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学生啊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知不知道……程飞扬有个了不得的儿子?”

    对着落地窗的雷伟转过头,看着大马金刀坐在那边的王立刚,“噢,混得不错?”

    作为从无到有手闯荡打下这些“事业”的人,雷伟记得很多事情,他没有忘记那些年血腥的江湖,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现在的雷伟,多年以前有个叫“小金刚”的人物,纵横宾县,那是他最初时扩张的根据地。

    双方为了争地盘,厮杀惨烈,那个夜晚雷伟终于用自己这边七个兄弟被砍伤,个手臂筋腱完全断裂为代价,而事后证明,那个手筋断裂的黄兵最为忠心,成为了他心腹,若是对方手伤无恙,甚至没有后来事,凭借那股狠劲,恐怕还要超越卢晓东,仇靖他这两个最得意的大将。

    最后那个宾县横行无忌的“小金刚”杜岳,就被他们前后堵截在那个空气都充满血腥气的胡同。

    事情雷伟是没有参与的,但据黄兵所说,他最后那刀砍下去,杜岳后背靠着砖墙坐在地上,眼睛最后刻还不得瞑目,后墙面是先前十几刀落在他背上拖拉下来的血色惊叹号。

    以现在他雷伟的年龄来看,当时的杜岳算得上年轻人的佼佼者了,有胆有识,敢拼敢干,若是有命活到现在,恐怕也是不弱于他的号人物,可是,俱往矣。

    雷伟还记得当年周湾项目,那群即将被征地却贪得无厌的当地人,形成个团伙,带头的也是个青年,前来想要和他谈判,雷伟能看到对方坚决和狞狠的眼神,后面据说对方被沉入江里的时候,不断告饶痛苦流涕,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也让他无限唏嘘。

    当然涉及到这种事,他都始终置身事外,最多不过是“后话听说”。

    还有很多人,搞采砂场的时候,建材市场的时候,甚至涉手向投资领域的时候,他打过交道的时之人物,多如过江之鲫。可也就是这些人,才成就了他个雷伟!

    雨打风吹去。

    王立刚说程飞扬的儿子了不得,倒是牵扯起了他这些念想,雷伟有些感慨。

    “不是……”王立刚道,“不是操社会的,十学生啊,俗称的尖子生噢,就是那所除非关系硬到实权市厅级领导的地步才有可能塞入,否则谁都得硬斗硬拿成绩本事考的那所高。”

    雷伟气急反笑,“……你莫不是在耍老子?”

    停顿下,雷伟道,“怎么说?”

    王立刚摇摇头,“这个程飞扬儿子不得了,程飞扬搞伏龙之前,也就是老华通的个技术工人,这些早耳熟能详了,但他这个儿子据说给他争气得很,当年在山海市最好的学就是年级上名列前茅,后面还直接考进了十,伏龙公司里面无人不晓……”

    “成绩好还不是主要的,关键我有个朋友,那个川南集团的老总,就说起那个最近很火的家咖啡馆,当初他们转让那栋楼给对方的时候,居然就是个未满十岁的自然行为人是咖啡馆法人,你猜这个人是谁?”

    雷伟表情异样,“该不会就是程飞扬这儿子。”

    王立刚拍掌,半个身子从沙发上俯仰起来,只手敲着桌面,眼睛里满是兴奋的神光,“据说当时签约的时候还有伏龙的人为他保驾护航,你说这个程飞扬对他这儿子宝贝到了什么程度?还直接出钱出人给他开家咖啡店?是个金疙瘩,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心头肉啊!”

    王立刚续道,“伟哥,程飞扬动了卢晓东,谁都知道大东是你伟哥最器重的人,这可是大事……就搞他们工厂,咱们回的礼,也是不够的啊,对程飞扬来说,可能就是损失点市场伤点钱的事。”

    “前些年在岭南,朋友帮我搞到了头蒙古狼,野性大,喂不熟,把我嚎烦了,就把它脚腿给砍了,丢山里三天三夜,临死之前,看我个劲哀嚎流泪。所以啊,再怎样的猛兽,都没有磨不平的性子……”落地窗前,血色的夕阳斜照过这处宾馆外的婆娑的树丛射进来,雷伟眼睛里也是红芒浮掠,他慢悠悠道。

    “先前不知道他的软肋,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

    “那还不得好好玩玩……呵,好学生啊。”

    ……

    “红萝卜,蜜蜜甜,看到看到要过年。”

    十二月临近底,这首每逢年末传唱的方言童谣,又开始在很多家家户户里笑谈时说起来。圣诞节临近,蓉城的大型商场门口,早摆起了圣诞树,上面挂满了彩灯,商场招揽生意搞打折促销掀起影响力,在这个时候最是热火朝天。这个年节人们还会兴致勃勃的说起伊藤洋华堂或者百货商场的圣诞树树起了十几米高,那叫个壮观。往往周末的时候,夜里这些大型商场都是人山人海。

