让了你知不知道……我家里有瓶乐百氏奶,以前老姜给我们投喂的,记不记得。当时给你的是矿泉水,我就得了那瓶奶……有那么刻,我跟你说,姜红芍那次对我是很认真的。瓶子我还留着的,这是个见证,哥们儿当时没回应,是让了你的……”

    程燃干脆挂了他的电话,又响的时候,他接起,里面的声音是杨夏。

    这个从小就已经再熟悉不过的女生那种略显盛气夺人的声音响起,“程燃,听说你这次十出成绩不怎么样啊……麻烦你用点心好不好,你好歹也是我们山海第名过去的。我们平时被老师拿十绵的学生比得还不够吗?”

    “很多人心里是不服气的,你在十,有的人是通过自己在十的朋友直打听着。你这次成绩排名,我们里面都传开了。姚贝贝还听办公室里的老师说起你,是我们的谭庆川和就是以前教三班的‘蛋头’,感叹十就是不样。类似老谭这样,多少人其实对你寄予期望……”

    然后杨夏拖长了点声调,喃喃道,“十啊,全省都知道,美女如云啊……人家氛围休闲,是人家有本钱,你也跟着松懈,是不是都走不动路了?”

    听着电话里的数落,程燃摇头微笑,杨大小姐的脾性,似乎如既往。

    ……

    十月三号,和李明石约定好的时间里,CQ的第版通过检测和修整正式成形,服务器设置在伏龙的蓉城数据机库里,程燃如期和李明石团队将软件往各个大学的BBS论坛上面发布,其实这方面驾轻就熟,李明石团队里有西师大学毕业的,蓉城理工的,南开的,华科技的,也有北京的,李明石还通过了自己个在清华论坛做管理员的研究生师哥帮忙,在水木论坛提供了置顶下载推荐,其次又放在些开发者论坛和娱乐论坛上面。

    程燃还联系了谢飞白的小叔谢乾,希望他在四通门户站上帮忙刊登CQ的广告,钱不是问题。结果谢乾问了下,这是他开发的?程燃如实相告,谢乾在那边说,“那还用啥钱,自家侄子搞出来的东西,最好位置,给你推荐周。”

    程燃有些愣神,这也是在这个时代,其实四通通过今年对世界杯的报道,流量提高了很大截,每天访问人数超四十万,大概是全球华人站规模最大的。如果是后世的那种流量,推荐周,这就很可怕了。

    写过谢小叔过后,程燃和李明石团队从容不迫的坐着这些事情。

    目前的噱头就是可以通过这个上寻呼软件,直接把信息发送到个人BP机上面接收。此时虽然手机这种事物已经在时代体现出先进性,但BP机因为进入九零年代开始大量的铺货,仍然是目前个人通讯的主流,今年的波导年就生产了寻呼机百多万台。能够通过电脑拨号上和软件实现与BP机的通信,这在这个时候算得上是种很科技感的体验。

    这个小软件,就这么开枝散叶。

    这在当时,仅仅是朵再微小不过的浪花。

    程燃没有用自己100101这个所谓的“创造号”,而是另外注册了个号码:225628,然后把这个软件介绍给了姜红芍,顺便帮她申请了个号码,老姜家里有电脑,这个星期天,窗外树影婆娑。

    开着的电脑传来恍若隔世“滴滴滴”的声音。

    程燃坐在电脑面前,看到那个女性“音速小子”的卡通图案闪烁,点开来,号码是278866的消息框弹出,那头是行字,“就这个聊天软件啊?”

    程燃键入:“是了,可以改昵称的。”

    “哦。”的回复过后,条消息传来,“用户278866更改昵称为‘姜弹簧’。”

    程燃点开修改昵称:“程大锤。”

    弹出框消息传来:“络世界,我们来重新介绍吧。”

    “你好啊,美女,我叫程大锤。”程燃笑了笑,键入。

    “你好呀,帅哥,我叫姜弹簧。”模仿着程燃格式回应,姜红芍抬起头来,浣花溪的别院二楼,鹭岛小洲泛着粼粼波光,她踩着双软毛拖鞋,端起桌边红茶,捧在手里,浅啜口,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阳光透过林叶照进屋子,洒在程燃的身上,有些温暖,光阴凝练。

    时代波澜如潮,这幕在这罅隙间,毫不起眼。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