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立于晨曦之地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毕竟是风头正劲的著名专家讲座,高高二年级还是有老师组织学生成批前往,高三学生因为学习压力般不鼓励参与这种活动,然而十学生在这类讲座活动上的积极性不容小觑,所以到场的人挤满了阶梯教室,甚至连偌大报告厅两侧过道都密密麻麻都是人。

    最前端两侧都有记者,个刚入行,个年龄稍长,后者给前者说起这种名人采写,换来的销量提升是实打实的,销量意味着广告收入任务和绩效奖金,这其实才是死工资上面的主要收入来源。新人不断点头,听他说个要注意的细节。

    逸夫楼外,孙萧的车停在不远处,有个助理陪同,旁边是十副校长张树,被学生称作是“张狱长”,深恶痛绝之处在于经常带着保安抓学校谈恋爱,踢足球踢到隔壁大楼公司的,楼道和厕所抽烟的。所以他不在学校逛悠的时候,是这所学校最为自由的时刻。

    这个时候远远听到逸夫楼里面的喧杂声,张树对孙萧道,“看来孙主任今天很受我们的学生们欢迎啊。”孙萧来学校讲座,他作为校方领导,还是该出面接洽下的,毕竟眼前这个人明面上还挂着少年儿童研究杂志主任的头衔。

    这种场面孙萧其实也已经见怪不怪了,此时老神在在道,“十是蓉城乃至省内最好的学,我相信这里的学生,对于如何发现找到并解决自己的不足缺陷,获得进步成长……是更为积极的。我去过那么多学校,十还是不错的。”

    张树表情有些僵,心想这话啥意思,虽然那帮小兔崽子确实不省心,可我们的学生没那么多缺陷吧,但碍于眼前孙萧的名气还有目前对方以“犀利言论评判国教育”著称的教育专家的这副名声加持,这丝不快还是闪而没,五指向前挥了挥,原先有的笑容倒是没了,有点公事公办,“那就请吧,孙主任。”

    程燃在人群,头顶上的白炽灯管明晃晃的,上面结了些蛛,最下方的门旁边,还有那种木棍子绑高扫蛛的扫把,其实这个时候的阶梯教室和后世很多高大全学校明亮整洁现代化的设施没法比,十也算是国家级示范学了,设施在省内学前列,但此时的阶梯教室,还是显得老旧。

    五班属于被班主任强制到场听讲座的班级,程燃夹在周围学生间,四周围无数人头翘首,空气流萤纷飞。

    程燃看到姜红芍在前面几排,身边都是魏舒等朋友,程燃看去,她也目光回扫,两人对上,人潮熙攘间,同时笑笑。

    张树走进来,面朝偌大阶梯教室,简单讲了下孙萧专家的讲座开场串词,在他带头的鼓掌声,孙萧走入进来,张树和他握手,旁边有摄像机录像,工作人员相机拍照,随后张树走到前排给学校些领导预留的位置上去了。

    孙萧西装革履坐下来,阶梯报告厅里声音就小了下去。双双学生目光注视着他,抿着嘴唇,本身他的章当时就引发了轰动,很多报纸竞相转载,又随即出书,借着名气势头,他的著作在各大书店都是畅销榜前列。

    很多十学生是听过看过他的著作内容,有的是直接看的报纸,有的是从自己长辈父母耳提面命间知道他,此时都是心情复杂。

    孙萧目视全场,然后开口,“改革开放进行了二十年,我们的物质生活已经逐步充足,但精神世界,却是极为匮乏的,特别是我们今天全社会都该反思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不如发达国家的孩子,人家国家比我们穷吗,没有,比我们富得多!可为什么,他们的青少年,要比我们吃苦耐劳得多,为什么比我们有竞争力,这就是今天我要跟大家讲的内容,批判思维!我们没有!”

    孙萧这先声夺人之言,全场静默,很多学生第时间感觉胸口闷得慌,不服气,不甘心,却又想听他继续说什么。

    孙萧此时却没有紧绷着面容,而是突然松懈笑,看向全场,“大家不服气吧……学生朋友心里面肯定不舒服,但我为什么这么说?”

    孙萧笑容敛,犀利道,“我们都知道欧洲童话故事《白雪公主》,大家从小就听过,对这个故事,有什么自己独特的想法吗?我的个朋友,在美国,问了她的孩子和几个伙伴,得到的答案五花门,有的说,‘白雪公主受到继母虐待,她应该反抗,报警,而不是选择逃跑。’也有的说,‘皇后骗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她应该要被警察抓起来,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我们呢,国内的孩子都觉得白雪公主的故事很美好,王子与公主肯定会幸福地在起。可美国的孩子却能从这个简单的童话看到事实的本质,敢于揭露与批判,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还有我们国的‘孔融让梨’,在美国的课堂上,被批驳得体无完肤,美国的孩子说‘这个故事鼓励主观武断,剥夺了民主,这是错误的做法’!

    “他们说‘扭曲自己的**去赢得赞扬,这是种不健康的心理行为’!你们看,当我们还在宣扬谦让、隐藏自己的**时,美国的孩子却意识到这项举措不民主,不值得推崇。”

    “美国老师对培养孩子批判性思维的重视,他们在教学的时候,从来不会执着于书本上的字内容,说书上的定是对的,即使是老师自己在课堂上说的话,也会允许学生们有不同的意见,鼓励他们挑战权威,大胆说出自己的观点。大概就是这份包容性,让美国的孩子从小就敢于思考,他们不怕犯错,也不怕提出质疑!”

