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能为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宋元没过多久就从外面回来了,估计就在家附近,没敢出来,和老婆之间应该有套联络的方式,直到老婆电讯确认了“解除危险”,他才畏首畏尾的出现,看到程燃三人,自然就是番惊弓之鸟稍定之后警惕的打量。

    这幕也让人唏嘘,试想这个时候的个身家百万,甚至千万,应该都算得上是地位尊崇,人前人后都受人簇拥的富翁,如今却落得这样被魑魅魍魉袭扰下杯弓蛇影的下场,再不复从前的气态,此时只是个事业受挫,家人安危受威胁,畏首畏尾的年男人。

    秦宋元跟他们点了点头后,到自家老婆旁边,秦芊母亲低声道,“看过工作证了,山海市公安局的,说是公安厅专案组。”

    其实若是本地警察,恐怕秦宋元还不敢真正露面,正是挂着专案组的身份,又是异地出警,才能让人稍微放下些心去,才可能不是心血来潮无关痛痒的“过问”,而是真正有的放矢的认真。

    秦宋元看向赵青,“他呢?”

    顾小军道,“我们的记录员。”

    秦宋元又看向程燃,“他怎么来了?”

    顾小军道,“你们怕是不知道,你们不仅仅是受害者,现在雷伟那帮人把矛头指向程飞扬的家人,他的儿子也在学校受到了伤害和胁迫,我们让他过来,也是为了打消你们的顾虑,请信任我们,这不会是黑恶势力故意布置的诱骗陷阱。”

    秦宋元冲程燃点头,“你爸是爷们儿,我,我没后悔……”

    然后秦宋元又看向顾小军,“警官,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秦宋元自己经营问题,无关他人,我没有任何可以汇报的……”

    顾小军和程燃面面相觑,似乎这样的情形,已经有所预料了。

    随后就是顾小军和赵青跟秦宋元和他老婆做思想工作,程燃则在阳台这边,看着院子外面的街道。

    城市灯火通明,这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天,然而对于些人来说,却也是艰难和煎熬的日,数着小时或者分钟度日。在这些纵横林立的钢筋水泥大厦森林深处,人心的暗面也隐藏其间,牵连成张张的,落在上者,会被越缠越紧生不如死,只能面对着那张上黑暗构成的蜘蛛,巨腿和择人而噬的口器的步步临近。

    身后的房间里,声音还在继续,顾小军和赵青的攻势下,秦宋元其实已经瓦解许多,但却最终还是份理智锁死了他。

    他喃喃道,“……顾警官,赵警官,你们要我作证指认的是什么人?希望你们明白,他黑白两道都能搞定,我不敢说。你们不要逼我……”

    顾小军和赵青其实心底都有了火气,但也更多的是深深的无奈,面对这么个受害者,晓之以大义理法动之以情,对方却始终摇头不开口,油盐不进。他的老婆仍然在旁落泪,却也是不敢发语。

    仿佛有某种巨大而无形的黑手,将这个房间里的这两个明明此前是很为优秀的对夫妇,正常的成年人,给彻底得击垮了,牢牢掌控着,他们其实,是在跟这样道捻着玩弄他们命运的黑手在较量。

    对人心的监禁和控制,才是世间最大的枷锁。

    “即便对方用了非法甚至暴力手段,夺走了你们家人赖以为生的工厂,摧毁了你们的事业,伤害了你们的身体,你也不愿意站出来?”顾小军道。

    秦宋元抬头,用种怜悯且观视着天真的表情道,“如果说了,我怕他倒不了,挺过这阵出来,我家人生命反而受到威胁。他的确整垮了我的工厂,也用了些手段让我继续干下去,却为他们白干……但至少,我们现在还能好好的……所以警官,我相信你们,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将他们绳之以法,但抱歉,我没法给你们作证,请谅解我们。但请你们定抓住他们。”

