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了解情况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依然是陈广接程燃回家,通过门岗,进了伏龙大院,程燃就看到辆停在单元楼下的黑白涂装警用面包车。

    陈广送程燃到楼下,程燃和他道别,上了楼,拿出钥匙插入匙孔,旋转后的开门回响在甬道,门开,炒菜的声音首先传来,然后通过眼望去的餐厅和客厅,个笔挺的身影在沙发上坐着,正是顾小军。

    顾小军这个时候也正扭头看到程燃进门,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咧嘴露出笑容,本来面容就黑,以前程斌就唤他“小黑炭”,然后他们这边四兄弟也就常以“小黑炭小黑炭”的叫他,程斌呵斥,顾小军倒也不生气,反倒是护着他们四个得很,只是反过来就礼尚往来的给四个人人取了个绰号,其他人记不得了,程燃记得自己被叫做“洋葱头”,理由是当时头发睡觉翘着,怎么都压不下去,跟洋葱须差不多。

    常年在外面出任务,顾小军的皮肤从来就不和正常人个色系,恐怕丢在深山老林里,和树皮站在处,乍看都不会被人认出来,但顾小军却是从来在他们几兄弟面前摆部队和公安上很多事件的时候,较为得意自己的肤色,宣称这才是保护色,往林子里钻,就是在你身边移动你都看不出来。

    此时顾小军笑着,黝黑面容下的白齿,颇为炫目。

    “小军哥!”程燃走进来,看到顾小军的淳朴笑容,程燃恍若隔世,当年第次见到他时他是怎样的面,如今好像十几年过去了,他在他们这些小辈面前,如既往。

    厨房里忙活的徐兰已经出来了,看顾小军站起,又连忙叫他坐下,“水果你吃啊,快多吃点,你看啊,小军你好歹也是近三十的人了,什么时候该结婚了……女朋友是警花吧……听说了,有福气啊你这孩子,得了,该早点想着成家立业了,别老跟程斌后面打转。”

    顾小军脸尴尬,向程燃投以目光求助,程燃笑得也就跟眯眼兔样。

    然后徐兰就去厨房端菜上桌嚷着两人去洗手吃饭。顾小军在徐兰面前,也就如同和程燃同辈的人样连连应着点头,又要帮忙端菜,被徐兰制止了,说你去洗好手等着上桌就行。

    到洗手池那边,顾小军抽空对程燃道,“程斌在市里开会,公安厅全省公安局处长工作会议,新华宾馆,闭门会,要进行两天时间,就让我先过来,怎么,他们真的对你动手?”

    程燃道,“这不是重点,先吃饭吧,吃过饭我们去个地方。”

    顾小军看着程燃,点了点头。

    饭桌上徐兰倒是对顾小军说起了程燃被人打脸的事情,说起如今的这些社会青年流氓太无法无天,又叹息说知道你们公安上面也要按规则来,只是这社会治安啊,真的是该整顿了,否则普通人对于流氓混混,甚至背后的黑社会,还真是束手无策。

    顾小军放下碗,郑重道,“徐姨,邪不胜正。”

    徐兰笑道,“是这个理儿,不过你也别跟我像是汇报工作样,我是你姨,不是程斌和你的领导,端起碗快吃菜,试试我今天的手艺如何。”

    顾小军嘿嘿笑,“徐姨做的菜就是好吃。”

    程燃指了指面前的份凉拌黄瓜,“太酸了,妈你醋放多了吧,小军哥你平时不是不吃酸得吗,这你吃得惯?”

    徐兰“啊”了声,担忧看着顾小军。

    顾小军面不改色,“我觉得可以啊。”

    徐兰则也是狠狠瞪了程燃眼,“就你要求多!”

    程燃拍桌面,“检举,他只吃了口,没夹过第二筷子。”

    在徐兰狐疑间,顾小军端盘刨了半个盘子的酸黄瓜进自己碗里,“顾着说话,没来得及。”

    徐兰尝了口嘴巴都拧了起来,“是很酸!刚才醋倒多了……我赶紧去加点糖。”

    然后徐兰端着拌菜进厨房了,程燃看着只能艰难动筷子埋头吃那几块酸黄瓜头也不抬脸不停抽搐的顾小军,笑着,“小军哥……马屁拍得过分了啊,人民警察难道不是要实事求是吗?味吹捧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徐兰端盘出来,刚才全程没理程燃的顾小军抬起头,用纸擦了擦嘴,“其实酸点没关系,我是不吃酸水果,但醋不样,多吃点醋好,这样——”

    顾小军大概是脑子里搜罗着吃醋的好处,但分明平时就对这块空白着,在程燃徐兰的目光下,话语骤转,“这样……开胃!我就能吃更多的菜了!”

