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波及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舟旁观了整个王福乐的事件前后,越看越是觉得程燃是委实不简单,他奉行从教训得到经验,凡是喜欢多观察作总结,往往能从个事反复推敲的细节勘探蛛丝马迹,甚至揣摩到当事人的立场和心思,又能通过这些事情举反三。

    对于程燃,最初时是认为他是伏龙的少东家,手里有钱,又想效仿父辈经商的高生,有些想法很理想化,譬如三国杀,譬如天行道馆,都有些理想主义,却还成功了,而既然找上他了,能给他蒋舟个舞台,运营天行道馆,把他曾经积累的总结的经验赋予实践,下子迈出大步,他是对程燃有知遇之恩的。

    但也未曾没有觉得程燃遇上他是无人可选之时适逢其会的念头,这样的想法,他能生出来,程燃肯定也直存介。

    所以蒋舟怀揣着做出番实绩,让程燃吓跳,甚至让程燃产生选对了人的庆幸。总之要彰显自己的价值,让程燃明白即便是他的偶然无奈之举,说到底他蒋舟也不逊色任何外面有管理经验和实战经验的此类人才,甚至更好。

    程燃虽然有时候做出不符合他年龄段的事情,但穷根究底,也只是个高生而已。

    但是王福乐的事情,从头到尾,才让蒋舟看明白了,这个少东家不仅仅是年龄不符身份而已……对方来威胁,先礼后兵,把底线划清楚,而对方非但不收手又还要得寸进尺,那么出手就是雷霆。

    果断,凶狠,丝毫没有正常人的柔软和优柔寡断,这样子,更像是个经历过很多事情的狠辣老手,这件事我已经给你警告了,你还要这么做,贪婪人心不足,那么对不起,锤锤下去。像是拍死只苍蝇。

    而那个搞地下印刷的王昌其实很成气候,若不是他儿子非要来染指三国杀胁迫程燃兄弟俩,恐怕也不会被他蒋舟通过他对盗版的分销渠道,顺藤摸瓜发现王昌的地下印刷厂。

    甚至蒋舟怀疑,那些媒体刊登出来的假烟酒危害报道,可能根本就不是那些酒厂烟厂让人发布的,因为其的操作痕迹……和当初天行道馆开业时,很多广告口吻“如出辙”。从这点上,蒋舟看出了几分社会竞争的残酷。

    而后其实程燃还是正常无比,该怎么怎么,仿佛王福乐的事情只是个插曲,偶尔下午放学时来道馆溜达头,问问蒋舟的经营情况,就赶着回家了。

    但不知为何,蒋舟有时候看程燃的侧脸,不单单是面对个能给自己开工资定策略的老板,更隐隐有了几分敬畏之心。

    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他正在厨房后台帮忙,系着腰带,手上的帕子擦拭茶杯,福至心灵,蒋舟忽然按捺不住的心情振奋,抬起头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原来选择自己,不是无人可用时的无奈之举啊……

    这样的能耐,什么样的人找不到……

    果然自己还是特别的吧。

    还是得实绩说话挣出泼天业绩,才证明少东家所托非人啊!

    ……

    程齐的联众平台已经上线,平台运营起来,现在同时在线人数平均在三千人。每个月的开销就是服务器的相关费用,还有任齐这块的工作室人员工资。王福乐在蓉城捣鬼这件事,程齐也有番感触,对方其实并不知道他们桌游的真实规模,并没有抓住要害。

    这更像是层次的差异,在王福乐看来,他其实详尽的做了调查,搜集了情报,更确信桌游这块的法律漏洞,以为可以对程齐产生威胁,提出入股,其实还是想进来分杯羹。

    如果是在半年前,可能这还是程齐最怕的,更怕的是对方心思活跃,在全国分销体系没有搭建起来的时候,就被对方取而代之。而现在,王福乐这套已经无法威胁到程齐了,这也是因为体量更大起来的缘故,所以程齐从这里还是看出点,即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如果时受挫,受制约,不要因此停滞不前,只要前面还有路,那就埋头前进,时的坎坷跌绊,当置身泰山之巅的时候,可能就会觉得微不足道了。

