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等着呢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百五十章

    这件事发生后,程飞扬通过几个渠道,方面希望派出所对肇事者顶格处罚,并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派出所传来的反馈表示会加强相关区域治安,顶格处罚也不难,算那个袁奎屡教不改,但按照规定也只能拘留十五天,再多也就没办法了。

    再往后可能就是付诸民事法律手段,裁定赔偿,精神损失费这些,但般走这种路子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吃力不讨好,其次,对方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哪怕民法处罚了,对他这种人,能不能追讨都是另说的难题。

    程飞扬心知肚明这就是背后的敌人在下绊子,把正常人能使到的力做到的事都给吃得死死的,说到底,对方这种路数,可能还会陆续有来。程飞扬接下来问程燃还要不要上学,实在不行休息几天调节心情。

    程燃只是微微笑,“爸,你常说,军人的武器是枪杆子,人的武器是笔杆子,学生的阵地就是学校,我作为个普通学生,面对这种恶势力,坚守阵地难道不才是对他们的藐视?”

    程飞扬看着程燃的脸,“就像是你当时的那样,你这小子的硬骨头,算是有你老子的风格。”

    程燃笑道,“轻伤不下火线嘛。”

    程飞扬皱眉,“这次他们给你下,可如果对方摸的是刀怎么办?我还是有些后怕。”

    “对方又不傻,大庭广众下堵人动刀,再亡命,也要考虑后果,这就不是关十几天这么简单了……当然,我当时还是有所准备的,拔刀有个时间差,和抬手打人不同,要是真有先兆,后面就是学校,跑大概还是能跑的。”

    程飞扬点点头,“看来以前我对你的军事化训练和要求没有白费。战略上我们藐视敌人,战术上我们重视敌人,你上课雷打不动,但是上放学我找人来接你。另外,你表叔得到这个消息了,他后天上来开会。”

    程燃点点头。

    ……

    程飞扬专程把他那辆桑塔纳拿来给程燃上放学,负责接送的是伏龙名安保人员,叫做陈广,名字里有广,却不似其名,陈广是退役军人,以前七连队的,程飞扬都认识,所以后来他退役后伏龙把他招了过来,山海时就为伏龙打造安保团队,目前是保安二队的队长。

    但陈广人不高也不大,米七五的个头,面容精瘦,穿上背心是身的腱子肉,当年连队侦察兵大比第,身体素质过硬,反应敏捷,有他接送程燃,相信般情况下的安全是没有问题。

    十里,关于程燃为何惹上那群社会青年的说法众说纷纭,对于很多十的学生来说,这种场面也是他们首次经历的,感受到社会灰暗的面逼临面前的压迫,所以大概会永远烙印在他们的记忆里。

    只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程燃当初的反应,只是那样平静的看着对方。这换做其他任何学生,哪怕心理素质再好再镇定,恐怕面容表情也都垮塌了吧。

    这种反常和反差让当时的人印象深刻,甚至可以说最大的异常。

    郭轶和他踢球的几个铁哥们儿在路上结伴而行,昨天他们也是在场的当事人,个人忍不住道,“你们说那个程燃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好大的阵仗,我知道那个人,袁奎,铁路和水校那边无人不知的西华街老大,程燃居然面不改色和他对峙?说句实话,换你们,敢说能够像他样镇定?反正我不行,恐怕早怂了。”

    几个人都有些沉默,很显然,和他有相同想法的人也很多,因为当时的程燃反应,那个眼神和神态令人着实印象深刻。

    郭轶笑道,“你们怕莫不是想多了,有谁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淡定的……他那个样子,是着实已经吓懵了吧,这种情况我也见到过,有的时候,如果悬殊太大,并不会激烈反抗,甚至就是站直了挨打,是从心底生不出反抗意识。这也不怪他……”郭轶道,“毕竟谁遇到那种情况,都可能是这样的……”

    ……

    从校门到十高二教学楼的路上,程燃已经感觉到了气氛的不般,不少人远远把他给看着,显然昨天的事情已经风传开来。

    进教室之后,张平等干同学早就聚在起了,等他道来,群人嘘寒问暖,问的最多的还是“你没事吧?”“没事吧程燃?”

    程燃就对他们笑,“会有什么事?”

    早读课班主任孙晖把程燃叫到了教室外面,问明了情况,表达了自己和校方的安抚,并说起学校会和派出所合作,保安方面也会加强。

    而在这个过程,到桌位上的姜红芍也已经通过四面方汇总的信息知道了情况,她当时就觉得街对面那帮社会青年很反常,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冲后面的程燃而来。

    第节课下课,大概是觉得向程燃桌位上汇集的人比较多,姜红芍路过他的桌位,“程燃,你出来下。”

    姜红芍在教室外的走廊水泥护栏那边等他,程燃来到她身边,姜红芍注视着他,“你没事吧?”

    看着她的唇红齿白,感受到她目光和言语里的担心,程燃笑道,“有没有安慰奖?”

    “奖你个大头鬼,”姜红芍秀眉蹙起,“说正事。昨天是什么情况?”

    程燃正色,道,“那帮混混只是个由头,真正的幕后应该是上次来我爸公司滋事,让个蓉城黑道里很有名的,同时也是雷伟左膀右臂的人进了监牢。然后在此之前,我爸单位收到了个送给他的花圈,署名公然就是这个雷伟,很嚣张啊……上面还有句对联,上书‘此身该与名俱灭,强虎要镇过江龙’。正是谙合前段时间那句蓉城传闻的‘贝拓放声胁伏龙,程总飞身擒大东。’的说法。”

    程燃笑,“呵,这个雷伟,还是半个化人啊。”

    姜红芍道,“……这个人我听说过,家里人聊蓉城的些事情的时候提起过。你爸公司因为竞争惹到这群人了?所以他们找上你……你还安全吗?”停顿了下,她看着他脸颊,道,“还痛吗?”

    程燃感受到语气里的轻软,笑,“这次不丑吧。”

    想起当年在山海,程燃追踪刘志国,撞见她从骊山写生下来的幕,虽不沧海桑田,却还是觉得时过境迁,两人此时仍还能这么近在咫尺,就觉得有种难得的安心和平静。

    姜红芍故意蹙眉,“丑死了!”

    程燃正色,“安啦。我会报复回来的。”

    姜红芍停顿了下,道,“对那样的人,你要怎么报复,正常人有办法?还是你想到了非常手段?”

    程燃微笑,“非常手段倒不至于,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懂你的意思……犯法的事情,我爸不会做,我也更不会做了。”

    姜红芍微微抿唇,点了点头。

    “好,我等着看。”

    她微笑着,此时眼瞳里的,是笃定……和微曦的期许。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