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万个失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昨天那章章节名应该是百三十五)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蓉城这边的道上,名声最响的,就有传闻垄断西南保健药材交易心渠道的王二。搞工程,地下赌场,连挺过了几拨严打,都有“感其义气”不惜为他代替顶缸扛罪,最后置身事外威望高筑的赵岳。还有近些年,依托周湾半岛,发家壮大的雷伟……

    但要说王二和赵岳,还有些道上老人,毕竟都是久经磨练出来的,也挺过了很多风浪,行事作风上更内敛些,甚至也在寻求转型。雷伟帮的崛起,就很有些声名鹊起的势头,所以目前蓉城地界,要说雷伟的名头最响,应该是没有争议的。

    陈慧妍说起来,也就抱着聊聊这些道上江湖事的说法,其实她也是认识些人,毕竟做着她的行业,不怕阎王怕小鬼,很多小鬼难缠,这个时候就需要动用道上的手段,不足为奇。她介女流,在蓉城跟那些实力背景都不寻常的集团短兵相接,很多都是虎口夺食,若没有黑道白道保驾护航,怎么可能走到今天,甚至成就她“蓉城地产界珍珠”的称号。

    但即便是现在的她,有时候也不免会想,像是雷伟那样,无法无天把人给绑起来打得半死送进医院,事后非但对方不敢追究,个堂堂集团老总还要送上门去挨耳光……想起来,如果她遇上雷伟这样的人,能不能全身而退?

    这种事情不是杞人忧天,有时候做事考量,都要看长远,甚至想到百种可能性也不为过。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经历过很多的陈慧妍清楚,个人手上的产业体量越大,就意味着不断会和些势力发生碰撞,这个世界本质还是竞争。竞争资源,若没有獠牙利爪如何能行?

    假想敌有时候也不妨树立,方面遇突发事件演练过便不会阵脚大乱,甚至还可以提前启动忧患意识和整理自己解决问题的方略。

    但如果要和雷伟较量,陈慧妍思来想去,最后的结论还是,恐怕自己让步割舍利益,然后动用道上势力调停。要说真正压倒雷伟,这种事情不太可能。

    能为她出力的也有道上些人,应雄,陈乾南,这些有江湖地位和威望,但是面对如今风头正劲的雷伟,还是差了筹,先前有个两人都很佩服的林江涛,也是在蓉城江湖层面很有威望的大哥,就是在采砂场这上面和雷伟起了矛盾,结果双方交恶。

    林江涛据说产业生生被雷伟挤垮褫夺。他报复雷伟不成,还被卢晓东砍了两刀,连夜逃出西南,不知所踪。雷伟手上的“东哥”卢晓东放言追杀林江涛,不死不休,林江涛至今躲匿,倒是这个卢晓东被逮到携带枪支弹药,如今进了大狱。

    然而即便少了个卢晓东,雷伟手头上仍然还是有几个手下,是不弱于卢晓东的存在。

    这样的人,如果以后利益上发生冲突碰撞,陈慧妍想的也是不可能正面抗衡,但也不可与其交涉过深,反正保持距离,敬而远之就是最好。对方要涉足的领域,自己这边退出利益都行,也不能与虎谋皮。

    姜越琴这边也算是从陈慧妍口了解了这种江湖事,点了点头,就以她来说,这块不在她分管的领域,而且这样的人物如果真是如传闻那样,还能横行无忌,本就不是孤立存在,肯定是拔出萝卜带出泥,背后涉及很多隐秘牵葛的事情,不是个念头就可以定夺。

    又随意闲聊了下,陈慧妍就要走了,临走时想到饭桌上他们提及到的程燃,其实那篇报道她也看了,而且并不仅于此,当天她所认识的副校长张婷就把大致的情况跟她说了,然后她第时间打给姜越琴,姜越琴对姜红芍在学校情况的掌握,多数也都是从她这里得来。

    陈慧妍联想到孙萧当年报道所形成的那种意识形态,再看这次程燃回击造成的新闻层面和教育领域偌大动静,心头也是呵了声,这到底是个怎样的高生啊……

    想到饭桌上姜越琴对程燃的评价,其实陈慧妍本也很想把天行道馆背后也是程燃鼓捣的事情跟姜越琴说起,但话到嘴边陈慧妍又收了回去。

    说不上是什么心思,想到自己这个从来专断强势的闺蜜,如果有朝日发现自己判断有所偏差,甚至到了失误的地步,那这张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伴着这种恶作剧般的想法,陈慧妍还是没说出口,不过打心底,倒是想看看这个越来越有趣的程燃,上次是偶然发现他主导天行道馆的匪夷所思,这次是十事件的辞锋拍案叫绝……

    那么……下次呢?

    ……

    陈慧妍走后,姜越琴收拾好那套京瓷茶具,走上二楼,书房里李靖平还在看书,看到她走进来坐下,李靖平道,“陈总走了啊。”

    “走了,说下次你不再的时候再来,可以聊通宵。”姜越琴道。

    李靖平笑笑,“我说她也节制些吧,你还有工作,经常见的,这么多年还没聊够?”

    姜越琴道,“还是说说事,那个雷伟,有没有和你们山海些人有关系?听说他往下几个市都伸了手。”

    李靖平放下茶盅,道,“这种人,多数都想介入些暴利行业,我记起来了,上次那个王局长,跟我提及过,有家矿产公司的幕后老板,好像就是他,想请我吃饭……这件事最后是推脱了,后面我们就出台了相关件,严格规范相关行业的资质准入问题,这个人就再没出现过。山海在这方面,你知道我的底线的,不是矿业不能动,而是探明的储藏地就挨着水源保护地,所以不能做出为求经济效益伤根动本的事情,山海这边估计没捞头,这样的人自然没钻营的地方。”

    姜越琴点点头,“这个雷伟上次让人威胁伏龙公司,结果那人被抓了,光天化日携带枪支,原本对于这些江湖传闻,我是持保留态度的,现在看来,这个雷伟,好像和传闻般了不得啊。”

    李靖平皱眉,“伏龙公司我是看着他们走出来的,很有拼劲,程飞扬这个人带领下,内动力很足……只是现在,好像有些不容乐观。我直认为,商业上的竞争就应该按照商业的规则来进行,如果介入黑恶势力干扰正常经济秩序,这样的公司不仅仅损坏的是社会的肌体,更严重的是败坏风气和人心,动荡会加剧。有的人不明白,认为有些江湖人够义气,守不住底线,权力寻租,实际上这些有义气的多是恶人,对你好的时候,割身上肉给你吃,若得罪他了,就是鳖嘴咬你,鳖头剁下来,嘴还不松口。但凡不是鼠目寸光之辈,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羽毛,不要去做害群之马。”

    姜越琴道,“利字当头,兄叛妻离。贪酒入肚,各忘忠肠。这种事情……人生如棋,谁不是当局者迷?伏龙公司是你任下走出来的,要是只能走到这里,你是不是会很失望?”

    “万个失望。”

    李靖平点头,旋即想到些什么,带着些玩笑道,“话说回来,这伏龙就是程燃他家,要是伏龙未来发展得飞黄腾达,你……”

    姜越琴看着自己的丈夫,嘴唇的弧线牵起。

    “万个失望。”

    ====

    今天还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