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图穷匕见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的日子差不多也就是这样,程燃下午放学后不忙着回家,在附近随便吃过饭,来到天行道馆。

    秦芊最开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但发现她只要在天行道馆兼职的时候,几乎都能看到程燃,想来原来他直都会放学过来?

    自那以后,她几次推脱了郭轶和有时候她朋友放学后的邀约,随后都是每天来兼职,几乎就要变成个理所当然的习惯了。

    出乎她最初时的意料,程燃到来时候,并不主动找她,而是真的自顾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不是做题,就拿着笔记写写划划,或者抱本书看。

    有时候是她去招呼,有时候是其他服务生迎上去,两人也不刻意招呼,偶尔眼神对上,程燃会对她点点头。

    点你个鬼的头啊!

    秦芊又不免暗腹诽。

    装什么啊,你难道不是想泡我?

    港台娱乐这个时候也很盛行了,泡妞这个词语,看过几部香港电影的都不陌生,现在在学生还很盛行,类似流行的词语还有“哇塞!”,“意”,“点解(dim_gai)”,“波霸”等诸如此类。

    不过有点可以确认,除了第次秦芊请客了之后,程燃每天过来点杯饮品都是自己付钱,至少证实了点说法,那就是看上去他原来是真的有钱,因为杯饮料十几块钱,每天都来的话,就算是以前的她,个月的零花钱虽然也有几百,却也不舍得这样挥霍。

    要真是对自己展示,秦芊见过的追求者,也不乏很有耐性情商较高的,但也不是程燃这样,竟然是连好些天,半点可能的表露也没有。

    每天真像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程燃不是头老狐狸迟早露出狐狸尾巴的话,那就只能是个即让人松口气却又气馁的可能……他好像并是不打算泡她。

    他之前也说和这家店老板认识,而此时看他每天放学后都会过来坐坐,看样子极有可能是他的习惯,难道也因此混成熟人认识店长蒋舟的?

    虽然每天都有杂七杂的想法,虽然每天都能看到程燃坐在那个角落,两人各有各的事,程燃写画看书,她则作为服务生应付场面,程燃基本上也会先走,在夜色来临时收拾东西背上书包离开,如果那个时候她在旁边,会和她点头致意,否则他也就自己离开了。

    不知为何,秦芊觉得,好像自己每天对这样的日子,似乎隐隐生出些期待。

    那是她这段家里暗无天日的日子以来,好像最能得到平静的时候。看到那个男生坐在角落里,似乎自己也能平静下来。

    ……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是恶化了,这天星期五秦芊没有来天行道馆,甚至假都没有请,因为大早家里就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干练的女人,说是他们鑫隆投资公司接她父亲去周湾半岛谈事情,顺便把嫂子和女儿家人都带过去可以玩耍欣赏风景。

    以前父亲生意好的时候,秦芊每个周末几乎去遍了蓉城附近大大小小的游玩地,虽然来的人很客气,说是语气里却又不容置喙的意味,两辆商务轿车,辆在前面载着秦芊父亲,辆在后面载着她和她母亲,前往周湾半岛。

    下了车到达后,那里的确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些地产项目在建,鑫隆公司的名字更是横幅高挂,不过下车后全程带着些强装镇定沉闷窒息面容的母亲寸步不离自己,秦芊看到父亲上前跟个男子说着好话,说和自己家人无关,伟哥你我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那个鹰钩鼻微胖,黑色衬衫蹬着深蓝色布鞋的男子“哈”得笑了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看向秦芊母女俩,抬起手来挥了挥打招呼,“嫂子,我跟秦哥谈点事情,你们就在我这宾馆里面玩玩,毕竟也是好久不见了,我也想你们啊,唷真不错,女儿都这么大了,亭亭玉立的,是叫秦芊吧,听说过,你爸特别稀罕你,特别优秀……”

    那男子竖了竖大拇指,通身都有种牢牢占着控制地位的熟练,“没事没事,你们去玩吧,我和秦哥私下里聊聊天……”

