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态度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姜红芍坐自己父亲的车回家,李靖平也来了蓉城,今天还有陈慧妍,在家里吃饭。

    李靖平因为平时工作关系,大概每两个星期才会回蓉城家里次,看看老婆女儿,但这个星期明显不是平常的空闲日,哪怕只能在蓉城待天,星期天就要赶回山海主持周的国资银行融资工作座谈会,今年房改,房屋作为个大宗商品开始成为家庭的重大消费,此举虽然扩大了内需,但也开始让家庭背负起贷款债务。作为山海市主政官,响应央政策是必要的,利用这个政策完成相关产业制造业的转型改革,推动就业,这是目前李靖平的未来计划。

    只是在家里面,似乎工作的这些东西就可以抛远些。李靖平和姜红芍到家,姜母和陈慧妍早做好了大桌菜。

    看到父女俩回家,陈慧妍转头笑,“时间刚好,你们还是压着点到来的。”

    李靖平道,“陈总亲自下厨,好多年没吃到你的手艺了?”

    陈慧妍皱眉,“还说我呢,你从来直宣扬的拿手菜辣子鸡,你和薇薇结婚前我就听说了你的这道好菜,结果结婚到现在还没吃到过。”

    陈慧妍和他们算是多年的朋友了,以前就和姜母是大学同学,姜越琴以前读书时候,学名叫姜薇,所以这就是陈慧妍始终称呼她“薇薇”的原因,当时李靖平来他们学校的时候没少被她刁难。

    李靖平说着挽袖子,“那要不我现在立马来炒上锅……”

    厨房里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免了!你还是坐下等吃吧!”陈慧妍补充道,“我买的龙泉跑山鸡,要你来,咸不咸味没味的,基本就算浪费了,还有谁不知道在山海时候,你家做菜的是红芍,这些年红芍跟你不知吃了多少苦。”

    李靖平不好意思笑笑,洗了手和姜红芍并上桌。

    长桌上摆了好些个菜肴,有姜母拿手的红烧膳段,辣子浮在红色油汤里让人垂涎欲滴的水煮鱼,飘着葱绿的清炖蹄花汤,也有陈慧妍几乎是大厨手艺的水晶肘子,油焖大虾。

    四人上桌,姜红芍忽然注意到她早晨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报纸已经被翻过了。

    面对姜红芍的眼神,姜越琴表情没有变化,道,“报纸,我们看过了。”

    李靖平看向姜红芍,嘴唇抿着,似笑非笑。

    其实都不用报纸报道,姜红芍在十的情况,自然会反馈到姜越琴这边来。

    其实知道这件事后,姜母和李靖平是通过电话的,她有些在意的倒不是这件事,而是这件事发生后,姜红芍竟然没有跟她第时间说起。

    姜越琴道,“这件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李靖平知道自己老婆其实在意的就是这点。

    姜红芍道,“当时觉得事情不是太大吧……不想让你担心。”

    姜越琴道,“报道上的那个男同学,是程燃吧?”

    李靖平知道这是自己老婆提醒女儿,你那些说辞怎么回事她很清楚,其实无非就是等报纸刊登了程燃的言论,再拿来给我们看。

    姜红芍“嗯”了声,仿佛是在专心用筷子夹菜吃饭。夹了块猪蹄在碗里,她抬头道,“他说得真好,不是吗……我当时也觉得那位专家说得不对,但只能很粗浅的反驳……但他掌握和知道的,却是更厉害,什么棉花糖实验啊,专家当时章夸大其实的内容,他都能找出证据指出来……”

    姜越琴点点头,“你们副校长打电话来跟我说起你的表现,说你很有勇气,不畏权威,这是很好的。如果这个孙萧夸大其实,那么能指出他的问题,避免他错误的言论大行其道,你们也做到了很好的纠正作用……这是不错的。好了,这事过去就行了,吃饭吧。”

    顿饭吃得还是很融洽。

    等吃完饭,姜红芍主动去洗碗。

    这个时候李靖平和姜越琴才重新看向茶几上那份报道了十事件的蓉城都市报,交换了下眼色。

    李靖平道,“这个程飞扬的儿子,逻辑条理倒是很好的,反驳也很犀利……有些话,说得挺到位,这个年龄能有这样的辞锋,是很好的了。”

    姜越琴看了他眼,冷冷道,“辞锋是不错,但犀利过头了……这个程燃,辩论是把好手,骂人也当仁不让。他这些话,如今弄得沸沸扬扬,好些报纸开辟了版面讨论争锋相对,这切争议都是他造成的。这个程燃……是不是有点,太能惹事了?”

    李靖平想了想,点点头,“这倒也是。”

    姜越琴看向厨房方向,眉头微微蹙起,“总觉得,红芍跟他呆在块,也有些不省心了。”

    ……

    这场关于程燃的议论和两人的态度只是插曲。

    吃过饭李靖平去二楼书房喝茶看书,把私密时间留给姜越琴和陈慧妍。

    两人坐在楼外的小院坝,泡上红茶,经常聊些各种话题,陈慧妍生意上的事情,姜越琴也喜欢听听,了解这些她没有接触过的方面。

    只是陈慧妍今天略有些心事,姜越琴看了出来,出言询问,又半开玩笑说当然如果是生意机密,我不该知道的,那就当我没问。

    陈慧妍却是摇摇头,“什么事我不能跟你说啊,你薇薇我是放心的。就是最近,蓉城地界上不太平啊……”

    姜越琴皱眉。

    陈慧妍道,“你可别以为和我有关,我来告状了,其实不是,我还是听地产上的朋友说起的,说是如今蓉城地界,周湾那里不是有个半岛吗,以前叫周湾村,早些年有个叫雷伟的人,在那里拉了个房地产开发项目,现在些同样在周湾半岛的工程,都被这个雷伟骚扰,不光是垄断了周湾那边的采砂权,甚至里面在建的项目,原材料,水泥钢筋都必须通过他雷伟的公司,否则根本运不进去,他个人就可以卡住进出路咽喉,也正是如此,这个雷伟势力滚雪球样扩大,据说在蓉城都有雷伟帮这样的称呼……我还听说,早期因为和半岛当地居民拆迁问题,这个雷伟就曾纠集手下,把当地带头人给谋害了……这件事当初是以那个人溺亡作结。但那之后当地居民也就无人不服了,周湾带全部拿给这个雷伟掌控。据说他想要批地给谁就给谁。”

    姜越琴皱眉,“你惹上他了?”

    陈慧妍摇摇头,“倒是没有……只是前段时间,听人说了个身家过亿的老板,在周湾开发项目的,估计处处受气,次忍无可忍,让手下经理件事跟他们顶了,结果雷伟叫人把那个经理给绑了,被打得住院,他那身家上亿老板最后不得已当面给雷伟道歉,被打了十几个耳光,赔了数百万才摆平这件事……”

    姜越琴道,“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这就是犯法。还有他是周湾什么人,他想批地就批地?”

    陈慧妍道,“这样的人,金钱渗透权力的还少吗……雷伟能在那段如此无法无天,你以为呢……不过我也就跟你说说,你系统不同,这种事也不可能越权插手……只是多行不义吧,这种人,恐怕迟早有遭报应的时候。”

    姜越琴沉默,点了点头,淡淡道,“雷伟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