    当进入到更高层级,原先那个层级的困境和危险,都自然降格成了小麻烦而已,那些曾经看来洪水猛兽的事物,可能也就是动动衣袖就能碾死的小蚂蚁和苍蝇。因此,保持前进和增长自己的体量,才是颠扑不破的法门。

    十二月,CQ发布个多月以来,用户数达到了七万人次。李明石现在发现自己找到了新的方向。在络时代到来后,人们通过即时通讯软件首次感受到了这种和电脑对面那个陌生人交流,从无到有的聊天带来的巨大吸引力。李明石才明白以前自己光听程燃说起后的那些印象,还是低估了这种交友聊天方式的巨大吸引力。

    本质上,还是新科技新时代所带来的新方式,李明石有预感,如果他们能够在块占据山头,那么随着未来的水涨船高,电信用户数都在爆发式增长,未来随着电脑的普及,民人数也会不会爆发?

    当这些数目到达个巨大的基数后,那么这些在电脑后面的人相互交流,要不要用到他们的CQ,而那样的世界里,CQ又会成长成什么模样?

    ……

    蓉城贝拓果然还是没有乖乖认栽,伏龙的些代工厂,在这段时间密集的受到了雷伟帮的欺诈和骚扰。因为本身些工厂就是属于为这个行业服务的,以前贝拓垄断市场的时候,这些工厂都受过贝拓王立刚的制约,本身市场叫苦不迭,而蓉城这块代工制造直没有太迅猛的发展,也和王立刚的举动有关系。

    伏龙撕开道口子突围进入蓉城后,其实是以不讲道理的黑马之姿破开这道垄断锁,工厂是久旱逢甘霖,遇到手头有雄厚销售络现金为王可以先付货款打破枷锁和规则的伏龙,很多工厂当然愿意敞开给伏龙供应,再也不受王立刚的气。

    而伏龙那句“先让合作方强大起来”也深入人心,关键人家伏龙怎么说怎么做。

    这边贝拓方面是分批供给货款,在遭遇大面积订单回款问题的时候,贝拓更是以此为借口,拖欠工厂的货款,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意图把损失转嫁到工厂这边。

    更有甚者,据说些工厂当初在给贝拓做工的时候,王立刚提出找他们贷款才给订单,由此做过了些交换。现在王立刚利用高利贷,让雷伟帮逼迫这些工厂,限制伏龙的供应链。

    所以贝拓和伏龙这场大战,西南这边的大大小小相关设备工厂,时间陷入片混乱之。

    这些程燃从自己老爸和伏龙高层这边得知的时候,也只是知道这么个情况而已,但在十听说了件事后,他才直观的感受到了这场大战的波及面,而且这个情况,还是从他所认识的人身上出现的。

    消息是那天下午在学校里蔓延开的,程燃到教室,看到张平和郝迪群班上同学聚集在起说着些什么,有的人眼珠子都瞪大了,很是诧异。

    那些声音隐约传来,“真的吗……没想到啊,她家那么有钱的啊……”

    “是啊,但都是表面风光……还是张磊说的,他家本就和她爸有业务往来,听说她爸想把车给卖了抵债,才知道这件事的。”

    程燃到座位上,张平看到他过来,道,“程燃……听说了吗,秦芊家里的厂快不行了,他家厂据说是做些模具设备的,好像现在市场出现了问题,供货商那边回款不到位,本来还欠了高利贷的钱,人都冲到她家里去逼债骚扰了……”

    “我说最近秦芊魂不守舍的,眼睛也好像是哭过,跟她打招呼倒是和往常样对你笑笑……没想到啊,家里适逢变故,谁都不能淡定吧……难为了她还要表现得挺坚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