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热血像那红日光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萧几乎用个夸大事实,恶意杜撰了很多内容的章,因此跃成名,以教育专家自居,浩浩荡荡讨伐打击了代人。

    从最开始,他举的例子,再到个个连珠炮的言论,都让在场的学生们感觉到心头压抑羞愧难当,虽有无数胸臆,也难作反驳。

    除了姜红芍。

    在看到姜红芍站起来的时候,学校里些老师的脸色微变,前排的校领导也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不失尴尬的笑容,但其实大多数人都听到了姜红芍的发言,于是看向孙萧。

    是的,姜红芍的问题很明显,负重二十公斤的孩子行军不说百公里,就是五十公里天,都不是正常人可以办到的。其次以个国和澳大利亚孩子糖果实验,得出国孩子普遍的结论,委实过于叶障目。

    孙萧看向阶梯教室立起的那个女生,脸色略白,道,“我先前还在说我们缺乏批判思维和精神,但十的学生,确实让我感觉到不样,不愧是国重学,我很欣赏这位同学你能站出来,你先前所说的数据问题,可能我这边得到的信息不是太完整,和情况有些出入,这后面我会修正,但是条件的艰苦,长途奔行的不争事实,确实是存在的。”

    看到姜红芍欲言又止,孙萧两片厚嘴唇继续启口,压制让她没有发言机会。

    “至于那个澳实验,我想说,国奉行独生子女政策,独生子女就意味着四个老人,对夫妇,围着个孩子。溺爱必然会导致个孩子因为过度的满足而变得脆弱、任性和难以自制。这点从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到,国孩子胆小,不敢冒险,这也是不争事实,要知道当年日本人把孩子领到**广场,每人给20元,参观完故宫,自己吃饭,然后再回来集合。国这边看到,就很震惊:这孩子要是回不来怎么办?日本人就回答:回不到就是孩子没有生存能力。试问,你们的父母能把你们放在异国他乡,这样给你们锻炼吗?”

    姜红芍停顿了下,道,“我父母可以。”

    孙萧呵声笑了起来,“你可以,我相信你可以,但你是个例,不代表你身边的同学可以。事实大部分你们的父母,都不可能这样放你们这样做。承认吧,这就是事实!因为每年都有很多国父母常因为自己孩子安全问题把学校、老师告上法庭。所以我说我们的教育啊,有问题!”

    “让我们很多青少年,产生了无穷无尽的虚荣心。我很欣赏你敢于站出来的勇气,但如果仅仅是站出来,嘴硬编造个理由,以维护虚荣,那和当年夏令营时,那个有点病痛嘴上说着自己能忍,看到医生却惺惺作态瑟瑟发抖的漂亮女生究竟有什么区别?那个女生为了席梦思和清甜的内蒙古奶茶,而你只是为了这不甘心倔强的虚荣罢了!不过有点,你们都很漂亮!”

    阶梯教室之,掀起阵阵哗然。

    人们纷纷回头,无数目光看向姜红芍。

    孙萧避重就轻,对于数据的纰漏只是个信息不太完整,就笔带过,反而是面对姜红芍的质疑,偷换概念,甚至以他擅长的掌握舆论和占领制高点的方式,对姜红芍进行猜忌回击。

    不消说,今天之后,恐怕以后孙萧的出书立著和往后付诸新闻报道上的内容,姜红芍就会同样成为当年夏令营里的那个“漂亮女生”,是副嘴硬不甘心,哪怕撒谎也要维护自己可笑虚荣心的形象,成为他往后会经常拿出来作为反面教材的又个典型。

    国教育的失败啊!

    这是自私自利,精神缺钙,灵魂没有归宿,缺乏自省和担当,断奶,有致命缺陷,无法肩负重任,最没有出息最不成器的代!

