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可能……吧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行道馆,秦芊抱着盘子,远远的站着,而那边,郭轶和他叫来的朋友则占据了个大桌子,大概有十几个人左右,在那里聊天玩桌游,时不时爆发出哄笑。

    郭轶进门就宣告今天请客,大家想怎么点怎么点,群人呈现众星拱月之态,基本都是郭轶那群朋友,学校里的,还有他们单位和其他学校的,有些秦芊以前见过,有的则是没见过。

    兴许早知道了他和秦芊之间发生的龃龉,群人在秦芊和个帮忙的服务员端水过来的时候,故意大声笑着回应说“谢谢啊美女!”“谢啦秦芊!”“郭哥今天请客,专程来照顾你生意!”

    而面对这种情况,郭轶也就是双手展开,虚压下,或者可有可无的声音,“你们别闹了……”但其实,目光却是持续吊在秦芊身上的,也不跟她多说话,总之这个意思很明显,我知道你在这里打工,我可以随时带帮朋友过来给你捧场。

    不过秦芊这里,郭轶好像是想在她面前炫耀些什么,人脉,有钱,或者受欢迎的程度……但这些秦芊看来,郭轶心思和行为都如同掌观纹般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所以表面上秦芊只是远远端着盘子站在这边,好像他们有需要就上前,服务态度极其到位,但秦芊心里,却反倒是好啊好啊,点得越多自己业绩越好,越能在那个家伙面前理直气壮的加薪,郭轶这样的冤大头,不宰白不宰嘛……

    只是站在这边的秦芊,还是更多的在意到郭轶那边那群人谈论说起的事情上面,因为他们说的,就是程燃在十学校门口挨了有个叫袁奎的社会青年耳光的事情。

    这个事不仅仅在十,甚至附近学校,都听闻了。所以现在郭轶有的其他学校和地方的朋友问起来,十这边的学生,就纷纷说起。

    “当时那耳光……我们看的清清楚楚,那个叫程燃的学生,哪里敢反抗,就那么站着,硬生生受着……”这是郭轶十当时跟他走出来,起踢球的,全程见证了那幕的叫赵强的男生说的,此时他口沫横飞,“所谓挨打要立正,但岂止是立正,那耳光太牛逼了,把那娃儿直接打懵了!脸色那叫个惨白!当时整个人都吓得不敢动弹!”

    那郭轶身边群人眼珠瞪大,个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向说话的人方向前倾,专注听着,有的甚至惊异的张开嘴巴,有的亢奋着,仿佛此事无比刺激。

    个外校叫张雪的女生道,“我听说啊……我也是听学校里的人说的,就是附近混混传进学校的,说是你们十那个叫程燃的是惹到了个大佬后面的大佬那种人物……”

    站在个承重柱下的秦芊竖着耳朵听着,这个时候,心情也仿佛身边这堵钢筋混凝土的柱子样,沉重得糊住了,程燃……惹到了大佬后面的大佬……伏龙集团……不就是雷伟啊……

    “可不是嘛!那件事发生后,据说学校领导震怒,反应到上面去,最近的确是保卫加强了,甚至庙街前后都有警车巡逻!可就是警车巡逻着,都有社会青年痞子在街道外游荡出没啊!……人家这是根本不怕警察的!”

    秦芊见过那个雷伟,她永远忘不了自己站在对方面前,被对方审视的样子,也永远忘不了当时自己认为坚强的母亲,靠着自己瑟瑟发抖的那种情况。

    自己的父亲那天满脸淤青,她心如绞痛,哪怕是自己被打,她也不会恨和心痛到那种地步。

    她恨不得对那些人说,自己要捅死他们,把他们全部捅死……

    可面对那些当时仍然笑吟吟的,却让人感觉到全身发寒的人,她当时就好像被扼住喉咙,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他们是黑道啊,她哪怕真的拿起刀,又能怎么样?她敢捅过去吗?捅过去,能捅死首恶雷伟?只可能早被他身边的人给制服,而给她们家,她的父母,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程燃他们家,他,就是这样和那个叫雷伟的人,那些当时无数社会人士惟其马首是瞻的人……硬碰硬的对上了。