    “狗屎!你们就是永远唤不醒的蠢货,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你们才是杀手,是你们这样的人,造就了雷伟!”阳台门推开,程燃走了进来,秦宋元和他老婆抬头,看了眼程燃,只是程燃这种可能让普通人勃然大怒的骂语,对于两人来说,反倒不怒,甚至心里还好受些。

    更觉得这就是个没见过社会的愣头青少年。

    “看看你们,你现在就被雷伟牵着鼻子,你家人的债务,越滚越多,你以为干几年,就会有个尽头?是,可能是这样,他大发慈悲,放过你。这只是个可能,恰恰好在那个时候,他愿意放过你这只可以为他赚钱的肥羊。当然也有可能,对你换种法子进行控制,因为他知道你已经没法反抗,他在你心里植入的恐惧,足够控制住你,甚至让你同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把你绑在条船上,从此再也没法脱离他们的掌控,你的女儿,你的老婆,都将会成为威胁你的工具,他们将不会有正常的人生,兴许你和你老婆觉得无所谓,你们已经到了这步,对人生也没有太多的追求,但你们的女儿呢。”

    程燃指了指昏暗的灯和秦芊母亲,还有搁在客厅音响上面的秦芊纪念照,是在剧团表演时身着黑天鹅纱裙凌空字马的照片,“她还有未来的人生,还有很多的追求,还想带着希望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但现在,这就是你所谓的,你们现在好好的?你们现在和能期盼明天过得顺利点的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我是你女儿的同学,我知道她最近是什么状态。”

    “距离堕落和对自己的人生自暴自弃,只有线之隔。过去十几年里,她优秀着走进云端,却也因为你的软弱,下辈子,或者此后的人生,永远记得家里的脊梁被打断,自尊跌落在尘埃里的这幕,她抬不起头的,并可能永远抬不起来。”

    停顿了下,程燃掏出张名片,搁在桌子上,“你女儿在我这里。出于同学情谊,我会尽可能照顾她。但是,仅仅只是眼下,我没法对她的未来负责,那该是你负起的责任。”

    程燃起身,和顾小军赵青对视眼,三人退出了秦芊家。

    开着警车出来,又把警车停到了个停车场,陈广开着桑塔纳过来接了三人,停在了秦芊家对面。

    陈广在驾驶座,赵青在副驾驶。顾小军和程燃在车的后座。

    顾小军迟疑后问道,“你确定他会去?我以往办案子的时候,其实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去调查宁县那边莫干村村霸现象,对方是村长老,那个村自来就很封闭,没有王法,只有村规,祖宗祠堂,甚至在些村民犯事的时候,祠堂长老可以不经法律,直接把人给处死,砍手砍脚,久而久之,长老那个家族势力庞大,在当地说不二,甚至欺霸民众,死死控制着村民,又碍于对方家族的势力庞大,整个村子的受害者,连说他们坏话都是讳莫如深,更别提站出来作证,警方调查组在那里做了个月工作,最后也只能撤下来了,那个村子仍然如故,甚至更视为外界的法律都没有村规大的个胜利。至今仍然维持着现状,而那些个想和外地人自由恋爱被家里人打断腿软禁在家的姑娘,曾经被认为是通奸在他们带队下数百人用砖头砸死的女人,都因为无法举证和追溯,变成了摊烂账。”

    “这种事情……太多了。”

    “我也……”程燃摇头,“……不知道。”

    车内的气氛显得很沉默。

    似乎这就是社会铁森森的潜规则,笼罩在这个看似温情脉脉的世界。

    片刻后,赵青忽而道,“出来了!”

    顾小军其实是早发现了而不动声色,早和程燃停止了说话,目光锁定。

    初冬时分,秦宋元裹着件大衣,戴着墨镜,头上顶了顶帽子,急匆匆的从院门出来。

    “跟上去。”

    陈广打燃引擎,轿车启动,紧随其后滑进夜色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