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必等我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照新闻其实就是个爱好新闻社团的作为,学校的多媒体室外面挂了个投稿箱,每隔段时间社员拿钥匙打开信箱,把投稿信件给整理起来,结合校园热点编排内容,加上学生的投稿,在多媒体教室的电脑上打字排版,而接下来只需要跟多媒体室老师交代声,申请点纸张,利用多媒体室的打印机,份校园内部流传的小报纸就成形。

    这上面的内容,是没有老师参与的,甚至有时候老师之间也会过手翻翻,感慨下学生时代。

    程燃注意到有份传到了姜红芍那边,同桌魏舒碰了碰她手肘,然后给她看了报纸,姜红芍手拿着报,眼睛注视着那版排行榜的内容,笑了笑,报纸还给了魏舒。

    她手还持着笔,继续写字。似乎这些内容,对她来说引不起兴趣。

    下午放学,姜红芍并不忙着离开,而是走过来问程燃,“午那道题,想明白了吗?”

    午他们做了些题,最后道函数题,姜红芍讲解到半,差不多就是上学人陆续到教室的时候了,程燃也就说自己先求解,显然下午的时候她还惦记着,这过来询问。

    程燃点点头,“还是介值定理在趋向无穷时为正,因此0为个极小值点。从这个方向突破,就能求得解了。”

    姜红芍道,“是啊,其实这题求出函数在负无穷到某个值x为单调递减,某个值x到正无穷为单调递增。函数X为0就出来了,但问题是求得这里最多得到三分之二的分数,这题还有个小尾巴,你也可以认为是陷阱,就是要证明函数在X时候的值不能小于零。如果心思不够缜密,这里就会丢分。”

    这题对普通学生来说就是个难题,对于好学生来说,就有尾巴陷阱,但在姜红芍面前,出题人的点小心思都漏不过去。

    程燃不失赞赏笑道,“年级第就是年级第,等闲出题人的设限根本绕不过你,明察秋毫啊。”

    姜红芍象征性笑笑,把随身的个笔记本拿出来,“这上面有四道物理题,我最近刷题的时候觉得很有代表意义,这是江苏的试卷,电磁上面新的出题方式,两道我解了你可以参考,两道你回去看下,如果还能举反三,以后这种类型,大概就难不倒你了。”

    小本子是姜红芍的“武功秘籍”,总结些题型的东西,到了她这种程度,出题人只要露出苗头,她就能知道道题想要考什么,应该用怎样的方法和步骤来求解。

    这些该是归纳见惯了多少门类的题目,才敢论断?

    而用笔记本记录代表性的题目和解题思路,这是她直以来的学习习惯,初三毕业前夕程燃就见识过了。

    程燃翻开看了下,不光字体,排版,构图,可以用艺术来形容,就算是在制作了三国杀的程燃面前,姜红芍这份物理题的摘抄解答的手书,看着就让人觉得笔走龙蛇,兰心蕙质。

    只是看着姜红芍的目光,程燃拿着她还带着馨香的笔记本,道,“就这么怕我追不上你?”

    姜红芍愣了下,道,“并不是啊……其实我觉得你很聪明,就是有时候会大意。如果能把细节注重好,下次会提高的。”

    老姜也不总是古灵精怪,也会有这样诚恳的面。

    已经放学了,教室里剩下的人寥寥无几,还略带温度的缕夕阳余晖穿过有很多划痕和年月斑驳的玻璃窗,照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光痕在渐褪,但姜红芍的眼睛却很明亮。

    程燃突然动了想看她局促的小心思,道,“我108名啊,别人也在进步,我再提高,又能高在哪去,和你第名比起来,隔着好几座山峰啊。”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这句话很好,不是么。”姜红芍道。

    “话是这样说,可就算登山运动员,哪怕意志坚决,也有天赋好差之分,体能强弱之别,我可能费尽心力能征服这座山,可对于些人来说,已经征服了好几座大山了吧。”

    姜红芍道,“我会帮你,甚至……可以停下等你。”

    程燃看着她,她的瞳孔被光染成琥珀,晶莹剔透。

    程燃道,“我原以为你很成熟,怎么说出这么不成熟的话?你不是个人,你身上还有父母,甚至家族的寄望。你停下来,他们怎么办?而且陷我于不义,我这么自私啊?”

    “什么跟什么呀……越说越离谱,”姜红芍笑,“我是说爬山的话,停下来等等你这个菜鸟,顺便休息看看风景,不好啊?”

    “我也说的是爬山啊。”

    程燃看着这个光影遗世独立的女孩,笑道,“你尽管往前走,不必回头。看我能不能弯道超车到你前面去。”

    姜红芍副乖乖巧巧的样子点点头,“好啊好啊……我等着呢。”

    在程燃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姜红芍的手掌五根纤指伸出轻轻拍捋了两下他的头发,“前提是,程燃同学,先脚踏实地,把今天的题回家解了吧,明天我检查噢……乖。”

    程燃眼珠放大的时候,她的手又像是猫样敏捷的收回,不待程燃反应过来,就这么背着包转身,身姿袅袅出门去了。

    ……

    浣花小院。饭菜已经做好,李靖平来蓉城开几天会,所以这段时间都有回家,姜红芍还没回来,他和妻子坐在小院外面,面对着潺潺流水。

    李靖平终于开口,“上次峨眉山,陆炜到来,真是爸的意思?”

    姜母点点头,“我爸从他小时候就很喜欢他,这点你不是不知道……”

    李靖平沉默了半晌,道,“爸的身子……”

    “柳高说在峨眉山的时候挺好,但往后肺病又犯了,这边医疗条件有限,医疗组还是让他回京城去治疗了……”

    话题有些沉重,李靖平道,“爸是不希望自己有天离开过后,腥风血雨吗……”

    “爸的眼界格局都很开阔,我想他肯定已经平静看待生死……但也有些事物,可能也会是他的牵挂……大哥那边,你我,还有红芍。”

    李靖平道,“有时候觉得,咱们家红芍,其实肩膀上的担子,挺沉。像是你以前都不用本名,单化名个“薇”字,但你那时候还有大哥,爸身体健康,还不用想太遥远……可这种时候,红芍,可就担负起了太多的东西。”

    姜母轻声道,“这个世界上,个人不能选择的只有两种事物,为出身,二即生死。”

    “谁叫红芍……是出身自我们这样的家庭呢。重担,只有她承受着,作为父母,有时候觉得,既不亏欠她,又亏欠着。但她的懂事和成熟,让我这个做母亲的,有时候也觉得……有点心疼。”

    房门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姜红芍进门,和他们打了招呼,换鞋去她的房间放书包了。

    李靖平夫妇适时停止了交谈,起身回屋,姜红芍出门,洗手上桌。

    李靖平就着好菜,搓着手从酒柜里取出瓶地方上的高粱好酒,在姜母的瞪视下,他又向姜红芍控诉,自家女儿到底还是最亲的,帮忙说项,姜母才不得已放他只能喝二两的酒盅两杯,再多就不行了。

    李靖平得逞般冲姜红芍眨眼,饭桌上,又进入了其乐融融,仿似普通家庭的温馨时刻。

    ====

    ====

    感谢“梨神的爱护”,“我爱朱力锋”“俺们屯的音乐小匠”“据说昵称不满十二字就亏了”,“下任储君”,“弘888”等兄弟姐妹的打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