    秦芊听到自己母亲嗓子干涩,“伟哥……”依靠着她的母亲身子竟然在微微颤抖。

    秦芊出乎意料的感觉到自己心底满是愤怒和不甘,她并不如父母样恐惧,兴许他们所恐惧的东西,她还并不知道。

    那个开始说是雷伟鑫隆投资的副总经理叫做李姐的女子领着她和她母亲去了宾馆的大厅,那里有个书吧,说是让秦芊看看书,但从头到尾她们哪有心情看书闲逛,甚至就是李姐与他们闲聊的攀谈,都是寡淡无味。

    而在此时宾馆的个房间里,秦芊父亲正被几个大汉给抓着手脚,隔着被子,几个人猛击他的头颅。

    这其实是雷伟手头上逼债的常用法子,有时候隔着棉被或者枕头击打,既能让人感受到痛苦,又不至于造成明显的可见皮肉伤,这样验伤这种事情就无法举证了。

    秦芊父亲这么个个厂子有头有脸的厂长人物,此时就被沙袋样的教训着,不时发出凄惨的哼叫声。

    而从始至终,秦芊母女其实都在跟那个李姐聊天,但她们被带到这里,就是给秦芊父亲个封闭的威慑。

    最后秦芊父亲终于不得已点头答应,然后在份新利息借据上签字,被几个人抓着手摁上大拇指印。

    直在房间客厅抽烟的雷伟才走进来,老朋友般拍拍他的肩膀,“回去吧。没关系的……老秦,都是朋友,这新的利息借据,我不急着要,借你钱,让你东山再起,可就别再如以前那样阳奉阴违了,说到底,让你做谁的订单就做谁的,你说这样有意思吗?现在多少工厂都不给伏龙做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不逼你还钱了,我还继续借你,不让你倾家荡产,老秦,仁至义尽了啊……”

    秦芊父亲此时脸部带着些乌青,声音沙哑道,“这么高的代价……你这是让我接下来几年,都白干给你挣啊……”

    “哪能这么说……”雷伟笑起来,“老秦,高利贷是犯法的,咱们不干这个,咱们就是民间借贷,有个高压线的,而且这也不是单纯的借贷,是合作啊。想开点,你先前欠我们的钱,足够让你卖厂抵债了吧,但我雷伟重感情,没让你走到那步。你今天也看到了,你有那么漂亮的妻子和女儿,你也不想他们流落街头吧,我也不忍心。所以想开点……关键时刻,我帮你,未来就是你帮我。行吧,今天也很累了,你老婆女儿还在楼下等你,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秦芊父亲看着这个明明是要逼垮自己厂子的人,此时又巧立名目再给他头上套了道绳索,逼得他未来要给他做牛做马的人,但想到自己软肋的妻女,他就只能任其摆布,知道自己往后,根本摆脱不掉这群跗骨之俎样的黑手。

    在焦虑的等待看到自己脸部到处淤青的父亲出现的时候,秦芊忍不住捂住嘴只顾落泪,随后宾馆的人就开了车,又把秦芊家送上车,往回程赶。

    在个看得到车辆远去的落地窗房间里,雷伟站在玻璃面前,身后王立刚出现,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雷伟道,“我给你办到了,现在我句话,蓉城多少厂子,都不敢继续接伏龙的订单了,相信未来这块,伏龙供货就会出现问题,恐怕接下来就要着手去和外地的厂子谈判了,自然也就没办法维持现有的成本。”

    王立刚笑,“伟哥办事我哪次不放心?不过我今天过来,还是有新的消息……你说的不错,从源头来,怎么都能找到个人的弱点。”

    雷伟转身看过来,“带了什么好消息过来,是不是值得咱们哥俩喝几杯?”

    “吴枝山眼高于顶,总是以为他手掌控,结果拿给程飞扬耍得团团转,可我王立刚不样,打蛇就打七寸……我让人去山海调查过了,这调查不要紧,你猜我查到了什么……”王立刚笑起来。

    “你知不知道,程飞扬有个了不得的……儿子?”

    ====

    继续欠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