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冷暖人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程燃四人的车开到天行道馆前,夜色里,看到不会,从家里出来的秦宋元就来到了门口,来回兜转,低头反复观看程燃给他的名片,确认是这里后,秦宋元蓦得站住,透过玻璃窗,他正好眼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因为外面光线较暗,天行道馆却是灯光通透,所以能透过窗明几净的玻璃,望进内部的大部分情况。

    但他只是远远站着,并不进去。

    时间已经指向临下班时间,秦芊在收拾刚离开客人的桌。

    她收拾的很仔细,先把个带着蓝色毛巾的盘子搁在桌子角落,然后收拾将杯盏,秦宋元看到在家里面本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她,此时直接用五指拈住四支玻璃杯口,把杯子给提带起来,搁在自己的盘子里,然后依次是客人餐后的碟子,水杯……

    有些食物的残渣在她的手上,她似乎毫无察觉,秦宋元记得以前每天早上她妈给她煮蛋,都要把蛋壳剥得光滑,不能有点碎渣,而如果是换秦芊自己剥,她宁愿不吃鸡蛋也不愿把自己手弄脏的情形,和眼前这幕,对比鲜明。

    把东西都收拾进盘子里后,她又俯身用帕子把桌子擦干净,最后才用帕子稍微干净的边边角角,擦拭自己被食物残渣弄脏的手。把盘子和杯子都摞好,秦宋元看到她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鬓角,微微笑。

    那个笑容在秦宋元的眼睛里定格,明黄的灯光穿透玻璃窗,斜射在他的脚边,他迈出步,刚触及那片光影,又慢慢退了回去。

    他入神的看着因为家庭剧变,往常那个在舞台上身畔都晶莹闪光的女孩,现在却在那边清理食物残渣打扫,做着不出意外可能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但脸上的笑容,却和当初在家里的惊恐判若两人。

    仿佛世界被割裂。

    光与暗的界限就是道墙。

    他站在墙这头,看着墙那头的女儿。

    在那片明亮世界里的女儿并不属于自己,他更应该待在身后这黑暗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就好。

    ……

    天行道馆里的秦芊端起盘子走向后台,把东西搁进去,出来的时候和人打招呼,解围裙,笑着去更衣室。

    不多久,更衣室门打开,脱了制服换上普通装束的她拿着书包,出了门来,推开门发出“叮铃”声出门去,秦宋元避在旁边的拐角里,看着她上了门口车站十九路公交车。

    主干道路灯延伸,蓉城这座城市的夜里那些楼房商场仍然灯火通明。

    这个世界,仍然是冷暖人间。

    站在原地良久,秦宋元从兜里摸出手机,拨打了过去。

    没过多久,对面看着这切的顾小军手机蓝色小块液晶屏亮了起来。

    顾小军接起电话,那头是秦宋元的声音,“我愿意作证,并提供线索,但我有点要求,请务必保证我的家人的安全。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们定要回答死了!”

    ……

    顾小军和赵青就近找了个宾馆,对秦宋元进行取证工作,赵青带着家用小型摄像机,部松下的S880进行摄录,边对秦宋元的证词进行记录和梳理。

    秦宋元不仅详细的说明了雷伟如何和贝拓公司蛇鼠窝,当初利用垄断市场给工厂进行高额贷款,也说起了这个过程针对些工厂敲诈勒索的事情,他只是其之,而此前被雷伟拆散的工厂主,现在还能联系到,如果再动员这些人,相信也会拿到很多关于雷伟犯罪事实的人证物证。

    顾小军都把这些记下,并告诉秦宋元这些取证都会秘密进行,如果秦宋元能提供这些人的联络方式,就再好不过,能够更快的推动定罪,当然这些人肯定和秦宋元最开始样都有顾虑,但如果秦宋元也能加入进来进行劝解和说服,就能起把取证这个事情的点和面都铺开来。