    嗡嗡嗡。

    阶梯教室有高高二,也有高三的学生,有的并不完全知道姜红芍是谁,但看着这个女生,他们也觉得势单力孤,她的话语尽管抓住了重点,但是在更有力,更雄辩的“教育专家”面前,这个女孩像是狂风的独竖柳枝,虽然坚韧,但终究是在风暴里被催来折去。

    甚至有的人看着此时的她,还产生了丝怜悯和同情。

    因为对方已经有奚落的态度了。和他章里那些国孩子样,姜红芍就是这些“不成器”的员。

    姜红芍从未处于这样的境地过,她知道对方所说的就是不对,但此时的情景,她也感觉到举步维艰。

    在无数的目光,姜红芍盯着孙萧,“可就是真如你描述的那样,夏令营的学生也只是那群学生而已,就像是我们拍照片,拍个地方的卫生,方拍的全是好的角落,方拍的都是坏的角落。即使这些都是真实的,但这样对比也是失实的,因为这不是全部。”

    ……

    台上,孙萧哑然失笑,“我的小同学啊!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全部!全部就是我们的传统化,从古到今,都是鼓励顺从听话、不鼓励独立见解,鼓励庸、随大流,不鼓励竞争、冒尖,鼓励稳妥可靠,不鼓励异想天开,鼓励‘心往处想,劲往处使’,不鼓励个人的独特性,鼓励儿童把成人的兴趣当成自己的兴趣,不保护和激发儿童天性潜在的兴趣和求知欲……”

    “就好像在座的各位,你们从小到大,哪次父母不是以你们的成绩来作为评判你们的标准?哪次不是要求你们考出好的分数?因为我们对于成功的标准太单,目前很多父母认为孩子学习成绩搞好了,能考上所好大学就是成功。”

    “所以澳孩子的实验只是个实验,夏令营也只是个片面,却是我们和别人比较起来问题的个缩影。这位同学说不要太片面,这不是全部,是,我们确实不能以管窥天、以蠡测海,但也完全可以以小见大,叶知秋!”

    孙萧摊手,“我今天讲到批判思维,今天这位女同学就站出来,想表示下国学生也有批判思维……但是,批判思维可不是这样的思维啊,美国孩子,有据可查的批判,是有理有节,绝不会为了维护自尊和虚荣心,就去编造,就胡搅蛮缠。所以由此看来,我们这代人的教育,仍然任重道远。”

    姜红芍立在那里,对方顶大帽子顶大帽子的叩下来,偷换概念,各种避重就轻,反唇相讥。

    而且在他“著名教育专家”的光环加持下,就算是这样当庭居高临下对个女生说这番话,也是符合他这种“我批判你是为了你好”的态度。

    姜红芍双手微微攥起,她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方法,就算说对方在偷换概念,那也没法和他处于同个谁平面较量,因为对方必然会同样以这种扣帽子,所谓以小见大,自持身份,打压下来。

    她没有论据,没有可以真正反驳对方的武器。

    于是也就这样这样迎受着。

    她孤身只影,但是在阶梯教室的学生,又是那样的揪心。人们神情焦灼,想到个可能,担心姜红芍继续这么下去,对方今天出了十校门,就能把她的事情宣扬得众所周知。

    没准下篇他新鲜出炉的针砭时里,又个虚荣虚伪的国女生就会家喻户晓。

    也就在这个时候,道声音,从姜红芍的侧后方不远处骤然响起。

    “我们是垮掉的代……我突然找到了原因——!”

    有人寻找话音来源。

    人们看到了那个男生,好像是叫做程燃的。从姜红芍后面第五排位置,有个手扶椅子的动作,身子左摆,站了起来。

    看到姜红芍因为没有论据拿给孙萧当典型,程燃本就直以来胸腔里积蓄的压抑了个时代的胸臆,破闸而出。

    浩荡如长江大河。

    “那是因为有你这种狭隘偏执,会面对摆出来的事实不顾,满口谎言……沽名钓誉的教育专家!”

    没有人敢这么批评个上了人民日报,羊城晚报,甚至目前还是青少年教育研究杂志主任的著名专家。

    哪怕是姜红芍面对对方,也只能受到对方高高在上的评判。

    然后现在,十个学生,爆发惊人之语。

    石投落千重浪。

    ====

    还有,晚更,票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