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迟早会来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二月,立誓要将伏龙这个竞争对手阻截在蓉城,阻截在西川省的贝拓遭遇伏龙诡雷战术,被众多纠纷缠身,深陷泥潭。伏龙则趁此拉开局面,开始着手下年度的工作布局,这个层面上,贝拓已经失去了盯防伏龙的能力。

    另方面,蓉城市心,家茶馆,王立刚和雷伟见了面。

    雷伟刚在茶馆吃了饭,面前碟回锅肉,小盘豆瓣酱,盏上好蒙顶茶浇在白米饭上。

    块回锅肉,筷子豆瓣酱,就口刨茶泡饭吃了,在他这里比山珍海味似乎还香,每粒米都吃得干干净净,最后如新碗搁旁,自有人上来收了,雷伟才端起盖碗茶,伏溜溜喝了口,拿支烟点上,看面前的王立刚。

    “立刚,咱们是兄弟……患难与共,起上来的。有的事情,我要依仗你,这不消说,下面那么多兄弟要吃饭,家大业大,没有你,这帮兄弟过不上好日子……我领情。”

    雷伟停顿下,注视着王立刚的眼睛,他这种人历经风浪,有时候个眼神,也会让人心惊肉跳,摄人心魄。

    然而王立刚并没有如常人那样畏缩退避,因为从个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同种人。

    人要是曾经走投无路过,都会有这样的眼神。

    江湖人江湖事,如今拨动蓉城无数人神经目光的事件,能搅起波澜的,就在这个不起眼茶馆里的他们两人身上了。

    “你让我们动伏龙公司……结果大东给抓了,你说你那边,吴枝山有办法,结果现在……谁都知道你们贝拓被伏龙反将了军,自身难保……这巴掌打在我脸上,没有事,为了你王立刚,兄弟我受这么巴掌,我认了。但下面这么多兄弟,他们在道上混,要自保,这事人尽皆知,换句话说,我雷伟如果没能在这事上有个交代,兄弟们以后怎么抬起头出去做人?”

    王立刚看到雷伟的眼神,心头阵寒悸,雷伟因为他在程飞扬这边跌了这么大个跟头,雷伟还想保持威信,这种报复反击就必须凌厉,还要立威摄人,随时他王立刚,都可能成为被推出来先杀鸡儆猴震慑他手下人稳住威信的那个人。

    王立刚道,“雷哥,如今时代不同,程飞扬现在是纳税大户,要是动他,引火烧身,不值当。吴枝山说过,商战事商战了,虽然他副臭神叨叨的样子,但有的事不得不说还是有道理,只是,我们用我们的方式。”

    雷伟看着他,“你说,我听。有道理,我们就进行,要是施行有难度,我就用我的办法。”

    王立刚淡淡道,“哪里有什么难度……你手上不是有当初我牵线搭桥,让些厂子找你贷的款……呵,我当初留了手,就是防着有朝日。”

    “那帮厂子,要是老老实实给我王立刚干,就有活路,当初借你的钱,我给他们订单,每年还你的利息,他们还有盈余,能活得体体面面,但如果不听话,咱们连本带利催账,我要谁搞不下去,谁就搞不下去。”

    王立刚眼神阴厉,“我手头上有些两面三刀,背着我们接伏龙单子的工厂,咱们就拿这些工厂下手,如今正是冲量期,伏龙还等着交付设备回款,咱们让给他做的些厂子瘫痪,我看伏龙这次拿什么交货!他空有订单,按期交不出货来,赔都赔的他倾家荡产!”

    雷伟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倾家荡产,折了个卢晓东换对方倾家荡产,我雷伟这个名头服不了众,也压不住蠢蠢欲动的那些人……至少要让这个程飞扬家破人亡,才算得上杀儆百嘛。”

    “哈哈……”

    ……

    十新的期天照新闻报,程燃不出意外成为这个专门以报道校园小趣事为主学生办报纸的主角,朝花小报上的娱乐版块,程燃在风云度上,从原先的三十名直线飙升至第三位,可谓傲视群雄。

    至此,很多人对于当初姜红芍在得了科创国赛金牌回归后当全校感谢程燃提供创意的事情,从最初时的将信将疑,到现在几乎已经九成确信了。

    毕竟十还是所国重学,这个学生办小报的朝花排行榜,更多的仍然是以成绩和竞赛得奖来定论个学生的风云度。

    有的时候所谓的风云度几乎就和十张贴出来的成绩榜重合,程燃可以说是罕见的成绩不拔尖,却因为场适逢其会的反击专家讲座这种事情达到这种高度的。

    当张平兴冲冲给他展示这期报纸的时候,程燃很有种好像在游戏里升级打怪的感觉。

    这真是……魔怔了。

    不过对这张学生小报程燃还是喜欢不起来。因为在那个最期望情侣的位置上,他瞥到姜红芍的名字后面仍然是朱旭。

    尽管程燃心知肚明这就是不知哪个学生无聊搞得卦投稿而已,但这次眼观鼻鼻观心静这种路数还是不起作用,怎么还是感觉不太淡定,生出种小酸……

    所以不太喜欢这份报纸嘛。这些十学生,还是太闲太优越,太早接触港台娱乐那套所致,其实也怪不得学生,现在几大卫视台,道七点,就是娱乐新闻。这正是电视播报娱乐卦的高峰期,这种情况还要等到后来互联崛起,门户站有专门的明星卦消息后,电视台这种娱乐新闻才会逐渐绝迹。

    不过这种略微不舒爽的心情,在随后收到旁人传过来的小纸条上内容就倏忽而解。

    课堂上仿佛总会有这样的事情,团写着小秘密的纸条,捅个人后背,或者撞下对方手肘,然后学生之间就会生出某种默契,成为信使,个接个传递纸条,到达目标手里。

    程燃收到后面个叫刘思奥的男生传来纸条的时候,看到的是对方种不甘,羡慕,好奇杂糅的表情。

    拆开那团小纸条看到上面姜红芍漂亮的“下午放学起走”几个字后,程燃就明白刘思奥的表情从何而来。类似姜红芍这样主动传纸条给人的,估计是极为少见吧,但是她在课堂上收到纸条的情况,这个学期很少,上个学期才是屡见不鲜。

    只是对于些男生的大胆行为,作为班长的姜红芍收到纸条后看过就扔进课桌下课丢垃圾桶了,久而久之,除了正儿经传递信息的,都没人抱着要电话要私人信息这种事给她传递纸条,因为知道就算传递了也没有回应,而且面对她的时候还会多几分尴尬不坦然,像是心里面的小心思,都被这个女生所知道了。

    程燃收起纸条往左侧后方看去,她目不斜视,像是纸条并不存在。

    程燃微笑起来,这好像还是首次,在来到十过后,姜红芍约他放学起回家。

    这岂不是即将知道她家住哪里了?

    来到十,程燃虽然之前和老姜开玩笑的时候推理过,但终究还是看出了老姜的顾虑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

    因为他问下去,老姜肯定会说。

    但就像是有的事情,看出她的欲言又止,程燃就不会再勉强。

    而现在,这其实不就是他明知道“迟早”会有的这天么?

    怎么说……还有些小期待。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