    说完大口大口刨饭。

    徐兰那叫个心花怒放,“是吧,好吃你就多吃点!”

    程燃看着他刨饭狼咽的样子都怪心疼的。

    ……

    饭后程燃跟徐兰说声和顾小军出门,又给赵青打了个电话,等候赵青的过程,顾小军全程抱着自己搁车里的茶杯大口大口喝水。

    程燃偷着笑,不会赵青进来了,冲顾小军热情招呼握手,两人在山海时本就认识了。程燃说了个地点,顾小军驱车行驶,出了伏龙大院。

    蓉城的晚间仍然车流不息,这个时候蓉城的汽车保有量虽然比不上后世,但其实也是很多的,在些本就没有拓宽的主干道上,高峰期也是能堵起车的。

    面包车驶入了西大街,开进了省歌舞剧团的宿舍院,车在楼下面停了,顾小军穿着警服,这个时候把帽子拿出来戴上。

    程燃三人进了这个年头新修的栋单元楼里,爬到三楼的个防盗门前,这户人家门口的墙面都被涂抹过了,分明和周围的墙面有色差,有的新涂抹的痕迹下面,还隐隐看得到“还钱”的字眼。

    顾小军向程燃看了眼,程燃点点头,顾小军上前伸手敲门,敲了良久段时间后,防盗门里面的个小门才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防盗门的观察口滑开,是个容貌和秦芊有几分神似的年妇女,只是明显头发散乱憔悴着,朝门外看来,本身她是带着戒备和惊恐,但看着顾小军的身警服,好像瞬间松了口气。

    “你们找谁?”

    顾小军道,“这里是秦宋元家吗?是这样的,我们是省公安厅的,有些事情想要你们配合了解下,这是我的工作证。”顾小军翻开了警官证递到近前。

    那年妇女看过后,防盗门才传来扭动开天地锁的声音,房门打开来。

    顾小军三人进入后,程燃这算是进入秦芊的家里,家里的确很大,装修在这个年代来说算得上很豪华,甚至有些土豪味,想的到当时秦芊在这里举行生日宴会,宴请了所有有关朋友的场面。

    只是世事难料,下子这个家里多了些压抑阴暗的氛围,连窗帘都是拉着闭得紧紧地,似乎并不希望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灯光。

    屋子里传来股霉味,桌子上全是剩饭剩菜,看得出门有些轻微变形,锁芯是换过的了,有的装修的木头包边,都有碎裂的痕迹,大概是先前经过打砸,不过房子收拾好了,但痕迹还在。

    房间里有些秦芊这么个女孩子的印记,阳台那边就晾着她的衣物。只是此时客厅的灯坏了几个,两个和对角线的筒灯亮着,这个家既不温馨也不舒适,想到秦芊大概每天回来都是面临的这样的个家庭氛围,难怪她会想着逃离,以前是跟着郭轶,现在则宁愿去天行道馆兼职到九十点回家。

    “秦宋元不在家……你们找他可能找不到的……”

    顾小军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可以等等他,或者您能不能有联系到他的办法?”

    “老秦他……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秦芊母亲还带着戒备,又打量着程燃,因为觉得他的年龄,和警察起出现有些奇怪了。

    顾小军道,“是这样的……你们放心,我们知道秦宋元的工厂出了问题,是可能受到些黑恶势力的胁迫和打击报复,我们想要从秦宋元这里了解更多的情况,甚至,还希望他这个会长,出面通知他所了解的受害者,积极向我们警方配合反映些情况……希望秦宋元能够站出来,和我们进行沟通,我旁边这位,就是伏龙公司的董事长程飞扬的儿子。”

    “啊……”秦芊母亲睁大了眼睛看着程燃,“伏龙”这个名字,就是他们家庭变成这样的间接导致者,最近因为这个事,她和自己丈夫又吵又打,不可开交。当然面临这样的情况,秦芊母亲当然没法直接对程燃发作,而是点点头,拿起电话,打了个隐秘的电话,“你回来吧,省公安厅的来找你,说是了解黑恶势力情况……”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