    秦宋元点点头,然后涉及于雷伟更多的事情线索,从他的口道来。

    “雷伟为首,卢晓东,仇靖,都是他的两个大人物,卢晓东手底下,出名的有曾周,郝万山,仇靖手底下,有赵庆,陈磊,蒲昭扬等人为骨干,形成打手团伙,为雷伟的鑫隆公司商业活动保驾护航,进行打压排挤对手种种行为……”

    “在和他们的关联之,故意伤人,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手段,是层出不穷……我知道的,鑫隆大酒店,就是个赌博淫窝,是雷伟日进斗金的个重要收入来源……”

    “而前段日子个叫做柳原的商人,就因为欠钱被雷伟的手下仇靖抓到了龙泉山庄农家乐里面殴打,甚至切掉了根手指,只眼睛也被打伤致残……柳原不敢报警,不光是欠着他们钱忍气吞声,还担心自己的家人,和我样,如果能够劝说他作证,相信会拔出萝卜带出泥。”

    “只是雷伟实在太狡猾,好多这些严重的事情,他都不会亲自在场,都是他手下骨干大将,或者这些骨干指使人去做,想要真的给他定罪,是难上加难……我也是听说他以前背有很多的命案,但这些都仅限于听说而已……”

    顾小军点点头,皱起眉头,就这些材料,搜集起来,可能抓雷伟身边的人是可以的,但没法直接把雷伟给办死。除非有重大犯罪的直接证据,这个雷伟,还真是狡诈如狐。

    不过有了这些线索,再不动声色的把所有材料搜集整理到,那么现在正在省厅开会的程斌,就能直接向上提交份证据确凿的详尽报告,然后立案发动场突袭。

    对秦宋元的采证到尾声,顾小军道,“我们接下来会让我们的同事对你口述提供的相关线索进行侦查采证,这个过程会秘密展开,可能还需要老秦你的配合……”

    秦宋元点点。

    停顿下,秦宋元脸色微动。

    顾小军敏锐捕捉到了,问,“老秦,是不是想起什么。”

    “也算……是吧……”秦宋元张张嘴,“我倒是想起来个事儿,这个事发生在我老家宁南,我也是听人说起,说是有个叫赵五娃的人和雷伟在些项目争执,矛盾激化,赵五娃也是混社会的,扬言要让雷伟好看,结果没过多久这个人晚上驾车吃夜宵的时候,被人隔着车窗玻璃枪杀在车内……这件事在宁南轰动时,当时公安还发布了悬赏令,悬赏五万征集线索……可征集什么线索?谁都知道是雷伟帮干的,谁敢为了五万块钱搭上自己的命?所以这件事不了了之,到现在也还是挂着的旧案悬案,而那件事不久之后,雷伟老母亲做寿,搞得很大排场,我们去赶礼道贺,得了个位置,隔壁桌就坐了几个卢晓东的手下,他们那边言谈之间,我听到了点,透露佩服羡慕个叫王光华的人,说是和卢晓东,仇靖等起都是雷伟最得力的手下,是背了几条命案的,不过都给安排了,说是有车有房的供着,雷伟每个月给他上万块,家里人也全部进公司,说是雷伟经常有什么语录,让他们这些下面人尽管放心在外办事,敢打敢拼,公司什么事都能摆平。”

    “他们当时也有小弟问那个王光华做了什么大事,问话的小弟就照脑袋挨了下,那个级别高点的说打听这些做什么,又说连他也不知道,之所以上面在内部透露这种事,就是让他们这些下面干事的下属,能得个安心。”

    天幕有道口子似乎要撕开了。

    顾小军道,“老秦,当初坐你旁边桌的是雷伟他们的什么人,你认识吗?”

    秦宋元道,“好几个人,我不知道,但其个我知道,现在是仇靖的手下,他们二公司工程队的队长,叫做李贵的,上次来打砸我的工厂,就有他,所以我认得清楚。”

    顾小军的目光,逐渐放明。

    (第更,稍后还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