    寻常人家开始了熏腊肉,灌香肠,推汤圆粉子。张平等人兴奋的说起平安夜大家组织着去春熙路广场,吃东西,游玩什么的,甚至还有人拿充气锤,在街道上互锤,喷人造雪花。

    虽然传闻有圣诞节送巧克力可以隐晦表达爱慕之意的这种在学生流行的说法,最早也不知从哪里传播开的,大概是日本漫画里,但其实送巧克力这些在这边还不太盛行,大家多数都是互赠贺卡。

    程燃收到了来自山海小伙伴们陆续寄过来的贺卡,有俞晓的,表示他现在游戏技术又高了个台阶,下次见面虐他这个渣渣。也有姚贝贝的,语气倒还算是正常的问候,柳英的,还有杨夏的,贺卡很精致,特别显眼,紫色的很像是信封,翻开来就有纸裁立体的圣诞树,还有个穿着圣诞红袍的卡通女孩,杨大小姐最后末尾是,“这张贺卡是我送剩下的,本来很贵的……算了算了,就当照顾你了!话说你还是治治俞晓吧,现在逢人便说你就是怼专家的那个十学生,还说山海音乐节上你帮秦西榛质问赵乐,以正她的声名,搞得来问我们情况的人也很多了,真是不堪其扰!总之,就这些吧,圣诞节快乐啰。”

    每每看到这些贺卡,程燃又会想到山海那个院子里的很多事情,会忍不住微笑。

    平安夜就在明天,这天下午放学大群人同离校,有张平,有郝迪,还有最近和他们走得很近的群人,程燃在十战成名,朝花那个风云榜排名第三后,每天主动想过来交朋友的人多了不少,只是有些人觉得面对程燃不太好开口,于是就只有通过融入张平的朋友圈曲线过来攀援关系。

    人们都会向个引为榜样的人靠拢,这本不足为奇。

    程燃本意是想送姜红芍出去乘车,但张平等人想商量着平安夜大家放学后出去玩的玩法,就把程燃给围住了,姜红芍也就对他眨了眨眼,程燃示意她先走,老姜才摇着头微笑着离开了。这种情况两人早在几天前的电话里就说起过了,姜红芍是笑称,“受欢迎感觉难道还不好?”

    程燃则说,“还是前段时间的事情影响,对偶像的崇拜,过段时间就应该消停了。”换来老姜那边的错愕轻笑,“臭美!”

    和张平等人走下楼后,程燃看到不远处六班袁慧群和秦芊她们也下楼来,袁慧群隔远朝他笑着,秦芊也看了他几眼,目光又转正,瞬不眨。

    程燃笑笑,听着张平他们说起平安夜的玩法,从校门走出去的时候,陡然看到外面的街道上,似乎不同寻常。

    那里气氛很凝滞,因为街对面三五簇的站了不少人,那些人看上去就是社会青年,几个人叼着烟,神态轻浮的聊着天,大概有四五群这样的人,分站在十外围,虽然这些人抽烟闲聊,但双双眼睛都把十出来的学生给盯着,路过的学生如避蛇蝎样匆匆走过街道,生怕大难临头,等走出去那些人聚集的范围极远,才回过头犹有余悸的观望。

    街道两侧的商店饭馆商铺,无论是老板伙计,还是食客买东西的人,都神情紧张。

    有的人认识其的几个社会青年,都是隔着这边几个街区的,那边有些职业学校和娱乐街,这帮人有几个就是那边的街区老大,但般来说,十这种学校附近没有这样的人,这边还算是治安比较好的。

    所以十这边的街道和那边街区几乎泾渭分明。但今天,怎么这些人会不同寻常的围堵在了十校门口。

    程燃他们群走出之后,顿时就陷入这种胁迫感十足的氛围,然后……有人看到马路对面的那群社会青年,突然动了,前面的人拦过过路的车,分出条通道,然后过来了,两侧那些站在梧桐树下的青年,也从两侧包夹。

    大概约十来个人。

    但是这些人又不同于普通三流学校的混混,大概任何个,就是那些学校里称王称霸的所认识的“社会人士”后台。

    为首的个青年头发短飒,身边站着长发的,有戴眼镜但明显目光狠厉的,有笑面虎皮笑肉不笑从人群夹缝看过来的。

    看到这群人从静立到忽然不同寻常的上前,很多就在这个范围内的十学生下子汗毛倒竖,头皮发麻,心脏剧跳,不少人是下子险些走不动路。

    有人认出了那个最前面的人叫做袁奎,西华街那边的老大,西华娱乐城那个赌博游戏厅据说就是他开的,那片无人不晓,这个时候,这个叫袁奎的社会青年,率着群人分开人潮,抵达程燃面前。

    那瞬间,无论是走在后面点的袁慧群,秦芊,还有那边准备过来和秦芊打招呼的郭轶以及他那帮足球队的死党。亦或者程燃身边的张平,郝迪,刘景瑞等等干人等,都忽然觉得浑身冰冷。

    然后,袁奎开口问,“你就是程燃?”

    ====

    是不是应该还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