    郭轶那群人仍然聊着这些事情,说着那些恶,还有对恶的敬畏,以及那些围绕这段展开的刺激发展。

    而秦芊眼神复杂的看向落地窗外,明净的玻璃窗,倒映的是她忧郁的面容。

    她又想起了那样的句话——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

    琴华路拘留所。

    关押了多人的牢房,袁奎从进来的那刻开始,就是明星。

    “他程飞扬有多了不起嘛,伏龙的老总嘛,不听话,你就是身家亿万,也样能动你。能为赵哥后面的大老板做上这么件事情,看得起我袁奎,那就是对我的认可。开玩笑,我祖上当年是给赵钱勇赵副司令当警卫的,手头上当年枪毙过的人,上百个都有了,后面也是渌口堂的舵把子。什么是义气,进个拘留所而已,就算是刀枪比到身上,我袁奎也不得拉稀摆带皱下眉头!”

    “……程飞扬嘛,二楼跳下来把大东哥给抓了嘛,好了不得?当时我过去,给他那个狗崽子甩手就是耳光,神光给他褪了个干净!也让他爸晓得,有的人得罪不得,不能动你家人?说得卵蛋话噢,罪不及家人的,那是英雄。我们不做英雄,我们要做就做那不拘小节成大事的枭雄。要弄就弄你全家,你能怎么样?”

    袁奎这么说起的时候,当时拘留所里有的人是点头,有的是竖大拇指,有的则是笑笑不多说话,倒本就是角落里的个叫做“小鹏哥”的也是名声在外的混混,笑起来,“袁奎,有种。雷总很欣赏你,让我给你传个话,你这回出去,就直接去鑫隆报道。”

    当时“小鹏哥”的这么席话,立即让整个监房人人起哄,纷纷对他谄媚示好,都说他袁奎这下算是飞黄腾达了,有机会进名声赫赫的鑫隆,能近距离看到雷总,是不是以后提及你是鑫隆的人,很多地方都可以横着走了,以后别忘了提携兄弟之类。

    然后这几天袁奎在拘留所算是风头时无俩。甚至有了“小鹏哥”带到的话,袁奎简直有些飘飘然,甚至已经开始觉得大好前程在前。

    这样的设想和意气风发,持续了大概好些天时间,等到他拘留天数过半的时候,有身边的人说着,还有袁奎自己也察觉到,好像隔壁监房,最近开开合合的次数多了起来,本来还是空着的,结果好像里面的人也越来越多。

    怎么回事,警察开始扫街打波流莺了?还是哪里又聚众斗殴了?

    直到这天,监房被打开,警察往他们的这个房间塞了个人进来。

    这个人进来,那原本算是监房里地位最高的“小鹏哥”突然从硬板床上起来了,那是副恭恭敬敬的态度,“王哥,你怎么进来了?怎么,你们鑫隆搞执行这次弄得有点大?什么情况,捅了几个人嘛?”

    那叫做王志的同时也是鑫隆集团“执行部”打手的人,流露出种他这种人身上极为罕见的惊惶,“警察到总部来了……抓了些人……”

    个监室短暂的静寂后,有人笑道,“你开什么玩笑?”

    “你不是开玩笑……嗯?”

    下刻嗡得炸了。

    “怎么可能!雷总呢……”

    “雷哥呢?”

    以往这些平日里提及这个名字,不是叫大老板,就是其他的指代,绝不会提及名讳的监室里的这帮混混,心头那叫个沉入冰潭六神无主。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随后那个几乎有些是晴天霹雳的消息,“雷总……不知道,大概是,先出去躲阵子吧……”

    “不可能……”

    “怎么会?”

    “儿骗人啊……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王志眼神空洞着,仿佛到现在为止,也是对目前的情形处于失神落魄的地步,“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警察来了,好多兄弟出事了,有的人不敢打电话,说是仇靖直接在宾县给抓了……警察到处抓人,局势突然就恶化了……定有什么先兆,我们是不知道,定有什么先兆……”

    王志说着,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外部的腥风血雨,更多的,还是王志这句话的重点。

    “先兆……”

    契机……

    明明之前还是好好的,所有人都知道,袁奎进来的时候,“小鹏哥”还传达来自鑫隆集团的意思。那时候大家谄媚拍马屁,各种徜徉在枭雄打江山的未来……

    哪里来的契机……

    袁奎突然看到身边个绰号为“耗子”平时机灵至极的老油条这个时候用种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袁奎正想给他巴掌问你瞅我干啥的时候。

    陡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又神经质的摇摇头,“不可能啊……?”

    “不可能不可能。”

    “不可能……吧!?”

    =====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