    台下面,些十老师以及校领导面色凝重,陷入自责反思,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乃至全国的教育,好像都进入了个误区。

    程燃不得不佩服孙萧这样的“教育专家”煽动力极强,全是似是而非的道理,但每个角度都能攀附引申出自己的观点,打击对立面的“靶子”。

    这虽然是孙萧的言论,但从另个程度上来说,这个世界很多事物,莫不是如此。

    就好比孔融让梨,可以是脉脉温情的谦让明美德,却也同样可以被攻击成“隐藏自己**”,言下之意就是让梨之人暗藏其心可诛的丛林法则,而不真正是美德的体现。

    最杀人的不是刀剑,而是言辞。最撩拨人的不是情话,而是猜疑。

    仔细听,仔细看,这个世界上,报纸间,媒体上,国家与国家冠冕堂皇的辞锋,政治斗争的旗帜阵地上,那些看似绚丽的主张,主义,教条,言论之间,其实莫不是隐藏着无数的动机和目的。

    不是说掌握着真理的人是少数,而是真理换了位置和旗帜就会变成歪理,这世上歪理邪说如此众多,再加上人说人话,鬼说鬼话,被各种偏执狭隘的思想裹挟的人群更是不计其数。人们更偏向于倾听对自己有利的事物,所以哪里唤得醒!?

    这才是孙萧这样的人大行其道的原因。

    所以这世界哪里需要巴别塔,诸神何须惧怕,真正的巴别塔,就是屁股决定思维的人心人性。

    ……

    程燃记忆,也正是因为孙萧当年的这套言论,媒体是铺天盖地以“垮掉的代”声讨零九零后,甚至衍生出各种讥诮的说法,“小皇帝小公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关键是被这种说的时候,很多人心里只有羞愧,只有抬不起头的自责,只有那份自己不如外国小孩的爱国心。

    台上,孙萧口若悬河。

    “日夏令营的较量,日两国孩子人人负重20公斤,匆匆前进着。他们的年龄在11-16岁之间。根据指挥部的要求,至少要步行50公里路,而若按日本人的计划,则应步行100公里!”

    “国孩子叫苦不迭之时,纷纷偷懒,国漂亮女孩生病,见医生就瑟瑟发抖,最后不得已,她被送回大本营,躺在席梦思床上,品尝着内蒙古奶茶的清香。日本孩子也生病。但他放下包他不放,坐车更是不肯。说:‘我能挺得住,我定要走到底!’”

    “日本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驱车赶来,看望两国的孩子。他的孙子已经发高烧天多,许多人以为他会将孩子接走。谁知,他鼓励孙子后毫不犹豫地乘车离去。国少工委干部发现道路被冲垮,马上把自己的孩子叫上车,风驰电掣地冲出艰难地带。”

    “日本孩子点篝火煮饭各种花式,国孩子以为会有人把饭送嘴里,结果没有,只能哭怨叫屈!”

    “日本人愿意花钱送孩子到国外历险受罪。国孩子生存意识太差!”

    “野炊的时候,凡是又白又胖抄着手啥也不干的,全是国孩子!”

    “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想起了那个澳大利亚著名的‘糖果实验’,同样是5岁左右的孩子,有近66.6%的澳大利亚孩子都能等到15分钟再吃,因而吃到更多的糖果,而70%的国孩子面对诱惑无法坚持,选择了提前吃糖果,最终只吃到了很少的糖果。有研究证明,那些能够抵御诱惑自我克制的孩子,以后的发展,要比无法自制的孩子好,因为他们更有节制力和忍耐力。”

    “全球在竞争,教育是关键。国的孩子在世界上不具备竞争力,国能不落伍?”

    从头到尾,孙萧这赖以成名的日夏令营较量,通篇都在讲国的教育、国的家长,可实际上每句话,实际效果都把苗头对准了这个时代幼小的零九零后。

    总体思想是,80后坏了我们的事业,丢了我们国家的人,他们之所以如此垃圾,被日本人看不起,不具竞争力,未来要垮掉,是因为他们的爸爸妈妈对他们不够狠。

    故技重施,仿佛历史重现,看到四周围十学生眼睛里透露出愧疚,惭愧,低沉,程燃准备起身,他已经不打算再听下去了。

    结果,只手在场间黑压压尽是人头的阶梯教室,突兀醒目举起,然后个声音在孙萧停顿的间隙,忽然响起。

    “孙萧先生,你刚才说希望我们有批判思维,所以希望你能理解我此时的疑问,日孩子夏令营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有点我不理解,根据你之前的描述。古代骑兵日奔行百里,就已经是极限了,红军飞夺泸定桥,日夜兼程换算下来也就十公里,我外公跟我说,抗美援朝美军机械化部队推进日百公里就被称为奇迹,但你所说的夏令营小孩,每个人负重二十公斤,以军人的负重标准,天步行五十公里?而且日本小孩他们最初制定的计划居然是百公里?”

    无数人偏头纷纷望去,就连程燃也为之愕然。

    因为他看到那个光影全场站起来的袅袅身姿,是再熟悉不过的——姜红芍。

    满堂俱寂连呼吸都不敢轻扰之间。

    姜红芍目视着孙萧,道,“且从个参与糖果实验的小范围小概率结论,得出国孩子全体受不了诱惑,没有节制力和忍耐力这种说法,会不会太片面了?”

    阶梯教室,姜红芍就那么站在轻邑的飞萤晖光里,以挑战权威之姿,面对眼前轰炸了整个代人的孙萧,她迎击的,其实是面对近代的屈辱,整体民族自信心已经低到了尘埃里,自卑而扭曲的社会。

    有记者参与,有学校高层领导,还有背后代表主流媒体声讨言论的始作俑者。

    这个后果,影响,极其难料。

    但她,眼睛里没有畏缩。

    ====

    求!票!啦!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